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娛樂圈生存指南吃瓜群眾小說

娛樂圈生存指南吃瓜群眾小說

吃瓜群眾 著

連載中免費

《娛樂圈生存指南》是吃瓜群眾所著一部長篇現代都市小說,主角是龍一,講述了龍一被異界游魂附身,卻沒有被奪舍,在異界游魂消散之后,他在都市混的風生水起的故事。龍一很倒霉,四歲的時候被異界游魂沖進腦海,而他龐大的生命能量可以支撐兩人共同生存,不過這個異界游魂消散之日,就是龍一死亡之時,在這之前,龍一決定干件大事!

更新:2019/06/28

在線閱讀

《娛樂圈生存指南》是吃瓜群眾所著一部長篇現代都市小說,主角是龍一,講述了龍一被異界游魂附身,卻沒有被奪舍,在異界游魂消散之后,他在都市混的風生水起的故事。龍一很倒霉,四歲的時候被異界游魂沖進腦海,而他龐大的生命能量可以支撐兩人共同生存,不過這個異界游魂消散之日,就是龍一死亡之時,在這之前,龍一決定干件大事!

免費閱讀

  拉薩,羅布林卡附近一個無名的小客棧。

  龍一再一次將電子郵箱草稿箱里一封郵件設定好定時發送。

  這些天,他每天都會重復這個動作,可是這封信從來沒有被成功發送,而阻止郵件發送的正是龍一本人。因為這是一封遺書,只有郵件成功發送之前龍一死了,這封信才會有意義。

  做完這一切,龍一走到窗戶旁邊,透過窗欞,他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遠處瑪布日山上雄偉的布達拉宮。太陽即將落山,夕陽的余暉給布達拉宮雕琢出一層金色的花邊,看起來比平常更多了一絲“神性”,讓人禁不住有一種膜拜的沖動。

  龍一輕輕搖了搖頭,他不知道以后自己是否還有機會再次看到如斯美景,不過這都已經不重要了。等死等了十多年,他早已沒有了當初的惶恐,一次真正的長眠,總好過現在這樣毫無意義的等待死亡降臨。

  將窗戶關好,龍一回到床上輕輕的躺下,沒有再開口說話,而是直接從腦海中傳遞過去一道意念,“還有多久?”

  “快了!”

  龍一腦海中傳來一個中年男性無比淡定的聲音,“怎么?不耐煩了?十幾年都等了,還差這兩天?”

  “這倆字都說了好多天了!”龍一的“語氣”充滿了無奈,“等死的感覺,嗯……不太好,基本就是生不如死……”

  “這次是真的快了,我能感覺到……”

  “P!”龍一爆了句粗口,“我怎么聽著,你現在好像比我第一次聽見你聲音的時候還精神?”

  “……回光返照了解一下!”

  “……”

  這個答案讓龍一很無語,卻也無可奈何。他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神秘人說的不錯,十幾年都過來了,還差這最后一哆嗦?其實,不管是龍一自己,還是腦海中的神秘人都很清楚,他的求生意志真的不怎么強烈,一副聽天由命的樣子。他所討厭的,純粹就是這種無聊的等待而已。

  ……

  神秘人出現在龍一的腦海當中,是在龍一四歲的時候。

  一樁慘烈的交通事故,就在距離小龍一不到20米的地方發生了。他眼睜睜的看著一輛搶黃燈的小轎車剎車不及,一頭鉆進了前方突然減速的渣土車底,而幾乎是同時,一道扯著絕望尖叫的意念,莫名其妙的鉆進了龍一的腦海——這個倒霉催的穿越者,原本是要去那個更加倒霉的轎車司機身上附體,卻鬼使神差的一頭撞進了龍一的腦袋……

