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逃離時間循環后我成了女神唐秋悅完結版

逃離時間循環后我成了女神唐秋悅完結版

零落成泥 著

連載中免費 輕松幽默的小說推薦歡喜冤家小說大全好看的先婚后愛高干文好看的小清新小說

主角是唐秋悅霍凌的小說名是《逃離時間循環后我成了女神》是由零落成泥創作的一本幻想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唐秋悅被困在三月七日出不來,為了不讓自己無聊得瘋掉,她利用無限的時間學會并精通了許多技能。然后她仗著一過半夜十二點一切都會推倒重來,于是她干了一件壞事,她睡了霍凌,然而第二天一早,她睜眼卻發現時間到了三月八日……

更新:2019/06/21

在線閱讀

主角是唐秋悅霍凌的小說名是《逃離時間循環后我成了女神》是由零落成泥創作的一本幻想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唐秋悅被困在三月七日出不來,為了不讓自己無聊得瘋掉,她利用無限的時間學會并精通了許多技能。然后她仗著一過半夜十二點一切都會推倒重來,于是她干了一件壞事,她睡了霍凌,然而第二天一早,她睜眼卻發現時間到了三月八日……

免費閱讀

  三月八日?

  三月八日!

  唐秋悅的雙眼猛地瞪大,這是……她從時間循環里出來了?!

  在過去的無數個日夜里,幾乎沒有事能讓唐秋悅“激動”,即便她獲得再大的成就,第二天都會歸零,一切對她來說都沒有意義。她早就習慣了每天早上醒來,都是同一天,同樣的步驟,一樣的時光流逝。

  唐秋悅深深地吸了口氣,心跳慢慢加快,她幾乎忘記了如何激動,但古老的本能拯救了她,平緩的堅殼逐漸碎裂,她差點就要激動地尖叫起來。

  她自由了!

  唐秋悅足足用了十分鐘無聲的激動吶喊才讓自己冷靜下來。

  激動過后,她得收拾自己留下的爛攤子。

  她敢睡這個男人,是因為她知道一切都會復位,但如今也不知是哪里出了錯,時間居然繼續了……她從一個封閉的空間回到了現實世界,所有千絲萬縷的關系都回到了她身上,她所做的一切事,都得付出代價。

  唐秋悅微微蹙眉,視線瞥向那男人英俊的面容,他此刻睡著了確實顯得無害得很,然而她記得他那散發著冷氣的模樣,以及昨夜他那充滿了侵略意味的癡狂舉動。

  這是個不該隨意招惹的男人。

  他應該是來參加那個青年企業家會議的,在過去的某一天,她曾經看到過他身邊還有一個助理之類的跟班,只是昨晚沒看到而已。因篤定過了半夜十二點她就會回到三月七日,因此她都沒去想過能不能招惹他,該不該招惹他。

  見他依然沉睡,唐秋悅先穿上自己那皺巴巴的衣服,隨后便小心地四下查看,很快找到了這個男人的身份證明——一本護照。

  姓名:霍凌;性別:男;國籍:黎蘇亞;出生日期:18 Jan 1993。

  這下好了,她判斷失誤,隨隨便便找的以為是個小經理頂多霸總的男人,竟然是個國際友人,不小心就成外交事件了。

  唐秋悅初入時間循環時,剛開始是否認的,她認為可能是自己弄錯了,或許誰在惡作劇,抑或自己在做夢。然而只過了幾天,她就沒法否認了,即便這是夢,也是個她怎么都無法醒過來的噩夢。中間很長一段時間,她嘗試過各種方法自救,向人求救,沒有任何用處。每到晚上十二點,她都會昏迷過去,再醒來時便是同樣的酒店房間,同樣的三月七日。絕望時她試過沖入車流,有時當場死亡,醒來就回到了屬于三月七日的酒店房間,有時沒死成,斷手斷腳在醫院里治療時一過晚上十二點又昏迷過去,再醒來依然是在酒店,完完整整沒有一點傷。她試過向他人求救,絕大多數人不信,包括她的父母。即便勉強信了,也沒想出任何幫她的辦法,每個時間循環結束,她還得一次次不厭其煩地解釋自己的狀況,讓人相信自己。

