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在逃生游戲里當鬼白樂水容崢小說全文最新

在逃生游戲里當鬼白樂水容崢小說全文最新

夜晚的血 著

連載中免費

《在逃生游戲里當鬼》是由夜晚的血原創所著,主角叫白樂水容崢,講述了這個世界有一個平行世界。只有被選中的人才會穿越過去,參加各種逃生游戲。白樂水也穿越了過去。不過他不一樣,別的玩家在逃生,而他被安排當鬼。這個世界消失了很多人,為了探索真相,容錚受雇潛入調查,然而他做了三年準備,才終于有幸被選入成為玩家。第一個副本,他對游戲里一個穿著女裝的男(偽)一見鐘情。

更新:2019/06/27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夜晚的血大神最新作品《在逃生游戲里當鬼》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在逃生游戲里當鬼最新,在逃生游戲里當鬼無彈窗,《在逃生游戲里當鬼》是由夜晚的血原創所著,主角叫白樂水容崢,講述了這個世界有一個平行世界。只有被選中的人才會穿越過去,參加各種逃生游戲。白樂水也穿越了過去。不過他不一樣,別的玩家在逃生,而他被安排當鬼。系統:讓我們登頂成為最大BOSS吧。這個世界消失了很多人,還有一部分人莫名陷入沉睡。只有極少數人回歸高呼穿越事實。為了探索真相,容錚受雇潛入調查,然而他做了三年準備,才終于有幸被選入成為玩家。第一個副本,他對游戲里一個穿著女裝的男(偽)一見鐘情。

免費閱讀

  那些骨頭最大的不過巴掌大小的斷骨,最小的是一根小指骨,容崢仔細觀察骨頭的顏色深淺,觀察是同一時期死亡的尸骨,初步判斷源自同一人。

  容崢想起了上一名男仆,叫做盧微的男人。

  可惜這里是游戲副本,除了這個宅子以外并不存在其他地圖,否則按照他原本的習慣,是該去探查盧微的身份和家庭狀況成員以及最近是否有出現在世間的跡象,然后才可以下定論,認定盧微是還活著,或者已經死在了這里。

  其實容崢更偏向于后面的答案。

  他看向秦二少爺,秦二少爺沒有注意到他,只專心檢查地下室的東西。能夠放在這里的多是平常用不到的物品,價值不菲。

  檢查一遍后,秦二少爺表示,這里任何東西都沒有丟,哪怕一塊布頭都沒有。

  所以有什么人殺害客人然后送到這里吊起來的話,至少那個人的目的不是為了求財。

  “沒丟東西可能是因為這里東西太大,搬運不走吧。”白挽站在地下室門口,說什么都不肯走進一步,聽到秦二少的話后說道。

  秦二少打開一個精致的玻璃展示柜:“這個東西還在。”

  白挽:“那是什么?”

  “青花纏枝蓮紋瓶。”秦二少說道,“價值千萬。”

  白挽倒吸了一口涼氣,她驚訝的盯著那瓶子瞧:“這么貴重的東西,放在這里?”

  秦二少將東西放回去:“這是父親的收藏,父親過世后,母親不想看見他長期把玩欣賞的物件,怕睹物思人,多數古董收藏被放在了這里。”而他所要檢查有沒有丟失的東西,自然就是這些物件。

  這小瓶子不過二十厘米高,大一點的女士包包都可以裝得下,并不會有什么難以帶走的可能,白挽心知如此,卻還是小聲道:“或許人不識貨呢。”

  秦二少瞥了她一眼,不說話了,將東西仔細放了回去。

  白挽沒有得到回應,知道自己剛才說的話有些錯,他們這些玩家暫且不說,這秦家里的人,會不識貨的有幾個呢。就算仆人見識低了點,難道李管家就不會告訴他們什么東西貴重不能亂碰弄壞嗎。不傻的都該知道,秦家能拿來觀賞的瓶子不是簡單的小物件。

  白挽瞧見了男仆小張,努努嘴對秦閣道:“他肯定也不識貨。”畢竟才來的新人。

  白挽這話不過是隨口一說,沒別的意思,卻不巧被小張聽見了,男仆小張看了她一眼,白挽尷尬轉臉,又看向容崢。容崢還在細致觀察木偶身后的白骨。

  瞧著容崢古怪的舉動,白挽問道:“哎,你剛剛一直在干嘛呢?”

  容崢看向秦二少和小張,回答:“沒什么。”對于那幾節白骨只字不提。

  看完了地下室,發現了消失的玩家‘尸體’,白挽就不愿意再留在這里,不停的問是不是可以回去了。秦閣有點不耐煩,開口讓她自己回去,白挽哪里敢,在她看來,獨處和等著被殺沒什么差別。

  好在秦二少已經核定完地下室的東西了,容崢也觀察夠了,便都提出要離開這里的意思,只是關于那幾個木偶尸體,容崢詢問秦二少的意見。

  秦二少遲疑了好一會,說:“我是不想把他們留在這里繼續掛著的。可是外面正在下雨,我們幾人抬不動,就暫且放著,等雨停了再說吧。”

  白挽舉雙手贊同,秦閣懶得動手更是不無不可,只容崢看向小張,問他的意思。

  小張的表情有點茫然:“哎?問我?我聽二少爺的。”

  秦二少爺滿意點頭。

  容崢:“那就回去吧。”

