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懸疑 → 默讀電視劇原著小說搶先看

默讀電視劇原著小說搶先看

priest 著

連載中免費 懸疑小說排行榜完結

《默讀》講述的是駱聞舟是燕城市公安總局隊長,長相英俊帥氣,是個成熟老練的警察,有很強的洞察力及推理水平。因調查花市區發生一起命案,結識了紈绔富二代廢渡,兩人不打不相識,共同攜手破獲一起命案。

更新:2019/03/07

在線閱讀

《默讀》講述的是駱聞舟是燕城市公安總局隊長,長相英俊帥氣,是個成熟老練的警察,有很強的洞察力及推理水平。因調查花市區發生一起命案,結識了紈绔富二代廢渡,兩人不打不相識,共同攜手破獲一起命案。

免費閱讀

  各種格調不同的銷金之地繞著景觀外圍層層排開,以“格調”為軸,貴的在里頭,便宜的靠邊臨街。

  其中,最貴最好最“格調”的一塊地方,就是“承光公館”。

  此間主人不但是有錢,在附庸風雅方面也造詣頗深,小院修葺得很復古,乍一看像個文物保護單位。剛剛竣工不久,老板為了顯擺,特地請了一幫非富即貴的朋友前來暖場。有來交際的,有來談生意的,有單純來捧場的,還有不少聞著味前來湊熱鬧、打算靠臉和肉體當門票的。停車場里停滿了各色豪車,搭了一臺鑼鼓喧天的名利場。

  費渡徒步溜達過去的時候,已經把一杯甜得發膩的咖啡喝完了。隔老遠就聽見了院里的音樂聲和人聲,他隨手把空紙杯塞進路邊的垃圾箱,聽見有人在不遠處吹了聲跑調的口哨:“費總,這呢!”

  費渡一扭頭,看見不遠處站著一幫人,都是游手好閑的富二代,為首一位小青年非常時尚,掛了一身的雞零狗碎,正是他的狐朋狗友之一,張東來。

  費渡邁步走了過去:“寒磣我?”

  “誰敢寒磣你?”張東來大喇喇地勾住費渡的肩膀,“我看你車早到了,在這等你半天了,干嘛去了?還有你這是什么打扮,剛跟美國總統簽完雙邊貿易協定?”

  費渡眼皮也不抬:“滾蛋。”

  張東來從善如流地閉了一分鐘的嘴,忍耐力到了極限:“不行,我看你這樣實在太別扭了,跟領著個爹似的,一會怎么泡妞兒。”

  費渡腳步微頓,他先伸出一根手指,把眼鏡勾下來,隨手掛在了張東來領口,然后將西裝外套一扒,襯衫袖子挽起,開始解扣子。

  他一連解了四顆扣子,露出胸口一大片不知所謂的紋身,然后伸手抓亂了頭發,拎過張東來的爪子,從此人手上擼了三顆比頂針還粗獷的大戒指,往自己手上一套:“這回行了嗎,兒子?”

  饒是張東來自認為見多識廣,也被這場炫酷的原地變身晃花了眼。

  費渡是他們這一伙富二代的頭,因為其他人舉頭三尺有老爹,還都是“太子”。而費公子從小沒媽,才剛一成年,他爸又在一場車禍里撞成了植物人,現如今已經提前“登基”,比其他人高了一級。

  他有的是錢、沒人管教,理所當然地長成了一架紈绔中的戰斗機——好在他沒有扮演“商業奇才”的興趣愛好,正經事上還算中規中矩,沒事不搞些亂七八糟的投資,只單純地靠“浪蕩”倆字敗家,一時半會倒也敗不完。

  不過他最近不知吃錯了什么藥,有一陣子沒出來鬼混了,仿佛有點要“金盆洗手”的意思。

  費渡雙手插兜,往前走了幾步:“說好了啊,我今天純粹是捧場來的,到十二點就走。”

  張東來:“費爺,你這就沒勁了。”

  一伙紈绔聚在一起,不到后半夜就走,跟壓根沒來有什么區別?

  費渡不置可否。

  張東來問:“為什么啊?”

  “我正在嚴肅認真地追老婆,”費渡漫不經心地說,“一邊玩一邊追,合適嗎?顯得不上檔次。”

  張東來看著他被夜風鼓起的襯衫和長發,除了浪,著實也沒覺出他有什么檔次來,緊走兩步追上去,他說:“你有病,茂密的大森林扔在一邊,非得找棵又老又窮……”

  費渡突然扭過頭來,冷淡地看了張東來一眼。

  他身上有種奇特的矛盾氣質,笑起來的時候是一身桃花,一旦板起臉,那種銳利的嚴肅感又能無縫銜接上,目光幾乎有些逼人。

  張東來話音一滯,愣是沒把話接下去。他抬起巴掌在自己臉上摑了一下:“呸,說錯話了,改天一定當面給嫂子賠不是。”

  “嫂子”倆字莫名取悅了費渡,他繃緊的嘴角柔和了下來,擺擺手,算是“大度”地把剛才那頁揭過去了。

  張東來對天翻了個白眼,感覺主公這是被妖姬所惑,國將不國也。

  費爺說到做到,十二點一到,他就像聽見鐘聲的灰姑娘一樣,準時離場。

  他穿過眾多妖魔鬼怪,繞過一個舉著香檳對他發出盛贊的腦殘,去小樹林找張東來。

  張東來正在和一個美女交流生命和諧問題,倆人討論得熱火朝天,旁若無人。

  腦殘醉醺醺地說:“升官發財死爸爸,費爺,你才是真人生贏家!”

