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神豪總裁愛上我白小韓小說

神豪總裁愛上我白小韓小說

白小韓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男頻都市小說

《神豪總裁愛上我》是白小韓所著一部長篇豪門言情小說,主角是顏雨柔林夏軒,講述了顏雨柔因為母親重病將自己嫁出去籌得醫藥費,卻意外遇上了神豪總裁林夏軒的故事。顏雨柔去了婚姻介紹所,只有把自己嫁出去,母親的醫藥費才有著落,沒想到看上她的那個人,竟然是個豪門總裁,在起初的試探和相處中,顏雨柔慢慢的喜歡上了林夏軒,而林夏軒看著眼前的女人,很慶幸不管怎樣,她終于是他的了。

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神豪總裁愛上我》是白小韓所著一部長篇豪門言情小說,主角是顏雨柔林夏軒,講述了顏雨柔因為母親重病將自己嫁出去籌得醫藥費,卻意外遇上了神豪總裁林夏軒的故事。顏雨柔去了婚姻介紹所,只有把自己嫁出去,母親的醫藥費才有著落,沒想到看上她的那個人,竟然是個豪門總裁,在起初的試探和相處中,顏雨柔慢慢的喜歡上了林夏軒,而林夏軒看著眼前的女人,很慶幸不管怎樣,她終于是他的了。

免費閱讀

  第二天,顏雨柔帶著幸福醒來,做完做夢,還夢見了她帶著那包包去上班,那些看不起她的人,再也沒有看不起她。

  做了這么一個好夢,顏雨柔的心情也是十分的美麗。

  起床梳妝打扮好了之后,顏雨柔便是帶著林夏軒送給她的包包出門上班去了。

  顏雨柔所在的公司,是一家策劃公司,而其中大部分都是以年輕人為主,尤其是年輕的女性,因為她們細想前衛,會打扮,若是策劃專業出身,那更是最好不過的了。

  可是正是由于這些原因,導致了公司內部的攀比風氣日益嚴重。

  顏雨柔由于經濟條件不好,可是人卻長的特別的漂亮,冰肌玉膚,明眸皓齒,面容艷麗無比,一雙鳳眼媚意天成,不知讓多少女性都羨慕嫉妒恨。

  正是由于如此出色的相貌,即使平時的顏雨柔衣著平平,可是對于男性的吸引力,碾壓公司其他的女性,這讓公司當中,很多女員工,尤其是跟顏雨柔年紀相仿的女性,特別的反感顏雨柔。

  甚至有人想要將顏雨柔排擠掉。

  可是讓她們失望的是,顏雨柔的業務能力,也比她們強太多了,她們眼看著排擠不走顏雨柔,便是開始奚落她,看不起她,以此來滿足自己內心的虛榮。

  這一天,顏雨柔打扮精致,穿著一身黑色的正裝,身材更是無比的誘人,走在大街之上,不時的有人3回頭看她,甚至還包括一些女性。

  來到公司之后,顏雨柔一進辦公室,眾人抬頭看到顏雨柔的時候,皆是一驚,從她們眼神當中流露出來的,是欣羨,是嫉妒。

  “喲,今天打扮這么漂亮,是不是要去站街去啊?”

  跟顏雨柔位置緊挨的著的蔡子君嘲諷著看著顏雨柔說道。

  顏雨柔并沒有理會蔡子君,而是來到自己的座位之上,先將包包放下,直接打開了電腦。

  因為顏雨柔昨天客戶要的方案,她還沒有做出來,這幾天客單量比較大,她必須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加快進度,這樣才有可能接到更多的單子,拿到更多的提成。

  畢竟,現在顏雨柔還欠著林夏軒好多錢呢。

  雖然林夏軒現在是顏雨柔的男朋友,可是顏雨柔骨子里卻很是要強的人,她不想欠任何人的東西,雖然林夏軒是她現在的男朋友了,可是她還是不想欠他的。

  蔡子君看到了顏雨柔放在桌子之上的包包之后,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

  “哎喲,我們的顏大小姐,竟然背上了路易威登哎,這個包包可是路易威登今年剛剛出的新款,要十幾萬的吧,平時連只口紅都不舍得買的顏大小姐,竟然用上了路易威登哎。”

  蔡子君陰笑著看著顏雨柔,其實對于蔡子君來說,她不用想也知道,顏雨柔手中的這個包包,絕對是個假貨中的假貨,甚至在蔡子君看來,這個包包也就幾十塊錢撐死了。

  “蔡子君,你有完沒完,我背什么包,跟你有什么關系?”

