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五年高考三年打你李溯最新章節

五年高考三年打你李溯最新章節

小央 著

連載中免費

以李溯和百里顰為主角展開故事情節的言情小說《五年高考三年打你》是由作家小央所寫,小說講的是李溯生日當天,百里顰送了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擬》給他,感動到只能以身相許的不良男神和美女學霸百里顰之間將會發生哪些精彩的故事......

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以李溯和百里顰為主角展開故事情節的言情小說《五年高考三年打你》是由作家小央所寫,小說講的是李溯生日當天,百里顰送了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擬》給他,感動到只能以身相許的不良男神和美女學霸百里顰之間將會發生哪些精彩的故事......

免費閱讀

  冉志因說:“百里,你家是干什么的啊?”

  冉志因問問題時常莽莽撞撞,被人責怪無禮,但是百里顰完全沒有生氣,反而落落大方地作出回答。

  “做生意的。”她說,“你知道百里氏祠堂嗎?”

  祠堂是舊時代宗族制度的衍生物,如今大多已經拆除,剩余的也在城市的高速發展下擯棄。但是——

  百里氏祠堂是幾年前市內評選的文物保護單位。

  “啊,”樂小可忽然愣了一下,“是那個景點嗎?門票五塊錢那個。我小學在那個街區,以前讀書有時候走那里過。”

  中學生對這些事多少比較遲鈍,冉志因也是在樂小可的比劃下理解的:“我的媽,那是你家嗎?!真不愧是出過百里守約的姓!”

  “目前已經充公了啦。”百里顰淡淡地說,“總而言之,我家在古時候算大戶人家。”

  她是隔天搬到宿舍的。動靜不大,她住的是四個人的寢室,人少,但是寢室小得像飼養倉鼠的紙箱,洗浴也要去公共澡堂。

  百里顰的父母沒有到場,幫她搬東西的是兩名中年男子。百里顰沒對任何人介紹,只有后來樂小可問起時隨意作答,他們是她媽媽的秘書和司機。

  樂小可從百里顰的同學晉級成為了室友。

  宿舍里另外兩個都是班上的同學。其中一個假小子樣的,大家都叫她“洋哥”,很好相處;

      另一個則是近視五百度的宋艾琳,身材胖胖的,讀起書來不要命,可以說是和百里顰臭味相投。

  但是,宋艾琳和百里顰也有不同。

  除了學習外,她還有其他專長。

  對文科生來說,背記是必不可少的功課。她倆時常你問我答,提高效率,共同進步,很快結成了革命友誼。

  “百里,”這天背歷史,宋艾琳突然問,“你覺得李溯怎么樣?”

  百里顰剛背到春秋戰國,抬了抬眼反問:“什么怎么樣?”

  “你不知道嗎?”作為一個八卦愛好者,宋艾琳義正辭嚴說道,“你和李溯的緋聞。”

  在松土之后,她就沒跟著李溯去過科學館。

  不過,有的時候,坐在她前桌的李溯偶爾不翼而飛,她也會做出猜測——他大概種西紅柿和黃瓜去了。

  “這也沒辦法。畢竟你倆在外貌上就很般配了,還剛好是前后桌,開學第一天還一起去搬桌椅。

       有人還拿你們套言情小說呢,‘百里顰被李溯按到墻上狂親’這種……”宋艾琳抱住胸口嘖嘖嘆息,“拉郎是人之常情嘛。”

  拉郎是什么意思……

  百里顰感到一陣惡寒。

  “你成天看著他那后腦勺,就一點想法沒有?”宋艾琳發表了一番膽識過人的言論,“李溯雖然挺嚇人的,但是他——”

  她一回頭,后半句“長得帥啊”硬生生咽了回去。

  “‘但是他’?”李溯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到走廊上來的。

  宋艾琳如愿以償獨享了一番帥哥的注視,還好李溯沒再追問下去。他回頭看向百里顰:“林浩讓你午休過去。”

  百里顰點頭答應。

  等李溯離開,宋艾琳那一口氣才呼出來。

  吃過飯以后,百里顰請樂小可幫自己向生活老師請了假,隨后便去了科學館。

  她還沒進門,便遇到了剛好從辦公室出來的林浩。

  林浩仍舊是那副笑瞇瞇的樣子,招手說:“來了?是這樣的,李溯一個人培育那些蔬菜比較辛苦,所以我想著,假如有誰能幫幫他——”

  種菜不是一件輕松的事,百里顰也和李溯不同,對此毫無興趣。她剛準備推辭,

        就聽到了林浩的下一句話:“只要一個學期,到時候研究性學習的論文作業,你們就不用交了。”

  百里顰嘴里那句“我可能不太合適”急轉彎變成:“我一定會加油的!謝謝老師!”

