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安靜王欣小說全文免費

安靜王欣小說全文免費

王欣 著

連載中免費

《安靜》講述了大學畢業后林墨加入了《風尚》雜志社,從跑腿打雜的茶水小妹到整個集團的運營總監。她憑借實力在一次次事件中力挽狂瀾,獲得了整個沃格集團的認可。蛻變中的林墨漸漸明白,為了堅守夢想與價值,她必須不斷地自我提升、自我超越,在活出自我的同時更應懂得在轉身之前送一份拈花微笑的淡定給自己與他人。

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王欣大神最新作品《安靜》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安靜最新,安靜無彈窗,《安靜》講述了大學畢業后林墨加入了《風尚》雜志社,從跑腿打雜的茶水小妹到整個集團的運營總監。但是,國際頂尖時尚雜志《沃格》進入中國卻讓本土風尚集團遭遇巨大的沖擊。林墨獨挑大梁,幫助總裁姜伯拿下美國梵熙集團的投資,為公司經營迎來轉機。新一波移動互聯網浪潮洶涌而來,傳統紙媒再受沖擊,林墨被迫離職。跌落谷底的生活并未打敗林墨,她重新審視這個行業,用時尚點評賬號重出江湖,并獲得沃格中國區總經理易先生的欣賞。林墨終于通過《沃格》重回時尚戰場,她憑借實力在一次次事件中力挽狂瀾,獲得了整個沃格集團的認可。蛻變中的林墨漸漸明白,為了堅守夢想與價值,她必須不斷地自我提升、自我超越,在活出自我的同時更應懂得在轉身之前送一份拈花微笑的淡定給自己與他人。

免費閱讀

  “什么傻逼雜志!”

  周詩雪怒氣沖沖地把手中的雜志摔在地上—2008年11月號的《霓裳Flora》,封面上正是她自己,穿著新款時裝,笑靨如花,壓著她的豪言壯語—“周詩雪:我愛自己,更愛這個世界”。而此刻,周詩雪上了濃妝的俏臉因為氣血沖頭而變出幾分猙獰,她完全不在意幾十米開外還有不少保安正朝她張望,又對身后跟著的經紀人狠狠罵了一句:“以后她們家的活動傻逼才來!”然后朝著停在酒店大門外的保姆車疾奔而去。

  從宴會廳急急趕出來的林墨只見到了周詩雪的經紀人Amy,她趕緊拉住Amy,說:“別著急走,一會兒詩雪還得給她代言的品牌頒發愛心證書呢!”

  Amy滿臉皮笑肉不笑,說:“詩雪不愿意下車,誰勸都不行,我特意等著給你道個別,我們這就走了。”

  林墨對她道歉:“這次實在不好意思,沒想到弄成這樣,集團的大活動,我也不好干預。”

  Amy冷哼一聲,說:“小墨,不是我說什么,你們這次太不仗義了,來之前沒人告訴我們要買東西,況且買就買吧,既然是為災區義賣,我們也應當出些力,但你們總不能招呼都不打就安排我們家詩雪去競拍一百萬的鉆表吧?那丫頭的錢全是靠辛苦拍戲掙的,你們不能按企業家的標準去壓榨她的呀!雖是善舉,各人也是量力而行,該捐的我們早捐了,詩雪現在拍戲這么忙硬向劇組請了假專程飛來參加你們的晚宴已經很夠意思了,沒想到還被你們搞了這么大一個攤派,要改天我們家詩雪以個人名義舉辦一個賑災籌款會,二話不說讓你們風尚集團必須捐助一千萬,你受得了么?”

  林墨臉紅了,說:“您說的都對,我剛給詩雪也道歉了,再對您說一聲對不起,希望這不會影響咱們之后的合作,以后有需要我們雜志的地方,Amy姐您盡管說。”

  Amy見林墨說得真誠,便服了軟,說:“也不至于啦,畢竟是做好事,詩雪會想明白的。你趕緊回去吧,下個月詩雪的新片上映,我到時候再找你幫忙。”

  林墨目送Amy一行人離開后,從地上撿起了雜志,轉身回到宴會廳,《霓裳Flora》的主編姚麗娜正坐在一堆企業家中間給他們敬酒,勾肩搭背,各種快活。林墨把姚麗娜叫了出來,把雜志遞給她,說:“周詩雪發火了,已經走了。”

  姚麗娜大喝一聲:“什么!那一會兒誰來頒獎?!”

  林墨說:“你自己想辦法吧,誰讓你招呼不打一聲就讓她買表?”

  姚麗娜翻了個白眼,說:“她買也是應該的。你們《風尚》,我們《霓裳Flora》,兩刊加一塊兒,一年至少給她三個封面,廣告價值多少她算過么?買塊兒一百萬的表怎么了?這錢又不是進你我兜兒里,往哪兒說也是給她自己貼金,真別不識抬舉!沒我們風尚集團兩刊的力捧,她接代言能接這么快么!”