  “謝謝,我爸爸還沒死呢。”費渡彬彬有禮地一點頭,探頭問張東來,“忙著哪?”

  張東來也是個臭不要臉的不講究,沖他吹了聲口哨:“費爺,一起不?”

  “不,”費渡腳步不停,“等會你見了我這性感胴體,一時把持不住早那啥,傳出去多丟人,是吧美女?我走了。”

  說完,他不理會張東來在后邊“嗡哇”亂叫,步履飛快地順著石子路離開,不晃不搖,一點也不像被酒水澆灌了半宿。

  等到了停車場,他已經把扣子扣回了原位,規規矩矩地叫了代駕,靠在一棵大槐樹下等。

  燕城春末夏初時,總是繚繞著槐花的香味,往往先從犄角旮旯的地方彌漫開,似有還無,隨便一口汽車尾氣都能蓋過去,但如果沉淀一會沒人打擾,它又會自顧自地重新冒出來。

  遠處承光公館的音樂聲中夾雜著笑鬧和喧囂,費渡瞇著眼回頭看了一眼,看見一幫大姑娘正跟幾個謝頂大肚子的“資深鮮肉”玩游戲。

  這個點鐘,即使是南平東區,大部分店鋪也都打烊了,前來拓展人脈發名片的真君子和偽君子們基本會在十二點前撤走,留下的都心照不宣,即將參加接下來的“酒池肉林”環節。

  費渡從樹上掐了一把小白花,吹了吹上面的塵土,放進嘴里慢慢嚼,他百無聊賴地翻開通訊錄,手指在“陶警官”上面懸了片刻,忽然意識到已經很晚了,于是作罷。

  他靜靜地站了一會,頗有閑心地就著嘴里槐花的甜味吹起口哨來,漸漸地成了曲調。

  十分鐘后,代駕趕到,戰戰兢兢地開著費公子那輛張牙舞爪的小跑上了南平大道。

  費渡靠在副駕上閉目養神,手機里的應用軟件公放著一段有聲書,清澈的男聲語速均勻地念著:“……于連回答說:‘我有一些暗藏的敵人。’……”

  代駕是個勤工儉學的大學生,很有些憤世嫉俗,認為費渡不是花天酒地的富二代,就是整過容的十八線小明星,忽然聽了這一耳朵,不由得有些訝異地掃了他一眼。

  這時,對面來了一輛開了遠光的車,險些晃瞎代駕的眼,他暗罵一聲“有病”,下意識地把方向盤往旁邊一打,開著“探照燈”的車風馳電掣地和他擦肩而過。

  代駕眼前還有點花,沒看清那是輛什么車,不能在“有錢了不起啊”和“沒素質的窮逼就不要開車了”之間挑出個合適的腹誹,感覺頗為遺憾。然后他聽見“咚”一聲,偏頭一看,原來是他那雇主虛握在手里的手機滑落了。

  音頻還在繼續:“……‘一條路并不因為它路邊長滿荊棘而喪失其美麗,旅行者照舊向前進,讓那些討厭的荊棘留在那兒枯死吧’……”

  費渡睡得人事不知,敢情他是在用這個催眠。

  代駕面無表情地收回目光。

  嘖,果然還是個金玉其表、敗絮其中的草包。

  年輕的代駕一邊在深夜里胡思亂想,一邊順著筆直的南平大道穩穩當當地行駛出去,而方才那輛晃得他睜不開眼的車則在他們走遠之后關上了大燈,悄無聲息地一轉彎,輕車熟路地拐進了寂靜的西區。

  接近凌晨一點,跳了半宿的路燈徹底壽終正寢,一只巡視領地的野貓跳上墻頭。

  突然,它“嗷”一嗓子,全身的毛都炸了起來。

  虛弱的月光打在地上,照亮了一個人的臉,他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一張充血腫脹的臉幾乎分辨不出原來的模樣,只能看出額角有一塊半月形的小傷疤,額頭上蓋著一塊被撕扯得十分不規則的白紙,好像鎮尸的鬼畫符。

  人已經死透了。

  炸著毛的野貓嚇得喵失前爪,一不留神從矮墻上滑了下來,它就地打了個滾,頭也不回地逃走了。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懸疑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