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揭短阮之南傅從夜全文免費

揭短阮之南傅從夜全文免費

馬桶上的小孩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阮之南傅從夜的小說名是《揭短》是由馬桶上的小孩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校園甜文。主要講述的是:阮之南第一次見到傅從夜時便覺得他是個小白兔,模樣是挺討喜可愛的,就是眼神扎人。而此時的阮之南活脫脫的一個殺馬特不良少女,傅從夜對她并無好感,后來兩人在學校再次相遇,了解到阮之南的一些英雄事跡后對她更是毫無好感,直到某次傅從夜看著戴著假發穿著小仙女裙作為天王巨星獨女,出席了某名流如云的慈善晚宴……

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主角是阮之南傅從夜的小說名是《揭短》是由馬桶上的小孩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校園甜文。主要講述的是:阮之南第一次見到傅從夜時便覺得他是個小白兔,模樣是挺討喜可愛的,就是眼神扎人。而此時的阮之南活脫脫的一個殺馬特不良少女,傅從夜對她并無好感,后來兩人在學校再次相遇,了解到阮之南的一些英雄事跡后對她更是毫無好感,直到某次傅從夜看著戴著假發穿著小仙女裙作為天王巨星獨女,出席了某名流如云的慈善晚宴……

免費閱讀

  剛過元宵,沒出正月,這座北方大城市的夜晚還有點蕭索,光禿禿的樹下,有凍實的臟雪,積壓著冰封的鞭炮紙,來往行人裹緊衣服,低頭頂著風咬牙前行。

  三中還沒開學,校門緊閉,教學樓黑燈瞎火,只有保安室亮著燈,在早早落幕的夜色下,顯得像個鬼城。

  一個穿著黑色羽絨服的人,隔著條馬路,遠遠望著三中,嘬著棒棒糖。

  在狂風中,這人也吹得如同長毛的博美,五官全埋在頭發里,只有嘴里叼的棒棒糖棍從頭發里立出來。

  阮之南伸手捋了捋她那披散的長頭發,嘆氣一聲,仰起頭來,看向路對面的三中校園。

  一年沒回來,三中最大的變化,就是多了棟新體育館。

  聽說這體育館上下,從籃球場壁球館,到游泳池更衣室,一切都嶄新高端,再給三中富得流油的名號,添上一筆。

  體育館靠馬路一側的外墻上,三個鑲金大字在夜色中閃亮。

  [星星館]

  這么撒嬌惡心的疊字讀音也是有原因的。

  聽說是知名電商企業星星商城給捐的。

  阮之南真感謝,不是什么美特斯邦喂或者餓了唄捐的樓,否則到時候名字還不知道成什么樣呢。

  阮之南一年前從三中轉去外地讀書,如今又轉回來了。但她在開學之前來三中附近,可不是偷偷跑回學校憶苦思甜的。

  她是想在三中對面給自己租套房子,搬出來住。

  今天是出來找房子的。

  阮之南蹬著滑板,轉身往三中對面眾多小區走去,路過了一大片租房中介店鋪,畢竟三中還是市重點,附近都是學區房,玻璃上貼的租賣價格都十分離譜,里頭也熱鬧非凡。

  可她也沒這種店里往走。

  阮之南以前進去過,她的要求條件一提,各路中介都熱情殷勤,可到了準備簽合同的時候,一看她身份證就犯了難,說讓她家長來簽合同。

  得了,未成年連租房的權力都沒有。

  她現在就想再各個小區繞一繞,看看有沒有那種不走中介,在小區里自己貼小廣告的租房,她別說押一付三,就是從小金庫里拿錢,付上一年房租也愿意。

  要是被騙了,就到時候再說,屆時再請爸媽出馬也來得及。

  三中對面的小區水平參差不齊,有不少是大院老樓,但也有些十幾年前的老別墅區。

  三中很靠近內環,當年能在這兒買得起別墅的人估計非富即貴,但十幾年來形勢變化太快,有些別墅還能勉強維持當年面貌,不過是看起來有些破舊老氣;但有些別墅卻被改造的不成樣子,甚至好幾個都把獨棟開成了小賣部和幼兒教育。

  她在小區內一路蹬著滑板,手機在她口袋里震了起來,阮之南掏出手機,來電顯示是刀姐。

  她不想接。

  掛了。

  刀姐又打過來。

  她干脆不掛也不接。

  刀姐就一遍遍的打,震得她手都要麻了。

  刀姐就是刀姐。她是那種跟獅子搏斗,都絕不會比獅子先撒口的女人。

  讓她放棄,幾乎不可能。

  阮之南站定一會兒,還是接通了電話。

  刀姐在那頭,音量拔高:“阮之南!你知道我一天天有多忙么?!我給你打了多少遍,你是不是要把我的時間全耗在你身上!你爸給你發了那么多條微信你怎么不回!他都快急哭了你知道么!”

