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我們的西南聯大周也王鶴棣大結局

我們的西南聯大周也王鶴棣大結局

周宇 著

連載中免費 歷史小說排行榜完本

革命歷史勵志電視劇《我們的西南聯大》,由周也王鶴棣領銜主演,由騰訊影業攜手潤禾傳媒出品,黃建新擔任藝術總監的劇集《我們的西南聯大》預計7月開機。和頌傳媒力捧新人周也確認加盟出演,劇集講述在硝煙彌漫下,一群有識青年知識救國、譜寫抗戰史詩的征程。總導演高翊浚,編劇周宇和張蟬娟。 這個勵志愛國的故事值得期待,快和故事遞一起來看看吧!

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革命歷史勵志電視劇《我們的西南聯大》,由周也王鶴棣領銜主演,由騰訊影業攜手潤禾傳媒出品,黃建新擔任藝術總監的劇集《我們的西南聯大》預計7月開機。和頌傳媒力捧新人周也確認加盟出演,劇集講述在硝煙彌漫下,一群有識青年知識救國、譜寫抗戰史詩的征程。總導演高翊浚,編劇周宇和張蟬娟。 這個勵志愛國的故事值得期待,快和故事遞一起來看看吧!

免費閱讀

  程嘉樹原本是說自己訂票和程盼、蘇巖他們一起去學校的,但是程爸程媽說什么都不肯,尤其是程媽。

  “去年你盼盼姐上大學是直接從工廠過去的,我們不能送一下也就算了,但是今年你倆都在家,怎么就不能讓我們送了。”

  程嘉樹一直覺得要讓人覺得自己是個大人首先要做的就是擺脫對家人的依賴,于是死活不肯同意。

  程媽被氣的眼淚汪汪,直接朝程爸發脾氣:“你看你生的好兒子,不讓我們去學校就是嫌棄我們給他丟人了唄,還扯什么自己是大人不需要依賴的借口。”

  程嘉樹被程媽這一頓指桑罵槐說的臉皮臊紅,只能同意程爸程媽送他們去學校。

  于是那天大晚上,程媽不顧已經快十點的實事,一個勁的催著程爸去和程嘉樹四叔說好借車的事,程爸被擾得煩不勝煩,只能妥協,硬著頭皮出去了。

  ***

  第二天,程媽早早的起床弄好了早餐,然后挨個催人起床。

  吃完飯收拾好之后,程媽又急吼吼的催大家出發。

  終于,五個人都好了,程爸程媽坐前面,程嘉欣他們幾個坐后面,程嘉樹人高馬大,有些擠,程媽便將他換到了副駕駛。

  程嘉樹雖然很想說自己不要坐在前面,但是他怕會打草驚蛇,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在前面。

  清晨的鄉村,很是寧靜,路上的行人也少,汽車一路開去,居然沒有碰見一個人。

  出了程家村,路上漸漸的熱鬧起來了,來來往往的車輛,來來往往的人群,打開窗,聽到的都是熟悉的鄉音。

  車離開了鄉鎮,駛上了高速,車里的五個人除了開車的程爸,都閉上了眼睛。

  自駕不需要轉車,所以到南明市的時候并不像之前程嘉樹孤身來時那樣晚,大約四點左右,他們一行人就到了大學城。

  太陽還掛在天上,耀眼得很。

  程盼的學校和程嘉樹的學校正好靠著,就隔了一條街,所以程媽決定先送程盼回學校放一下行李,然后再一起去程嘉樹的學校參觀。

  進了大學城就到了程盼熟悉的地方,程爸關了導航,跟著程盼的指示走,正值開學期,路上來往的家長學生很多,車子被迫開開停停,終于在程媽吐出來之前進了學校。

  一般第一次來的人認不到路都會直接將車開到學校的教學大樓前面,到不了宿舍區,但是在這呆過一年的程盼不存在這種問題,全程提示程爸走最近的路。

  彎彎轉轉,幾分鐘之后,終于到了。

  男生進女生宿舍的話需要登記,很麻煩,所以程媽直接讓程爸和程嘉樹呆在車里等她們出來。

  程盼的東西少得可憐,一個密碼箱就全部裝進去了,根本不需要人護送,只是程媽說想要和她的室友打個招呼,她這才沒有堅持自己一個人放行李。

  她們這棟樓并沒有新生要住進來,所以值班處的阿姨無聊到看電視劇,只是在有人進來的時候抬頭看一下。

  程盼推了行李箱進來,車輪滾動的聲音將正在看電視的阿姨吵到了,阿姨抬起頭,笑著朝她點頭。

  “家長送來的啊?”