  林墨氣了,說:“你用歸用,但總得客氣點兒!品牌現在都認她,回頭她死活不和我們合作,她代言的品牌肯定不會對我們兩家投放了!”

  姚麗娜一陣笑,說:“墨姐,這市面上有幾本大刊?她放棄我們兩家,等于放棄了大半個時尚圈兒。咱都自信點兒,行么?”

  正說著,晚會的場務過來催場,問姚麗娜:“馬上就是周詩雪頒獎環節了,到處找不到她人!”

  姚麗娜說:“沒事兒,一會兒我上去說。”

  林墨坐回原位,看姚麗娜扭著被紅色緊身長裙繃得圓鼓鼓的屁股款款走上舞臺,嬌媚地說:“詩雪由于要趕回橫店拍一場很重要的群戲,不得不提前離開去機場。但她剛才臨走前對我說,這是今年她參加的最有意義的一場活動,如果不是要趕回去拍戲,她還想留下來繼續競拍今晚的善品。她也讓我替她向今晚所有獲得愛心證書的品牌祝賀:你們選擇了風尚,就是選擇了責任、選擇了道義、選擇了共贏!”

  林墨在臺下聽得愣住,她驚訝于姚麗娜居然能把什么都說得跟真的似的,若非剛才親眼見到周詩雪一副恨得咬碎后槽牙的模樣,聽了姚麗娜這番話,誰都得站起身來為周詩雪的高風亮節及晚宴的功德圓滿鼓掌喝彩。

  至于這高朋滿座、鐘鳴鼎食的浮光盛景里,究竟哪些才是真的?整個舞臺上方一行“風尚集團十五周年慶典暨風尚中國慈善之夜”的鎏金大字,林墨也兀地看不真切了。她在心里犯起了嘀咕:過得真夠快的!十五年前,哪來什么周詩雪,她亦不認識姚麗娜,所謂風尚集團,就是三間辦公室里坐著的八個人。十五年前的這個時候,她才剛到風尚,猶記得差不多同樣是如此深秋的一個夜晚,她和其余七個人坐在杯盤狼藉的小飯館里喝著二鍋頭吃著回鍋肉聽社長姜海高談闊論、發下宏愿:要將雜志做成中國時尚領域第一。這畫面想起來,倒比眼下所有景象都真切些。

  心念電轉間,林墨看見自己又站在了京寶飯店大門外。

  1993年時尚雜志什么樣?

  站在京寶飯店門口,林墨閃出的第一個念頭,只有四個字:什么玩意兒!

  從這里往東走一段,再左轉,沒幾步便是大羊毛副食店。四級高臺階跨進去,北邊第一個柜臺是賣豬肉的大案子,接著是賣鮮魚的兩個大水池子,緊里面賣牛羊肉,靠東墻的柜臺賣煙酒副食和糕點。南邊的柜臺賣日用百貨,除了針頭線腦牙膏肥皂暖瓶茶缸飯盒外,還賣針織和毛線。足足六間門臉大,跟老北京一打聽都知道,林墨也是憑著這一地標才找到京寶飯店的。過了副食店,繼續往北走,繞過海關大樓,把大羊毛胡同走穿,是繁華的東長安街,隔著寬敞馬路,高大氣派的國際飯店一點也沾不著路南胡同里的腌之氣;若從這里往南走,經過一片低矮的小兩層自建樓,直接通向北京站站前廣場,三分鐘都用不了。

  京寶飯店就匿在東長安街與北京站之間,前有高樓大廈,后有人山人海,在這片胡同區里,它倒還算顯眼。五層高的一字型板樓,九十年代以前是紡織工會接待到京學習人員的內部招待所。時興自主承包經營后,就對外開放了。和周圍用搭建民房改造的“建國招待所”“京鐵招待所”等相比,唯獨京寶飯店有大堂、門房、電梯,已然洋氣了不少。

  但林墨還是覺得自己找錯了地方,看著手里名片上印的“姜海《風尚》雜志社社長北京建國門內小街京寶飯店401-405”,又看著不遠處的大羊毛副食店正從小貨車上卸豬肉,時不時有拉客大媽把零零散散剛從北京站出來扛著大包的務工人員往京寶飯店隔壁的各種小招待所領,她猶豫了十來分鐘,沒敢往里進。

  林墨是建國門外中國大飯店的公關專員,專門負責接待外賓、舉辦外事活動。她學的是英語專業,大學畢業通過選拔被分配到了中國大飯店公關部,剛開始,林墨的主要工作是舉著牌子上機場迎接外賓,后來經理覺著她口語不錯,做人熱情,便安排她負責酒店的外事禮儀及外賓招待這一塊。這工作聽起來挺高端,其實不過是圣誕節張羅布置圣誕樹、感恩節翻譯制作節日菜單、碰上外事宴會留在現場指導服務員進行服務。三個月前,北京市旅游局要在中國大飯店搞一場旅游推介酒會,請了各大使館的文化參贊、部分涉外旅行社負責人以及一些國際媒體。林墨照例去盯場,酒會開始前,她去場地巡視,意外發現宴會大廳門口臨時擺了兩張桌子支起一個攤兒。