  再后來,唐秋悅就認命了。起初她試著減肥,明知道她只有一天時間,也自欺欺人地嘗試了一百多個三月七日。這種每天努力的效果全都清零的事實太可怕了,足以摧毀任何堅毅之人的意志力。好在后來她轉向了可以積累的那些,因此到如今為止,她學會了寫一手好看的毛筆字,學會了說一百多種流利的語言,學會了計算機編程和網絡技術,學會了彈奏數十種樂器……因為每一天她的身體狀況會隨著時間的重置而恢復原狀,缺乏肌肉記憶讓她的學習過程比普通人更為艱難,好在她有數不盡的時間,又有經歷時間洗禮超過常人的意志力,最后學習的效果比普通人好多了。

  “昨日”本是她在學習間隙自我放松的階段,沒想到那卻是她的最后一個“三月七日”。

  唐秋悅的目光再次回到那個男人身上,或許是昨晚酒喝得有點多,又累了半宿,他睡得很沉,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

  昨夜她為了成功勾搭他,把燈都滅了,他不知道她的模樣。她是說了話,但他醉了,能記住多少她聲音的特征很難說,甚至因為醉酒,他可能將昨夜的一切當成一個夢。酒店的監控不算太難辦,稍微花點時間,她應該能處理掉自己存在的痕跡。

  不過片刻,唐秋悅便想好了該怎么處理這事。自然絕不能等他醒來,他那樣如同天之驕子般的男人,怎么可能忍得了她這種“胖妞”的這般侮辱?要是知道今天就能回歸正常,昨天她怎么都不可能亂動心思。事已至此,她只能當一回睡了就跑的渣女了。

  這間客房比唐秋悅的稍微大一些,不同的是還帶一個開放式的小廚房,似乎有使用過的痕跡。她先回想著確定了他們昨夜的運動區域并不包括小廚房后,迅速將屬于自己的東西都整理好,再仔細檢查一遍,確定沒有遺漏任何東西,又簡單地擦拭了她可能留下指紋的地方,隨后便將房卡插了回去,房間里頓時通了電。好在如今氣溫已經不算太低,昨夜房間里沒電再加上“運動”也不至于讓人覺得冷。

  捏著紙巾搭上門把手,唐秋悅最后看了眼床上沉沉睡著的男人,真心誠意地暗道了聲抱歉,開門離開。

  時間對唐秋悅來說太過緊迫,她浪費不起,回到自己房間后便立即收拾好東西,整理一遍房間后離開。

  等離開酒店,她才好將自己存在的痕跡都消除。

  在服務總臺辦理過退房手續后,唐秋悅便拖著行李箱若無其事地離開了酒店正門。隨后她繞了半圈,來到酒店側旁,確信能連上酒店的無線網絡,周圍又沒人,便席地而坐,白又粗的手指在筆記本鍵盤上十指如飛。

  因為每天都會重置,學習計算機相關技術對唐秋悅來說相當不容易,她沒辦法編寫太過大型的程序,在集中學習的那些日子里,要用到的一些工具也只能天天睜眼就下載。好在昨夜她出去吃宵夜前就下載了一些,這會兒可以直接用。

  想到這里,唐秋悅還是有點感謝錢賀的,若不是他在她六號臨下班前硬是塞給了她工作,讓她這個不懂拒絕的大包子不得不在請假中還帶上自己的筆記本電腦,那些無限循環的日子里,天天都要回出租屋去拿電腦也是個麻煩事。當然,工作在六號晚上她就差不多做好了,本來七號她就可以傳給錢賀,但……昨天她心情好不想理會他就把他拉黑了,自然也沒傳過去。

  唐秋悅沒再去想怎么跟錢賀交差的事,目前更重要的是她不能把一起普通的勾搭事件,升級成嚴重的外交事件。時間循環里被警察叔叔抓了自然不要緊,可現在時間繼續流逝,她可不想留下什么奇怪的案底。

  在過去無數個日日夜夜,唐秋悅已走遍這家酒店的每個角落,對這兒比對自己家還熟,想起某個三月七日去竊取酒店服務器管理員賬號密碼的事,她依然覺得簡單得不可思議。

  那是一個跟現在差不多的清晨,當時唐秋悅先摸去了保潔室,看里頭沒人,就拿最大號的制服換上,戴上帽子壓低帽檐,拎著水桶拿著抹布來到了監控室門口。

  監控室的房門開著,里頭只有兩個穿著制服的保安人員,一邊閑聊一邊吃著外帶的早飯。

  唐秋悅敲了敲門,壓低嗓音用帶著地方口音的聲音道:“俺來打掃下。”