  程盼沒聽清,乖乖的問了聲阿姨好,接著抬步走到值班處登記信息。

  她的寢室在六樓,最高樓層,在樓梯口處程盼再一次詢問程媽是不是真的要上去,實在不行就讓她和嘉欣上去就行了。

  程媽不同意,非要跟著上去,但等走到四樓的時候,腿就軟了,扒在扶手上喘了好一會兒才有力氣接著上去。

  班上的同學已經來了大部分了,暑假時空蕩蕩的陽臺上曬滿了衣服,紅的綠的飄滿了整片天空。

  程盼在前面領路,很快就走到了寢室門口,門鎖是開的,里面還傳來陣陣說話聲。

  她推開門,大聲說了句我回來了。

  里面的人也熱情的招呼:“回來了!”

  隨著門縫的變大,原本被擋住的程媽、程嘉欣出現了,程盼臨床的陳曦最先看到。

  她遲疑的打招呼:“阿姨好!”

  她一說話,寢室里的另兩個人也看到了,紛紛打招呼。

  “哎,你們好!”程媽進了門,同樣笑瞇瞇的朝她們招呼,接著就像變戲法的一樣,從身后拿出了一個大袋子打開,拿出里面已經分好的四份零食,一個桌上一份。

  一時間道謝聲、歡笑聲充盈了整個寢室,倒是當事人程盼站在那不知道該干什么。

  程媽和大家閑話了幾句,轉過身問程盼:“都弄好了吧?”

  程盼這才回過神,點點頭,將手中的箱子往角落里一推就打算出門。

  “不用理一下嘛?”當了長時間背景板的程嘉欣問。

  “不用。”程盼搖搖頭,挽著程媽和程嘉欣的胳膊出來,“里面都是一些衣服之類的,晚上回來的時候隨便整理一下就好了。”

  于是三個人又一同下樓,人都說上山容易下山難,這放在樓梯上同樣適用。

  認為下樓梯不吃力的程媽放松了警惕,全程側著臉和程盼講話,一個沒留神,腳下一滑,直接滑了好幾個樓梯,還好程盼反應快,及時拉住了程媽,才沒有釀成慘案。

  程盼、程嘉欣兩個人被嚇的心都快停了,拍著胸脯好長時間都沒有緩過來,反倒是程媽,像個沒事人一樣,還安慰起兩人。

  在到二樓的時候,程媽停住了腳步,一臉嚴肅的威脅程盼和程嘉欣:“剛剛發生的事,你們誰都不可以講出去,知道嗎?不然的話,以后不做獅子頭給你們吃了。”

  程媽的爸爸以前是做廚子的,燒得一手好菜,自然程媽也繼承了這一優良手藝,尤其是獅子頭,簡直是一家人的最愛。

  程盼、程嘉欣屈于獅子頭的yin威,連連點頭,保證自己一定不會說出去。

  程媽得了她倆的保證,才放松了緊繃的臉面,得意的說:“這才是媽媽的好女兒嘛。”

  到了一樓,照例又是和阿姨打了聲招呼才出去,在車里坐了一天的程嘉樹有些悶得慌,趁她們上樓的時候下了車呼吸新鮮空氣。

  師范學校男生本來就少,長得好看的男生更是鳳毛麟角,少得可憐。

  于是閑倚在樹干上的程嘉樹成功的吸引了一群女生的目光。

  為了給新同學一個好印象,今天程嘉樹特意穿了新買的衣服,純棉的白色T恤,黑色的休閑長褲,以及一雙白板鞋,簡單的搭配,卻有一股青春陽光的氣息撲面而來。

  女生寢室門口,總是有女生來來往往,看到倚在樹變得程嘉樹,總是免不了多瞄一兩眼,一兩個人還好,多了人,程嘉樹便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原本平視前方的頭低了下來,兩只手半插進褲子口袋里。

  這個姿勢保持了一會兒,腳就有點酸了,程嘉樹將重心換到右腳上,左腿屈起,腳尖點地,旋轉著摩擦地上的泥土。

  終于,樓上的人下來了。

  程盼看見程嘉樹沒有在車里,而是站在樹下百無聊賴的樣子,以為是自己在上面耽誤久了,他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于是偷偷的踱到程嘉樹邊上,小聲的對他說:“不好意思,在上面耽擱了一下,等久了吧?”