  就當龍一覺得自己馬上要完蛋了,卻突然發現,自己似乎并沒有失去對身體的控制權——他正鉆到媽媽懷里放聲大哭,而腦海中那個殘破的魂靈,也同樣無比痛苦的在翻滾哀嚎……

  這個名叫王勝的倒霉蛋,終究不是渡了劫的神仙,可以強行奪舍,他不過是個離死僅僅一步之遙的普通人,穿越過來的意念著實弱的可憐。如果能夠成功附身那個已經死透了的司機,自然可以借尸還魂。可是龍一年紀雖小,但畢竟是個大活人,比起王勝百不余一的殘魂,他魂魄強度不知要高出多少個數量級。所以當他一進入小龍一的腦海,就險些被那浩瀚的生命能量直接秒殺。

  也幸虧龍一年齡太小,沒有刻意的去吞噬這一團外來的殘魂,經過一番有若下油鍋一般的煎熬,王勝的殘魂終于幸運的躲過了一劫,沒有即刻泯滅。但同時他也絕望的發現,經歷了這樣一番打擊,他原本就微不足道的殘魂,正一點點的消散,速度雖然很緩慢,卻完全無法逆轉無法遏制。

  危機過去,小龍一的好奇心終于重新占據上風。然后,他從王勝喋喋不休的吐槽中,知道了一個顛覆常識的真相——這位來自于另一個平行宇宙的所謂穿越者,好像被黑白無常給坑了……

  當然,鬼差坑死人這種事情,其實并不常見,可誰讓這個無知無畏的家伙,買的居然是一張打了折扣的穿越票,還是從黃牛那兒買的。其實,作為另一個世界最頂尖的音樂大師,王勝不缺那點錢,可是這個天生吝嗇的家伙,居然連鬼差的便宜都敢占。這讓小龍一不知道該說啥好,他雖然剛剛懂事,卻也知道,有個很流行的詞叫不作不死NoZuoNoDie……

  可是,你自己作死,干嘛要拉上我這么可愛的花骨朵當墊背啊啊啊……

  正當龍一慶幸自己躲過一劫,王勝卻無奈的給他補了一記悶棍——按照穿越規則,未來的某一天,當王勝的意念消失的那一霎那,他過往的記憶和人生經驗會立馬失去束縛,像是被解開的壓縮數據包一樣,一團龐大而精粹的人生記憶,將徹底融入龍一的腦海當中。

  這聽起來是件好事……可是,如果這個記憶團的容量規模,超出了龍一小腦袋瓜子所能吸收容納的上限,那么在王勝掛掉的同時,龍一的唯一下場,就是瞬間變成植物人——數據溢出的后果很嚴重,大腦可沒有宕機重啟這一說。

  作為另一個時空最頂級的專業人士,王勝的記憶當然都是好東西,可好東西吃多了一樣會被撐死!

  所幸王勝雖然吝嗇,但心性卻不失純良。或者說,作為一個已經死過一回的老鬼,已經沒有什么東西是放不下的了——包括他吝嗇了一輩子積攢下來的遺產,最后究竟便宜了哪個小婊砸,他都已經無所謂了。如果有可能,他也不愿意拉著小龍一這么個可愛的花骨朵一塊上路。

  在深入細致的研究了穿越說明書之后,王勝給已經絕望了的小龍一想出了一個自救的辦法——只要在王勝掛掉之前,龍一能夠盡可能的擴張腦域存儲容量,減少他與王勝知識能力水平的差距,那么在王勝的記憶釋放出來之后,倆人有相當大一部分的知識和記憶會相互融合,有不小的可能不會導致數據溢出,也許龍一剩余的大腦容量就夠用了……

  這個充滿了“也許”、“可能”……各種不確定性的解決方案,可靠性實在不高,但卻是當下唯一可行的辦法。

  為了強化小龍一的信心,王勝還告訴他一個不錯的消息——經過翻查小龍一寥寥無幾的人生記憶,他發現,這個世界和他穿越過來的另一個時空,相似程度似乎非常高,在基礎知識領域,也不存在太大的差別,其實龍一需要學習的內容,沒他想的那么多……

  就是從那一天起,走投無路的小龍一提前告別了他的快樂童年時光,開啟了苦逼無極限的學習生涯。原本活潑可愛的小正太就像得了自閉癥,進入了瘋狂的學習節奏……反正只要王勝會的東西,他都要學。

