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重生之相門嫡女司徒文茵全文

重生之相門嫡女司徒文茵全文

清粥可溫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司徒文茵和齊杬的古代言情小說《重生之相門嫡女》是由作家清粥可溫所寫,小說講述的是司徒文茵從寵妃一下掉落成東宮廢太子妃,如今自己萬般深情也被最后這一把刺向胸膛的利劍給磨滅,重生后的她回到了懵懂的14歲,趁最后還沒釀成慘劇之時司徒文茵會如何阻止和齊杬的相遇相知........

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主角是司徒文茵和齊杬的古代言情小說《重生之相門嫡女》是由作家清粥可溫所寫,小說講述的是司徒文茵從寵妃一下掉落成東宮廢太子妃,如今自己萬般深情也被最后這一把刺向胸膛的利劍給磨滅,重生后的她回到了懵懂的14歲,趁最后還沒釀成慘劇之時司徒文茵會如何阻止和齊杬的相遇相知........

免費閱讀

  司徒文茵雖口口聲聲說要讓獨孤般若吃不了兜著走,可卻從未動手,那女人雖有太子殿下留下的人護著,

      可司徒文茵若想要動手也絕對不是什么難事,可為何遲遲不動呢。

  這可真是讓她好奇極了。

  可她又怎會知道,曾經的司徒文茵確實動過手,不過沒成功罷了。

  上次送出來的信,不再是死盯著獨孤般若和梁晗,而是要摸清背后與獨孤般若接觸的幕后之人。

  “先前確實是有那份心思,不過如今的我是要與太子殿下退婚的,所以他倆如何我不關心,我只是想知道一些我曾經不曾注意的細節罷了。”

  司徒文茵說完,便執起酒杯順勢喝了一杯果酒。

  瑩白纖細的指頭捏著那青翠的酒杯,煞是迷惑人心。

  秦楚笑著搖搖頭,剛想說點什么,便被外頭一聲呼喊給打斷了。

  司徒文茵抬手搖了搖,示意不必理會她,秦楚含笑點頭,這才出了門。

  司徒文茵伸手又給自己滿了一杯酒。

  她以為秦楚能打探到那么一兩分消息,卻不知秦楚太怕事,什么也沒探聽到。

  不過,梁晗一月來只來了一次?

  這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了,她以為梁晗跑的會很勤,畢竟最近四皇子風頭太過了些。

  要不,趁著梁晗不在,她親自去探探?

  一口飲盡杯中的果酒,司徒文茵起身出門。

  出了門,直奔獨孤般若的雅間,琴娘們的雅間是在三樓,舞娘們的雅間是在二樓。

  到了三樓,看見那熟悉的門簾,司徒文茵迫不及待伸手推開門,瞧見里面的情形時,她微微一愣,跨進去的一只腳收也不是,進也不是。

  “司徒大小姐?”帶著調侃的聲音傳出來。

  司徒文茵輕輕打了個酒嗝,開始有些眩暈,這果酒后勁這么大?

  她使勁睜了睜眼,笑著道:“這位公子好生眼熟。”

  齊杬走出來,勾唇一笑:“姑娘不認識我?”

  司徒文茵望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人,忍不住扣緊了門框,卻是說不出話來。

  她現在三分酒醉,七分清醒。

  誰能告訴她,為什么齊小侯爺會在獨孤般若的雅間里?

  梁晗的人都是廢物嗎?這么大尊佛進來也不知道攔一攔?

  借著三分醉意,司徒文茵混磕打岔:“哎,本姑娘第一次來這姿樾館,又怎么會認識你這么俊美的公子呢!”

  睜眼說瞎話,司徒文茵真是信手拈來。

  齊杬失笑,蜷起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的在司徒文茵因為果酒而微微泛紅的額頭上彈了一下:“第一次來?真敢說。”

  眼眸里濃的劃不開的笑意刺得一旁的獨孤般若忍不住糾緊了手中的繡帕。

  司徒文茵抬眸不解?

  齊杬轉身,對里面屏風那頭坐著的一位華服公子說了幾句話,才又走出來笑道:“姑娘喝多了,在下送你回家。”

  “送,送我回家?!”司徒文茵驚愕,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卻沒站穩,一個踉蹌差點睡倒在地。

  齊杬一個箭步,伸手將人樓入懷中,四目相對,司徒文茵心猛的一跳,嚇得趕緊推開他,不再裝醉:“齊小侯爺還請自重!”

  齊杬望著陡然空掉的手臂,愣了愣,見人不再裝傻,才笑道:“怎么,姑娘現在認識在下了?”

  “姑娘酒醒了?”

