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佛系禍水快穿蘭雙小說

佛系禍水快穿蘭雙小說

蘭雙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妺嫵的小說名是《佛系禍水》又名《反派總和禍水HE》《佛系一時爽,一直佛系一直爽》是一篇快穿甜文。主要講述的是:妺嫵獲得了一個快穿系統,需要到各個世界去完成任務,獲得目標人物的好感度,于是妺嫵為了好好享受任務世界,開啟了佛系攻略男主,天天撩反派的道路。

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主角是妺嫵的小說名是《佛系禍水》又名《反派總和禍水HE》《佛系一時爽,一直佛系一直爽》是一篇快穿甜文。主要講述的是:妺嫵獲得了一個快穿系統,需要到各個世界去完成任務,獲得目標人物的好感度,于是妺嫵為了好好享受任務世界,開啟了佛系攻略男主,天天撩反派的道路。

免費閱讀

  夕陽的余輝透過檀木雕窗,細細碎碎地灑在金色的大殿之內。大殿之中幾近無人。安靜的似乎連一根針落地都能聽到。

  倚靠在床榻上的蕭紹聽著殿內傳來簌簌的動靜,假寐的眼皮微抬,向屏風外望去。

  透紗的屏風遮擋了大半剪影,隱隱約約間,他看見一個身著宮裝,楚腰纖細的女子背對著他,似乎在斟茶。

  紹帝蹙了蹙眉,他已裝病多日,屏退了左右侍從,是為了引蛇出洞。

  這個不知好歹的嬪妃,為了承寵鉆了空子,險些因此打亂他的布局。

  “滴滴,蕭紹好感度-99。警告,警告。宿主將有性命危險。”

  金屬聲在腦海中響起,妺嫵斟茶的手卻無絲毫停頓。煮茶斟水做的行云流水,不緊不慢不慌不忙。

  666卻有些心急:“宿主,這次的任務要求不同。你可千萬不要玩兒脫了。”

  妺嫵眨了兩下眼,將耳后的一縷發絲松松地垂落在臉頰邊上。隨著她的動作在臉側飄飄繞繞:“玩脫,才刺激呀。”

  妺嫵端著茶水從屏風后裊娜地轉了過來,蕭紹漫不經心地抬眼去瞧,他雖見過那么些許形形色色的美人,此刻望著眼前的絕色,卻半晌挪不開眼。

  女子身著白素紗衣,素色的紗衣系著一根月色腰封,將女子楚腰掐的不盈一握。細腰上垂著的流蘇環佩,隨著女子一步三搖,勾的人心里隨之搖擺。

  在往上看,素白紗衣竟不如女子裸露在外的肌膚瓷白如玉,一抹紅唇點在小巧精致的面龐上,嬌艷欲滴。如同剛剛吐蕊的白色玉蘭。

  她一雙細長的黛眉蹙非蹙,似是有化不開的心事。眼中籠著迷蒙水霧,這般絕色之姿,若是讓任何一個男人見了,都只想讓人按在懷中,拂去她面上的憂色。

  霎那間如同看到了下界的仙子一般,整個暗室內因此光華流轉。

  只這么一個照面的功夫,666就檢測到了紹帝好感度已達到了八十。

  666不可置信地擦了擦眼睛——哦,眼睛沒壞,大概是這個晉江系統又抽了吧。

  呵呵,辣雞綠江,差點坑它!

  妺嫵微不可查地笑了一下,男人對她是何感觀,她哪里用得著這個系統告訴自己。

  她這次的任務人名喚湘女,這是個九州之中都難得一見的美人。只可惜這般的美人,卻偏偏紅顏薄命的很,白生生浪費了如此好的容顏。

  原身為了不替蕭茂下毒殺害眼前的男子,服毒自盡而亡。

  在她死后,便用自己的福澤氣運,換取與紹帝同好的機緣。

  可所有嘗試者,無一例外都失敗了。

  只因湘女是紹帝之子——蕭茂的側妃。

  恍然間,出神的妺嫵抬眸正對上蕭紹不錯一目的視線,她的神色既有兩分恐慌又帶著五分喜悅。

  妺嫵低伏下腰身,話音柔的似是黃鸝初啼:“陛下,請用茶。”

  蕭紹看著近在咫尺的茶盞,注意到的卻是捧著茶盞的那雙素手。

  那手美的如削蔥根一般,纖長玉白,毫無瑕疵。比自己前幾年尋回的和氏璧更加適合榻上把玩。

  蕭紹心里是這么想的,也是這么做的。

  在美人顫抖地一聲驚呼中,蕭紹勾著妺嫵的袖擺,就將人扯上了床榻。

  茶水早已打翻在地,卻無人在意。

  蕭紹一手摟著眼前女子的纖腰,一手勾抬起她的下巴。他調戲般地說道:

  “朕的后宮之中,何時納了你這樣不安分的妃子?”

