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聳入云的水瓶山上,天池內。本來被急速蒸發光的天池池水現在又累積了百來米的高度,而手上拿著一件仿佛被炸黑的鱗甲的劍圣辛克正站在水面上若有所思。天瓶山,在水都被蒸發光之后,來自地下的水源終于顯現了,原本那萬米高度的水容量,可想而知,地下的水脈是多么的渾厚而‘強大’。不過現在站在水面上的辛克若有所思的表情卻不是針對水瓶山之下出奇強大的水脈,而是看著原本放置三件寶物的地方。那直削山壁上的凹陷處,三件寶物......">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玄幻 → 灰衣劍免費

灰衣劍免費

阿趴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玄幻小說

  本書講述剛背負上仇恨的主角被意外變成一個小孩。一把劍,一份讓人恐怖的天分,從頭來過的經歷......
  高聳入云的水瓶山上,天池內。本來被急速蒸發光的天池池水現在又累積了百來米的高度,而手上拿著一件仿佛被炸黑的鱗甲的劍圣辛克正站在水面上若有所思。天瓶山,在水都被蒸發光之后,來自地下的水源終于顯現了,原本那萬米高度的水容量,可想而知,地下的水脈是多么的渾厚而‘強大’。不過現在站在水面上的辛克若有所思的表情卻不是針對水瓶山之下出奇強大的水脈,而是看著原本放置三件寶物的地方。那直削山壁上的凹陷處,三件寶物......

更新:2018/11/12

在線閱讀

高聳入云的山峰,筆峭直立得仿佛人工雕琢,等比直棍形的高山之頂,有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湖......


這就是人稱‘天池’的水瓶山。


只有單調一個天池的山頂,筆直到不是普通人能輕易攀爬的山壁,讓這一座常人口中的奇峰并不構成一個旅游景點,甚至說是一個人跡稀少的‘孤’峰......


不過今天,這個人際關系是用孤僻來形容的山峰上,卻來了三位客人。


一個帶著一個小女孩的,二十多歲的傭兵跟一個一看就是高手的健壯中年在天池約百米直徑的‘瓶口’兩邊對持著。


“火劍圣辛克......不知道閣下跟蹤我們來到這里,是為了什么?”一雙仿佛埋藏著很多東西的眼睛看著劍圣辛克,傭兵先開口。


傭兵洛斯,D級戰士(大陸力量等級S,A,B,C,D,E,F,G),E級傭兵團狂獅的團長(大陸傭兵and傭兵團的等級S,A,B,C,D,E,F,G),雖然只是一個E級的傭兵團,但是狂獅傭兵團在為人憨直的洛斯帶領下,卻以良好的信譽而贏得了不下于C級傭兵團的名望......


“我的目的......就是你們想要的東西!”辛克冷冷地看著面前的一大一小,那淡漠的眼神就像在看死人似的。


火劍圣辛克,S級戰士,A級傭兵團烈火的團長,以自己運用得出神入化的火斗氣被世人稱為大陸攻擊力最高的人......


“......你是要搶?”洛斯皺起眉頭......大陸上盛名遠播的劍圣......


辛克只是繼續用他那看死人的眼神看著洛斯。


“......哼!就怕你不是那么容易得手!”面對仿佛完全漠視的對待,就算的再軟弱的人都有火了,何況是幫傭兵團名字取為‘狂獅’的洛斯。


而在另一邊的辛克,卻突然有種想要笑到抽筋的感覺......洛斯,那個能在二十多歲就把一個傭兵團經營成E級的人,而且以信譽之名而得來的聲望還到了C級傭兵團的地步......這無疑是厲害的!但這樣的厲害是建立在什么事情上呢?以信譽而迅速得來的名聲,沒有外力幫助下只有一個途徑,就是在被人騙了很多次后還是保持著異常的信譽,而被騙這種世人最喜歡的笑話傳聞也得到了快速的‘宣傳’......然后狂獅就以信譽得名了......


憨直的性格,被騙無數次的信譽,說穿了自己面前的洛斯就是個死笨蛋,而現在這個戰斗力被鑒定為D級的死笨蛋,竟然說要阻攔自己......


努力安撫了一下胸口傳來的那股無奈的笑意,辛克搖搖頭,“十招!如果你能接下我十招,今天你們就能安全離開這里!始終,像你這么‘純真’的人在大陸上已經不多了!”