  “姑娘上三樓做什么?”齊杬不愿意放過她。

  司徒文茵垂眸,不愿意回答。

  齊杬望著她,頓了頓,不再為難。

  “算了,我送你回丞相府。”齊杬走到樓梯口處。

  司徒文茵盯著自己的繡花鞋發呆,不動。

  齊杬隱約猜出點什么,挑眉問她:“你找般若姑娘有事?”

  司徒文茵仍舊不說話。

  她不知道為何這齊小侯爺總是一副跟她很熟的模樣,不過這對她來說不是什么壞事,反倒益處多多。

  她知道建安侯府是皇帝的人,也就是三皇子一派的,對付太子和四皇子等人的事,他們絕對會樂見其成。

  要不要告訴他獨孤般若是平寧縣主的人呢?

  司徒文茵微微蹙眉,在心底衡量起來。

  看著對方不回答自己,反倒一副天人交戰的糾結模樣,齊杬無奈。

  “你要做什么,如果信任我的話可以告訴我。”齊杬頓了頓,神色有幾分不自然:“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幫你。”

  這小丫頭才幾年不見,就將他忘得干干凈凈,這就算了,還對他這么防備。

  這種感覺真是糟糕透了。

  司徒文茵驚愕的抬頭,望著齊杬認真的模樣,卻是更呆了。

  “你幫我?”

  “對,我幫你。”齊杬點頭。

  “那,那我們進去說?”司徒文茵朝獨孤般若的雅間看了看,建議道。

  齊杬抬腳走進去:“走吧。”

  司徒文茵跟著走了進去。

  這齊小侯爺真是個怪人,竟然這么相信她?!

  待見到里面坐著的華服公子,司徒文茵微微垂下眼簾,掩飾心中的了然。

  果然是三皇子梁穆。

  就是不知,兩人到這兒做什么。

  司徒文茵附身準備行禮,就被一道溫潤的嗓音阻止。

  抬眸看向笑的溫文爾雅的三皇子梁穆,司徒文茵不解。

  梁穆笑著看了看齊杬,道:“我們二人此來是秘密出行,你就裝作不認識我們。”

  齊杬摸了摸鼻子,坐下。

  司徒文茵也坐下,看著二人,開門見山:“這般若姑娘是太子殿下的紅顏知己,你們二人竟會與她攪和在一處?”

  獨孤般若早在她進來之前就被支走,所以她說話也不再顧忌。

  梁穆笑了笑:“司徒大小姐怎么會知道這件事?我認為皇兄藏的挺嚴的。”

  確實,知道此事的人少之又少。

  司徒文茵嘲諷一笑:“我對太子那癡迷心思,他的行程自然是摸得清清楚楚。”

  聞言,齊杬卻是微微皺眉。

  癡迷心思?莫非她真的喜歡那太子梁晗?非他不可了?可百花宴上她不是揚言要退婚嗎?

  梁穆心中了然:“這倒是真話,那你在百花宴中所說的可是實話?”

  司徒文茵自然知道那事早已傳遍京都,她只笑:“自然是真的。”

  齊杬眸子一亮。

  梁穆望著好友的反應,失笑:“那你今日為何又來找般若姑娘?難道不是為了皇兄?”

  齊杬忍不住開口:“就是,難道你只是單純的來聽個曲兒?”

  “自然不是。”司徒文茵垂眸,捏了捏拳頭,似是下定決心:“我找她另有要事!”

  沉默片刻,見兩人都在等候下文,司徒文茵眨眨眼,笑道:“二位可有意拉丞相府一把?”

  她在賭,賭皇帝最放心的下任皇帝是個心思玲瓏剔透的人物。

  梁穆眼中精光一閃,抬起茶杯輕抿一口,卻不說話。

  齊杬聞言卻是瞳孔一縮,十分驚訝。

  司徒文茵微微一笑:“二人對我之前的印象應該都是追著太子滿京都跑,挺沒臉沒皮的是吧?”

  司徒文茵盯著梁穆:“我也并非大字不識的二百五,如今清醒過來,總是要為自己為丞相府打算一番。”

  她將所有事情推給自己的父親:“父親早早便勸過我,我不是做太子妃的料,更何況,太子一支并不長遠。”

  齊杬沉默,梁穆卻是若有所思的笑了。

  司徒文茵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也不再遮掩:“在臨安寺被雅安公主侮辱一番,

       我也想通了些,與其將丞相府攪入奪嫡的渾水中,不如我借自己的爛名聲將丞相府摘出來。”

  說完,微微一笑,不再說話。

  對面兩個人都是聰明人,她的話他們能聽懂,也懂她的意思。

  齊杬見她一本正經的模樣,失笑:“你倒是挺聰明。”

  梁穆搖了搖頭:“是該說你聰明,還是該說丞相大人聰明?”

