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重返王侯家謝寶意重生小說

重返王侯家謝寶意重生小說

納蘭十七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謝寶意的小說名是《重返王侯家》是由納蘭十七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重生打臉爽文。主要講述的是:前一世的謝寶意進了寧王府,但是和她同一個乳娘撫養大的姐姐一進王府就成了萬人之上的郡主,而自己什么也不是,后來被人陷害毀容斷腿慘死,才知道一個震驚的真相。重來一世的謝寶意重返寧王府,這一世的她絕不姑息,定要讓那些奸人付出代價!

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主角是謝寶意的小說名是《重返王侯家》是由納蘭十七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重生打臉爽文。主要講述的是:前一世的謝寶意進了寧王府,但是和她同一個ru娘撫養大的姐姐一進王府就成了萬人之上的郡主,而自己什么也不是,后來被人陷害毀容斷腿慘死,才知道一個震驚的真相。重來一世的謝寶意重返寧王府,這一世的她絕不姑息,定要讓那些奸人付出代價!

免費閱讀

  晴天一聲霹靂。

  寶意頭腦一片空白地想,這是什么意思?姐姐不是真正的郡主,娘親……不是自己的娘親?

  那誰才是郡主?誰才是她真正的家人?

  一瞬間,過往的記憶就像走馬燈一樣,開始在她眼前閃過。

  那些已經變得模糊了的溫暖記憶,又在她腦海中漸漸變得清晰起來。山崗上,小小的寶意被奶奶抱在懷里,脖子掛著那枚玉墜,和奶奶一起遙望著北邊。

  “看見了沒有?”奶奶顛了顛懷里的小寶意,指著連綿群山遮擋后的地方,“那里就是我們寶意的家,只要寶意戴著玉墜在這里乖乖等著,他們就會來找到你。”

  小寶意的小手摸著脖子上戴的那枚玉墜,烏溜溜的眼睛看著遠方,細細地“嗯”了一聲。

  在她們身旁,站在地上的是個跟寶意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兒,也在跟著眺望遠方,比起現在來要年輕許多的陳氏牽著她的手,母女二人站在一處。

  姐姐不是郡主,陳氏也不是自己的娘親,那枚玉墜是自己的。

  寶意死死地盯著柔嘉郡主掛在頸間的玉墜上面的那抹血紅,那紅色仿佛在她眼前無限地擴大,鋪天蓋地地籠罩過來。

  她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在被玉墜所影響,被吸過去,還是她的整個世界在為這樣的真相而崩潰。

  她死了,她們兩個還活著,而且會好好的,永永遠遠的頂著她的身份活下去。

  這一瞬間,寶意心中迸發出了巨大的怨恨和不甘。

  她受了那么多的苦,從來沒有一個自己的家,結果竟然是因為被最親近的人頂替了身份,奪走了她的一切!

  這么多年來,她做著院子里最多最苦的活,服侍著奪走自己的一切的人,還管謀劃了這一切的陳氏叫娘親。而她真正的父母……寧王與寧王妃,還有她的哥哥,個個都近在咫尺,卻沒人發現院子里住著的那個謝柔嘉是假的。

  寶意這一世最想要的就是自己的親人,可是她卻沒有想過自己想要的一切就近在咫尺。

  如果不是陳氏……如果不是姐姐……

  這樣的怨氣似乎激發了玉墜,寶意感到那吸引力變得更強勁起來,把自己從半空中扯了下來,向著玉墜中那個血紅的世界投去。

  “不!”她不甘地掙扎,“我不走!”

  她不想要離開這里,她想要質問這兩個搶走了自己的一切還這樣心安理得的人,質問她們怎么能這樣做,怎么敢這樣做。

  然而她的力量在這玉墜面前就如同蚍蜉撼大樹,這原本戴在她的脖子上,在四歲那年被姐姐搶去的玉墜已然認了謝柔嘉為主,忘記了曾經的寶意,只一心一意要守護另一個人。

  寶意在抵抗中發出了怒吼,她不甘心!她不甘心!