眼神瞬間冷卻,雖然連洛斯都知道自己從小到大都并不聰明,而且小時侯的拜師練武還讓他明白到自己其實是個資質愚鈍的家伙,但他還是聽得出辛克話里的諷刺。


冷然的對持,直至現在,兩方都已經沒有了再談下去的興致了。


而心急地踏出第一步的,是火劍圣辛克。本來在場上應該是最鎮定的人,但是現在在面對一點都不放在心上的敵人,跟水瓶山里一樣能讓他拋棄世人眼里接近英雄的劍圣名譽而來做強盜的東西......


輕踏水面,伴隨著腳下一個個半徑不到十厘米的波紋,辛克走向駱斯......‘踏水’,一個修煉斗氣的人一開始就用來修煉對斗氣控制力的法門!別人追求的是盡量不讓腳陷水沾濕,而現在的辛克,卻是能把自己對水的刺激所引起的波紋控制在半徑十厘米之內......無隙可擊的基本功!這,就是身為劍圣的驕傲......


不過,這個劍圣一向以來都非常自持的驕傲在洛斯踏上水面的瞬間就破碎了......因為,那個鑒定等級只有D的洛斯,竟然也只踏出半徑十厘米的水紋......


辛克的眉頭皺起。


右手同時一轉,兩把長劍同時出現在兩人的手上......空間戒指,這種在空間魔法失傳的大陸上,奢侈品似的古代遺物。劍圣擁有著并不奇怪,而信譽好到一個微妙程度的狂獅團長,正好也因某些任務而有著一個。


“退后到一邊!”對著身后的小女孩淡淡一句,洛斯繼續前進。


而一直都只是冷眼旁觀著對持局面,看上去才7到8歲的小女孩只是非常聽話地后退。


米可!7歲,洛斯這輩子唯一愛過的女人的女兒,而父親卻是狂獅傭兵團的副團長,駱斯最好的兄弟。兩人都因意外而死,洛斯收留著她。是一個從小就聰明到讓人害怕的家伙......


緩緩擺動著手上的劍,劍圣手上的是一把在武器市場上最貴的常規武器,百鍛精剛劍,而洛斯,手上的卻是一把稍嫌老久,還有兩個最近添上,還沒來得及補的缺口。


非常突然的,辛克突然覺得,面前的洛斯是不是其實沒有自己聽說的這么不聰明呢?因為,實力相差這么多的洛斯,竟然一再地做出這樣仿佛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舉動......再蠢的人都不會認為一把爛劍能幫助他打贏一個實力這么懸殊的對手啊......


自己到底多少年沒被人這么不尊重過了......


終于被洛斯的態度激起一點點不解惱怒的辛克,帶著心急的心情,突然一個加速直直地沖向洛斯。


沖刺劍!


簡單的基本劍術,在辛克驚人的速度下,讓洛斯有種無處可逃的感覺。


不過現在的洛斯也并不想逃,因為現在的情況,最恐怖的并不是辛克快速無比的劍,而是身為劍圣,這么簡單一招之后,接著而來的連續技。


力斗氣!


純加強型的斗氣在洛斯的身上隱現,馬上的,洛斯本來在劍圣氣勢巨大的招式面前慢慢單薄的身影穩重了起來。


時間只是瞬間,洛斯完全看不清楚的沖刺劍已經來到面前了。無數生死戰斗中的經驗不斷刺激著洛斯的腦神經,千分之一秒,千分之二秒......是現在了!


剛好的感覺仿佛瞬間剪短了洛斯的一絲神經,雙手提著的長劍瞬間上提,帶著沉重的力斗氣。


“錚!”強烈的撞擊聲震人耳膜,洛斯的劍成功地擊中辛克直刺而來的長劍的劍刃。


不過,洛斯還是低估了劍圣的實力。通常來說,像沖刺劍這樣的直刺,能把力量很好地集中到一點的招式,側面力道不夠的弱點也是非常明顯的。


但現在洛斯面對的對手卻是一點都不‘通常’的劍圣,雖然側面的力道還是會因招式而不可避免地帶著缺陷,但卻沒有洛斯想象中的多......何況,因自身明白不可能跟劍圣力量直接對抗才從側面入手,而且還要用上雙手對單手的洛斯,一開始就存在著自己力量不夠的缺點......


