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幻想 → 我繼承著遺產懷念亡夫郁朵傅司年小說最新目錄

我繼承著遺產懷念亡夫郁朵傅司年小說最新目錄

公子聞箏 著

連載中免費 輕松幽默的小說推薦

主角叫郁朵傅司年的小說是《我繼承著遺產懷念亡夫》是由公子聞箏原創所著,講述了傅司年死后,作為遺孀,她繼承了傅司年的巨額遺產,整天哭泣著懷念亡夫。但只有傅司年知道,這個女人在他死后開party,過得既瀟灑又快活。傅司年沒被氣得魂飛魄散,倒是被氣活了。被氣活后的傅司年看著面前哭天抹淚的郁朵,陰郁地笑了。“這一次不讓你心甘情愿愛上我,算我輸!”

更新:2019/06/26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公子聞箏大神最新作品《我繼承著遺產懷念亡夫》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我繼承著遺產懷念亡夫最新,我繼承著遺產懷念亡夫無彈窗,主角叫郁朵傅司年的小說是《我繼承著遺產懷念亡夫》是由公子聞箏原創所著,講述了傅司年死后,郁朵悲痛欲絕,作為遺孀,她繼承了傅司年的巨額遺產,整天醉生夢死,郁郁寡歡,與一堆名牌包包昂貴首飾和幾輩子都花不完的錢相伴,哭泣著懷念亡夫。但只有傅司年知道,這個女人在他死后開party,住豪宅,開豪車,世界各地旅游,撩男人養小鮮肉,過得既瀟灑又快活。傅司年沒被氣得魂飛魄散,倒是被氣活了。被氣活后的傅司年看著面前哭天抹淚的郁朵,陰郁地笑了。“這一次不讓你心甘情愿愛上我,算我輸!”

免費閱讀

  郁朵膽顫心驚失眠到半夜才睡,翌日睡到自然醒。

  窗外的亮光透過窗簾縫隙溢入,她起身拉開窗簾,院子里有棵大樹,枝葉繁茂,與別墅齊高,枝頭上落著幾只小鳥在那歡天喜地地蹦跶,隱約可聽見窗外傳來吱吱地叫聲。

  看到這一幕,郁朵舒心伸了個懶腰,昨晚房間里那些詭異的場景都被她拋之腦后。

  從前身為傅司年的枕邊人,傅司年起床,她也必須得起來,給傅司年選襯衫挑外套系領結,全職保姆似得貼身照顧傅司年,就算在平時周末傅司年不上班的日子,他也是早起的,哪里有她睡懶覺的時間?

  傅司年死后她忙著表演傷痛欲絕,茶飯不思,直到今天才睡了個自然醒。

  洗漱后,郁朵握著門把手準備開門,給一邊的傅司年當場表演了一個一秒入戲的精湛演技。

  從神采奕奕到悲痛欲絕真只用了一秒。

  傅司年嘆為觀止。

  下樓,餐桌旁的連姨見著郁朵下來,連忙起身道:“太太,早上吃點什么?”

  郁朵心事重重笑道:“給我兩片面包一杯牛奶就好。”

  “好,您先坐下,我馬上給您端過來。”

  郁朵‘萬念俱灰’坐在餐桌邊上等著連姨給她送早餐,心里卻在想著,傅司年剛死,她這個陰影什么時候走出來才合適?

  不能太快,免得被人說三道四。

  也不能太慢,天天裝得一副食不下咽天地之間黯然無色的樣子她都膩了。

  連姨知道她最近心情低落,吃不下東西,就只給她端面包和牛奶,郁朵以微笑道謝,用手掰著面包,一點一點強硬往嘴里塞。

  連姨在一側看她這吃不下飯的模樣擔心得很,“太太,您先喝點牛奶,這面包就兩片,一定得吃完,早上不吃好,傷了胃可怎么辦?”

  郁朵聽從連姨的話,喝了口熱牛奶。

  “對了連姨,我今天想出去走走。”

  連姨正為了怎么讓郁朵出去走走的事煩心,聽郁朵這么說,忙笑道:“行啊,出去走走散散心,整天悶在家里容易悶出病來!”