  由于坐車,今天程盼一整天講話的話都可以用一只手數過來,程嘉樹還以為今天程盼是不會和他說話了呢,他頗有些受寵若驚,連連搖頭:“沒有很久,是我自己想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既然程嘉樹已經這樣說了,程盼便不再糾結這個話題,朝他笑了笑隨后就打開了車門坐進去。

  南明師范大學程盼熟,輕車熟路的就找到宿舍,但是南明大學,大家都不熟,程爸只好跟著大家將車停在了氣派的教學大樓前面。

  南明大學的建筑和南明師范大學的有些不一樣,單從這正對著大門的教學樓來看,南明大學的更要氣派宏偉一些,整體是非常大氣的白色,正中間豎著幾根羅馬柱,一眼看去,看到的不是一件件教室,而是寬闊的大廳,兩面通風,此時上面擺滿了桌子,擠滿了人。

  程盼他們下了車,站在臺階那等程爸停好車。

  還沒有進到大廳,里面的熱鬧就已經到了耳朵里。

  程盼扭過頭,好奇地往大廳里看,有幾個學生模樣的看見他們,以為他們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于是非常熱情的上前。

  “你好,你是新生來報到吧?”他們是從大廳里出來的,徑直問面向大廳的程盼。

  程盼心想,雖然不是自己報名,但是這里是有新生報名沒錯,于是點點頭。

  “你是什么專業的啊?”來人又問。

  程媽他們聽到了聲音也轉過了身子,見是有人樂于助人,很是高興,溫聲說:“計算機專業的。”

  “哦,計算機的在那邊。”來人手往大廳右側一指。

  程盼他們順著看過去,很容易就找到了。

  “你們用銀行卡交了學費吧,交了的話,可以直接過去,拿錄取通知書領校園卡和寢室鑰匙。”

  程媽連連道謝,待程爸程嘉樹提了行李箱過來后,便很激動的告訴他們接下來怎么辦。

  在程媽的指揮下,程嘉樹很快就拿到了校園卡和宿舍鑰匙,以及一張學校的簡易地圖。

  校園卡是藍色的底,正面是學校的風景,最上面是南明大學的全稱,反面是程嘉樹的照片和學號、學院之類的。

  程嘉欣在瞄到上面有照片之后,一把就奪了過來。

  “喲,照的不錯嘛。”她拿著校園卡左看右看,看完還要叫程盼看。

  程盼知道這上面的照片應該就是高考前學校組織照的那張,一瞬間,她又想到了程嘉樹之前為了辦入職申請照的照片,不知道哪張好看一些。

  她接過照片,臉還是那張臉,面皮白凈,眉眼深邃,嘴唇嫣紅,并沒有什么不一樣,只是下眼瞼那,有些青色,大概是高三的時候沒有足夠的睡眠。

  “挺好看的。”她說。

  有了地圖的帶領,他們很輕松的就找到了宿舍所在的地方,程嘉樹的寢室樓層不高在二樓。

  這里不同于程盼宿舍的冷清,人來人往,熱鬧非凡,一大群家長風似的進來,又風似的出去,整個值班臺那簡直要被人給包圍了。

  程媽提了行李靠著墻邊站,邊等程嘉樹登記邊對程盼她們說:“嘉樹的寢室安排的好,在二樓,不像盼盼那樣在六樓,上上下下都能累死個人。”

  程嘉欣回憶了一下前一個小時腿的遭遇連連附和:“六樓確實太高了。”

  程盼倒是無所謂:“爬習慣了就好了,每天上下樓梯就當鍛煉了。”

  又進來了一撥人,程盼她們正要再往里擠一點,就聽見程爸說:“好了,走吧。”

  終于可以離開這個沸反盈天的地方了。

  雖然大學不同,但是宿舍的構造都是差不多的,正對寢室大門的就是樓梯,程爸程嘉樹拎了行李走在前面,程盼她們則和程媽走在后面。

  一層樓不過三十左右個臺階,一晃神的功夫就走完了。

  程爸將扛在肩上的行李放在地上推,一間一間找寢室號。

  寢室號都用白色的油漆寫在了藍灰色的門上,字又大又顯眼,很好辨認。

  程嘉樹過了幾間寢室,最終在一扇門前站定了,摸了摸鎖,是開的,于是他一用勁,推開了門。

  入眼的先是和高中寢室差不多的一間房,其次則是坐在凳子上的幾個人。

  “蘇巖,你也住這嗎?”程嘉樹知道蘇巖是自己是一個專業,但沒想到兩人居然這么有緣被分到同一個寢室。

  蘇巖也很驚訝,但更多的是激動,他連忙起身打開門,將還站在外面的一大群人迎了進來。

  “叔叔,阿姨,嘉姐,盼盼……姐。”