“嘶!”緊接著金屬碰撞聲的,是一個細不可聞的撕裂聲,洛斯胸口的衣服已經被劃破。胸口的皮膚也已經出現了一道細細的血痕。


但現在的洛斯已經沒有時間想這么多了。因挑的動作而高舉的兩把長劍,在辛克的沖刺而貼近的身體之間已經沒有被允許使用的空間了,不過,現在被挑起的辛克的手,卻是在被動的狀態......


劍敲!


洛斯處于辛克長劍下方的雙手迅速落下。


看著迎面而來的長劍劍把,辛克迅速冷靜,然后還能動的左手精準地推在洛斯的手臂,劍敲直線攻擊的側面上,然后身體猛然跳高......


置身于半空,看著一樣抬頭看著自己的的洛斯,辛克本來一點都沒把對方看成對手的眼神慢慢轉變......這家伙!實力相差這么懸殊的情況下,竟然能接下自己5成力量的招數,而且還能反擊......


已經不再對洛斯心存輕視的辛克,慢慢認真起來的眼神,手上的長劍漸漸飄飛出絲絲淺艷的火焰。


瞬間,隨著這淺艷而灼熱的火焰出現,周圍的空氣卻瞬間冰冷到讓人有種窒息的感覺......


沖刺劍!


被灌注了7成力量的火焰長劍,依然的快速沖刺,跟改刺為劈的攻勢。


站在水面上的洛斯,這一瞬間突然感覺到死亡是那么的接近。完全沒辦法抵擋的氣勢,那壓得人難以動彈的殺氣讓洛斯感覺到自己所站在的水面都仿佛下降了一個水位似的......


然后,在這生死一線的空明中,一股心頭的蕩漾從右手上傳來......


洛斯訝異中帶點欣慰地看向自己的右手。


劍!是右手上那把老久殘破的劍。此時的洛斯,現在依然是殘久的長劍在他的眼中竟然出現絲絲的流光.......


“......是嗎,老朋友!又到了我們同生共死的時候了!”洛斯輕輕地嘆息了一句......這把殘久的劍之所以殘久,是因為這劍是洛斯從懂事起,就沒有離開過他,一直使用到現在的關系......直到現在,每當洛斯看著這把殘久的長劍時,都會想起自己小屁孩時,自己的師父就把劍交給那個把劍拿起來都有點吃力的自己時候說的話。


‘洛斯!你要成為偉大的劍士,就要先跟劍成為朋友!所以從現在開始你要一直帶著這把劍,不離不棄......什么?你怕你小,不會用傷到別人?不用害怕!就算你小,但是,如果你不想的話,你的朋友還是不會傷害別人的......’


直到今天,20有多的年份過去,洛斯沒有一次保養過手中的長劍,卻在每場的戰斗中用上他來盡情的拼殺......有人問過洛斯關于這劍的很多問題,洛斯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他就是知道,身為一把劍,他的這位老朋友要的就是這樣的生活......


感受著老朋友仿佛興奮的鳴叫,洛斯突然感覺到自己本來被劍圣的氣勢壓得動彈不了的身體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堅毅再次出現在洛斯的眼神里,看著已經來到面前的辛克,洛斯再次進入了他那從能提起手中的老朋友后就一直不斷戰斗到現在的經驗跟極限運算中......速度,自己一定不是劍圣的對手,那么就把自己的動作縮小到最小,用微小的動作迎接對手巨大的活動。這就是洛斯在戰場上靠經驗跟野性的直覺領悟的對戰方式......


千分之一秒,千分之二秒......就是現在!


手中的長劍直接上提,迎接辛克絕對力量的一擊......洛斯不會認為面對著一個劍圣,同樣的取巧方式能起得了第二次作用......


“錚!”巨大的金屬交擊聲,水面上一陣的火焰噴發,洛斯腳底的水被一股無形的勁道狠狠地壓出了一個大水坑,而對招的兩人,就仿佛互相抵著停留在半空中......一個瞬間......


非常訝異地看著竟然能接下自己七成力量的洛斯,不過久經大場面的辛克沒有猶豫,手上的火斗氣迅速爆發。


續技5連!


起手式的劈斬力道用盡,接著的卻是暴雨般的連續技......


而現在口角掛著一絲血絲的洛斯在驚訝著自己的老朋友竟然有著這么猛的威力之余,嘴角也同時勾起一個興奮的弧度......


生死一線,面對自己領域里面,顛峰者的抗戰......這本來就是像洛斯這種血液里流淌著瘋狂因子的冒險者最喜歡的興奮劑......