  郁朵苦笑一聲,沒有說話。

  二十分鐘后,郁朵才慢悠悠將這頓早餐吃完。

  連姨剛將她這碗筷收了,就聽到別墅外車輛鳴笛的聲音,往外一瞧,驚訝笑道:“郁夫人,您來了?”

  一名穿著深色印花旗袍的夫人緩緩從車上下來。

  郁夫人保養得很好,一頭長卷的秀發散在腦后,旗袍襯得她身材玲瓏有致,看不出真實年齡,邊走邊笑道:“朵朵呢?”

  “太太在樓上。”

  連姨將人請到客廳。

  郁夫人在傅司年遺照前停留片刻,上了柱香,嘆息道:“好好的一個人,怎么說走就走了呢?”

  “郁夫人,您來了就好,可得好好勸勸太太,這兩天太太因為先生的事茶飯不思,悶悶不樂,再繼續這么下去,身體怎么受得了。”

  “媽?你怎么來了?”郁朵從樓上下來,看見郁夫人,臉色有瞬間的不自然。

  三年前她剛穿過來時,她正在傅司年床上,也不知道是怎樣的陰差陽錯,兩人竟然發生了不正當關系,當時的傅司年已經站在了金字塔上層,而郁家還是個在中層打滾的中小型企業,經濟不景氣,瀕臨破產。

  傅司年和‘郁朵’,正在評選十大杰出青年,這份名譽事關他砸上身家的一個項目,未免節外生枝,權衡利弊后,傅司年索性娶了郁朵。

  娶了郁朵后,傅司年也成功憑借十大杰出青年的榮譽拿下項目,事業風生水起,風頭無兩。

  后來的郁家也借著傅司年的東風,公司越做越大。

  在郁朵一側的傅司年同樣打量著自己這位岳母。

  雖然是郁朵的母親,但他對郁夫人的印象不深,最深的印象莫過于三年前,他稀里糊涂和郁朵睡了一覺,郁夫人抱著郁朵哭得歇斯底里的那一幕。

  女孩子的清白很重要,至少當時在郁夫人眼里,特別重要,雖然他是第一次見郁朵,但回味那晚的荒唐,并不覺得討厭,甚至頗有些食髓知味,更何況當時他正是關鍵時期,名譽不能受損,既然男未婚女未嫁,順勢就娶了。

  雖然沒有愛情,但愛情這種東西對傅司年而言,不重要。

  郁朵乖巧懂事,讓他省心,這就夠了。

  郁夫人笑望著郁朵,“媽來看看你。”

  郁朵知道郁夫人上門估計不會有好事,對連姨道:“連姨,這里不用您忙了,我和我媽去房間說說話。”

  “行。”

  房間內。郁夫人坐在沙發上,左右打量了一眼寬敞的房間。

  郁朵坐在她對面,不動聲色問了句:“媽,您今天怎么來了?”

  郁夫人看著女人拘束坐在自己對面,起身坐到郁朵身邊,親昵握著她的手,“發生這么大的事,媽怎么能不來看看?這家里就只剩下你和連姨兩個人?”

  郁朵點頭。

  “這樣吧,你陪媽回家里住段時間。”

  回郁家?

  郁朵搖頭,“不了,這兒挺好的。”

  郁夫人這三年里她見過的次數,加起來兩只手兩只腳都能數清,郁家還不如這里熟,回去更不自在。

  郁夫人側眼看了郁朵一眼,“你這孩子,這兒就你和連姨兩個人,平時說話也說不到一塊,你回去媽媽還能和你說說話,干嘛非得住這?”

  “司年剛死,我……”

  “你啊,就是死腦筋,”郁夫人嘆了口氣,但也不提這事,看了眼門口,低聲問道:“傅司年死了,給你留了多少遺產?”

  郁朵面上波瀾不驚,心里卻知道郁夫人遲早要過問這事,“不太清楚。”

  “不太清楚是多少?朵朵,傅司年無父無母,有沒有親兄弟親姐妹,他的遺產,律師總得和你交代清楚,我是你媽媽,你連我都不能說實話?”