  顏雨柔頗有些氣憤的說道。

  “哎喲,我只是那么一說,再者說了,我背的包包,也是路易威登的,而且我的可是代購來的,花了我好幾萬塊錢呢,你這個包包,一看就是假的。”

  說著,蔡子君便是將手伸向了顏雨柔的包包。

  可是當蔡子君摸到顏雨柔那個包包的皮質之時,整個人突然一顫。

  因為這個包包的皮質,摸上去的手感,比她的還要好,還要柔軟。

  “你……你這個包從哪里買的?”

  顏雨柔正專心的做著文案,轉頭一看,那個包包已經被蔡子君拿在了手中,甚至看到了蔡子君在用指甲劃那個包包。

  雖然那個包包是個假的,但是那也是林夏軒花了錢給她買的,怎么可能讓別人隨便用指甲劃。

  顏雨柔氣憤的一把奪過包包,看著蔡子君吼道:“蔡子君,你有病吧,你怎么能用指甲隨便劃人家的包。”

  蔡子君撇著嘴看著顏雨柔,不屑的說道:“切,一個假包而已,至于這么大驚小怪的嗎,我就是想要看看你這個包是什么材質做的,不劃開看,我怎么能知道是什么材質做的。”

  “要看劃你自己的包。”

  顏雨柔拿過包包之后,便是將包包放在了自己的座位之上,防止蔡子君再過去搞破壞。

  “哼,你這個破包呀,連我一只口紅的錢都沒有,還在這里說了,買不起真的就買個假的來充面子,打腫臉充胖子喲。”

  蔡子君說著,便是拿出了自己的包包,還特意往顏雨柔的跟前放了放,從里面翻找了好半天,找出一直口紅,便是涂抹了起來。

  “蔡子君,你要涂口紅,去你自己的位置上涂,不要貼著我,你是不是……”

  顏雨柔的話還沒有吼完,突然,門打開了。

  “顏雨柔,你吼什么吼,生怕別人聽不到是吧。”

  顏雨柔看著身后的來人,正是他們部門的經理荊雪蓮。

  “經理,是因為……”

  “我不想聽什么亂七八糟的借口,剛剛是不是吼的?”

  荊雪蓮拉長著臉看著顏雨柔。

  顏雨柔看了看那在一旁高高掛起的蔡子君,低聲說道:“是,可是……”

  “可是什么,犯了錯還有理了,是不是眼里沒有我這個經理了?”

  荊雪蓮吼的聲音,比顏雨柔剛剛大多了,但是沒有人敢反駁,畢竟人家是經理。

  “對不起,經理。”

  “趕緊做方案,做不出來,就別在這干了,團隊不養天天扯著嗓子的閑人。”

  說完,荊雪蓮怒氣沖沖的一摔門,便是離去了。

  顏雨柔轉過身,眼里噙著淚水,心中也是無比的憋屈。

  原本是美好的一天,可是卻是被這樣無情的摧殘掉了。

  “原來別人說的,夢是反的,是真的啊。”

  顏雨柔在心中暗暗的感嘆道。

  昨晚上做了一個美夢,結果現實給了她重重的一巴掌,猝不及防。

  其實顏雨柔已經習慣了,可是她又不甘心這樣一直被人奚落,所以才沖著蔡子君吼的。

  然而經理只看到了她犯錯的一面,卻不看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讓顏雨柔覺得這個社會真的世態炎涼,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顏雨柔鼻子一酸,差一點就哭了出來。

  可是她強忍著淚水,她知道,自己不能哭,這么多人在等著看自己的笑話呢,她怎么能夠如此輕而易舉的就投降呢。

  顏雨柔閉上眼睛靜了一會兒,便是再次投入到了工作當中。

  工作了一上午,終于到了午飯的時間。

  “子君,我們一起去吃飯呀?”

  突然,顏雨柔辦公桌對面的李靜對著蔡子君說道。

  “雨柔,要不要給你帶點?”

