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數日前,他發現這次山崖奇遇帶給他的不僅僅是鍛魂訣這本靈魂修煉秘訣。能夠讓他如此又信心在三年內提升到靈士的是腦海中懸浮的一塊淡青色玉簡。“丹道……”現在想起來李申都是欣喜異常,那塊玉簡記載的赫然是一位丹道宗師的丹道傳承,武者修煉,藝分百家,這煉丹術怕是唯一能與煉器術一爭長短的技藝。武者突破極為困難,但若是有煉丹師煉制的丹藥輔助,難度便是會大大減少。能夠大幅度提升修為速度與減小突破難度的優勢下,武......">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至尊戰魂免費閱讀

至尊戰魂免費閱讀

火青蓮 著

完本免費 武俠小說推薦經典排行

  他是眾人唾棄的廢材,數年苦修毫無進步,面對家族長輩的打壓、天才少年們的競爭,修為幾乎為零的他憑什么立足?雨后一記悶雷,轟出一片新天地。一次比試,廢材少年驚才絕艷,一鳴驚人,武學密集,全都是神級傳承的!煉丹秘法,全都是聞所未聞的!熱血的燃燒,天才的對決,只憑絕世武力,斬殺一切妖魔鬼怪。武道的真諦,那便是威震天下!
  早在數日前,他發現這次山崖奇遇帶給他的不僅僅是鍛魂訣這本靈魂修煉秘訣。能夠讓他如此又信心在三年內提升到靈士的是腦海中懸浮的一塊淡青色玉簡。“丹道……”現在想起來李申都是欣喜異常,那塊玉簡記載的赫然是一位丹道宗師的丹道傳承,武者修煉,藝分百家,這煉丹術怕是唯一能與煉器術一爭長短的技藝。武者突破極為困難,但若是有煉丹師煉制的丹藥輔助,難度便是會大大減少。能夠大幅度提升修為速度與減小突破難度的優勢下,武......

更新:2018/11/19

在線閱讀

玄風大陸,玄城。

時間剛過響午,六月的天氣說變就變,不過只是眨眼的功夫,隨著一聲響亮的炸雷響起,豆大的雨點向著大地傾瀉而下。

不多時,街道上便**一片。

“嗨!這種鬼天氣!”

過往的行人,有的躲在屋檐下避雨,有的形色匆匆的往家趕。

因而沒有人注意到,巍峨的李府打開了大門,從中走出一個嘴角泛著血跡,衣著樸素的少年,毫無目的的漫步在街道上。

少年一邊走著,嘴里一邊念叨著:“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看!那不是那個李家的廢材少爺嘛?”

雖然披散的頭發遮掩了大半面容,盡管路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鬼天氣上,可終究還是有人認出了少年。

“是啊,確實是李家的少爺李申,他怎么會如此落魄啊?”

“咦,原來你們不知道啊!聽說今天上午是李家后輩的小比,這李申也不愧是廢物之名,身在鑄器世家居然只打造出了一柄下品胚胎,都沒成型呢!”

“有這事?還真是作孽啊!李家多好的傳承啊!居然出了這么個廢材!”

“誰說不是呢,這李申若是尋常百姓人家那也就罷了,身為李家這樣的大家族后輩,沒有實力只會淪為笑柄啊!”

……

議論聲越來越多,似乎驚醒了無神的少年,少年抬首望了一眼四周,嘴角越發發苦,心臟緊縮。

“看,看什么看!李家那么多資源花在你身上,到現在也只有三級靈童,還真是一個廢物!”

少年的眼神并未制止住那些議論,其中一個大漢望其這般落魄,更是恨鐵不成鋼的喝罵出聲。

“老王別說了,他好歹也是李家的!”

旁邊的人立馬拉住大漢,聲音有些弱弱的說道。

卻不想大漢更顯氣憤,甩開那人,嘴中嘮叨著冷哼道:“哼,自己不努力,還怕他人說不成,若不是他父親是守護我大宋的英雄,我還懶得說呢!”

……

自己不努力?花費資源?

“哼!”

這應該是李俊馳傳出來的話吧?

你們如何知道我不努力修煉?

你們如何知道我根本就拿不到修煉的材料?