  阮之南撇了下嘴角:“讓他哭。他天天就是個哭包,屁大點事兒都要淌眼淚。法治社會,我能出什么事兒。”

  她說著,卻看到前頭的電線桿子上,似乎貼了個租房廣告,往前蹬過去,在昏黃的路燈下端詳那個廣告。

  刀姐在那頭卻跟踩了尾巴似的喊起來:“法治社會就他媽不出事兒了!阮之南你知道你上次出事兒,多少人差點被你嚇死!你是不是真的覺得你刀槍不入,佛光灌體了啊!”

  阮之南卻把刀姐的話左耳進右耳出了。

  她掃視著廣告上的租房信息。

  對方把房租的四位數寫的奇大無比。

  【3800!只要3800!】

  【全套整租,三層共四百五十平米,自帶家具!】

  阮之南先看到了旁邊的兩張圖片。好像是客廳和書房,但都擺滿了書架,甚至地上還有成摞的書籍,看封皮就不是那種市面上的暢銷書,而像是商務印書館出的成套的各類專著,幾乎堆滿了房間的各個角落。

  下頭才是介紹。

  這套房子原來是房主專用放書的書室,住進來的租客可以使用的面積大概是整個房子的百分之六七十。

  這些書籍都不可隨意亂放,更不能在房中吸煙燒烤轟趴。

  但另一面,這個房子自帶的裝修都十分高檔,活動面積也足夠住下一大家人,如果有愛書人士還能降租——

  房主急需要用錢,所以要求房租年付。

  這些條件,怪不得房主沒法去找中介幫忙掛出去了。

  可這樣的別墅,學區的地角,再加上內環的位置,三千八幾乎等于白送了。

  刀姐在那頭急了:“阮之南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阮之南應聲:“啊,聽著呢,干什么呀?”

  刀姐深吸一口氣:“你現在在哪兒,我讓人去接你。要不等我這邊辦完事兒,我自己去接你。”

  阮之南:“一會兒再說吧。我要不然自己坐地鐵回去。讓我爸別哭了,他哭起來特丑。”

  她說著,迅速把電話掛了。

  然后舉起手機拍了一下廣告。

  總感覺這房主很希望租出去,說不定能夠私下協商。

  上頭寫的地址,就在別墅區后頭兩排的位置,她可以先去看看外觀,如果可以就直接給房東打個電話,要求看房。

  阮之南往后找到了那棟別墅。

  外觀一看就是十幾年前那種偽歐式土味別墅,冷冷清清,連對聯和裝飾都沒有。沒一點住過人的人味,卻又門窗干凈,花園整潔。

  不過這邊住的,應該也有不少有錢人。

  比如旁邊那棟,樓底下停了三輛黑色的大G,就那三輛方盒子的體格,像是來搬家的。二層還亮著燈,樓上陡然響起來砸東西和怒吼的聲音,還有本書忽然順窗扔出來,砸在其中一輛大G的頂蓋上,砸沒砸出凹來不確定,但顯然,這家是來了不速之客。

  正想著,二樓說話聲輕了些,正門打開了,一群穿著西裝或者防風外套的人魚貫而出,還有幾個大哥竟然不懼深夜嚴寒,擼著袖子,露出一片花臂。

  阮之南蹲在花壇邊上,直起身子張望過去。

  喲,掃黑除惡這么幾年了,這年關都沒結束,就有這么囂張的龍哥虎哥敢上街了?

  跟在這群人后頭送出來的,是一個身材瘦高,戴著眼鏡的男生,頭發偏長,后腦扎著小揪揪。

  看起來跟她差不多大。

  那男生竟然穿著小白兔拖鞋,裹了件軍綠色棉服,他似乎在家為了方便,還用黑色發箍把前額的頭發攏到后頭去,一邊往外走,一邊低聲跟那幾位花臂大哥說什么。

  花臂大哥之中,還簇擁了一個夾著公文包的瘦小男人,像是領頭的老板。

  公文包臉色極臭,到了車旁邊,對著小白兔男生指手畫腳,甚至手指頭都戳到那小白兔腦門上了。

  小白兔沒動,就任他戳。

  旁邊花臂大哥站著,緊緊圍住了小白兔。

  小白兔低頭說了一句什么,公文包冷笑起來,高聲道:“草你媽你賠得起么!整個項目都耽誤了,一點契約精神都沒有,還混個屁啊!怪不得現在成這個落魄的狗逼樣子!還動不動拿自己殘廢了當賣點,他以為他是史鐵生啊!”

  公文包是仰著頭沖著別墅喊的,似乎是故意喊給里頭的人聽。

  小白兔抬起頭來。

  路燈晦暗,阮之南沒有看清他的臉。

  但公文包卻跟一下子被掐斷聲音似的,身子一僵。

  公文包心里毛了,陡然把自己手里的包朝小白兔兜頭甩過去:“我草你媽看什么看啊!你有看我的功夫不如好好看看你爹!”

  那公文包的邊角頗為堅硬銳利,小白兔額頭上挨了這一下,身子都往后趔趄了半步。他捂住額頭,輕聲道:“……你先動手了。”

  公文包:“什么?!”