  里頭一人剛好咬了口包子,吞下后隨意說了聲進來,另一個喝豆漿的像是沒聽到似的,兩人都沒看她。

  唐秋悅壓了壓帽檐,彎腰不讓他們看到自己的臉。

  到底對違法亂紀的事沒有太大的興趣,唐秋悅被抓過之后玩技術就比較謹慎了,像這樣的“物理入侵”還從來沒做過。但她也早已不是那個懦弱的可憐蟲,除了心跳微微有些加快之外,外表看不出來任何可疑跡象。

  她掃了一眼地上亂放的接線板,腦子里便有了想法,接下來她只要假裝打翻水桶,“手忙腳亂間”將自己的U盤插到服務器上,然后……

  她突然定住目光,嘴角一勾露出個奇妙的笑容。

  她看到前方最下面一塊顯示屏下方貼了一張系統管理員賬號密碼的便簽,大概是怕忘記。

  她突然想起一句話,在任何系統中,最為薄弱的是人本身。這話還真是一點都沒錯。

  記下賬號和密碼,裝模作樣地打掃過后,唐秋悅便提著水桶離開了。那兩個保安從頭至尾從沒看過她一眼。

  那次簡單的經歷在腦海中不過一閃而過,唐秋悅已經進入了廣陵大酒店的服務器。在同一個網絡內,她早就知道了酒店服務器的IP地址,服務器以及管理系統的密碼,用工具可以在刪除她的酒店入住記錄和近幾天的所有監控錄像之后對存儲區域進行重復幾次的擦寫,達到徹底刪除的目的。當然,唯有物理毀滅服務器的硬盤,才是最保險的刪除數據的方法,不過在這事上,如今這樣就足夠了,數據恢復的可能性幾乎沒有。她覺得那個男人也不至于費太大的周折。最可能的是,他醒來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夢,抱著懷疑要求查看監控,但酒店方卻發現最近幾天的監控竟然“壞”了,什么東西都沒錄下來。本就不是什么太強烈的懷疑,在遇挫折之后很可能不會堅持。他一個異國人,雖然語言相通,可人生地不熟的,大概率會說服自己那真的只是一個夢而已。

  即便最后變成最糟糕唐秋悅最不愿面對的情況,對她來說也不是無法承擔的后果。她確實偷偷溜進了他的房間,可他沒把她打出來,也沒丟財物,能以什么罪名把她抓走呢?她連個套套都沒留下!

  ……

  唐秋悅臉色變了。

  仗著時間一到就一切復原,她根本沒想到做什么保護措施,而那男人昨夜都醉了,哪里還能想到那事?她隱約記得昨夜最后一次是在浴室,做完后順便清洗干凈了,她早上起來沒什么不舒服的,因此直到現在才想起這會出人命的要緊事。

  飛快地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唐秋悅匆匆選了家最近的藥店入內,張嘴便道:“我要緊急避孕藥。”

  此刻藥店才剛剛開門不久,穿著白大褂的店員還在貨架上理貨,聽到唐秋悅的聲音,那個四十來歲的中年女人轉過頭來上下打量,一雙細長的眼睛里閃動著不屑鄙夷的神色。

  唐秋悅面不改色地重復道:“緊急避孕藥,麻煩您快點,不然卵子該著床了。”

  那中年女人沒想到唐秋悅這么個年輕姑娘說起這種事來如此坦然,斜了她一眼,說了句“等著”,便去拿了一盒藥過來,遞給唐秋悅時沒好氣地說:“十塊五。”大概不吐不快,她語氣涼涼的,“年紀輕輕就吃這個,現在的小姑娘真是不檢點!”

  她指望著從唐秋悅臉上看到羞愧難當的神色,然而唐秋悅卻注定要讓她失望了,只見唐秋悅取出手機掃二維碼付了錢,沖她微笑道:“電視上處處都是人流廣告,也不見阿姨您舉著橫幅去抗議呀?吃這個怎么都比真懷上了去做人流好吧?”

