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我那極為富有的表哥那禎禧小說在線

我那極為富有的表哥那禎禧小說在線

張大姑娘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那禎禧的小說名是《我那極為富有的表哥》是由張大姑娘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民國小說。落魄旗人格格VS權勢財閥一代。主要講述的是:身為落魄旗人格格,那禎禧的生活過得非常的艱難,哪哪都需要錢,可就是沒啥俸祿,所以,當極為富有的表哥來迎娶時,看著滿滿的彩禮,那禎禧那叫一個感動啊,終于不用再過窮日子了!

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主角是那禎禧的小說名是《我那極為富有的表哥》是由張大姑娘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民國小說。落魄旗人格格VS權勢財閥一代。主要講述的是:身為落魄旗人格格,那禎禧的生活過得非常的艱難,哪哪都需要錢,可就是沒啥俸祿,所以,當極為富有的表哥來迎娶時,看著滿滿的彩禮,那禎禧那叫一個感動啊,終于不用再過窮日子了!

免費閱讀

  “二舅媽,二舅媽,您喝茶。”

  二姐似乎是承擔不起來二舅媽發怒的后果,只得小聲的拉著她的袖子,扶著她坐下來,喝口茶靜靜心。

  大姐到底是多為難呢,娘家洗三的日子,她合該是能回來的,似乎只要跟婆婆說一聲就可以了,婆婆當然也必須不得不答應這么一個正當理由了。

  兒媳婦當然可以回娘家,而且是因為洗三必須回娘家,她不能給人家留下惡婆婆的印象不是。

  但是婆婆磋磨兒媳婦的方法多了去了,大姐不敢開這個口,不然事后不知道要吃多少的苦頭了。

  為了洗三回娘家,為了能讓婆婆主動開口,她一回家,便笑吟吟的去給婆婆捻紙信子,然后幫婆婆裝煙,是了,她的婆婆是個大煙鬼,平日里是吸大煙的。

  躺在那里,那么長的煙桿子,然后直直的對著頂棚上噴霧而出,似乎是極大的享受。

  可是無論是她有多大的享受,兒媳婦必須要在三點鐘的時候起床伺候她,賣早點的鋪子,伙計們都是三點鐘就開始賣油條豆汁了。

  不論她吃不吃,大姐沒有睡過一個囫圇覺了,她自從嫁進來,沒有睡過一次的天明,到了點兒了,輕輕的推開門看看外面的星星,要是時間早了,便再回屋子里坐著,就連眼睛都不敢閉一下,生怕誤了時辰。

  要知道,王公大臣們,事物如此繁忙,才會在三點鐘買早點去上朝的。

  可是大姐的婆婆,一個尖酸刻薄又刁鉆的封建老太太,也要三點鐘去買早點,在婆婆跟前伺候,是一站就是一天的。

  但凡是回屋子不在眼前超過一刻鐘,為什么是一刻鐘呢,不能不讓人上廁所不是,超過一刻鐘,大姐的婆婆就開始咳嗽的驚天動地了,帶著她不滿意的節奏,指桑罵槐的鬼喊。

  其間的委屈,大概其是三天三夜的說不完的。

  但是大姐喜歡回娘家啊,回了娘家,看看家里面和氣,她當姑奶奶的又受到尊重,她不能不貪戀這份溫暖的。

  所以一晚上沒敢睡踏實了,半夜里起來就去洗抹布,晚上的水啊,真涼,可是大姐心里面熱乎。

  洗干凈抹布,然后給家里的桌椅板凳,輕手輕腳的擦得干干凈凈的,不能不輕手輕腳的,不然婆婆的大煙桿子就戳著桌子,邦邦邦的開始折騰兒媳婦了。

  又去買了婆婆每日都要吃的豆漿油條,想了想,不得不咬牙自己去貼錢買了一碗杏仁豆腐。

  大姐是家里的免費幫傭一樣的,婆婆向來不給一分錢在手里面,她的錢,都是娘家給的補貼,就是這一點子可憐的補貼,有時候都要被丈夫偷去。

  大姐的婆婆吃飽了喝足了,就是不開口,大姐就是心里面著了火,也不敢說一句話,拿著擦銅藥水,給桌子抽屜上的銅擺件擦得锃亮的。

  婆婆不搭把手,還要在一邊說,“年輕小媳婦,哪里有你這么偷懶的,我年輕的時候,可沒你這么有福氣,你啊,在我跟前伺候,可算是少受罪了。”

  大姐得低著頭,一直低著頭,不然忍不住掉眼淚,她還不能不應答一聲,不然婆婆算是沒完沒了的,她給你踩在腳底下,還要你認錯。

  “奶奶說的是,您看,我還有什么要干的呢?”