  很多時候,龍一寧可鉆進自己腦袋里的,是一個白癡的靈魂。他雖然得不到啥好處,但至少不會倒霉到被知識“撐死”!其實,作為另外一個世界的音樂大師,在王勝的專業領域之內,放在龍一的世界里同樣是頂尖水平——如果拋開那個潛在的“大腦宕機”威脅,王勝的記憶給小龍一帶來的好處,幾乎是無窮無盡的。可是在這些好處兌現之前,首先給龍一帶來的,是更大的苦難和壓力。因為他不僅要學,還要學到極致,這樣的壓力,讓僅僅四歲的小龍一情何以堪?

  在龍一父母的朋友圈,四歲的他是有著“天才兒童”之名的,智商情商都很不錯,加之長的乖巧可愛,龍媽媽每次在朋友面前曬娃,都會獲得最高程度的成就感。可現在的龍一,卻徹底變成了龍爸龍媽的心病。最初他們還以為,小龍一是被那個慘烈的車禍現場嚇壞了,過段日子記憶淡化就會好起來,而且小孩子興趣廣泛學習專注,爸爸媽媽自然樂觀其成,并沒有太過擔心,他們相信更多的關愛和陪伴,能夠很快撫平小寶寶心靈的創傷。可是龍一的學霸模式一旦啟動,就徹底進入了不可逆的軌道。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龍一非但沒有絲毫的好轉,反而隨著年齡的增長和接受能力的提高,有變本加厲的趨勢。他似乎完全與外邊的世界隔離開來,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被用來學習各種各樣的知識和技能……很顯然,這樣的學習狀態,已經徹底走火入魔。

  龍一的學習模式完全是自學(誰讓他腦袋里住著個大能呢?已經知道自己絕無幸理的王勝,現在唯一的人生目標,就是把龍一培養出來。連睡覺時間,他都能向龍一的潛意識里灌輸知識,甚至比醒著的時候學習效率還高)。除此之外,除了適當的運動(這個過程不耽誤王勝在腦袋里給龍一上課),他對于所有耽誤他學習的活動,都抱持著拒絕的態度,不看電視、不玩游戲、拒絕去游樂場……他這個年齡的小男孩喜歡的一切,幾乎都與他絕緣,甚至連去學校接受正規教育,也被龍一以浪費時間為由堅決的拒絕……

  唯一一點可以讓龍爸龍媽安慰的,就是龍一的學霸狀態看似瘋狂,但在他放下書本的時候,并沒有像其他自閉癥兒童那樣顯得孤僻落寞、反應遲緩、難以溝通,對家人的態度和以前并沒有太大的改變,也不存在太大的交流障礙,似乎只是單純的愛學習罷了,尤其是他“自學”的效率和效果,著實令人驚訝。久而久之,爸爸媽媽終于放棄了對龍一所作所為的干預,無奈的將這樣的表現歸結為天才的執拗和任性……

  十幾年的時間,就在小龍一夜以繼日的“閉關”中轉瞬即逝。

  人有旦夕禍福,一年前的一次意外,令龍一的學霸生涯戛然而止。

  一次意外的空難,龍一的爸爸媽媽雙雙離世,龍一的世界崩塌了。他悲傷的發現,自己十幾年來的努力,似乎完全沒有了意義,所以他選擇了放棄。十幾年不間斷的學習生涯,現如今只剩下了慣性。當唯一支撐他堅持下去的信念也失去了,這一切就直接成為了他的負擔——他早已經厭倦了。

  處理好父母的后事,在一個清晨,龍一背上簡單的行囊,悄然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一年來,他走過了許多地方,護照上各種各樣的簽證章和背囊里厚厚的一疊車票,無聲的記錄著他的足跡。