被人壓著打的情況并沒有讓洛斯出現一絲的混亂,本來智商不高,性格憨直的他就是屬于心無雜念型的人物,而現在對上讓自己興奮到全身細胞狂跳的狀況,物極而反的洛斯竟然心頭無比的空明,然后......


第六感狀態!


瞬間,洛斯身周的情況跟洛斯的心一樣,一片的空明......第六感狀態!像洛斯這樣心無雜念的人在無數的戰斗經驗累積后,加上野性的直覺而來的一種不可控制的狀態。就是完全靠自己的經驗跟野性的直覺,不經過大腦的思考戰斗的狀態。不可控制的意思就是洛斯至今都沒能掌握這種奇怪狀態的出現......


跟不上對手的速度,就算再強求也沒用,那么就完全靠自己的經驗跟在戰斗中而來的野性感覺對招......


劍圣的五連續技,沒有任何的花俏,都是直來直往的基本劍術,但在連續在一起之后,卻又有種復雜到讓人難以閃躲的感覺......


“錚錚錚錚錚!”連續五下沒有花俏的對招,伴隨著巨大的金屬交擊聲,最后一招打實后的辛克看著洛斯的眼睛就像看怪物一樣......這家伙,竟然都能接下自己的攻擊,明明接招的時候還是顯現著只有D級戰士的速度啊!怎么可能會看穿自己的攻擊?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難道這家伙練習過眼睛的特技......


沒有猶豫,乘著自己占據上風的氣勢,辛克手上的力量迅速轉變......


暗影三襲!


馬上,辛克劍上本來淺艷的火焰突然轉換成詭異的黑色火焰,暗火。


竭力抵擋下劍圣5連擊的洛斯,在不斷壓抑著劍圣攻擊給自己帶來的雙手麻痹的時間,突然一股黑色的火焰在自己面前閃過,然后眼前就詭異地突然漆黑一片了瞬間,接著,自己的右腰部分在一股殺氣閃現過后,深深的血痕呈現。


瞬間的黑暗過后又是清晰的視線,但清晰的視線剛出現,又一股黑色的暗火從眼前飄過,視線再次失去,然后是右邊的腰部受傷......


雖然在感覺到殺氣的瞬間已經用盡全力的閃躲,但沒有了眼睛大方向的攻擊判斷,腰部還是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而這個時候的辛克,內心的感覺已經不能用驚訝來形容,雙目失明的情況下,洛斯竟然還能在千鈞一發的時間里躲開了......現在的洛斯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就是面前這個恐怖的東西既然已經成了自己的敵人,那么就一定不能讓他生存下來......


心里下著決定,手上的暗火再次飄飛。


暗影三襲!是利用劍圣辛克特殊的暗火能吸取光線的特性,在白天的時間,奪取敵人眼前一切反射到眼睛里的光線,然后再襲擊的意思......人的眼睛之所以能看到東西,就是眼前物體在接受到光后,把光反射到眼睛的關系!而這些光線一但被吸收,眼睛就會造成假性的失明......


惡魔般的前奏再次在洛斯面前出現,那虜帶自己視線的暗火,還有那比之前更加恐怖的殺氣......


知道這是必死的一擊,洛斯的全力也跟著爆發。


力斗氣重力斗場!


馬上,洛斯身周一米之內突然出現了一股不尋常的低壓,壓得能讓人難以動彈的重壓力。


雖然面對著劍圣辛克,這股壓力只是出現了些許的作用。


但也就是這些許的作用,就能讓洛斯把辛克的劍在插進自己胸膛的前一刻擋下......


“錚!”仿佛久違了的金屬交擊聲,自己的長劍因阻擋劍圣胸口一劍而深陷在胸前的洛斯被狠狠的勁道射到了岸邊。


而辛克,卻呆呆地站在湖心,看著竟然在自己得意技面前逃生的洛斯......不明白!不明白!為什么會這樣呢?不應該是這樣的!一個D級的戰士,竟然擋住了自己這個S級的劍圣......怎么可能會這樣......


然后,心情混亂的辛克突然想起了一段往事,那在百多年前,自己還在自己的師父的教導下......


......


......


“辛!你非常的聰明!天資也是我這么多年來見過最好的人!不過!就是因為這樣的你,以后千萬不要跟一些看起來資質不好,但戰斗起來出奇厲害的人硬拼!”突然有一天,百多年前的火劍圣對那時侯已經意氣風發的辛克語重心長的說。


“為什么?”