  她的語氣不能不柔和,她的臉上不能不帶著笑。

  婆婆又有話說了,“要干什么還要來問我,我一把年紀了也是操碎了心了,神佛牌子前面收拾干凈了嗎?五供都落灰了。”

  大姐于是便去收拾五供,手里面一道一道的深深的紋路,都是干活磨出來的,沒有嫁人的時候,家里有個老媽子,這樣的粗活不是她來干的。

  二舅媽實在是沒能坐得住,她極為在乎臉面,并且也注重自己人的臉面,大姐的婆婆這樣做,她要親自出馬。

  娘家人洗三的好日子,竟然不讓兒媳婦來,她自己作為娘家人,并不準備忍下來這口氣。

  四太太拉著二舅媽,“二嫂,您聽我說,還是別去了,您這要是去了,不管有沒有理兒,受罪的不還是大姐兒,她那個婆婆,您應當是清楚的。”

  二舅媽并不會因為這是一個坐月子的人的請求而有絲毫的心軟,反而連帶著四太太一起看不起,“就是因為你們都怕她,才慣得這么些的臭毛病,我看啊,大姐也不用怕她,凡事兒講理,咱們旗人家沒有這樣磋磨兒媳婦的規矩。”

  顯然二舅媽的怒氣已經高漲到一定的階段了,今兒這個氣,是不準備咽下去了。

  她向來極為熱心親戚家里的事情,并且出事極為公正,她自己認為的公正,按照老祖宗的規矩來,那就摔死公正了,這是二舅媽對公正的認識。

  跟一只大公雞一般的,雄赳赳氣昂昂的跨過門檻,她不管自己丈夫沒有來,也不管那四爺這親爸爸為什么沒有來,在二舅媽看來,這都是內部矛盾,大家都是一家子。

  但是到了大姐婆婆那里,她是把大姐當做是自己人的,絕不容忍大姐平白無故受到這樣的委屈。

  但是門檻一跨出,就看見一輛小汽車停在門口,二舅媽一手扶著門檻,一只手緊緊的捏著帕子,這樣氣派的小轎車,無論如何是不能停在她們這樣的家庭里面的。

  這樣新奇的玩意,這樣有錢的玩意,跟旗人家里面,自來不是一個套路的。

  只見車上下來一個穿灰色長衫的人,面黑無須,但是長了一個喜慶模樣,微微的提著長衫的下擺上臺階,對著二舅媽微微的低著頭顯示恭敬。

  這不得不讓二舅媽很受用,慢慢的抬起來另一條腿跨過門檻,這樣好讓兩只腿都在外面,顯得體面。

  她站在臺階上頭,一邊跟他說話,一邊看著車上下來兩個小伙計,開始跟掏箱子一樣的往外掏東西,大大小小的禮盒子,跟這邊的全都不一樣。

  這邊的禮物盒子,都是一個顏色花樣的,大方雅致,沒有別的亂七八糟的東西。

  但是這一些禮物盒子,顏色之多,花樣之多,二舅媽犀利的眼光一下子就能分辨的出來格外的用心,當然也格外的名貴。

  “太太,敢問這里是那家嗎?”

  老爺子聽到外面喧嘩,以為是宗山大師來了,緊趕著出來相迎,萬萬沒想到竟然是上海馮家真的來人了。

  那管家立馬前去行禮,很是殷勤,“那老爺子,我們老太太得了信兒,立馬讓我來走一趟,務必為三小姐慶生洗三,您管我叫劉二便是了。”

  “我們二公子剛得風寒,家里不放心,不然合該是親自來一趟的,想著等著大好了,再來向您賠罪。”

  “老太太說了,讓我來走一趟,我就托個大,給您先賠罪了。”

  說著就是一個跪拜大禮,可見看重,這管家的態度,就是馮家的態度。

  老爺子看了,心里面放下來一半心,還有一半心是提著的。

  他們兩家,是有婚約的,只是家里公子小姐年紀都不相配,馮家正兒八經的公子只有兩位,一位大公子,比那家大姐兒大的多,跟二姐兒就更不可能了,等到了這二公子,原因為也是沒希望了,畢竟那太太多年不生養了,都以為姻親要斷了。

  而且一個遠在皇城,一個遠在上海,時間長了不聯系,婚約的事兒,慢慢地也就作罷了。

  誰能想到,后面還有個癡癡到來的那三小姐呢,那老爺子一合計,他最重面子誠心,無論婚約成不成的,總得跟人家馮家說一聲的,趁此機會,要是能成就成,要是不成啊,趁早說開了兩不耽誤。

  畢竟,能相配的只有馮家二公子了,也就是剛才管家說的得了風寒的那一位,話里話外,是承認這門婚事的。

  老爺子把人扶起來,心里面笑了笑,這馮家,也自來是重諾的。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