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顧總裁的神仙女友葉珉珉小說最新

顧總裁的神仙女友葉珉珉小說最新

寧芝 著

連載中免費

《顧總裁的神仙女友》是由作家寧芝所寫的都市小說,主角叫葉珉珉和顧廣生,小說講的是葉珉珉本是周朝的欽天監,醒來后發現來到一個神奇的世界,更加奇怪的是身邊躺著的是榮生科技的總裁顧廣生,她看到此景果斷選擇逃跑,殊不知此時的顧廣生還在回味昨晚葉珉珉投懷送抱的場景......

更新:2019/06/27

在線閱讀

《顧總裁的神仙女友》是由作家寧芝所寫的都市小說,主角叫葉珉珉和顧廣生,小說講的是葉珉珉本是周朝的欽天監,醒來后發現來到一個神奇的世界,更加奇怪的是身邊躺著的是榮生科技的總裁顧廣生,她看到此景果斷選擇逃跑,殊不知此時的顧廣生還在回味昨晚葉珉珉投懷送抱的場景......

免費閱讀

  葉珉珉睜開眼睛,看了看床的上方,再瞅了瞅四周,不由驚訝地睜大了眼睛,她將腦袋晃了晃,

      狠狠地晃了晃,可是周圍并沒有什么變化,倒是她的腦袋更暈了。

  屋里的擺設這么奇怪,她昨個竟然全無所察?

  揉了揉眉心,葉珉珉不由哀嘆:可見這酒,是不能隨便喝的!

  昨個晚上,若是被人賣了,只怕她也半點都不知曉。

  略動了動,葉珉珉想翻身下床,旁邊卻突然伸過來一只健壯有力的胳膊,摟緊了她的腰。

  她嚇了一跳,輕輕地轉過頭,看見在她的旁邊,床的另一邊,跟她同床共枕的,那個仍然在沉睡的男子……

  即使他雙目緊閉,也能看出他是一個相貌英俊,卓爾不群的男子。

  濃眉高鼻薄唇,整張臉如同刀削斧刻般有型。

  好看!真不愧是京城里最當紅的頭牌小倌。

  難怪沈程那小子要跟她打賭,說進了醉花陰,她肯定舍不得在天亮之前離開。

  看了好一會,葉珉珉又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個更清醒些。等再次看清楚男子的長相時,她想起來了……

  昨個晚上陪她喝酒的,明明是另一個。

  雖然那個也不賴,但比起這一個來,就有些差強人意了。

  還有,昨晚她自知酒力不支時,明明瞅了個空子,給斟酒的婢女一錠銀子,讓她給自己找間清凈屋子休息的,

      怎么醒來身邊就多了個男子,還身無片縷呢?

  又看了看男子的模樣,葉珉珉苦笑了一下。

  失身于這樣一個男子,嗯,也算不虧吧?!

  誰叫她醉酒誤事,如今只好這樣安慰自己。

  好在大周朝民風開化,女子不僅可以進學、為官,位高權重者就是養面首的不乏其人,

       大不了,等兩日事情過了,她給這男子贖了身,想法給他個良家身份,接回家中便是。

  葉珉珉并沒有在男子的美色中沉迷太久,眼下當務之急,是她得趕緊離開這里,必須趕在天亮之前離開。

  說不定又會扯出什么女子不如男的話來,搞不好還會令大周朝女子做官的朝例毀于一旦。

  在大周朝,男官們娶妾、養外室,女官們捧戲子、養面首都沒問題,狎妓就是大問題了。

  她得趕快溜。

  葉珉珉輕輕地將男人的胳膊扳開,想翻身下床,結果還末站起身,腳下便一軟,險些栽倒在地上。

  她后知后覺地發現自己不僅腰酸腿疼腿軟,而且白皙的肌膚上滿是紅印。

  昨晚上的一幕幕,支離破碎地涌入她的腦海,光是那癡纏的畫面,就令葉珉珉頓時羞得滿臉通紅。

  簡直不敢想象,那個粉臂如同蛇一般繞在男子脖頸處,情不自禁親吻上去的人會是她!

  她還是朝中諸人眼中那個心冷、面冷、清冷的葉大人嗎?

  酒是色之媒,酒壯色人膽……可就算喝醉了酒,她也不該那般失態吧?