  小白兔猛地上前一步,掰住公文包的手。

  公文包更為嘹亮的慘叫一聲,遠遠看去,穿著西裝褲的屁股都疼的夾緊了。小白兔不但不松手,還一腳朝他膝蓋下頭踹去。

  這招阮之南也懂,踹的是麻筋,不過看小白兔的動作,不太像經常打架的混混——因為他太沒輕沒重了。

  幸好小白兔穿的是拖鞋,他往死里踹,卻因為拖鞋上毛茸茸的兔子頭做緩沖,威力減半,公文包卻不太抗揍,腿一軟,連叫都沒叫喚出來,身子往前倒去,幾個花臂大哥連忙撲上去想要攔——

  小白兔一動手,花臂大哥們先驚慌失措的喊了起來:“干哈呀!好好嗦話!咱別動手行不!小兄弟——別動手!能吵吵咱就別動手啊!!”

  從阮之南的視角,只看到幾個花臂大哥喊著別動手,卻把小白兔推到了車子后頭看不見的方向。

  難道是為了躲攝像頭?!

  阮之南連忙跳下了花壇。

  一群大哥,欺負一個看起來十六七歲的學生,這還算什么世道啊!

  小別墅二樓傳出來一個男人嘶啞的呼喊:“你們別跟他動手!滾蛋!”

  傅從夜被按在車上,發箍和眼鏡還被撞掉了,他面無表情,雖然也想動手,但幾個花臂大哥幾乎是緊緊擠著他,他連胳膊都拔不出來。

  最好是能打起來。畢竟他未成年,對方還先動手了,如果有什么傷,鬧到警局,對方以后反而不敢再這樣貿然上門。

  但傅從夜知道,他們不敢動手。

  幾個花臂大哥擠著他,還在那兒低聲勸他:“小同學,一會兒我們放開你,你別動手啊。要是動手傷人了,你這學還上不上了。我們也沒別的意思,討債歸討債,但這事兒不是沒有解決辦法,你勸勸你爸,不都好辦么。”

  傅從夜冷著臉:“我勸不動他。你們想勸就勸,電話也能跟他商量,可三天兩頭到家里來是什么意思——我都說了,賠錢我可以想辦法。”

  花臂大哥笑了:“你才多大,你能想什么辦法。再說了,你爸是真的不要臉的,否則他不能賣房子啊?何必在我們這兒當老賴。”

  傅從夜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緊緊抿著嘴不說話。

  旁邊跪在馬路牙子上哆嗦了半天的公文包終于緩過勁兒來,他坐在地上,破口大罵:“把他帶走得了,看他爸會不會為了兒子露臉!再說我他媽要的不是賠錢,你們賠的起這個項目么!現在都混到幾流了還把自己當大爺,要不是有人拉你爸一把,你覺得你爸能參與進這種級別的項目?!”

  花臂大哥想要勸公文包,忽然從別墅二樓飛下一本硬皮的《我與地壇》,仿佛在回應公文包剛剛的嘲諷,書角長眼般砸在了他后腦勺上。

  公文包幾乎是從地上彈起來,他疼的一手捂著后腦勺,一手撿起書,看見書皮也噎了噎。

  打不到樓上的老子,還能打不到樓下的小子么,他抬手就要拿那本書朝傅從夜扔去。

  突然,路燈微微閃爍,一個身影從兩輛大G之間竄了過來,手里揮著滑板,朝公文包的后膝蓋拍去!

  來人一頭亂糟糟的長發,穿著過膝蓋的黑色羽絨服,嘴上還叼著根壯膽細煙,站在再次跪倒的公文包身邊,用腳停住了滑走的滑板。

  此人撩了下頭發,露出臉來,手指夾著那剛剛叼在嘴里的細煙,他們幾個人才看清,哪是什么煙,是根疑似草莓味棒棒糖。

  草莓棒棒糖抬起手來,開口道:“我已經報警了,你們這是尋釁滋事罪。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好幾十條規定,尋釁滋事罪,是指隨意毆打、騷擾他人,或者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行為!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傅從夜的眼鏡掉了,他沒看清這人的五官,只聽出聲音貌似是個……女孩。

  她又把棒棒糖塞回了嘴里,含混道:“你們還毆打未成年人,更是罪加一等!”

  花臂大哥也一僵,道:“小同學,我們沒打架。”

  但已經來不及了,警車的聲音已經進了小區,從別墅兩側的路靠近過來了。

  花臂大哥:“……”

  傅從夜:“……”

  嘬著糖的阮之南對他們搖了搖頭,仿佛對他們這些黑惡勢力的狡辯感到痛心疾首:“我又不會傻乎乎沖出來,我可是聽到警車進了院才過來的。”

  等警察停車靠近過來,場面混亂起來,幾個花臂大哥簡直乖巧的如同排隊問詢,公文包卻在滿地打滾耍橫,小白兔同學則半跪在地上摸找眼鏡。

  阮之南倒是挺會見機行事,趁著混亂,轉身要溜,忽然就被坐在地上的公文包一把抱住了腿:“她也動手了!我們倆尋釁滋事,隨意互毆來著!”

  阮之南:“……?!”

  另一邊,刀姐剛想再給阮之南打電話的時候,就先接到了公司下屬的電話。

  “刀姐,我們去傅鷺家里催稿的時候,出了點事兒,動起手來了。現在都在警察局了。您、您要不過來一趟。”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