  人一窩蜂的全都進來了,原本就不夠寬敞的寢室顯得更加逼仄,之前和蘇巖聊得火熱的兩個人也有些拘謹。

  程媽一手包辦了程嘉樹床鋪的整理,留下有些無所事事的程嘉樹和其余兩個室友打招呼。

  “你們好,我叫程嘉樹。”

  另外兩個人也站起身來,笑著打招呼。

  “我叫張毅。”

  “我叫唐磊。”

  幾個人并不熟,互相介紹完之后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氣氛一下子就冷了。

  程嘉欣原本是幫著程媽打下手的,突然用胳膊懟了懟程盼。

  程盼看見程嘉欣的嘴努了努,她順著看過去,這又是一個大包裹,打開一看,里面同樣是裝的鼓鼓的零食。

  她解開袋子上的結,掏出了里面的零食,一共三份,從外面看過去應該和之前分給自己室友的一樣。

  “嘉樹,給。”程盼沒有直接遞給張毅和唐磊,而是借了程嘉樹的手。

  果然,四個人又熱絡的聊了起來,連之前站在門邊當背景的程爸也加入了。

  “好了,整理好了。”

  床鋪是上 床下桌式的,大家都不放心程媽爬上爬下,所以最后大部分工作都是程嘉欣與程盼完成的。

  床鋪整理好了,一直在幫程嘉樹與室友聯絡感情的蘇巖立馬提議去吃飯。

  不愧是早到了一天的,不說別的,對學校的食堂是已經摸熟了的。

  一行人與張磊、唐毅道別后就浩浩蕩蕩的朝食堂走去,邊走邊聽蘇巖介紹學校,聽他說,學校里面有好幾家食堂,分別分布在不同的苑區。

  今天先帶他們去自己吃過的食堂,明天再帶他們去嘗嘗別的餐廳。

  大家自然說好。

  進了食堂,程盼心中所想的熙熙攘攘的場景并沒有出現,窗口前的隊短短的,只有幾個人,看來大家都很興奮,還沒有感覺到餓。

  “你們可以對阿姨說你們要什么,然后阿姨就會打給你,嘉樹,就像是高中一樣,只不過這里的飯是和菜一起給你的,不用另外打。”蘇巖帶頭走到隊伍后面,側著身交代打飯事宜。

  程盼和程嘉欣排的是隔壁的隊,比他們先輪到。

  食堂的菜都大同小異,看上去與自己學校的沒什么不同,程盼點了個土豆和茄子,就沒要了,站在一旁等程嘉欣。

  時刻關注這邊的程嘉樹見她們倆先買好了飯,連忙掏出卡要遞給程盼。

  程盼擺擺手,把自己早已準備好的現金遞給阿姨,雖說校園卡里已經有錢,但是那幾十塊錢肯定禁不住花,自己還是能幫他省一點就省一點,省的到時候里面沒錢了,人又還沒有弄明白校園卡的套路,那樣不方便。

  程爸程媽他們還有一會兒才搞定,于是先交程盼她們去找位置,四個人的位置好找,兩個人的位置也好找,但是六個人的位置不好找,程盼與程嘉欣兩個人端著盤子望遍了整個食堂,終于找到了滿意的位置。

  “盼盼呢?”程媽問。

  剛剛隔得遠,沒有注意到,走近了才發現這里只有程嘉欣一個人在。

  “買飲料去了。”程嘉欣回答,等到大家都坐好后伸手拍了拍程嘉樹面前的桌子,“你們先坐,嘉樹,我們去幫忙拿飲料。”

  程嘉樹覺得自家姐姐簡直就是神助攻,就像老話講的,剛想打瞌睡就送了枕頭上來,他剛剛還在想自己要不要過去呢。

  他點點頭,迫不及待的起身。

  “嘉姐就不要去了吧,嘉樹一個人可以的。”就在程嘉欣也要起身的時候,蘇巖開口了,“這種苦力活就要讓男生做的。”

  程媽聽了也點頭附和,程嘉欣于是順水推舟坐下了,這天熱得厲害,她都一動不想動,有人替她跑腿她求之不得呢。

  “行,那你去吧,要是兩個人還拿不了的話,再叫人就好了。”

  程嘉樹得令,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

  “這里!”