  雖說這樣的男人,這樣的長相,還有那持久的戰斗力…的確是有令女人趨之若鶩的本事。

  到了這會兒,葉珉珉哪里還能不明白:昨個夜里她喝的酒,只怕是醉花陰專門給客人助興所用……

  她縱然定力再強,喝了那樣的酒,也把持不住自己。

  到了這會兒,怨不得他人,只怪她自個太不小心。

  再看一眼猶自沉睡的男子,葉珉珉咬咬唇,側身彎腰從地上撿起衣袍披上,然后晃悠悠地,輕手輕腳地,撐起身下了地。

  等看清楚屋子里的擺設,她再次肯定地發現,這屋里的擺設的確跟昨個晚上她所見所觀大不相同。

  不光是昨晚,和她從前所見過的,都不一樣。

  房間里有桌椅,有梳妝臺,也有鏡子……那些擺設很多她都能叫上名字,但是那些東西的模樣,

       和她見過的都不一樣,更別說里頭還有很多東西,她聞所未聞,從來都沒有見過。

  開始她以為是這里的新鮮物件,醉花陰從來都有玩不完的新花樣,常常從西洋那邊購進最新式的東西……

  最美的人、最好的酒、最時鮮的飯菜、最新奇的玩意……

  所以醉花陰在京城里,永遠都是客似云來。

  但看著看著,葉珉珉覺得有些不對。

  非常不對。

  她越看越覺得驚心。

  比如梳妝臺上的那面鏡子纖毫畢現,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她的模樣,比起她在坤寧宮,皇后奴娘娘用得那一面,還要清晰,還要大。

  一個所用之物比皇后娘娘還要好,這未免有點太大不敬了。

  還有她下床時,扯上身的這件衣袍,不僅質地和往常所穿不同,樣式也是怪怪的,下面竟然還有一長截腿露在外頭。

  還有那鞋子,穿上去雖然很輕軟,但是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低頭才發現腳后跟竟然露在外面。

  沒等她細想,身后傳來一些細碎的聲響。

  聽到身后發出的聲音,葉珉珉想起那張床上還躺著另外一個人,一個英俊的男子。

  那個跟她共度良宵的男子就要醒了。

  她不知道等他醒來了,她應該怎么應對。

  葉珉珉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她得趕快離開。

  找了一圈,也找不著自個昨夜所穿的衣裳,葉珉珉慌里慌張地系緊了那件袍子,想了想,

      又扯下自己脖子上掛著的一塊玉佩,擱在桌上往外逃去。

  不管是什么原因,昨個夜里她實在太荒唐了,但是,這渡夜資費還是要給的。

  作為大周朝的欽天監正,要是傳出去,她狎妓就太丟人了。

  不光是害怕面對男子,她還得考慮自個的朝廷官員身份,不然萬一被御史告到御前,就算是皇上再器重她,恐怕也得丟官免職。

  搞不好,這會兒就有御史在醉花陰的大門前等著抓她呢。

  真不該高估自己的定力,被沈程他們的激將法一激,就走進了這醉花陰的大門。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她本來就是個女子,干嘛要為了證明男子能去的地方女子也能去,跟同僚們跑到醉花陰來?

  不行,趁著這會兒沒人發現,她得有多快走多快。

  葉珉珉找了好一陣兒,也沒找到自個兒的鞋子,倒是床上男子翻身時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音,似乎在提醒她,他馬上就要醒了 。

  顧不得找自個的衣裳鞋襪,葉珉珉攏了攏身上的那件絲質睡袍,躡手躡腳地往門外溜去。

  她下意識地打開門,冰涼的銅質觸手令她一愣,但也沒有多想,她還是走了出去。

  外面靜悄悄地,沒有一點聲音,也看不見人。

   絲樂管弦在客人休息之后就停了下來,處處都顯做得體貼周到。

  雖然是第一次,但是葉珉珉還是作出老手的模樣,開門之后,故作鎮定地捋順頭發,抬起頭。

  她看著門外,那長長地走廊鋪著紅毯,這一切在她眼中都是如此陌生……

  在走廊里走了好一會,葉珉珉也不知道應該從哪個門出去,直到她看見有個道士打扮的中年人,

      躡手躡腳從一個拐角探出頭,看見她,還笑了笑。

  咦,是同道哎。

  看著道士手里抱著的羅盤,下意識地,葉珉珉就跟在那個中年道士的身后,朝一個奇怪的房子走去。

  等道士按了墻上的一個按鈕后,一些新鮮的記憶撞入了葉珉珉的腦海:坐電梯…去1樓…

  看到關上門后,開始緩緩下降的房子,那些閃爍的數字,27,26……葉珉珉眼中露出驚惶之色,

       她閉上眼睛,感受腦海里不斷冒出來不屬于她的記憶,又暗暗掐指算了算……

  她不知道這算什么,身穿?魂穿?只知道原來在昨晚,她在走進那個房間的一瞬間,不僅撲進了一個男子的懷里,還踏進了另一個時空。

  如今,電梯按鈕開啟,她的腦海里還多了些不屬于自己的記憶,一些關于這個時空里的記憶。

  她還是她嗎?還是葉珉珉嗎?還是那個會堪輿算命捉小鬼,卜卦畫符擇吉日的,大周朝欽天監正嗎?