  要說百里顰最不擅長的學習內容,作文可謂是當仁不讓。小學時她寫個400字《我的理想》都想撕筆記本。

  除此之外,她也不太愛看小說。初中時,語文課讓好書推薦,其他人都推薦的名著,

      就連她當時成天只知道化妝打扮的好友也推薦了一本《天使街23號》。

  而一直以來看不進文字書的百里顰推薦了一本《阿衰online》,從此淪為大家的笑柄。

  寫作文是不可能寫作文的,說什么都不可能寫作文的。

  種田就種田,反正跟李溯一起,她就打個下手而已。

  “你去謝謝李溯吧。”結果林浩回答,“是他說要你來幫他的。”

  聽到這話時,百里顰原本歡呼雀躍的心情倏然僵直了。她不合時宜地想起了早上宋艾琳跟她擠眉弄眼說過的那些話。

  她對李溯是一點想法都沒有的。

  那李溯呢?

  這么想來,他們之前幾次有交集,不都是李溯向她伸出單箭頭嗎?

  百里顰不由得有點緊張。

  走進那片園地時,她本來以為自己又會看到李大少毫無形象趴在地上插秧的樣子,沒想到李溯居然不在。

  實驗中學校規要求手機上交,但小靈通這類只有通訊功能的可以保留。

  百里顰回頭沒看到林老師,于是掏出手機,在記錄里找了半天,總算翻出可能是李溯的號碼打過去。

  她聽到小靈通的默認鈴聲在室內響起。百里顰順著聲音走進實驗室,結果看到幾張椅子拼湊成床,李溯正躺著,臉上蓋了一本《國家地理》。

  他那只黑色的小靈通扔在一旁。

  百里顰是想叫他名字的,但走近時,比起那個,小靈通屏幕上顯示的來電更吸引人注意。

  她看到了他給她寫的備注。

  “銀背大猩猩”。

  百里顰:?

  蓋在李溯臉上那本雜志略微移動,百里顰身體快過頭腦運轉,恰好藏在了實驗臺后邊。

  李溯起身來,掏出手機時看到來自“銀背大猩猩”的未接來電。

  他可能會回撥過來。百里顰大氣都不敢出,蹲在實驗臺下感慨,還好手機是靜音。

  但這時,李溯的電話又響了。

  有別人打給他。

  李溯接起后應了幾聲,掛斷前最后一句是“還是老地方,我帶錢過來”。

  然后他起身朝外走。這種窺探大佬秘密的機會千載難逢,他剛出去,百里顰就從桌后探出頭來。

  她跟上了他。

  只見李溯輕車熟路到了校門口。

  實驗中學的校門是一排將近二十米的電動鐵柵欄。靠近門衛室那一邊自然不能待,但李溯熟練地走到安全地帶。

       在門外已經有一個成年男子在等待了。

  那人穿著緊身開領上衣和皮褲,戴著純黑墨鏡,胸前掛著一條大金鏈子,一副香港古惑仔電影的打扮風格。

  李溯走近時掏出皮夾,抽出好幾張粉紅色的紙幣,穿過鐵門遞給對方時毫不猶豫。

  而那人也將一只厚厚的信封作為交換拿給李溯。

  在李溯打開信封檢查內容時,那名男子也清點起鈔票。確認無誤后,他們彼此朝對方點點頭,

      默不作聲,李溯轉身離開,而對方則也回過頭鉆上一輛面包車。

  百里顰躲在附近草叢處偷看,滿腹狐疑之際,她忽然想起了其他同學說過的傳聞。

  李溯和校外混社會的人有交易。

  他到底拿那么多錢換來的是什么?

  李溯從信封里取出一沓厚厚的紙張,一邊走一邊專心致志地翻看起來。百里顰一不做二不休,瞄準時機,突然沖了出去。

  “李溯!”她沖過去時,就連李溯也稍微嚇到。一陣風吹來,他手里的東西飛了幾張到地上。

  百里顰低下頭,最先看到的是一張臉。

  那是一疊照片。

  她在那幾張照片里所看到的不是人的臉,而是一種動物。

  “這是……”百里顰顫抖著開口,“猴子?!”

  “……是猩猩。”李溯矯正道。

  這幾張照片顯然是在系統性飼養動物的地方拍攝的,百里顰自然而然想到了附近的野生動物園。

  他在用錢跟人買猩猩的照片和觀察記錄。

  “那個穿衣品味很奇怪的人是?”百里顰忍不住問。

  李溯思索了幾秒,似乎這才回想起剛才見了誰:“你說廖哥?他是動物園的飼養員。”

  “你……你找他買照片,為什么要這么鬼鬼祟祟的?”即使是百里顰,這時候也繃不住笑臉了,“你知道大家怎么說你的嗎?”