  李靜也是看著顏雨柔問道。

  “不用了,你們去吧,我這邊方案還沒有做完呢。”

  “雨柔,不用這么拼的,業績是公司的,身體是自己的。”

  顏雨柔沖著李靜微微一笑。

  “李靜,你別管那么多,人家可是背著路易威登來上班的人,金貴的很呢,怎么可能愿意跟咱們吃的一樣呢,你說是不是啊雨柔。”

  顏雨柔根本沒有理會蔡子君,自顧自的做著方案。

  “哼,開個玩笑而已,至于嗎,搞的跟你多么清高似的。”

  蔡子君冷哼一聲,便是跟著李靜走出了辦公室。

  又是半個小時過去了,顏雨柔伸了一個懶腰,整個策劃方案,算是做了一半了,若是今天下午能夠再做好下面的部分,估計就可以完工了。

  想到這里,顏雨柔的心情,變得舒暢了起來,一掃早晨的陰霾。

  突然,肚子咕咕的叫了起來。

  “該去吃飯了。”

  收拾好辦公桌上的東西,顏雨柔便是走出了辦公室,來到了樓下的食堂。

  顏雨柔隨便打了兩個菜,一份米飯,便是吃了起來。

  讓顏雨柔有些納悶的是,林夏軒到中午了,都沒有給他打過電話,甚至一個信息都沒有發過,這根那些處于熱戀當中的男女,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一般來說,即使不打電話,也要發短信息問候一下的,但是顏雨柔一條信息都沒有收到。

  雖然顏雨柔不怎么在乎這些,可是看著其他女孩子跟男朋友煲電話粥,發信息,她還是很羨慕的。

  但是顏雨柔更是知道,一個普通的工薪階層,怎么可能有功夫天天只說男女情愛,工作才是第一位的,沒有了工作,就等于沒有了飯碗,哪里還有什么愛情。

  吃完了飯之后,顏雨柔便是匆匆的回到了辦公室。

  而這個時候,蔡子君卻是在自己的位置上翻來翻去,好像在找什么東西一樣。

  雖然蔡子君在找東西,但是她翻動座位啥的,弄得顏雨柔一點心思都沒有了。

  “蔡子君,你在找什么東西?”

  “我今天剛剛用的口紅不見了。”

  突然,蔡子君將目光轉向了顏雨柔。

  “顏雨柔,是不是你將我的口紅偷走了?”

  蔡子君看著顏雨柔質問道。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會偷你的口紅,你有病吧。”

  “把你的包拿出來看看。”

  蔡子君不由分說的便是想要拿顏雨柔的包包。

  可是經過第一次蔡子君拿指甲劃包,顏雨柔對蔡子君就有了堤防之心。

  當即顏雨柔便是將包放在了身后。

  “憑什么給你我的包,讓你翻。”

  “你們看,我就知道,這家伙一定是偷了我的口紅,現在都不敢讓我看她包了,絕對在里面。”

  聽著蔡子君的話,顏雨柔也是一肚子的火。

  當即便是將包放到了身前,一下子拉開了包包的拉鏈。

  然而讓顏雨柔沒有想到的是,蔡子君的口紅,赫然在里面。

  “你看,我就說吧,果然在她的包里,她還不承認,真的是沒有想到,顏雨柔,你竟然是這樣的人,我不救奚落了你幾句,你至于嗎,大家都是同事,在一起開開玩笑罷了,你還真往心里去啊,枉我還拿你當姐妹。”

  顏雨柔的腦袋嗡的一聲。

  當即,顏雨柔抬頭看向了蔡子君。

  “蔡子君,你陷害我。”

  “呵呵,什么叫做我陷害你,我可是跟李靜一起回來的,我這才剛剛回來,不信你問李靜。”

  “是啊,我們前腳回來,你后腳就進來了,她……她根本沒有時間去放這個,而且你中午的時候,一直在這里的,剛剛我問你要不要給你帶飯,你還說不用。”

  聽著李靜的話,顏雨柔甚至不知道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李靜人特別老實,應該是不會說謊的,而上午的時間,顏雨柔一直在,蔡子君根本沒有機會拿到這個包包。

  一時間,顏雨柔那不爭氣的眼淚再次溢滿了眼眶。

  “哎哎哎,我說你別哭啊,不就是一只口紅嗎,你要是喜歡,你可以跟我說啊,我直接送給你,你也用不著偷我的吧,我知道你條件差了一點,可是也不至于這樣做吧。”