  她不甘這樣被搶走人生!

  她不甘這樣跟自己的親人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卻從來沒有機會和他們相認!

  她更不甘心自己就這樣死去,眼前這兩個人做的那些事從此沒人知道,能夠心安理得逍遙地生活下去,她卻只能做穿著嫁衣的紅衣厲鬼,被這樣吸走——

  她不!

  ……

  “不——!”

  仿佛溺水之人回到了水面上,寶意一下子坐了起來,在黑暗中感到憤怒依然在身體里燃燒。

  她大汗淋漓,全身發熱,眼下坐起來,汗濕的頭發都貼在額頭跟頸側。

  這夢境比上一次更真實了,那些不甘、憤怒跟最后的絕望都還留存在她的胸膛里,不停地沖撞著,想要找到一個出口釋放出來。

  外面的雨停了,天色徹底的暗下來。

  大雨過后,空氣里彌漫的都是帶著青草味的泥土芬芳,寶意聽著屋檐下有雨點落地,發出斷斷續續的聲音。

  她沒死,她揪著被子想,她又活過來了。

  但她現在究竟是一個死過復生的游魂,還是什么?

  寶意揪著被子,驚魂未定地縮在床角。

  屋里沒有點燈,光線很暗,所以當轉頭發現床邊坐著一個人的時候,寶意被狠狠地嚇了一跳,驚慌失措地向著床的更深處縮去:“誰!”

  是誰!她看著那坐在自己床邊的輪廓,感到那種驚懼又再次襲擊了自己。

  這個世界并不像她想的那么好,在暗處藏著數不盡的算計。

  她被人鳩占鵲巢,她會死不瞑目。

  “寶意?!”聽見寶意的驚叫,端著粥的冬雪連忙跑了進來。

  見屋里這么黑,她眼睛一時間不能適應,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趕緊跑到桌前點亮了油燈。

  春桃他們被訓斥之后,都被各自的爹娘帶了回去,沒有回到這里來,只有寶意一個人在昏睡。

  屋里的燈一點亮,冬雪就看清了坐在那里的身影是誰,這才松了一口氣:“陳嬤嬤?”

  是陳氏。

  寶意的背一下子緊繃了起來,冬雪卻放松下來,一手撫著胸口道:“嚇我一跳,陳嬤嬤來看寶意?怎么也不點燈?”

  剛才一直靜靜坐在床邊,在黑暗中盯著寶意的陳氏對冬雪微微一笑,開口道:“剛剛進來的時候外面的天還亮著,不知不覺就黑了。”

  她進來的時候天還沒黑,現在闔府都點燈了,那意味著她在床邊坐了多久?

  寶意不寒而栗。

  在今日之前,要是見到陳氏這樣關心自己,注意力全放在自己一個人身上,寶意都是欣喜的,感到安全的,可在那真實的夢境之后,再看著陳氏,她就只感到無盡的恐懼。

  搶走玉墜的人是姐姐,但真正令寶意失去身份的,是她。

  而且自己一死,陳氏就那樣輕描淡寫地說找到了自己的尸首,寶意不敢去想那些山賊是真的那么巧堵在了自己出嫁的路上,還是有什么人故意安排讓他們找上了她。

  被她當成親生母親的人,都可能是欺騙她毀掉她人生的真兇,這世上還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呢?

  冬雪不知道寶意心中的恐懼,端著粥走過來,見她這樣縮在床角不說話,還以為她是不舒服。

  剛想開口問,就聽陳氏說道:“這孩子剛剛又做夢,嚇著了。”

  寶意擁著被子,像從水里撈出來一樣瑟瑟發抖。

  可惜陳氏不知道她做的是什么夢,幸好陳氏不知道她做的是什么夢。

  冬雪把粥碗放在旁邊的凳子上,也坐到床邊來,伸手要去探寶意的額頭,擔憂地道:“又做噩夢嚇著了嗎?”

