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重生之衙內不信天上掉餡餅

重生之衙內不信天上掉餡餅

不信天上掉餡餅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現代重生小說推薦

重生之衙內是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一部關于柳俊混到四十歲還一事無成勉強度日,某日挨批后獨自喝悶酒醉倒后起來發現自己回到了七歲這年,擁有過去幾十年的經驗的他該怎么發家呢

更新:2018/11/13

在線閱讀

重生之衙內是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一部關于柳俊混到四十歲還一事無成勉強度日,某日挨批后獨自喝悶酒醉倒后起來發現自己回到了七歲這年,擁有過去幾十年的經驗的他該怎么發家呢

免費閱讀

  年輕的省委書記高踞首位,省委常委、組織部長羅良華居于左側,郭洪運居于右側,廣南市四大班子的所有在職領導悉數與會。這也是柳俊特別要求的。以往柳俊考察地方,一般不會搞這么大規模的匯報會,市委政斧兩套班子的主要負責人到齊也就是了。

  柳俊一直都堅持,考察也好,調研也好,主要是為了解決問題。假而空的東西,就不要弄了。

  這一回破例,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柳書記……”

  郭洪運挺直了身子,眼望柳俊,請示道。

  通常來說,領導會先聽取地方上的匯報。

  柳俊點了點頭,眼神在會場掃視一周,緩緩說道:“同志們,我和良華部長今天過來,想要聽一聽有關饒鳳山賄選案的情況。洪運同志,你先談談吧!”

  與會干部們頓時暗暗抽了一口涼氣。

  原也知道,柳書記此番考察,是以饒鳳山案為主,但柳俊如此開門見山說了出來,依舊令大家十分緊張。聽柳書記之意,似乎此行就是專程前來“問罪”的!

  還請了羅良華陪同,問罪的意思更是特別明顯。

  “是,柳書記!”

  郭洪運吸了口氣,打開面前的筆記本,開始做匯報。

  “柳書記,羅部長,同志們,三文縣出了饒鳳山賄選案,出乎我們大家的意料。這個責任,首先在我們廣南市委,在我郭洪運頭上。我代表廣南市委市政斧,向柳書記和省委作檢討……”

  郭洪運語氣很沉重地說道,臉色也很沉重。

  大家看到,柳書記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

  郭洪運嚇了一跳,不知道自己這么說,又有何處錯了?柳俊蒞任d省將近三年,大家對他的工作作風基本上都有所了解了。郭洪運已經盡量簡化了開場白,將柳書記斥之為“假大空”的東西全部省略。不料柳書記還是皺起了眉頭。

  看來柳書記對此事著實是十分不滿了。

  接下來,郭洪運便更加簡化語言,實事求是地反映了饒鳳山賄選案的前因后果,能夠不用的“定語”,盡量省略,前前后后只花了半個小時左右,就結束了發言,眼望柳俊,等他示下。

  “同志們,根據省委督察室和省紀委的初步調查,饒鳳山這個人,就是個壞分子。多年來在三文縣橫行霸道,欺壓同志,威脅群眾,貪污受賄,無惡不作。不要說離一個合格的黨員干部標準相差甚遠,就是以一個守法市民的標準來衡量,也是完全不合格的。”

  略事沉默之后,柳俊緩緩開言道,神情甚是嚴肅。

  “就是這么一個帶著黑社會姓質的壞家伙,卻長期竊據領導崗位,先后擔任過三文縣安監局長、三文鎮黨委書記等重要職務。請問在此之前,對于饒鳳山的所作所為,就沒有任何察覺嗎?我不相信!一個人橫行不法這么多年,能夠將自己的種種不法行為都很好的掩飾起來。我們廣南市委、三文縣委的領導們,會對此毫無察覺……失職!同志們,這是典型的失職!”

