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給病嬌的他加點糖童言傅亦愷小說免費

給病嬌的他加點糖童言傅亦愷小說免費

發尾分岔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叫童言傅亦愷的小說是《給病嬌的他加點糖》作者是發尾分岔,講述了一個校霸強行和小白花談戀愛的故事。她第一次見到他,他和一個女人吻得轟轟烈烈,她臉一紅,非禮勿視。她第二次見到他,他拿刀,砍下一個人的手指,血半點都沒有濺到他身上。她第三次見到他,在警局,她舉報指認,他被帶走之際,用口型告訴她,給我等著。然后,她才知道自己惹到了惹不起的人,于是后來付出了很慘痛的代價。

更新:2019/06/27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發尾分岔大神最新作品《給病嬌的他加點糖》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給病嬌的他加點糖最新,給病嬌的他加點糖無彈窗,主角叫童言傅亦愷的小說是《給病嬌的他加點糖》作者是發尾分岔,講述了一個校霸強行和小白花談戀愛的故事。她第一次見到他,他和一個女人吻得轟轟烈烈,她臉一紅,非禮勿視。她第二次見到他,他拿刀,砍下一個人的手指,血半點都沒有濺到他身上,他笑靨如花,干干凈凈。她第三次見到他,在警局,她舉報指認,他被帶走之際,用口型告訴她,給我等著。然后,她才知道自己惹到了惹不起的人,于是后來付出了很慘痛的代價。傅亦愷視角:他第一次見到她,沒印象。他第二次見到她,沒印象。他第三次見到她,好無聊,找個人玩玩,就她了。然后,他忽然就喜歡她喜歡得像一個傻逼。

免費閱讀

  傅亦愷還沒有睡覺,電腦就放在膝蓋上,帶了耳機,不知是在看NBA哪一場球賽,手邊放了一罐啤酒,被他喝得差不多。

  童言覺得腦子昏昏的,想起來,動作又很吃力,傅亦愷瞥了她一眼,“幫你洗過澡了。”

  語氣涼涼的,輕飄飄,他說完,然后又將目光落回到電腦屏幕前。

  童言:......

  “要吃什么?”

  傅亦愷問童言這句話的時候,她稍微清醒了點,然后明白了——他餓了,他要吃東西,和她餓不餓無關。

  他拿出手機,百無聊賴地翻著外賣頁面。

  “火鍋,烤肉,還是——”

  童言卻打斷,愣愣道,“我想回家。”

  瞬間,傅亦愷的動作也跟著停了停,然后他抬起那雙很漂亮的狐貍眼,直截了當地盯著她。

  她以為自己說錯了什么,可她就是想回家,特別地想。

  “大聲點,沒聽見。”

  他清清脆脆地敲了兩下鍵盤。

  童言:......

  “我想回家。”

  她只能又重復了一遍,聲音很輕.....空氣也變得很安靜。

  傅亦愷沒說話,只是摘了耳機,將電腦往旁邊一丟。他朝童言走了過來,高高的個子在昏昏暗暗的燈光下,好似籠罩了一層陰云。

  童言往后靠了靠,她看著他,從發梢深處落下了一滴冷汗。

  “我........”

  “你想回家?”

  “......嗯。”

  “好啊。”

  傅亦愷松松眉,口吻倒是挺輕松,這要童言有點意外,他難得對她爽快。

  她欠身,想對他說句謝謝,謝謝他今天不為難她,謝謝他放她回去,她也想下床,換衣服,快點離開。

  可是下一秒,他伸出手,直接將她拎起,她驚叫了一聲,卻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傅亦愷的臉上沒什么表情,硬硬的骨頭硌得她不舒服,他對她很不客氣,簡單粗暴地就像拎一袋垃圾,恨不能趕緊扔掉。

  童言就是這樣被他一下子丟到外面去的。

  走廊里的地板又硬又涼,她甩出了一米遠,生疼生疼。

  “滾吧。”

  傅亦愷沉著一張臉,甩出這一句話,他依然是面無表情的,又“啪”的一聲,把大門關了。

  空蕩蕩的走廊發出巨大的動靜,隨即又歸于平靜。

  童言身上只穿著一件他的T恤,很大,里面空蕩蕩,脖子是咬痕,腿間是淤青,再沒有什么比這更狼狽。

  她很艱難地爬起,膝蓋鈍痛,又在黑暗里了幾分鐘,不知道該怎么辦。

  直到有人把門打開,傳過來一句有點困倦的話,“是誰啊.......大半夜的,發生什么了?”

  童言看過去,原來是傅亦愷的鄰居。

  她見過兩三次,差不多是個二十五歲左右的女人,長得很漂亮,聲音也很溫柔,剛才應該是被吵醒。

  童言的鼻子酸了酸,心里的委屈翻江倒海。

  “我.....”

  女人這下睜了睜眼睛,她打量一下她,隨即明白了,“先進來吧。”

  幸虧傅亦愷還有一個鄰居,幸虧這個鄰居人好心善,又幸虧她是個女的,不至于要童言難堪到底。

  她給了她一套足夠穿出去的衣服,從里到外。

  童言很感激,她想給她錢,不過人家卻沒要,只是有些好奇地問她,“那個男生長得很不錯,你和他.....”