  寶意不敢說話,在陳氏的注視下任由冬雪探了探自己額頭的溫度。

  陳氏看著她們倆,溫和地道:“方才我探過了,沒有再燒了。”

  聽著她的聲音,寶意咬住了口腔內壁,努力地不讓自己的恐懼顯現出來。

  所幸在陳氏看來,她經歷了在雷雨交加時被困在屋頂上的事,醒來會害怕發抖也是正常的。

  “沒事了。”冬雪輕聲道,又像昨夜那樣安撫地拍著寶意的背,“沒事了寶意,都過去了。”

  雖然陳氏為了在府中立足,平時看上去對寶意很是嚴格,待誰都好過待這個女兒,但她到底還是寶意的親娘,在這種時候還是會默默守在她身邊,怕她發燒。

  冬雪知道寶意最想要的就是娘親的關懷,陳氏來這里陪著她,她應該會高興些。

  “好了。”見冬雪在這里,陳氏便從床邊起身,“我在這里待的夠久了,該回郡主房里去了,冬雪姑娘替我好好照顧寶意。”

  冬雪點了點頭:“我省的。”

  在她臂彎間,寶意也抬起眼來,看向陳氏。

  站在床邊的陳氏接觸到她的目光,像是被這小動物一般驚慌的眼神觸動了一下。

  寶意見她伸手過來,用手中的帕子給自己擦了擦汗,難得溫柔地對自己露出笑容:“寶兒好好的,娘要去忙了。春桃她們已經受罰了,不會再做這樣的事了。”

  寶意心中生起了寒意,陳氏的溫柔是為什么,她知道得清楚。

  她這是滿意于自己成功地把真正的郡主教養成了這個樣子,畏畏縮縮,讓人完全聯想不到她才是寧王府的真正骨肉。

  這樣一個小丫鬟跟現在的柔嘉郡主放在一起,誰會想到柔嘉郡主是假的,而她才是真的?

  寶意越是畏縮,越是被嚇得神經質,陳氏就越是滿意。

  她看著陳氏收回了手,轉身從房里出去,留下冬雪在這里。到了這一刻,寶意才敢真正地放松下來,讓不甘和憤怒重新籠罩了自己。

  “好了寶意,來喝點粥吧。”冬雪沒有察覺到她的異樣,轉身去端了小米粥來喂她,卻聽到寶意低泣的聲音。

  寶意哭得不甘,哭得怨恨,卻要咬著被角,連聲音都不大敢發出來。

  “怎么了?”冬雪聽她哭頓時又慌張起來,把碗放在床邊,捧著寶意的臉問道,“怎么了寶意,可是哪里又不舒服了?姐姐去給你找大夫。”

  她說著要起身去叫人,可是寶意卻從被子里伸出了手,抓住了她的衣角:“姐姐別走……”

  寶意閉著眼睛飲泣,不想讓她看到自己眼中那像厲鬼索命般的怨恨,抓著她衣角的手用力得指節發白,“為什么……她們要這般對我……”

  她問的是陳氏的所作所為,可是并不知道這一切的冬雪聽在耳中,就以為少女是在問為什么春桃她們要這樣害她。

  冬雪嘆了一口氣,轉身抱著她,摸著她的頭發:“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人做出任何令人不敢相信的事,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同是郡主的人,春桃自認出身高過寶意,在郡主面前卻比不上寶意受重視,自然感到自己被威脅,做出這樣的事也不奇怪。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寶意靠在少女懷中,重復著她的話,揪緊了手中抓住的衣服。

  是啊,占據她的身份,成為寧王府的郡主,她們母女能夠得到多少利益?

  如果只是在寧王府的人找去的時候,把寶意還給他們,陳氏所能得到的不過也就是一些錢財,還有跟著回到王府中做下人。

  但她把自己的女兒推上了郡主之位,等來的就是潑天的富貴。

  想想在那個夢里,奪走她一切的姐姐治好了受傷的臉,做了皇子妃,日后還要做皇后……

  她們母女血濃于水,得了母親費盡心機為她鋪路,謝柔嘉自然也會還她一世尊榮,一世富貴。

  相比之下,一個死掉的寶意又算得了什么?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