  柳俊的聲音略略高亢了幾分。

  與會成員俱皆渾身一震,情不自禁地再次挺直了身子。

  市委副書記毛義方的額頭上,滲出了冷汗,雙目低垂,臉色灰白,仔細觀察的話,還能看到他的嘴角在神經質地微微抽動。

  饒鳳山案,如果要追究領導責任,他頭一個跑不掉。

  “從饒鳳山案里,暴露出好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對于干部的選拔和監督,尤其是對于基層干部的選拔監督,完全沒有到位。饒鳳山是那種典型的問題干部,是典型的越有問題越提拔的例子。三文縣委、縣委組織部,以及廣南市委和市委組織部,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毛義方同志……”

  柳俊忽然點了毛義方的名。

  “到!”

  毛義方猝不及防,高聲應答了一句,急匆匆的站起身來。

  此時此刻,會議室里每個人均是屏息靜氣,半點聲響都不敢發出來,毛義方這一聲應答,就顯得格外“響亮”,將大家都嚇了一跳。

  柳俊雙眼炯炯的望著他,緩緩說道:“你是分管組織人事工作的市委副書記,干部考察和監督工作,是你的正管。對于饒鳳山的問題,你沒有絲毫察覺嗎?”

  “是,柳書記,這是我的工作失誤,我……我向您做深刻檢討!請……請省委處分我……”

  毛義方翕動著嘴唇,艱難無比地說道,雙眼不敢望向柳俊,卻又不敢望向其他的地方,神情極其尷尬。

  “處分是必然的。我們每個干部,尤其是領導干部,都要對自己的工作負責。你負責的工作出了問題,就應該承擔責任。”

  柳俊沉聲說道。

  “是,柳書記……”

  毛義方的身子輕輕晃了一晃,額頭上冷汗汨汨而下。

  不少人望向毛義方的眼神里,帶著一絲憐憫之意。毛義方年紀輕輕就上到了副廳級別,又是王秉和的親信,原本是前程無量的干部。到任廣南之后,行事比較低調,謹守官場規則,與同志們的關系處得還算不錯,大家對他并沒有特別的反感。原以為饒鳳山案固然會對他造成一定的影響,也不至于有多嚴重。畢竟饒鳳山不是在他手里提拔起來的,毛義方只是推薦他出任三文縣常務副縣長而已。饒鳳山以前干的那些混賬事情,也算不到毛義方的頭上。

  但現在看來,大家都想錯了。

  柳俊明顯沒有“重重拿起輕輕放下”的意思,貌似要對此事一抓到底。

  一個頗有前途的少壯派干部,估計要就此沉淪了。

  “你先坐下吧。”

  柳俊又望了毛義方一眼,淡然說道。

  “是!”

  毛義方直挺挺的坐了下去。

  “同志們,饒鳳山案暴露的第二個問題,就是在我們的某些局部,比如說三文縣,歪風邪氣占據了上風,堅持正義的干部群眾遭到一再的打擊報復。這種情形,決不能等閑視之。一個這樣的壞分子,橫行多年,不但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反倒不斷提拔晉升,這說明什么?說明我們的很多干部,喪失了應有的黨姓原則,喪失了和違法犯罪行為作斗爭的勇氣。這其中,就包括三文縣的主要領導干部。根據調查,饒鳳山在擔任縣安監局副局長的時候,竟然一連擠走了兩任局長。在這個過程中,三文縣委縣政斧沒有任何動作,聽之任之,坐視不理。我們這些同志,到底在害怕什么?堂堂一級組織,縣委縣政斧,竟然會害怕一個黑社會姓質的干部,簡直是笑話。”

  柳俊說著,語調嚴厲起來,眼里放射出憤怒的光芒。

  “郭洪運同志,韓克昌同志,由此可見,你們廣南市委市政斧,對于三文縣班子的配置,也是有欠考慮的。你們給三文縣配了什么樣的領頭人?一點骨氣都沒有!”

  柳俊此言一出,所有人均渾身一震,神情駭然。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