  “你們哪個單位的?在這兒干嗎?”林墨一個箭步躥到攤位前,揪住正在指揮其他人員布置展臺的男人問。

  “您好,我們是《風尚》雜志社的,我是社長姜海。這是我的名片。我們是北京市旅游局的兄弟單位,剛創刊沒多久,這次是和他們一起來的。旅游局的杜局長是我朋友,特別批準了我們在這里布置一個小展臺,向外賓們展示中國當今的時尚面貌。”

  林墨接過名片,這才仔細打量了眼前這個男人。他個頭中等,長一張國字臉,兩道眉毛濃而短促,下面一對眼睛炯炯有神,鼻梁挺拔,就是長了一張和臉型不太協調的細唇小嘴。同樣濃密的頭發梳了一個二八偏分,抹了點摩絲。穿一身深灰色襯了墊肩的西裝,并不太合身,腰身不收,褲腳也長,里面配的一件黃綠細格子襯衫更是刺眼。好在他一直微微前傾著身子,殷勤地笑著,倒并不是令人討厭的男人。林墨再看了看名片,哦,原來叫姜海。

  “我是中國大飯店公關部的,我叫林墨,姜社長,幸會。”

  “林小姐千萬別客氣,謝謝您對我們工作的支持,這是我們的雜志,請您多多指教。”姜海一面笑,一面從桌子底下掏出一本雜志,雙手遞給了林墨。

  林墨接過雜志,隨手翻了翻,喃喃道:“你們雜志都是講什么的啊?”

  姜海說:“我們雜志是幫有地位的人塑造品位。打個比方啊,你看你們飯店樓下的范思哲、多米歐專賣店,賣的可都是好東西。可要不說,別人肯定心想這衣服憑什么賣那么貴!《風尚》雜志就是要教育所有有能力去這些店里消費的人:貴,不但是一分價錢一分貨,而且,你買到的不僅是貨,更是一種生活。”

  聽他這么一說,林墨樂了,說:“挺有意思啊,回頭我認真看一下!”說罷,又跟姜海再次握了握手,就各自忙去了。

  那天晚上,林墨回到家中,把《風尚》拿出來細細翻看。這雜志的確與市面上的不同,整本全是彩色印刷,紙張也高檔,封面一個高鼻深目黃頭發的外國美人,穿一件墨藍色的真絲吊帶裙,就這么款款地望著你,魂兒都要勾了去。里面的文章也挺有看頭,林墨讀了一遍才知道,王府飯店里的杰尼亞男裝,竟是世界男裝品牌的最高峰,美國前總統、英國王子查爾斯都穿杰尼亞,享受杰尼亞定制才是富豪階層的特權。還有一篇叫《白領麗人的精彩生活》,寫了五類白領麗人怎么吃怎么穿怎么買怎么享受單身,這篇林墨讀得尤其認真,文中提到的白領麗人有專業翻譯、外企文員、電視節目主持人、記者編輯、律師,可惜沒有提到在飯店打點老外的公關小姐,這讓她有點泄氣。合上《風尚》,林墨又想起常買的《女友》雜志,封面盡是張咪、鐘楚紅那樣的女明星,里面的文章也像寫給失足女青年看的,什么《女人愛哭》、《把握第二場人生》、《張抗抗:最大的障礙是女人自己》仿佛一個女人想過有追求、有品質的生活,唯一的選擇只能去當女明星或者女作家。真是挺有意思的。

  之后,林墨每月都去郵局書報銷售部買《風尚》看。雜志每月一期,售價十元,比所有雜志都貴,買個兩三期就抵得上去西單商場買件羊毛衫了。林墨覺得值,她從《風尚》里了解的外面世界,比她在中國大飯店工作一整年見識的多得多—原來時常見到女外賓肩頭上那只印著雙C圖案的黑白兩色菱紋包,叫做香奈兒;Valentino并不是叫“華倫天奴”,而是“瓦倫蒂諾”;路易威登一只皮包價值她大半年的工資,可那就是身份;以及,作為都市女子,單身才是常態,享受的呵護比早早出嫁聰明得不是一星半點兒。

  這月買完新一期《風尚》,林墨在辦公室糾結了一下午,終于還是翻出姜海的名片,撥通了《風尚》雜志社的電話。

  “喂,喂,您好,請問是《風尚》雜志社的姜海姜社長么?”電話接通的那刻,林墨心里反倒沒了忐忑。

  “是我,您是哪位?”

  “哦,我是中國大飯店公關部的林墨,您還記得么?五月份北京旅游局在我們這兒做酒會,您也在,還送了我一本您的雜志。”

  “哦,哦!是林小姐啊!您好,好久不見啊!您找我有什么事兒?”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