梁羽見狀,不退反進,一步上前,搶先一步,步步爭先,在對方手中木棍要擊中自己之時,手中木劍巧妙到了極致,木劍像是一條毒蛇一樣,軟綿綿的,像是滑若無骨,圍繞著木棍轉動起來,每一次轉動,便是生出來了一股巧勁待得三轉之后,王麻子連同手中木棍,加上他自己的勁力,整個人飛了出去,幾股力量疊加在一起,身體跌跌撞撞,踉蹌連帶著木棍砸在地上,反震力將木棍段,整個人摔了一個餓狗搶屎,梁羽面無得色,只有著與自己年齡不相......">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不朽圣皇

不朽圣皇

天馬行空 著

完本免費 武俠小說推薦經典排行

  廢材梁羽為愛冒險,盜來伏龍丹,豈料遭遇情變,自己被情人出賣,人財兩空,身陷絕境,成為家族的罪人。 正當此時,忽遭雷電轟擊,因禍得福,不僅驅除了身上的寒毒,還得到神秘高人指點,從此咸魚翻身,武功突飛猛進。 熱血逆襲,攪動乾坤,再現人間正理情義,他終將成為一代不朽圣皇!
  梁羽見狀,不退反進,一步上前,搶先一步,步步爭先,在對方手中木棍要擊中自己之時,手中木劍巧妙到了極致,木劍像是一條毒蛇一樣,軟綿綿的,像是滑若無骨,圍繞著木棍轉動起來,每一次轉動,便是生出來了一股巧勁待得三轉之后,王麻子連同手中木棍,加上他自己的勁力,整個人飛了出去,幾股力量疊加在一起,身體跌跌撞撞,踉蹌連帶著木棍砸在地上,反震力將木棍段,整個人摔了一個餓狗搶屎,梁羽面無得色,只有著與自己年齡不相......

更新:2018/11/19

在線閱讀

七星鎮,梁家大宅!



“唰唰唰……”梁家內宅之中,傳來了一陣陣空氣顫動之聲,一個少年手持一柄輕盈木劍,嘴里呢喃:“青龍探爪勢破天,撥云見日現蒼穹;犀牛望月射牛斗,白猿獻果斂機鋒!”



劍勢如龍,少年行云流水,靜如處子,動若脫逃,這一套梁家劍法在他手中浸淫其中是十余寒暑,普通木劍在手,靈通多變,劍光吞吐,靈機內斂,猶若帶著生命力,殺氣騰騰的劍法在他舞動之中,偏偏現在飄逸大方,一板一眼。絕不亞于劍道大師,以氣御劍,奕劍含神,人劍相育,形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神合,精氣神,融合一體。



少年頭戴一頂破破爛爛方巾,著一襲青里泛白舊布袍,與一座巨大的宅院相比,十分不襯,不過少爺舞動木劍一會兒,便是氣喘如牛,汗流如漿,口鼻抽風,整個身子只能杵著木劍,弓著身體,大口大口喘氣:“呼呼呼呼!”



“蒼天,我梁羽何錯?你待我何其不公?我恨你無眼,你有眼無珠,妄為天。”梁羽仰天咆哮,發出來了自己病體不相稱的咆哮,雙眸充斥著憤怒,不甘,五指捏在木劍上,發出咯咯作響之聲:“我不甘,我不甘啊!”



梁羽為七星鎮名門望族梁家嫡系傳人,資質高絕,是梁家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偏偏為幼年時被父親仇家以陰寒掌力擊中,寒毒竄入五臟六腑,七經八絡,盡管獲得父親以及梁家諸多的高手,以自己本命元陽之氣灌注體內,抵御寒氣,又是獲得了蝶谷醫仙妙手圣醫全力紀救援,只能保證自己小命,那寒毒如同蝕骨之蛆,盤旋在梁羽五臟六腑,蠶食梁羽精氣神,壯大自身,每隔數月以及半載,寒毒爆發,讓自己痛不欲生,如墜冰窟,九死一生。每一次寒毒的發作,自己不得不,將自己苦修數月、半載功力盡數散去,抵御寒毒,反倒讓寒毒更加精純,促使自己體質越來越差,連正常人都不如,動輒氣喘如牛,縱有不錯劍術,也施展不了。



梁羽自怨自艾,從不在人前展現,只能暗自神傷。



“哎喲,這不是我們梁家出了名的廢物嗎?往日的天才,今日的狗熊,果然名不虛傳!”一個陰陽怪氣的音調,打破了了這男的和諧、寧靜,著眼之處,一名錦衣華服,滿臉桀驁不馴的貴少爺,一臉譏笑:“飛舞木劍倒是虎虎生威嗎?可惜了,一盞茶的功夫都沒,就氣喘如牛,大汗淋漓,真的好一個天才,好一個狗熊啊!”