  這家食堂很大,窗口很多,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程盼在哪個窗口買東西,就在程嘉樹左右張望的時候,一道清亮的女聲傳了過來。

  程嘉樹循著聲音望過去,只見在最靠大門的窗口那,一道清麗的倩影站在那,背朝著橘紅色的夕陽,余暉在她身上深深淺淺的照著,讓她的半張臉隱在了陰影里。

  他小跑過去,站在程盼的右手邊。

  窗口那擺了一排的飲料,有奶茶,有雙皮奶,還有各種各樣的水,并且杯壁上還冒著水珠,看樣子是加冰的。

  “還沒好嗎?”他問。

  程盼搖搖頭:“還有一杯,檸檬水喝的吧?”

  說完將手邊的一摞挪到程嘉樹手邊。

  “要不,你先拿幾杯過去吧。”現在全面實行禁塑令,食堂都不給塑料袋了,這么多杯還有吸管,也不知道該怎么拿回去。

  “沒事,可以拿過去的。”程嘉樹搖搖頭,將杯子口對著杯口立起來,這樣一手就可以拿兩杯了。

  程盼看著程嘉樹的動作,對他豎了個大拇指:“厲害!”

  程嘉樹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在手臂的遮擋下偷偷笑了起來。

  最后一杯終于做好了,程嘉欣正好生理期,不能喝冰的,程盼沒有辦法,只好給她單獨點了一杯加熱的奶茶。

  “一共是三十。”系著墨綠色小圍裙的小姑娘將奶茶遞出來,并報出總價。

  程盼拿出口袋里的錢,想要付賬,沒想到這次程嘉樹更快,在程盼掏出錢之前就將錢給了小姑娘。

  “走吧!”程嘉樹側過身,將奶茶與自己手邊的檸檬茶換了一下,“這個放在上面就不會燙手了。”

  由于每杯飲料還配了一根吸管,所以程盼還空了一只手出來拿吸管,另一只手則像程嘉樹那樣拿著飲料。

  明明都是一樣的高度,程嘉樹端著就可以走的四平八穩,健步如飛,而輪到了自己卻只能小心翼翼的小步慢挪。

  這確實令程盼百思不得其解。

  到了座位的時候,程盼忍不住將自己這個疑問講了出來。

  “嘉樹,你拿著四杯,怎么走的比我還穩啊。”

  程嘉樹是一路屏著呼吸的走過來的,生怕手上的東西會因為自己的一個呼吸而倒了下來,程盼問他的時候他還沒有完全從這種屏蔽外界的狀態中恢復過來,于是他啊了一聲。

  “看他,又走神了,這幾天總是動不動就走神。”程盼還沒來得及重復一遍自己的疑問,程媽就先向大家吐槽起程嘉樹這幾天的不對勁,吐槽完又替程盼問了一遍,“你盼盼姐問你怎么端的那么穩呢。”

  程嘉樹當然不會說自己是屏著呼吸才端的那么穩的,只好裝出一副莫名奇妙,聽不懂的樣子:“不知道啊。”

  至于前半句話,大家誰也沒往心里去。

  “我知道。”就在程盼以為這個話題要過去的時候,分飲料的程嘉欣講話了。

  “什么?”一下子,大家的注意力都到了她身上。

  程嘉欣坐回桌位上,示意程嘉樹伸出手。

  程嘉樹這次是真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只能迷迷糊糊的將手遞出去。

  程嘉欣一手捉了程嘉樹的手,一手將程盼的手捉住。

  “伸直。”

  兩個人都愣愣的,不知道程嘉欣葫蘆里賣得是什么藥。

  程嘉欣抓了兩個人的手,指對指掌對掌的對齊:“你看,嘉樹的手大你這么多,當然抓得比你穩。”

  這件事就以程嘉欣說的理由拉上了序幕,天很快就暗了,等他們吃完飯出來路上的路燈也亮了起來。

  程爸程媽陪著程嘉樹買了些生活用品之后就找了家賓館住了,好在學校門口多得是賓館,臨時找一家也不太難,程嘉欣則和程盼回了南明師范大學,打算和她擠一晚。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