  預料中的嬌羞卻沒有看到,妺嫵面上突地一白,猛然掙扎起來。

  蕭紹以為是這妃子欲拒還迎,跟他玩女子的把戲。登時就有些不滿。

  既然都使了手段來侍疾,卻在臨了的時候跟他耍心機。

  也正因這些女子的心眼頗多,他早些年除了與楚國聯姻要了楚美人,生了皇子蕭茂后,就鮮少踏入后宮了。

  666看著男人的好感度不斷減少,正要出聲提醒,卻看到自家宿主將自己的袖擺扯出,跪坐在榻上說:“妾,妾非是陛下的妃子。”

  而后她又咬著唇,猶豫了半晌,才贏贏弱弱地說:“妾,妾是茂皇子的側妃。”

  此話一出,666看著那好感度簡直如同大型墜機現場一般飛速跌落,覺得宿主是真玩脫了。

  這話,可真不能現在講。

  “滴滴,警報,蕭紹殺意值99,宿主將面臨死亡。”

  蕭紹一心撲在朝政上,是個英明的君主。蕭茂是蕭紹唯一的皇子。

  本來,蕭紹是打算讓皇子茂一承大統,可是紹帝如今還在不惑之年,一展宏圖強國之際。看樣子也還有幾十年可活,就讓某些人動了心思。

  等個幾十年才能繼承大統,這位年紀輕輕的皇子都得等到三四十好幾了。

  少年人心思浮動,沉不住氣,便屢屢暗中派人行刺。

  蕭紹佯裝生了重病,就是為了給蕭茂最后一次機會。

  現在皇宮守衛森嚴,蕭茂無法入宮,只有他的女眷才方便入宮,借機行事。

  想到這里,蕭紹眸色一沉,伸手便撫上了榻前女子纖細脆弱的脖頸。

  他一邊緩緩撫弄那白玉的頸項,虎口慢慢收緊。

  此時卻聽到那婉轉黃鸝般的嬌柔女聲,對逼近的危險無知無覺,十分嬌弱地說:“妾乃鄢國公之女,小字名湘。”

  “湘女?”蕭紹怔了一怔,這才想起多年前發生的事。

  當年鄢國公用性命給他開疆拓土,他才得年少時帝位穩固。幾年之后,他去國公府祭奠人之時,見到一只雪玉的女孩被幾個堂兄弟扔到冬天的冰池中戲弄。

  蕭紹本來并未打算管這事,但是隨即便有人稟報這是鄢國公之女。他登時便下旨狠狠懲治了那幾個孩童,處置了鄢國公那幾個貪圖家財的兄弟。

  湘女一朝得陛下護佑,從此再無人敢欺凌。

  妺嫵抬起頭,似是感恩又是崇敬地看著面前的帝王,目光中描摹著帝王的模樣,似有幾分眷戀地說:

  “若不是陛下,小女恐怕早就被那虎狼撕咬而死了。當年陛下將我從冰池中抱出,小女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陛下當年恩情。”

  男人放在那素白脖頸上的手頓了一頓,最終緩緩上移,撫弄在她嬌艷的面頰上。

  妺嫵似是欲躲,卻咬緊了唇,鼓足了勇氣才沒有移動分毫。

  蕭紹享受著那溫潤的觸感,問道:“哦?那你為何嫁了朕的皇子。”

  “妾,妾當年入宮做宮女,只想著可以日夜見到陛下。可惜還未曾得陛下垂青。被茂皇子看到,當場,當場就強要了妾。”