  “不是,司年他現在雖然舉辦了葬禮,但是沒有找到遺體,在法律意義上來說,他只能算失蹤不能算死亡,律師說了,三個月后如果還是不能找到他的遺體,那么我才可以向法院申請宣告司年死亡。”

  郁夫人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

  郁朵看了郁夫人一眼,眼底不滿的神色很是明顯,“媽,司年這些年給咱們家帶來的好處已經夠多的了。”

  郁夫人嘖了一聲,“朵朵,你這胳膊肘怎么還往外拐呢?我就問問遺產怎么了?我還能私吞了不成?”

  她頓了頓,也知道現在郁朵聽不進去其他的話,話語緩和了些,“這三年里你在家里當全職太太,外面那些事我可比你清楚地多,這個傅司年哪里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老實,我可聽說了,每次參加的宴會,那身邊的女伴換衣服似得,他如果真喜歡你,怎么不把你帶出去?”

  “他有自己的打算,而且,現在說這話也沒意思。”

  “是,是沒意思,可是朵朵,你今年才24歲,還有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你就沒想過,改嫁?”

  郁朵一愣。

  改嫁?

  不僅郁朵愣了,就連傅司年也愣了。

  他這才死了多久?就勸人改嫁?

  郁夫人見郁朵微愣的神情,就知道她聽進去了,繼續道:“傅司年現在已經走了,你總不能守著他的遺照過一輩子。有些話現在說是很難聽,可媽媽今天就當這個惡人,你啊,趁著現在還年輕,找個真心疼你愛你照顧你的人,嫁了,媽媽也就放心了。”

  改嫁這事郁朵還真沒想過,畢竟她現在繼承了傅司年的百億遺產,吃穿不愁,還找什么男人?自己一個人就能過的瀟灑自在。

  “不用了,我現在挺好的。”

  “你別死鴨子嘴硬,別人都說你們兩夫妻恩愛,我可不信,當初要嫁給傅司年的時候,你可是哭著喊著不嫁的,那時候是爸媽對不起你,媽媽知道你喜歡虞洋,你們青梅竹馬一起長大,整天膩歪得跟什么似得,媽媽也年輕過,難道看不出來?現在虞洋留學回來可出息了,他說,他愿意等你。”

  “虞洋?”郁朵對這人有印象,確實和‘郁朵’青梅竹馬一起長大,感情頗深。

  后來她和傅司年結婚,這人就去了國外留學。

  “對,就是他,過兩天你爸爸的生日,到時候虞洋也會過來,你們見見,就先做個朋友好好聊聊,如果你不喜歡他也沒關系,來日方長,我女兒長得漂亮,如今身價倍增,什么樣的男人嫁不得?”

  長得漂亮是沒錯,身價倍增也沒錯,不過改嫁這種事還是來日方長,畢竟她和傅司年可恩愛了。

  郁夫人絮絮叨叨好一番,翻來覆去就是嘮叨郁朵改嫁的事,像是有備而來,不僅僅是虞洋,還有現在S城有名的青年才俊富二代,個個給她介紹了個遍,郁朵隨便聽聽當耳旁風過去了,好不容易送走了郁夫人,這才打開相冊,仔細看了眼郁夫人給她發過來的幾張青年才俊的照片。

  這些個正值風華正茂的男人長得可真好,又帥又有朝氣,家世不凡,特別養眼,但在這些照片里,要說最出色的,還是虞洋,無論是相貌還是能力,都是屈指可數的,讓人一見而難忘。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郁朵忍不住多看了兩眼,發出感嘆,“好帥啊……”

  只不過這么帥的男人,在別人的文章里,只能當個沒有結局的配角。

  下場雖然不如傅司年被炸得粉身碎骨這么慘,但也孤獨一生,挺可憐的。

  一想到這,郁朵眼底惋惜神色越發濃郁。

  她這幅戀戀不舍的神情將一側的傅司年氣得靈魂顫抖,幾次三番想去抓她,無奈都撲了個空,只能朝著她放狠話。

  “郁朵,你如果敢改嫁,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