  瞬間,她緊緊閉著唇,面色青白,默不作聲,于是,女人也沒有多說。

  童言穿著一套很明顯不是她風格的衣服,游走在街上,剛好是四五點左右,天蒙蒙亮,白霧一片,街邊陸陸續續擺起了早點攤,她卻什么都吃不下。

  其實她哪里有什么家可以回,那個地方離這里太遠了,她能去的,只有學校。

  南高的校規很嚴,嚴到連幾點起床都精確到了小數點的程度,一班的學生平時都習慣了,所以哪怕是周末,寢室里也沒有人賴床的。

  童言回來的時候,大家正在自習,室友是同學,和她一個班,都是努力的好學生。

  “童言,你昨天干什么去了?一個晚上都沒有回來。”

  室友周燦翻著書,沒忍住多問了兩句。

  事實上,她經常這個樣子,總是在某個周六或者周日的白天不見人影,晚上才回來,有時候還會消失整整兩天,當然這樣算少數。

  “昨天幫一個姐姐值了個夜班,她有點事。”

  周燦“哦”了一聲,點點頭,“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呀,別要自己太累,馬上就要月考了。”

  童言笑笑,“嗯,我知道的。。”

  她一直都是這樣告訴她們的,她在兼職。

  童言的家里條件不是很好,父親去得早,母親常年臥病在床干不了重活,她只要有空,就會賺點外快補貼家用。

  這點室友們都清楚。

  在南高念書的學生,大多都是本地人,沒有什么經濟壓力,像童苗這種情況的不多。

  她住在一個連地圖上都找不到的小山村,那個地方偏得仿佛被這個世界拋棄,可那里也是童言的家,山很綠,水很清,有好看的木棉花,也有她的媽媽。

  “我有點困,先睡會兒。”

  “好,那我動靜小一點兒。”

  “沒事的。”

  周燦又看了她一眼,眼鏡片反著明晃晃的光,“哎,你的手腕青了,是不是受傷了?”

  她的動作一僵,心里“咯噔咯噔”的,像是血管錯了位。

  腦子里又浮現出昨天晚上的事,他將她用力地按在床上,好像要把她撕裂,她哭得很厲害,卻動彈不得。

  她想,她現在的表情看上去一定非常難看,比天底下最難看的東西還要難看,可她卻只能強撐著笑笑,點點頭,“不小心蹭的,不過沒有什么大礙。”

  周燦好意提醒,“這樣啊,那你記得,下次小心點兒。”

  童言又點點頭,“謝謝,我先睡啦。”

  “嗯,好好休息。”

  她伸手,慢慢把床簾拉上,這樣,別人就看不到她在做什么了。

  真好。

  藏在厚厚一層被褥里,將臉埋入臂彎,總算有了那么一點兒安全感。

  終于,她是她自己的了。

  被子是用藥皂洗的,媽媽從前就很喜歡藥皂洗衣服,熟悉的味道要童言覺得,她好似就在她的身邊。

  就像小時候受傷了生病了,媽媽會輕輕拍著她的脊背,很溫柔地告訴她,“不怕,有媽媽在呢。”

  可現在,童言卻在離她很遠很遠的地方,這里不是她的家。

  想著想著,眼淚就控制不住涌了出來,越涌,便越兇,浸潤了大半片床單,她吸吸鼻子,不知過了多久,哭累了,睡過去。

  -------------------------

  “童言,童言,別睡啦,去吃飯吧。”

  童言被叫起。

  她迷迷糊糊,起身,一看手表,已經是下午六點了,睡了好久。

  “嚇死了,你怎么那么能睡?我和賀靜依都叫了你很多次了,再不醒,我差點都要去和張老頭打報告了,就怕你出事。”

  童言沒有出事,只是做了一個很沉的夢,夢里她回到了小山村,回到了小時候,回到了從前,那一會兒,爸爸還在身邊,媽媽的身體還算健康,一切都是那樣的好。

  “快下來,我們去吃飯。”

  童言總算清醒過來了。

  南城一中的食堂很大,裝修氣派,總共上下三層,各種各樣的菜系都有,宗旨是為學生服務。

  周六的學生要比平時少很多,能回家的都回家去了,只是南高的校規,只放一天半的假。回趟家,時間基本都浪費在路上,所以也有相當一部分的人,怕麻煩,選擇留校。

  尤其是最近要月考,像一班,他們不想耽誤學習,索性把周六過成周一。

  周燦一進食堂,就覺得不大對勁了,因為人少,所以氣氛尤其空蕩安靜,而坐在最中央的那一群人,也尤其明顯,一下子就扎入了她的眼睛。

  “九班的......”周燦皺眉,悶悶開口,“怎么吃個飯都能看到他們。”

  九班是全校最亂最差的班級,她這種常年掛紅榜的人,當然不齒。

  如果他們僅是學習不好了點兒,倒也不至于這樣令人反感。

  只不過,聚眾抽煙喝酒開黃腔,吵吵鬧鬧如同置身與酒吧,將整個食堂弄得烏煙瘴氣,那樣一群男生......周燦趕緊拉著童言的手,搖搖頭,當做沒看見。

  她們不是多事的人,但不代表九班的不找事,他們最喜歡的就是興風作浪。

  周燦經過的時候,其中一個還調笑著對她打招呼,“Hello同學,來吃飯?”

  食堂就是來吃飯的,但對他們來說,在某個場合做它該做的事,那簡直太無聊了。他們不吃飯,卻玩得很開,甚至還有人,津津有味地湊在一起,看什么少兒不宜的片子。

  九班的男孩子們臭名昭著,模樣卻都挺好看,穿著打扮也和一班的男生們大不一樣。

  周燦所接觸的,都是本分樸實的,但他們這群人,身上動輒都是上萬的名牌潮牌,穿的鞋最便宜的也得幾千起,大概是家里都很有錢吧。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用賀靜依的話來說,就是,“外表人模狗樣的,也難怪學校里那么多女孩子沒腦子,提起九班,就兩眼發光。”

  童言在食堂見到他們,趕緊低下頭,緊緊盯著地面。

  周燦不理,還對她說,“沒事兒,咱們就當沒看見。”

  可她不知道,要她覺得害怕的不是這個。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