  在男人熱切的視線下,妺嫵的說話聲一次比一次小。最后幾字幾乎微不可查,仿佛十分難堪。

  蕭紹卻聽得一清二楚。

  眼下,妺嫵眼中的霧氣化作一汪泉水。將下唇都咬得泛了白,只看的人疼惜不已。

  一滴淚暈開,微涼的墜在蕭紹手背上。蕭紹卻覺得自己的心尖都被燙了一下。

  帝王的心如同寂靜無波的死海,無論是腥風血雨,還是貴胄傾覆都無動于衷,卻被這一滴淚砸起的漣漪帶的心緒起伏,難以平靜。

  所以這樣的女子,本當是他后宮的專寵,卻被他兒子霸占了許久。

  666神奇地看著殺意值頓時消失不見,再次以為自己還在綠江的卡頓之間反復橫跳,十分有些懷疑統生。

  蕭紹將妺嫵摟入自己懷中,一向殺伐果決的帝王,此時輕柔而小心地哄著懷中一碰就化的琉璃美人。

  溫香軟玉在懷,梨花落雨甚美,那璀璨寶石一般的眸子,此時如同被清泉洗過一般,泛著瑩光。再加上妺嫵天生便帶著的嫵媚香氣。

  就算是世間最不愛風月的男子,也必把持不住。

  一開始還在唇上淺嘗輒止,后來那便如同狂風驟雨,幾乎要讓懷中女子溺死在風暴中。

  妺嫵初期時閉著眼承受,但卻忽然如同想起了什么,開始不住掙扎:

  “陛下,您不能,妾,妾雖戀慕陛下,卻是陛下的,陛下的...”

  妺嫵似乎此時方才驚覺自己的身份,掙扎著避開男子的熱情。

  而666卻因為妺嫵的掙扎,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心都提起來了——宿主身上,還裝著皇子給的毒藥。可千萬別掉出來啊!

  蕭紹卻并不覺得這是多大的事,如今他以強法立國,在朝堂上才是說一不二的帝王。若有不服皆殺即可。沒有人敢對他的后宮指手畫腳。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愿意要誰就要誰,就算是他皇兒的側妃,那也是他的臣民。

  蕭紹情難自抑,伸手就去扯她腰間系帶,也并不打算向她解釋自己與蕭茂之間的嫌隙。

  妺嫵卻只是不住掙扎,他頗有些好笑地看著。美人在榻前掙扎,也算是一番情趣。

  他戲耍般地看著獵物惶恐地逃離,卻最終無法擺脫被獵人掌控的命運。

  衣帶拉扯之間,一個青白色瓷瓶,卻突然從妺嫵被扯的有些松散的抹胸之中滑落。

  兩人俱是一怔。系統捂著雙眼,根本沒眼看。

  叫宿主作,這下玩大了吧。

  妺嫵卻頗為好笑地看著系統這個戲精捂眼尖叫。

  蕭紹撿起了滾落的青瓷瓶。那瓷瓶上還帶著柔軟處溫潤的體溫。

  女眷入宮,宮女即便是搜身,也不會去碰貴人的私密之處。湘女將毒藥藏于綿軟之間,才得攜帶入宮。

  這不禁讓他想到了別處,喉嚨間瞬間感到干渴灼熱。一股火氣下行,這毒藥瞬間如同油澆在烈火上一般。

  他手中把玩著那物,心中卻無憤怒,竟是想著該如何將此事壓下。

  蕭紹此時方知,他是徹底完了。

  前三十年,千古之帝王,此后余年,只怕會是寵姬之紂王。

  既是如此,那就兩人一起沉淪吧。

  他就算綁,也要將她困在他的榻上,日日不得逃脫。

  妺嫵卻咬緊了唇,不敢言語。弒君之罪,闔族當誅。

  她看著那瓶子被臉色明明暗暗的帝王反復摩挲,竟趁著蕭紹心緒不穩之時,一把奪回。

  然后利落地打開瓶蓋,絕望地將殺人毒藥往自己的紅唇之中送去。

  本好以暇整等著難堪不已的湘女解釋,卻不料差點讓美人送命。

  蕭紹出手將那瓷瓶打落,看著妺嫵面上急出了嬌紅,淚珠滾滾而落。

  蕭紹嘆了一口氣,將她帶離榻上。

  妺嫵被蕭紹一路抱到御前,看著竹簡上還未曾蓋下大印的內容,眼睛睜得極大。

  “這是——”

  那竹簡上赫然印著的,是廢皇子茂、貶為庶民的旨意。

  “這件事朕早已決定了,非你之過,莫哭。”

  男人越是安慰,女子卻越是心亂如麻,妺嫵絞著手里的帕子,眼淚流個不停。

  美人落淚無聲,柔美的如同那清晨包裹著露珠的桃花,嬌嫩得讓人想采擷那花中嫩蕊,好好品嘗。

  蕭紹既是這么想的,也是這么做的。

  他直接將案幾上的東西掃落于地,將人置于桌案上,困在自己身前。讓妺嫵無可逃離。

  “你可愿,給朕生個嫡子?”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