  “動物園工作人員做這種事是違反規定的,當然必須低調。”李溯去撿起照片,隨即起身兀自繼續走,“再說了,他們說什么也不關我事。”

  盡管話說得很冷酷,轉身離開的背影也很決絕,但那速率非同尋常的步調還是出賣了他。

        李溯快步朝前走,面無表情,但實則也有些惴惴不安。

  這是他的秘密。

  就連他最要好的朋友冉志因都只勉強猜到過,更不用提胡姍,他沒有告訴任何人。

  然而,這個秘密被百里顰撞破了。

  “你最好別跟任何人說。”甩下威脅后,李溯加快腳步想逃脫現實,模糊起來的視線死角里,百里顰忽然停下腳步,遠遠地看著他離開。

  “為什么?”她站在他背后,忽然間開口喊道,“明明很了不起啊!”

  正是午休時間,校園里一片死寂,她的聲音因此顯得格外清晰。李溯猛然回過頭,毫無防備之下,

      如太陽般滾燙而明亮、不容人回絕便烙進視野的是女生堅定的表情。

  “有喜歡的東西,有想研究的東西,”百里顰說,“不是很了不起嗎?!”

  他愣在原地,眼睜睜看著她還要繼續說下去。百里顰一字一頓真誠而懇切地說:“你喜歡猩猩——”

  李溯總算回過神來,忍無可忍沖上前去捂住她的嘴,頗有些咬牙切齒:“你非要這么大聲嗎?”

  在他冰涼的手心后是她單薄的嘴唇與小巧的鼻尖,突如其來的肢體接觸,百里顰握著他匆忙阻攔自己的手,

       明亮的杏眼來回轉動,像靈敏而無畏的兔子一般肆意打量他。

  她把他的手抓下去,嘴角翹起一個微妙的弧度。對不起嘛,百里顰用口型說。

  “作為封口費,先請我吃支可愛多吧。”她的笑與平日的溫婉乖巧全無關系,充斥著獨屬于少女的惡質一瞬間綻露無遺。

  那一刻,李溯心中仿佛有把鑰匙擰動。

  同樣冰冷而充斥著興奮的笑容上泛,望著她的李溯忽然也笑起來。她已經放開了他的手,但他的手指卻反而彎曲著扣住她。

  這女的,真是一點都不可愛。百里顰撕開巧克力味可愛多的包裝時,李溯才從小賣部走出來。

       他一邊把錢夾放回去一邊問:“都是冰淇淋,為什么這個比別的貴那么多?”

  握住對方的把柄后,百里顰難免有點得意,一時放松警惕、暴露本性:“你好歹也是學校里人見人避的不良,

       放言情小說里,也該是男一男二,能不能有點出息?”

  李溯用微妙的目光望著她:“你這人是雙重人格吧?”

  百里顰無視他的言語攻擊:“……又不是沒錢,就應該大大方方一張黑卡扔出去。‘隨便刷’!”

  “不是我的錢,是我爸媽的錢。”李溯說著走過去,他打了個呵欠,“假如是我自己賺的,就給你隨便刷了。”

  沒想到,在經濟方面,李溯的觀點居然比同齡人成熟這么多。

  百里顰望著他的側臉,若有所思地說:“好好讀書的話,也算是履行義務吧。享受一些零花錢也可以。”

  李溯回頭,掃了一眼百里顰認真的表情。“只能這么想了。”他回答。

  “總之先別當不良了。”百里顰說。

  身旁那人沉默了半晌,就在百里顰以為他默認時,李溯給出了出人意料的回復:“我本來就不是啊。”

  他雖然一直獨來獨往、陰晴不定,但也只是尋常的問題學生。

  還沒到不良少年的地步。

  開學被學長教訓時還手得狠了一點,從此便有了糟糕的傳言。加上他還有個不省心的青梅竹馬。

  胡姍跟職高不好招惹的學生談戀愛,沒多久就分手,緊接著又談下一個,人際關系可謂是處理得亂七八糟。

  對方找上門來,原本李溯是去協商的,但職高那邊的更傾向于動手解決問題。

  面對拳腳,他只能以同樣的方式回應,不知不覺,引起糾紛的次數與日俱增,最終李溯也成為大家眼中的恐怖人物。

  得知事情真相的百里顰思索片刻,又問:“你是為什么考實驗中學的?”

  “因為這里是市內唯一的園林式校園。”李溯坦白。

  ——這人根本就是來探索大自然的。

  學校跟大自然有什么區別?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