  蔡子君語氣陰陽怪調的說道。

  “我沒有偷。”

  “還不承認呢,所有人可都在這里看著呢。”

  蔡子君指了指周圍的同時。

  “是啊,真的想不到顏雨柔竟然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對啊,看著挺安靜的一個小姑娘,竟然這樣,以后可以防著她點了,別偷到我們的頭上來了。”

  顏雨柔將口紅扔給了蔡子君,趴在桌子上哭了起來。

  只見蔡子君的嘴角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當即,蔡子君嘆息一聲,便是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不在理會顏雨柔。

  可是沒過多久,荊雪蓮便是走了進來。

  進來的第一眼,卻是看到了顏雨柔趴在桌子上。

  “顏雨柔,你今天怎么回事,早晨大喊大叫,現在竟然公然趴在辦公桌上睡覺,成何體統?”

  聽著荊雪蓮的吼叫聲,顏雨柔抽泣著從桌子上緩緩的抬起了身子,抹了一把眼淚,便是對著電腦,開始了工作。

  “顏雨柔,你今天犯錯兩次,這個月工資扣五百,若是再有一次,你可以直接走人了。”

  說完,荊雪蓮氣的摔門而去。

  而蔡子君看到這一幕之后,臉龐之上,洋溢著勝利的喜悅。

  “哼,想要跟我斗,你還嫩著呢。”

  蔡子君的心中說道。

  由于這件事,導致顏雨柔今天沒有將方案做完,只能再拖到第二天了。

  讓顏雨柔沒有想到的是,原本忍氣吞聲的她,沒有想到會讓欺負她的人變本加厲。

  下午下班之后,顏雨柔整個人心情都很低落。

  收拾好東西之后,便是拿著包離開了辦公室。

  走出公司,顏雨柔一路低著頭,眼睛紅紅的,心中憋屈到家了。

  突然,有人從后面打了顏雨柔的肩膀一下。

  顏雨柔緩緩的回頭看去,只見林夏軒笑著看著顏雨柔說道:“看看這是啥,蛋撻,喜不喜歡,快嘗嘗,還熱乎著呢。”

  說著,林夏軒便是拿起蛋撻往顏雨柔的嘴邊放。

  可是當林夏軒看到顏雨柔的臉龐只是,笑容僵硬在了臉龐之上。

  “雨柔,怎么了,你怎么了,是不是哭了,怎么回事?”

  顏雨柔看到林夏軒之后,哇的一聲便是哭了出來,直接撲進了林夏軒的懷中。

  林夏軒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只好一邊安慰著顏雨柔,一邊小聲的詢問著。

  “你這個混蛋,今天一天都沒有給我發消息,打電話。”

  顏雨柔哭著說道。

  “啊?就因為這個啊?那……那我明天開始抽空給你發消息,打電話好嗎?別哭了,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的小公主,求求你了。”

  林夏軒怎么哄都不好使,顏雨柔一直撲在林夏軒的懷中哭著。

  聽著顏雨柔委屈的哭聲,林夏軒的心中也是十分的難受。

  沒有辦法,林夏軒直接捧起顏雨柔的小臉,直接吻了上去,這才堵住了顏雨柔的小嘴。

  哭聲停止,顏雨柔閉著眼睛,享受著這一切。

  林夏軒再次將顏雨柔擁入懷中,撫摸著顏雨柔的青絲說道:“對不起啦,我以后一定注意。”

  顏雨柔抽泣了幾下,總算是不哭了。

  只見顏雨柔低著頭,抹著眼睛,小聲的說道:“不是因為這件事情。”

  一瞬間,林夏軒的頭都大了。

  “不是因為這件事情?那……那我哪里還錯了,你說我改好不好。”

  林夏軒小心翼翼的問道,生怕再惹哭了顏雨柔。

  “不是因為你。”

  林夏軒此時此刻懸著的心才算是放了下來。

  “好啦,怎么啦,跟我說說,是不是因為伯母的事情。”

  顏雨柔搖頭。

  林夏軒又是問了幾次,顏雨柔一直搖頭。

  林夏軒沒有辦法了,輕輕的抱了抱顏雨柔說道:“沒事的,你要是不想說,我也不問,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說完,林夏軒便是拉著顏雨柔的手說道:“走啊,我們去吃飯,吃完飯跟你一起去看伯母,對了,這個蛋撻你快嘗嘗,可好吃了。”

  說著,林夏軒便是往顏雨柔的小嘴里塞了一個蛋撻。

  顏雨柔小口小口的吃了起來,一股甜甜的味道融在口中,顏雨柔的臉上,漸漸地露出了笑容。

  看到顏雨柔笑了,林夏軒也算是放心了下來。

  兩人牽著手,走在馬路上。

  顏雨柔突然停下了腳步。

  “林夏軒,你會嫌棄我窮嗎?”