  龍一的旅行沒有方向,就像一個行尸走肉,信馬由韁的從一個機場到達另一個陌生的機場、從一座車站來到另一座車站,登上一列不知目的地的列車,隨意在任何一個不知名的小站下車……如同他現在的人生一樣,他自己不知道、也不在意下一刻會在哪里駐足。外面的世界對他來說是完全陌生的,他需要的只是不停的走下去,反正到處都是不一樣的風景,直至走到生命的盡頭。

  現在,拉薩成為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站,這算是他難得的走了一次回頭路。之前的旅行中,龍一曾經來過一次,對于沒有太多精神追求的他來說,所謂的雪域圣城,也就是個名字罷了,說不上喜歡或者不喜歡,但是當王勝告訴他大限將至的時候,龍一還是不由自主的回到了這里,也許他潛意識里覺得,在這個距離天空最近的地方,伴隨著圣城的晨鐘暮鼓和梵音佛唱離開這個世界,更容易飛升極樂吧。

  ……

  “小子,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過了這一關怎么辦?”

  一年來,王勝不止一次的想刺激起龍一繼續生活下去的勇氣,可所有的努力,都無一例外的失敗了。對于龍一來講,在他非常短暫的十多年人生里,家庭就是他整個的世界,家沒有了,他找不到繼續活著的理由。最終王勝也放棄了,倆人一塊離開這個世界,其實也不錯,也許會換個時空繼續做師徒?

  今天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靈魂真的即將消散,他想嘗試著做最后一次努力。

  “繼續活著?”

  這個選項,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龍一的腦海,他遲疑了一下,下一刻就把這個沒有意義的問題踢出腦海,“隨便吧!”

  “小子,你知道嗎?在另外一個世界,我的事業很成功,但我的人生卻很失敗……然后我穿越了,原本以為,我可以有一次重來的機會,能夠彌補人生的缺憾,可是陰差陽錯之下……如果可以,我想你替我去彌補這些遺憾。”

  “這……不太可能,即便我活了下來,我依然是龍一,你卻離開了,再也觸摸不到我的人生……我彌補不了你的遺憾。”

  “這不重要,我把你當成我自己就可以了,這些年你經歷的一切,我都感同身受。”

  龍一有點哭笑不得,“那不一樣。我對你可沒有感同身受,我終究不是你,你這個想法……說到底是YY。”

  “YY怎么了?我是一團沒有實體的能量,我的本能也就剩下YY了好吧?”

  “行了,不跟你爭了,你YY就YY吧。如果沒死……先活下來再說罷!”

  “這才對嘛!琪琪和琳琳兩個小丫頭那么可愛,你如果死了,天知道便宜哪個狗娘養的了……”

  “KAO,你夠了啊!”

  也許被說中了心事,龍一有點惱羞成怒,直接罵出了聲。但還沒等龍一話音落地,他的腦海最深處,一處莫名的存在驟然爆炸開來,伴隨著劇烈的疼痛,無數混亂的意念,瞬間充滿了龍一的腦域。

  一股鮮血從龍一口中噴薄而出,隨著悶哼一聲,龍一一頭栽倒在床上。

  ……

  半個月之后。

  深海市瀾安鎮。

  這幾乎完全就是一座用“奢華”二字打造的黃金小鎮。

  作為一個幾乎沒有第一產業的現代化新城,深海市轄區內諸多所謂的村鎮建制,純粹是一種歷史沿革下來的稱謂習慣,或者是吃飽了飯的人們,對于過往田園牧歌式的原始生活方式的一種懷念和祭奠。瀾安鎮也是如此,這個有著一個雋永名字的小鎮,因為擁有一座全球最大的高爾夫球場得以聞名于世。可以想見,能夠與這座高爾夫球場毗鄰而居的“鎮民”們,自然也非富即貴。

  龍一站在瀾安鎮清風街123號別墅的門口,呆呆的看著熟悉的紅墻黛瓦,感慨萬千。

  一年的漂泊,他根本沒有想過,自己還有回來的一天,但他終于還是回來了,可一切已然物是人非。

  ……

  龍一的爸爸龍星宇,生前是國內知名的軟件公司之一“星宇軟件”的創始人和持股45%的第一大股東,而媽媽周欣然,則是深海愛樂樂團的小提琴首席,也是一位擁有國際聲譽的知名小提琴演奏家。可以說,龍一是含著金鑰匙來到這個世界的,可就是他這樣一個金光閃閃的頂級富二代,還沒等他享受到富二代的待遇,就被逼無奈之下,陰差陽錯的變成了個與閻王爺爭分奪秒的命運斗士。

  而結果呢?應該好好活著的爸爸媽媽離開了,而原本該死的自己卻依然活著!