少年說完之后,在他身后的兩個扈從,也附和譏笑,渾然不將梁羽放在眼里,狗膽包天。



梁羽眼睛一抽,十余年的苦難,不僅讓自己飽受苦楚,心思也磨練得如同明鏡似的,斂去了自己的憤怒,以及無奈,喘著粗氣,淡然道:“梁武,這不是你來的地方,出去!”



“賤種,你說什么呢?”梁武笑容凝固,勃然大怒:“你要認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這兒,以及整個梁家皆是我父親所有,也是我所用,你不過是哪一個賤婢生下的野種,若非看在你你過失父親是我伯父的份上,我就在趕狗一樣,將你掃地出門,你膽敢讓我出去?你以為你是誰?你這一個不知名的賤種!”



“梁武!你說什么?!!”梁羽虎目怒睜,一股火氣,直接從自己丹田沖上腦海,一陣子的眩暈,頭上也是冒出來了一道白氣:“你……你……你有膽子膽敢再說一次?”



梁武輕蔑一笑,渾然不將梁羽放在眼里,蔑視一笑,語帶歹毒:“再說一次又何妨?你父親是個廢物,白白浪費家族數十年精心栽培,最后更是膽大包天,還得罪了玄冥宗,若非蝶谷醫仙出面,我梁家都要遭大難,你有何臉面呆在我們梁家?再說你母親,名諱不詳,來歷不知,指不定是哪家青樓的賤婦,生下你這般賤種……”



“梁武!!!”梁武一句話還沒罵完,只聽得驚天動地一聲雷霆,直接炸得他腦海恍惚,恍惚之間,忽地眼前一晃,梁武臉上傳來了一陣疼痛,嘴唇,牙齒,舌頭一瞬間,五官全部扭曲在了一起……



轟隆一聲,梁武白一股巨大力氣從臉上貫穿了,帶得他的身體,撞擊在了不遠之處墻垣之上,貼成了一個大字,撲哧一聲,梁武噴出了一抹鮮血,血沫之中,帶著了兩顆門牙:“咳咳咳,梁羽小賤種,你……你……你找死,你們兩個還是死人嗎?給我教訓他!”



梁武兩個爪牙目瞪口呆,聽著梁武漏風言辭,也才回過神來,唯唯諾諾:“是,是,是!”不過他們看著打出一拳比瞬息之間還快,兀自在不遠處,喘著粗氣,聲如風箱,咳嗽不止的梁羽,摩拳擦掌,臉帶煞氣,這兩個扈從,一貫是梁武心腹爪牙,一個喚作王麻子,顧名思義,一臉麻子,滿天星斗,另外一個喚作黑鼠,長得獐眉鼠目的,對于自家主子的心思,了解一清二楚,以往也是狗仗人勢,對于梁羽冷嘲譏諷的,不過因為梁羽少爺身份擺在那兒,也不好的過分,現在有著這樣機會,于私于公,他們都興奮!



“嘿嘿,羽少爺,對不住了,誰讓你這么不長眼睛呢,得罪誰不好?你招惹我們武少爺?”王麻子滿天星斗月都是堆積在了一起,像是群星匯聚:“黑鼠,你來?還是我來?最近已經很久沒有揍人了,全身都感到不舒服。”說著他全身骨節,發出來了咯咯響聲,讓人不寒而栗!



梁羽看著這兩個走狗動作,自己面色一白,剛才用盡全力的一拳,讓他本就羸弱的身軀更加搖搖欲墜,不過這更讓王麻子一起黑鼠得意。



“好吧,這一次就讓你動手吧,記得下一次可別和我搶。”黑鼠咧了咧嘴,顯得不怎么樂意,嘴里不知道再嘟囔什么,一雙老鼠眼服飾梁羽,想要從梁羽看出來痛苦,慌張。



聽到黑鼠的話,王麻子興奮不已,陰鷙一笑,猙獰向著梁羽走去:“羽少爺,憑你出身卑賤,半廢的廢物,也配姓梁?今天我就替我們武少爺好好的教訓一下你,讓你知道尊卑之分。”一面說著王麻子從旁邊的地面上抓起一根木棍,獰笑的掂量了一下木棍的重量,大邁步向前,手中木棍發呼嘯著,向著梁羽當頭砸去,這一以這王麻子的手段,強健的體魄,加上不俗的招式功法,實打實砸中了梁羽,以梁羽的體質,非死即傷!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