  可之前,她在房間里那面鏡子里所見,明明是她本人,一模一樣的臉,一模一樣的神情。

  她還是她,只是多了些原本不屬于她的記憶,或者說,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這記憶是從哪里來的,她一無所知。

  葉珉珉將自個的身子緊緊貼在電梯壁上,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

  不怕,她不怕,她是大周朝歷朝歷代最年輕,最有才華的欽天監正,她連鬼都不怕,還怕這個?

  鬼?

  對了,她腦海里的記憶,就是來自于電梯間飄蕩的一縷芳魂。

  將自己腦海里多出來的那些記憶一一接收,許久,葉珉珉緩緩地吐出了一口氣。

  既來之,則安之。

  她在腦海里對那抹芳魂說:你放心,我既然來了,少不得要借用你的身份,為你報仇……

  再等電梯門打開時,葉珉珉的眼神已經鎮定了許多,她眼角的余光瞄了眼抱著羅盤,

      不停打量她的中年道士,臉色蒼白地解釋了一句:“我有幽閉恐懼癥,最怕坐電梯了……”

  道士一聽,打量的眼神轉為了同情。

  葉珉珉看了眼他手中的羅盤,笑了笑,悄聲問道:“這家酒店,是不是有些古怪?”

  道士一聽,連忙看了看四周,隨著她往外走,小聲地說:“你也看出來了?說是夜半老是聽見女子的哭聲,

      所以讓我來看看,可守了一晚上,我都一無所獲。這不,趁著天沒亮趕緊跑路,免得被人發現,讓我把定金退回來……”

  葉珉珉聽著道士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個捉鬼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給她聽,不由暗笑。

  真好,她的直言符,在這個時空里,也一樣管用。顧廣生醒來之后,發現昨個夜里,對他投懷送抱的那個女孩子竟然沒了。

  開始他以為,那個女孩在洗澡或是化妝,等他喊了兩聲沒見人回應,便起身看了看,

       結果發現總統套房的里里外外除了他,再沒有其他的活人,這才確定,女孩的確是已經走了。

  從來沒有人會這樣跟他不告而別,起床氣很大的顧廣生滿臉都寫著不高興。

  一向萬花叢中過的他,怎么就著了道?

  著了道不說,這人把他睡了,還揮揮手不帶走一片云彩……

  不,她連揮手都不曾。

  想到昨夜是自個破天荒的頭一回沒用套,卻是這么個結果,顧廣生氣得想打人。

  以往的女孩子,都巴不得留下來,這一個他愿意留下的卻走了。

  跟他玩欲擒故縱呢?

  他可沒有那時間。

  等她再回頭約他,他就說春風一度,讓她別當真。

  到時候,她就后悔的哭去吧。

  看見桌上留下的那個玉珮,顧廣生愣了一會。

  顯然這是昨晚那女孩留下的。

  他拿起那塊玉珮瞧了瞧,入手溫潤,細膩無瑕,分明是頂級的翡翠所制,這樣一塊玉珮怎么么都得幾百萬,她竟然忘了帶走?

  她叫什么來著?明明?敏敏?

  合著,她一早就留下了回頭找他的借口。

  顧廣生唇角不自覺地浮出一抹笑意。

  他的氣消了。

  他不介意女孩“作”,只要作得不討厭就好。

  但轉瞬,他就皺起了眉。

  能有這樣玉珮的女孩子,顯然不是普通家境,恐怕這女孩子野心不小,并不是打算跟他一夜春風或者跟一段時間好合好散。

  要房子車子倒不算什么,但有這樣玉珮的人家,只怕是小有資產,搞不好是沖著要進他顧家門,坐上顧太太的位置而來。

  可惜他顧廣生不吃這一套,他的身邊多得是膚白貌美大長腿的女孩,就算昨夜的她,

       特別一點,令他更喜歡一些,他愿意留她在這兒過夜,也不代表他會愿意讓她從此上位,成為顧太太。

  等晾她一段時間,她自然會乖乖的,跟他來談價錢。

  能夠用錢解決的事情,顧廣生從來不會考慮用其他方法,更不肯浪費一分多余的情緒。

  只是沒想到他打了那么多年的雁,一朝卻被雁啄了眼。

  昨天晚上,他可一點沒看出那女孩藏著如此心思。

  看了一會,顧廣生放下那塊玉珮,平靜地洗了澡,平靜地打開衣柜拿出衣服換上,又平靜地打電話讓人上來收拾房間。

  其實這通電話根本是多余,只要他離開房間,自然會有人來收拾。

  但他一刻也不想看到那凌亂的床單,就連空氣里隱約的香氣都在提醒他顧廣生被一個女人設計了。

  他應該猜到的,從她撲到他懷里的那一刻起,就該猜到這是個圈套。

  等他換好衣服,外面有人敲門,是收拾房間的服務員來了。

  顧廣生卻改了主意。

  因為他看到枕頭上留下的一根長發,還有床鋪上的點點猩紅……

  顧廣生回想起昨晚自個剛洗完澡,門被擰開,那個女孩就撲進來的情景。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