李申嘴角冷冽,心底發苦,自己頭頂著的那些,諸如廢材,惡少,作威作福的名聲,全都是那個同族兄弟造的謠。

現在,李駿馳三個字,就如同一根利刺,扎到了李申的心頭。

今日會有此一幕,也是因為在族比之上李駿馳對自己的奚落,李申實在想不通,為何他會修煉到靈童三級便會經脈堵塞,為何他苦修數年毫無寸進,為何他始終都會落人一籌,既然給不了他天賦,那又為何讓他呆于墻高水深的李府當中,受盡同輩的欺凌,族人的嘲笑。便是連得這李府之外的人也對他奚落不已。

“哈哈,你這個廢物,連我一拳都接不住,你有什么資格說你是李家的兒郎,活著也是白白浪費了我李家的糧食。”

腦中的畫面最終定格在了那一只拳頭上面,后面是一張面若冠玉,臉現陰沉的少年,加上周圍老小族人的漠視與譏笑。李申心中的抑郁如同浪潮一波又一波的涌了上來,再也忍受不住淚水的流淌,仰頭吼了一聲,拔腳就朝玄城外面疾奔而去。

玄風大陸,人人以成為高階武者為榮耀,而武者的第二生命,便是一柄趁手的武器,李申所在的玄城李家就是一個以鑄器為傳承的修武世家。

在玄風大陸沒有實力只能淪為階下,任人魚肉不得反抗。李申雖是李家直系,可其父親早年戰死,成為了守護國家的英雄,留下李申母子相依為命,直到今天他都一直忍辱負重,誓要努力修煉,為報父親之仇。

可惜李府之中小人太多,給他們母子穿小鞋的事情屢見不鮮,而且李申在十歲那年修為再不得寸進,更是雪上加霜,最終冠上了廢物之名。

怒吼著,奔跑著,視線已經漸漸模糊,一路跌跌撞撞,李申發現已經到了一處完全陌生的山崖邊上,雙膝跪地,十指的抓住褲腿,似在乞求上天憐憫,亦似在忍受自己的不甘。

“轟隆!……”

雷雨聲不絕,少年一手指天,仰頭大吼“為什么!你這個賊老天!”

“咔嚓!”

似乎老天被少年激怒,一道粗壯的雷芒迎面劈下,速度之快李申根本躲避不及,瞬間面目焦黑,毛發直立,保持著罵天的姿勢倒在了泥水中。

“啊!申兒!”

就在少年倒地的一刻,遠處傳來一聲悅耳的尖叫聲,不多時一個美婦竄過來扶起李申,大喊道:“申兒,你怎么樣,你別嚇娘啊!申兒……”

“李家,若申兒有什么三長兩短,我要你們全家陪葬!”

美婦立下重誓,便焦急的抱起李申向著山下疾奔而去,并未發現到李申此時的胸口閃爍著拇指大小的藍色熒光。

……

樸素的房間中,李申無意識的呻吟著,雙手胡亂揮舞,腦海中正發生著翻天地腹的變化,一團朦朧的霧氣籠罩在其識海深處,一枚淡藍色玉簡在其中若隱若現,龐大的信息量涌入其腦海,首當其沖是一篇《鍛魂訣》。

腦海發脹,令他全身的經脈抽搐,下意識的盤坐起來保持著一呼兩吸的節奏打坐吸納。

察覺到濃郁的元氣吸如體內,李申下意識將元氣引入武脈,緩緩運轉功法下。

“轟。”

天地元氣不受控制的爆涌而入,如同涓涓小溪流淌在寬敞的溝渠,無論如何也灌不滿。

隨著功法運轉入體的元氣化作一絲絲靈力歸納丹田,一路暢通無阻,李申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靈童一級……靈童三級頂峰,最后,從其體內傳來一聲輕微的。

“咔咔。”

聲,氣息再度暴漲一截,緩緩攀升到靈童四級頂峰才停止增長。

李申睜開雙目,滿臉不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微閉雙眼心神咨詢探查數次,發覺自己苦修七年無法突破的修為,一朝打破桎梏直接達到了靈童四級頂峰。反復確認后少年再也忍不住放聲狂笑。

“哈哈哈哈……天無絕人之路啊!……”

狂喜過后,李申卻是目現狠色,咬牙道:“從此,我李申不再是廢材……”

這已經是李申被雷劈的十數日過后,因李母耐心照顧,與實力大進,雷電的燒傷也是恢復得差不多了。

但是,從小受盡欺凌,讓得年僅十二歲的少年深知實力的重要性,發覺自己武脈貫通能夠再度修煉后,再也不愿意浪費哪怕是一息時間,雙目微閉運轉體內靈力穿梭經脈之中,鞏固這等待七年的突破。

直到傍晚,李申睜開雙眼,清澈的雙眸中銳芒一閃。

“如今雖然我能夠再度修煉,但是,我跟其他同齡人相比還是差了一大截,距離下一次家族大比還剩下三年不到的時間,三年內至少要提升到靈士才能與他人一爭雌雄,三年么?”

嘴角上揚,清秀的臉龐浮現濃濃的自信,低聲喃喃道:“若是尋常人三年內提升到靈士,怕是千難萬難,但是,我卻不是一點機會都沒有。哼,你們等著瞧吧!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