  “怎么會呢,你都沒有嫌棄我窮呢,我已經很開心了,為什么突然問這個?”

  顏雨柔便是將今天所發生的事情跟林夏軒說了一遍。

  林夏軒微微皺著眉頭說道:“雨柔,你放心,這種惡人,遲早會有人收拾她的,即使沒有人收拾她,老天也會收了她的。”

  顏雨柔也是點了點頭,雖然知道林夏軒是安慰她,可是她還是很開心,畢竟在公司里,一個能說上話的人都沒有,若是沒有林夏軒,顏雨柔估計自己都要抑郁了。

  林夏軒帶著顏雨柔來到了一處餐館,進去之后,林夏軒便是讓顏雨柔點菜。

  可是顏雨柔卻是將菜單推給了林夏軒。

  林夏軒無奈,只好自己點了菜。

  就在二人吃飯的時候,突然跑過來一個年輕人,沖著林夏軒躬身問候道:“林總好。”

  說完,便是匆忙的離去了。

  而顏雨柔頗感莫名其妙。

  “怎么回事?為什么別人都喊你林總?”

  顏雨柔有些疑惑的問道。

  “哈哈,還能有什么事,老同學唄,看我找了女朋友,不愿意打擾我而已,快吃飯吧,吃完了我跟你一起去看望伯母。”

  顏雨柔便是沒有再多想,吃完飯后跟著林夏軒買了些水果,還有一束鮮花,便是朝著市中心醫院去了。

  其實顏雨柔本意是不希望林夏軒買這一束鮮花的,可是林夏軒執意要買,說送一束康乃馨,代表健康溫馨,便是同意了林夏軒的做法。

  去了醫院之后,顏雨柔故意將眼影抹了重了一些,就是為了不讓母親看出自己哭過。

  “雨柔,昨天的醫藥費是怎么回事啊?”

  見到顏雨柔之后,母親的第一句話就是詢問醫藥費的事情。

  林夏軒當即笑著上前說道:“伯母,你放心吧,那是醫院搞錯了,我昨天跟雨柔去問過了。”

  林夏軒的話,仿佛一針強心劑一般,讓顏雨柔的母親安心了下來。

  “真的是辛苦了你了,夏軒,你是個好孩子。”

  “伯母過獎了。”

  “要是我死了,你可要替我好好照顧雨柔。”

  “媽,你說什么呢,你快點別說話了。”

  顏雨柔眼淚再次不爭氣的噙滿了眼角。

  可是顏雨柔極力的忍著不哭。

  “雨柔啊,別哭,你就是太心軟了,你要記住,心軟致命,你以后做什么事,都不要心軟,才能夠在這個世界上立足。”

  母親躺在床上,嘆息一聲說道。

  “可惜,當娘的已經不能再幫你什么了,以后的路你就要自己走了。”

  顏雨柔當即便是趴在母親的身上哭了起來。

  林夏軒將手放在了顏雨柔的肩膀上,輕聲說道:“雨柔,放心吧,伯母沒事的。”

  顏雨柔起身,強行將淚水憋了回去,看著母親說道:“媽,你放心吧,你會好起來的,我也會長大的。”

  “娘放心,有一個這么好的男朋友,娘怎么能不放心呢,你們快回去休息吧,這里有醫護人員呢。”

  顏雨柔又是陪著母親說了一會兒話,才跟林夏軒離開了醫院。

  “雨柔,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嗎?”

  林夏軒看著夜空,緩緩的問道。

  “沒有,我只希望我母親的身體快點好起來。”

  林夏軒一把將顏雨柔攬到了自己的身上,一邊走著一邊說道:“放心吧,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有我在呢。”

  顏雨柔也是依偎在林夏軒的身上,輕聲嗯道。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