  離開后把地下室重新落鎖。幾人就回到了一樓前廳,就看見秦家的管家帶著仆人和玩家們正在鋪床,做好了在前廳打地鋪的準備。

  因為身上濕乎乎的,又有了松軟干凈的被子,在場的男玩家基本都脫了衣服鉆進被子里避免感冒,要不是顧忌之后還有白挽這個女玩家,怕是連褲子都要脫掉的。至于女主人和廚娘兩人?不僅是C還是四五十歲的老婦人,真心沒有什么避諱的。

  反倒是還存活至今的男高中生高程,才懶得顧慮白挽,早就脫了干凈躺進去玩手機。他覺得自己是不該被扔出去挨澆的,可惜新人玩家在做選擇時少數服從多數,他最開始就是拒絕這么作死的行為,后來也是被拉著在里面湊了個人數,險些掉出時空夾縫,簡直無妄之災。

  反倒是作為主謀之一的白挽啥事沒有,讓高程覺得很不平衡。

  所以當白挽回到前廳,看到滿眼白花花都是赤果著上身的大漢說了一句瞎眼的時候,高程開口道:“不喜歡看就回房間啊。”再次把白挽氣的臉通紅,能回去早就回去了,先不說回去的話三樓只有她一人,單純是曾經在床上發現……那個的時候,她就壓根不想再打開那間房門。

  高程這一句話出口,白挽再也忍不住,和他吵了起來。鬧得那邊的玩家不得安生,便爭到了一起,多是互相埋怨。

  秦閣告知了這邊沒去的玩家在地下室發現消失玩家木偶的事,但并沒有激起多少水花,他們對解密已經不再感興趣了。

  容崢連一個眼神都沒有分給亂糟糟的那邊一眼,來到前廳就去找白樂水的身影,果然在角落里看到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雙眼失神的白樂水,而在他身邊,保鏢正守著。

  白樂水:我是一個失去夢想的瘋子。

  不要問他被看管在這里半個小時屁股不許離開椅子是什么心情。如果真要回答,他首先會說,屁股麻了。

  這可是木椅子。

  雕花紅木椅。

  可好看了,坐著也可不舒服了。

  好歹給個軟沙發呢。

  他想躺一會。

  “小九,下次我想要一個可以隨時舒服呆著的角色。”

  1069:“放心,可以安排的!”

  白樂水暗暗嘆氣,然后,面前就被一個巨大的陰影籠罩,眼皮一抬,就看見容崢那張帥臉。他對保鏢說道:“我來看著他就好。”

  保鏢往李管家那邊看了一眼后,點頭走了。

  容崢握住白樂水的手,將他拉了起來,問道:“累了嗎?換個地方休息吧。”

  那一瞬間,白樂水感動的要流下淚水,然而他還要秉持著瘋子人設,不回答,只嘻嘻傻笑看著他。

  秦二少冷眼瞧著這邊,他這次卻沒有上前,而是走到秦夫人身邊小聲說了幾句,秦夫人低聲應答。不一會,秦二少就上樓走了。

  容崢拉著白樂水在鋪好的地鋪上休息,掰開松軟的面包送到白樂水手里,白樂水瞧著那塊面包,小心的咽了咽口水。瘋子……咋吃飯的,他沒研究過啊。

  然后下一秒,面包就被塞進了他嘴巴里。

  很好,啥也別說了,直接吃吧。

  折騰了半日終于得到的食物,真香。

  “小九啊,下次我想要可以隨時吃到東西的角色。”白樂水一邊嚼著面包一邊在腦海里和1069交流,“這瘋子演的,正經飯都很難吃上。”

  1069:“宿主,我盡量。”

  這林林總總要求有點多,想要安排上,難啊。

  但是!為了綁定精神數值這么高的宿主,和辣么多系統搶好不容易爭取上的,當然要好好干才不會被辭退解綁!累死累活還拿不到多少數據點的玩家系統可不想再干下去了。

  宿主的這類要求,能滿足的盡力滿足,不能滿足的,想辦法也要滿足!

  它可是十佳優秀系統!

  白挽和高程吵了好一會,吵得累了,就找了個挨著廚娘的地方打地鋪,歇息了。想一想也沒必要,和一個比自己小十歲的高中生,為了一些無聊的話題,這幾天副本游戲過去后或許再也不會見面了。她可是聽秦閣說過,平行世界和現實世界一樣大,游戲副本入口就是自己所在的位置,除非組隊,否則再碰到的可能微乎其微。

  為了一個不會再見到的人費心生氣,不值得。

  躺下后,心一靜下來,白挽就有了別的事,她想去廁所了。

  這半天忙活下來,根本就沒有機會再去。白挽有點害怕,想要找個伴兒陪著,又發現女生只剩下自己一個,要找只能找男性。她第一時間看向秦閣,秦閣呼嚕震天響,或許是以前的工作所致,秦閣睡著就很難叫醒,白挽看向容崢,容崢正哄著瘋子男寡嫂吃東西。再瞧其他人,沒有一個愿意搭理她。

  之前的事,導致他們對白挽這個女人的感觀并沒有多好。

  沒人就沒人,她自己去。

  白挽起身往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她突然理解當時田甜的心情了,不過好在衛生間就在一樓,和前廳離的不遠,她馬上就可以回去。

  解決好生理問題后,白挽放松了些許,她推開廁所門想要出去,卻驚訝的發現門怎么推就推不開。而在廁所門的縫隙下面,她看到了一雙蹬皮鞋的腳。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