“因為你是個非常聰明的人,這樣的人腦袋里反而不能純粹得沒有雜念!聰明的人往往想得太多了,所以這樣的人也缺乏最深層的專注!而且,聰明的人永遠不會明白那些腦袋純粹又有恐怖專注力的人,那種在無數經驗累積后出現的野性感覺......換句話來說,聰明的人是永遠不會到達純戰斗的最高境界,用無數經驗累積出來的野性本能來抗擊任何的攻擊......”年老的火劍圣,說到這里的時候,神情出現了一絲的黯然。


“師父!你在說什么呢?為什么我這個最好資質的人就不能到達戰斗的最高境界呢?”那時侯的辛克,意氣風發的辛克非常的不了解。


“是純戰斗......你還不明白嗎?我的意思是,你雖然是獨一無二的雄厚天資,但卻還不是最好的資質......”


......


......


那段在辛克腦里一直被歸類為奇怪的對話,雖然因敬畏自己的師父而一直記著這些話,但卻一直沒有得到過辛克的認可......直到現在......


手中的長劍緊握,辛克內心翻涌著......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什么最好的資質!最好的資質!騙人的......


完全不能接受的心情蔓延,一直以來完美自我的自尊心受到嚴重的打擊,手中充滿怒氣的長劍慢慢指向岸邊的洛斯。


“慢著!”掙扎著站起來,把陷進自己胸口快三厘米的長劍拿出來,胸口上面并沒有因為這樣的深陷而被長劍劃傷!因為老朋友是不會傷害洛斯的。


“已經夠十招了!”


辛克愣了一下,本來激動的心情也在這一瞬間恢復,始終是個老人精了。


“哦!原來游戲時間這么快就結束了嗎?”壓下激動的心情,辛克嘴角輕勾。


“什么?”洛斯驚訝地盯著辛克......這個盛名遠播的劍圣,竟然說話不算話......


“笨蛋!一個背負著盛名的劍圣這樣來搶你東西,說明的不是他不害怕負面的名聲!而是一開始就打算殺掉我們,讓這件事長埋地下!”這時候,一直躲在洛斯身后的米可突然出現,帶著她習慣的對洛斯的嘲諷語氣。


“......”現場一陣沉默。


“是嗎?原來是這樣......”終于想明白的洛斯慢慢站起來。


“你先退后!”對著米可說完,洛斯再次面對上辛克。


“怎樣?準備好了嗎?”辛克現在的心情已經完全平靜下來了......最好的天資!哼!那現在把你打死,再好的天資都沒用了......


“慢!你先告訴我,你怎么會知道我來尋寶的事情!我的藏寶圖是師父留下的,應該不會走掉風聲!”深呼吸,洛斯慢慢平順胸口的擠悶。


“難道這樣你還不明白?當然是有人告密了!怎樣?要我告訴你是誰,讓你死個明白嗎?”辛克的劍慢慢抬起。


“......不用了!”吐出口中的血絲,洛斯長劍起手......他相信,知道自己來尋寶的兄弟們不會出賣自己......


起手,擺動,洛斯開始在岸邊慢慢甩動出一個個樣式古怪的動作。


看著洛斯的動作,辛克奇怪起來,但是他還是保持原來的姿勢慢慢聚勁,這次的他一定要給洛斯一個一擊必殺!


輕輕的舞動著長劍,然后由開頭的緩慢到后來的迅速......洛斯的奇怪動作是學自他師父的,雖然這些奇怪的動作配合著斗氣使用總有一種別扭的感覺,但一套使了下來,然后讓體內的斗氣順著這些動作自然的流淌,就會形成一股厲害的力量......


鋒劍之光!


一套動作下來,慢慢停下的洛斯,手上長劍竟然出現了一層薄薄的,不屬于斗氣的淡淡毫光。


準備動作完成同時,洛斯也看到了辛克方面已經作好了準備,手上的劍覆蓋著一層厚厚的芒光......洛斯知道,這一定是辛克的絕招!


在眼前晃動了一下手上的長劍:“老朋友!死在劍圣的絕招之下也不枉此生了吧!”


而此時的辛克,又一次出現了驚訝的表情......然后,是肆無忌憚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原來!你竟然是米老鬼的徒弟!那個到死都這么嘴硬的老鬼!”