  這場與命運的抗爭,自己究竟是贏了,還是輸了?

  龍一曾經以為,在拉薩的那間無名小客棧,當他重新睜開雙眼的那一刻,他已經可以很灑脫的與背負著沉重枷鎖的過去徹底說再見,但是當他再一次站在生于斯長于斯的家門口,已經幾乎消逝的茫然,又重新籠上心頭。

  龍一稍微整了整一身破舊的牛仔服,摘下棒球帽,小心翼翼的推開那扇從不上鎖的木質柵欄門。二百多平米的院子里,花花草草們如一年前一樣的繁盛絢爛,很顯然,自己消失的這一年間,這座小花園被照料的很好。龍一原本帶著些許迷茫的眼睛里,終于流露出一絲溫柔,他沿著石頭小徑,穿過花叢來到大門前,拇指輕觸指紋鎖,隨著一聲輕微的“滴答”聲,房門洞開……

  家里一切的陳設都沒有變,一如以前一樣的整潔干凈,甚至連琴房里那臺白色施坦威大三角鋼琴非常容易沾染灰塵的鏡面漆上,也同樣是纖塵不染……龍一揉了揉略有些發酸的鼻子,感到了一絲內疚。確實,爸爸媽媽離開了,但……家依然還在。

  他回到樓下客廳,給爸爸媽媽的遺像點上香,恭恭敬敬的跪下磕了三個頭,“老爸老媽,我……回來了!我現在很好,以后會更好……我那個不靠譜的老王師傅……好吧,我必須承認,那個幾乎讓我九死一生的家伙,確實很牛,他真的沒有騙我,我學會了很多很多,我腦子里裝滿了幾乎一個世界的音樂和智慧,一會兒我給你們唱兩首歌,是我師傅留給我的,我想你們會喜歡的……你們先走了一步,不過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我們一家團圓的時間,不會很久。當然,如果這世間真的有輪回,我更希望能夠做一世你們的父親,讓你們感受到我今生從你們那里所感受到的一切關愛……”

  說罷,龍一再一次磕了三個頭,起身拿起手機,猶豫片刻,從電話本中,調出一個已經塵封了一年多的電話號碼,嘴角帶著一絲解脫的微笑,“梁姨,我回來了……”

  ……

  梁娜急匆匆的把車隨便停在路邊,絲毫沒管前面路燈上掛著的明晃晃的攝像頭,擦拭著眼角的淚滴,一溜小跑的來到了123號門口。

  柵欄門沒關,別墅的大門也僅僅半掩著,梁娜深吸了一口氣,正準備叫門,卻聽到從房門里面,傳來一陣輕柔悅耳的吉他聲,很快,一個飽含深情的清亮男聲切了進來,“媽媽,我想對您說,話到嘴邊又咽下,媽媽,我想對您笑,眼里卻點點淚花……”

  梁娜止住了腳步,正準備敲門的手也慢慢的放了下來,生怕弄出雜音影響到唱歌的人。透過大門的縫隙,梁娜看到龍一抱著吉他,盤腿坐在客廳中間的地毯上,眼睛直勾勾的望著放在客廳中央龍星宇和周欣然的遺像,輕聲的呢喃……

  “噢媽媽,燭光里的媽媽,您的腰身倦得不再挺拔,噢媽媽,燭光里的媽媽,您的眼睛為何失去了光華,媽媽呀,孩兒已長大,我愿意牽著您的衣襟走過春秋冬夏。”

  歌聲停住的一剎那,梁娜瞬間淚崩。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