  這話說的意味不明,司徒文茵不禁心跳加速。

  她這番話自然是真心實意,就是她爹真不知道這回事,她假借她爹的名義出來拉幫結派,不會被這三皇子識破吧?

  齊杬開口:“你能想通,自然是最好的。”

  司徒文茵忍不住看著他,這齊小侯爺讓她越發捉摸不透了。“你不用這么看著我,我自然相信你。不過,你這番話你爹怕是不知曉吧?”

  建安侯屬于三皇子一派,這是只有他們幾人知道的機密,這小丫頭竟能看透?

  丞相司徒狨是個聰明人,他們本想拉攏,可奈何他大女兒是未來的太子妃,縱然他能看透皇帝的想法,卻也只能盡心盡力的為太子籌謀一切。

  在朝堂之上,丞相府的表態是很明顯的,所以他一開始想要將小丫頭和丞相府摘出來,可是看她那么死心塌地的模樣,他又生氣又不忍。

  簡直就是個翻臉不認人的小混蛋。

  待日后大業一成,她該如何?總歸救她一命也不是什么難事,便隨她了,誰知這小丫頭倒是開竅了。

  齊杬忍不住笑了。

  司徒文茵卻是被這莫名的笑給毛了毛。

  “我爹自然是知道的。”

  就算不知道,她也會想法子讓他知道。

  她覺得她爹是個聰明人,三皇子想必也是個聰明人,拉攏丞相府對他來說并不是什么壞事,

       如今他們擔憂的無非是怕她做不了主又或者是怕她演戲罷了。

  “獨孤般若是平寧縣主的人。”司徒文茵輕聲道,既然他們懷疑,那便將結盟的真誠表現出來。

  梁穆是真的驚訝了。

  齊杬更甚,他倒是沒想到她居然這么聰明。

  “這話從何說起?”

  齊杬認真的望著她。

  司徒文茵道:“本來我也不知道這件事的,不過每天琢磨她,我也琢磨出了幾分味道出來。”

  她每天派人盯著她,看出什么來應該不算難事,不過她卻是沒那么聰明,她不過是憑著前世記憶罷了。

  齊杬盯著她:“那你來找她所為何事?”

  終于問到點子上來了,司徒文茵微微一笑:“自然是阻止她去參加平寧縣主的生辰宴會。”

  梁穆與齊杬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里看出驚愕的模樣。

  “為何要阻止?”這次卻是梁穆開口了。

  司徒文茵笑:“阻止她進東宮,阻止她成為太子的謀士。”

  “司徒大小姐今日的話真是讓我刮目相看。”梁穆嘖嘖嘆道。

  齊杬垂著眸,不知在想什么。

  司徒文茵起身:“丞相府的心意已經表明,三皇子是聰明人,該怎么做就看你們了。”

  說完,她便轉身走人。

  他們出手自然比她更干凈漂亮,這事就看他們怎么做了。

  待人走后,梁穆才失笑道:“仲景,你這多年不見的小妹妹真是生的一顆玲瓏七竅心。”

  齊杬抿著唇沉默。

  “京都眾人都笑話她,我看,該被笑話的應該是他們錯把珍珠當魚目。”

  梁穆放下茶盞,認真道:“她能看出般若是夏晚晴的人已實屬不易,她此番前來也是阻止她入東宮,可她又是如何猜到夏晚晴的生辰宴會是個跳板呢?”

  說完,意味深長的一笑,揶揄道:“不會是你和她敘舊的時候都告訴她了吧?”

  齊杬輕嗤一聲,帶著幾分自豪的笑道:“我帶過的小丫頭自然是頂頂聰明的人兒,何需我為她多費唇舌?”

  “嘖嘖,不過,般若進東宮是一定的。”

  梁穆認真的看著他:“你可千萬不能因為你的小丫頭,破壞我們的大計。”

  齊杬抿唇:“自然不會,我會想辦法讓她不阻止的。”

  話音剛落,獨孤般若便在門口說話:“二位可與司徒大小姐說完話啦?”

  齊杬朝梁穆使了個眼色,示意暫時不要讓她知道司徒文茵的事情。

  見梁穆點點頭,才道:“進來吧。”

  獨孤般若這才蓮步輕移,笑著走進來:“司徒大小姐來罷了,你們二人竟要使法子將我支走?”

  “小師妹,你的身份可是最大的秘密,讓她發現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齊杬捏著茶杯,漫不經心。

  獨孤般若挑眉:“你還記得我是你小師妹?那你打算送我進東宮怎么不想起來我是你小師妹?”

  話是這么說,她的心頭卻是微微酸了起來:“萬一太子....我該怎么辦?誓死不從?還是半推半就?”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