“你說什么?”洛斯驚訝地看著辛克。


“你還不明白嗎?我現在用的這一招,就在你那個到死都嘴硬的老鬼師父那里偷學來的,然后用來殺死他的招數......哼!本來好好的朋友,要不是他把好東西都收起來我也不會這么快動手的!”終于露出真面目的辛克笑得更加的開心。


“你......”回億起那個只在孩童時代陪伴了自己幾年時間就莫名其妙被殺的師父,洛斯顫抖著指著辛克......


沒有再多的話,準備好的雙方同時竄起,然后飆向對方。


沖刺劍!


依然是毫不花俏的攻擊招式,現在兩人之間剩下的,也只有死命的硬拼......然后......


鋒劍之光!


毀滅劍芒!


毀滅劍芒!是辛克在米劍圣手上偷學回來,有著能切開任何力量的超強屬性招數。而鋒劍之光,卻是毀滅劍芒的初式......


完全明白自己招式的厲害程度,這是洛斯在無數次的戰斗中得來的真理。也就是這樣,當知道對手用的是自己招式的最終進化版,洛絲心頭出現了絲絲的絕望......雖然他還有個優勢,就是自己的劍比辛克的劍好......


“碰!”震撼著全座水瓶山的震蕩出現,接下了辛克一劍的洛斯承受著無可估計的巨力不斷地往下墮,而跟著自己的,還有被辛克的毀滅劍芒不斷消融的天池池水。


“碰!”再一次的撞擊聲,這次卻是洛斯落地的聲音。


快速睜開眼睛,面前的景象讓洛斯愕然......辛克的一招,竟然讓整個天池的水都消化了......這個表面直徑百多米,海拔萬米的天池......


“鐺!”又一聲金屬落地的聲音,看看手上,老朋友竟然斷成兩根......


憤怒地看上天空,卻看見辛克正以及快的速度直沖而下,但沖的方向卻不是自己......轉頭看向辛克的目的地,在天池底部百來米高的地方,一個凹陷進去的墻壁,一把劍跟一件銀白色的鱗甲,還有......一棵樣子奇怪的草正在散發出微微的光芒。


身體仿佛有意識般,不顧傷口的疼痛,洛斯猛的沖向三樣東西。


因為高度的問題,還是被洛斯先到了一部,一手拔起劍跟奇怪的小草,然后放下一顆純度嚇人火紅石(會爆炸)。


迅速地跳起,順著池壁,洛斯快速往上走,然后跟辛克擦身而過......洛斯人雖然不聰明,但戰斗經驗多的他還是明白,三樣東西里自己需要武器,而奇怪的草跟盔甲,當然是盔甲更吸引辛克,這樣留下一個炸彈跟盔甲給辛克,辛克一定不會追自己......


迅速回到水瓶山頂,洛斯一手撈起米可就望懸崖跳下去。


“轟!”一個讓整個水瓶山都顫抖的爆炸聲響起,不過沒有得到洛斯的注意,因為他不會覺得一個火紅石能留下劍圣。


果然,在爆炸響起一下子后,還在往下落的洛斯就看見自己下面的山壁突然裂開,依然拿著那把充滿毀滅劍芒的長劍的辛克出現在自己下方。


被炸出了點點焦味的辛克,壓抑著滿腔的怒火,手上的長劍揮動。


把懷里的米可用力上拋,然后當著辛克的面把那棵奇怪的小草吞下。


看著辛克因為自己吞下奇怪小草而差點飆出火來的臉,洛斯稍微心涼了一下。然后高舉手上的奇怪長劍狠狠地落下。


“碰!”在兩把劍交擊的一瞬間,心里剛升起要把這劍一起毀了好讓辛克什么都沒有的想法的時候,突然感覺手上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飆出,然后跟毀滅劍芒撞在一起。


接著,兩股毀滅性的力量在空中交擊,然后扭曲,最后竟然出現了一個奇怪的裂縫......


然后,已經沒有力氣的洛斯跟沒有了任何力量依靠的米可就被裂縫吸了進去......


......


一個寧靜的樹林邊緣。


躺在樹下的洛斯慢慢醒來......預期的渾身傷痛沒有出現,慢慢地站起來,然后奇怪的感覺卻出現了......怎么......站著的力道怪怪的,還有視線......咦!自己的身體......怎么變成小孩了......


一個寧靜的樹林邊緣,一個小孩在看了看自己的身體跟手腳后,竟然好象出現了一些什么接受不了的事實一樣昏倒過去了......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