  她拆開包裝,也不要水,干吞了兩片,把盒子往垃圾桶里一丟,便拖著行李箱離開,留下那店員面色青白交加,嘴里喃喃地罵個不停。

  唐秋悅在臻美設計公司當設計師助理,錢賀就是她要“助理”的那位設計師。公司九點打卡,今日雖然是婦女節也不例外,早上照常上班,下午整個公司的女性員工才會有半日假期。當初怕會遇到公司的同事,唐秋悅特意選擇了距離公司有三四公里遠的酒店,這會兒正逢早高峰,打車不好打,公交也堵,站得累,因此她決定走去公司,一個小時,剛好不會遲到。

  去公司的路上正好有一條人工河道,不想在大馬路上吃灰,唐秋悅便下了小道,沿著滿是綠樹,小路也修建得相當平整的河道邊行走。大清早的,這條小路上除了唐秋悅之外連個鬼影都看不到。

  空氣中滿是清新的氣息,唐秋悅只覺心曠神怡,每一次呼吸里都是自由的滋味。

  忽然,她聽到有什么模糊的水聲傳來,低頭往河道里一看,只見水里正有個身影在撲騰。

  唐秋悅原本是不會游泳的,在無盡時間循環里學會了,但這種時候,自然不能下去救人。她松開行李箱,快步趕過去,竟然在路邊看到一把香檳色的長柄傘,她忙撿起來將它伸向水里的人,另一只手緊緊拉著河道邊的欄桿穩固身子。

  在河里撲騰的似乎是個姑娘,她胡亂抓住了救命的傘尖,就著唐秋悅拉她的力道,一點點向岸邊靠近,最后又在唐秋悅的幫助下爬了上來,趴在地上半天沒動靜。

  “你還好么?需不需要我叫救護車?”唐秋悅問道,她當然知道這個姑娘上來時是清醒的,沒什么大礙,不過要不要叫車,就是對方的事了。

  “不、不行!不能、不能叫!絕對,絕對不能叫!”聽到唐秋悅的話,原本還死氣沉沉的小姑娘立即猛然抬頭,瞪著唐秋悅慌忙搖頭,濕漉漉的頭發甩動著將河里的水飛濺向四周。

  唐秋悅不動聲色地退了兩步,她此刻才看清楚那姑娘的模樣,即使在這樣狼狽的狀態下,也能看出挺好看的,是一種張揚而具有侵略性的美。她側頭看看身邊的欄桿,高度足以擋住一般人掉下去,剛才她廢了很大的力氣才幫這姑娘翻進來。所以說這姑娘不想讓她叫救護車,或許是因為覺得丟人,她得是一蹦一跳,每一跳至少得一米高,還要蹦歪了方向才能掉水里吧?

  “好的。”唐秋悅看了眼時間,“那你休息休息,我先走了。”

  她剛要轉身,那姑娘便匆忙叫道:“等等!”

  唐秋悅便靜等她說話。

  那姑娘抬起真正意義上水光瀲滟的雙眸,一臉嚴肅地看著唐秋悅道:“你可不能把我要自殺的事告訴媒體,不然我只能回老家種土豆了!”

  唐秋悅:“……你不說,我也不知道你是在自殺。”她看到這姑娘時,對方已經在水里了,她哪里知道對方是怎么下去的?

  那姑娘眼睛一瞪,慌慌張張地說:“什么?你沒看到?啊啊啊,那怎么辦!不行不行,你必須把你剛才聽到的都忘掉!你不能跟任何人說你今天在這里見過吳雪兒!”

  唐秋悅想,這個名叫吳雪兒的姑娘大概缺心眼,她不說,自己哪里知道她是誰。

  “好的。”唐秋悅點頭應下,剛要走,吳雪兒竟然撲過來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裙角。

  “我給你封口費!你要發誓絕對不能說出去!”吳雪兒一臉緊張地仰視著她說。

  唐秋悅耐心道:“我不會說的,不需要什么封口費。”

  “我保證比那些媒體給你的線人費都多!你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我這么漂亮的女孩子回老家種土豆吧?”吳雪兒說著似乎就要哭出來。

  唐秋悅終于沒忍住嘆了口氣,這個叫吳雪兒的,不但缺心眼,年紀輕輕的就聾了啊。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