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這輩子做個賢后慕長歌大結局

這輩子做個賢后慕長歌大結局

八月糯米糍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慕長歌和時陌的古代言情小說《這輩子做個賢后》是由作家八月糯米糍所寫,小說講的是前世的慕長歌是眾人眼中的妖妃,獨得皇上恩寵的她最后把一杯毒酒遞給他的夫君,意外重生后的她果不其然又嫁給前世的夫君時陌,這一世的慕長歌和時陌之間又會有著怎樣的結局.......

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主角是慕長歌和時陌的古代言情小說《這輩子做個賢后》是由作家八月糯米糍所寫,小說講的是前世的慕長歌是眾人眼中的妖妃,獨得皇上恩寵的她最后把一杯毒酒遞給他的夫君,意外重生后的她果不其然又嫁給前世的夫君時陌,這一世的慕長歌和時陌之間又會有著怎樣的結局.......

免費閱讀

  畢竟于她,她已經是過了一輩子的人,時隔十五年,怎還能將京中隨意一名貴女的模樣記得那般清晰?

  “前大理寺卿是太子的人,隨著東宮倒臺已被株連抄家,如今的大理寺卿是新上來的,昱王那邊的人,名叫朱秀。”

  長歌聽完慕云青介紹京中局勢,輕點了下頭,只是心中仍舊疑竇叢生。

  怎么前世的第二大反派竟這么早早地被人除掉了呢?

  這一生,為何變化這樣大?

  難道,除了她以外,還有別的人回來?

  可是太子心機手段皆是狠絕,上輩子這些直接有利害關系的人,最后全是死在他的手上,他們誰回來都不可能就這樣輕易斗倒太子。

  除非那個人是……時陌。 這位太子的一生,實在也算得上轟轟烈烈。

  他是懿和帝唯一的嫡子,懿和帝自己的血脈來得并不怎么正統,便格外重嫡。當年的皇后深知君心,

       所以胎兒過大難產,整個太醫院都說保不住時,她硬是強撐著最后一口氣支開了所有人,

        自己拿刀親手剖了自己的肚子,就這樣,以性命和著血淚生下了這個太子。

  皇后死時有多么慘烈,太子后來便有多么受寵,放眼大周七個皇子,也就只有皇三子景王能稍微分得一些寵愛。

       當然,后來的禍起蕭墻,兄弟相殘,也正是從景王這里開始的,其后是昱王。但他們都不是太子的對手,

        最后,景王被亂刀砍死,昱王被亂箭射殺,下場十分悲慘。

  后來,太子殺紅了眼,連連迫害兄弟,手段毒辣狠絕,毫不念骨肉親情,幾乎將皇族兄弟一并屠盡。

        若不是最后敗在時陌手上,大概還真能憑著他一腔的六親不認,問鼎皇位。

  但這位太子雖然敗了,卻野心未死,后又蟄伏多年,整日籌算著卷土重來。說起來,果然是懿和帝最寵愛的兒子,深得其父無恥的真傳,

        為了拉下時陌,竟喪盡天良地通敵賣國。可惜,時陌剛登基不久就幾乎滅了北燕全族,后又重創西夏,

       大周兩個勁敵自身難保,再有野心也是無力南侵。

  太子只好兵行險著,于嘉敔三年入宮行刺。可惜他運氣實在不怎么好,活了大半輩子竟然都不知道自己這個六弟時陌有一身武功。

  他原本挾持長歌做人質,挾持得好好的,妖妃在手,八千禁軍沒有一個敢動彈,偏偏貪心不足,

      聽了時陌的哄騙,竟拿長歌去換時陌……結局真是毫無懸念。

  雖然最終死在了時陌手上,但這位太子的戰斗力多么強悍也可見一斑。

  此時還是懿和三十年……對太子的出局而言,實在是太早了。

  如果說沒有人設計太子,長歌不信,上輩子那個第二大反派會這么自取滅亡,在所有皇子都還活得好好的時候,成為奪嫡中打頭一個犧牲的。

  但上輩子,時陌是留著太子盡情作妖的,待太子幫他將障礙都除得差不多了,他才出手,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如果真的是他,那么為何今生,他要提前除去太子?

  難道真的,他也同她一樣,帶著記憶重生了?

  不不,她能在死后回來已屬荒誕,若是他們夫妻兩個一起重生,這運氣也是一言難盡。

  “秦王如今……還在西夏嗎?”長歌忽然出聲問。

  “是,看皇上的意思,是打算讓他自生自滅,死生不見了。”慕云青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無情最是帝王家。所以長歌,母親臨去前的交代,要你此生都不入帝王家,也是為了你好。”

  長歌垂眸,輕道:“大哥,派人去查太子逼宮的隱情。”

  “嗯。”

  “眼下……”長歌沉吟道,“太子一死,朝中就是昱王和景王的天下了吧。”

  慕云青看著長歌重新拈起一枚黑子,輕輕摩挲,便知道她那并不是問句,

       淡道:“昱王是皇長子,占長;景王是除了太子以外,皇上最寵愛的皇子,占寵。如今朝中已迅速分作兩派勢力,紛紛巴結這兩位親王。”

  “好,既然太子不能為我所用了,那就只好辛苦這兩位殿下了。”長歌彎唇一笑,這便“啪”的一聲,將手中黑子落下。

  慕云青看在眼里,若有所思地瞧著長歌一眼:“你當日離開,我還以為你已經放棄了。”

  長歌看著慕云青,定定道:“我只是被父親說服了,愿意成全他的家國大義,為國為民。

       但我永遠不會放棄保護父親,保護哥哥,保護慕家。縱使力量微薄,凡我所有,即使竭盡,也在所不惜。”

  慕云青一震,怔然看著長歌,一時竟不知她眼中那股子不顧一切的決絕是從哪里來的。

  這時慕云嵐回來了,隔著門,老遠就聽他命令道:“區區一個大理寺卿就敢對我妹妹如此無禮,反了天了……去把她舌頭給我割下來。”

  長歌聞聲,向夭夭遞去一個眼神,后者立刻出去,將慕云嵐帶了進來。

  慕云嵐進門,對慕云青叫了聲:“大哥。”

  慕云青坐著未動,淡淡瞧了他一眼:“別以為你那么說我就能饒了你。”

  他怎會不知,這個弟弟心眼兒多,方才那句話有六成是說給自己聽的。

  時隔多年,長歌還能再見到兩位哥哥圍在自己身邊,兩人都還是最好的模樣,

      少年熱血,意氣風發,不禁眼眶發熱。連忙低頭啜了口茶,掩蓋過去。

  這時驛丞夫人在外面問:“聽說郡主大病初愈,不知可有什么忌口?”

  慕云嵐正要出去交代,長歌道:“請夫人進來。”

  如果說過了一輩子,長歌已經記不太清京中貴女都是些什么模樣了,那么即使過去這么多年,她依舊記得這位驛丞夫人。

  正是當年這位驛丞夫人的一道菜,一番話,讓她一直記得歸來郡是怎樣的貧困凄慘,讓她一直記得在登上權力巔峰時,扶持歸來郡一方百姓。

  此時,對著兩鬢幾乎全白的驛丞夫人,長歌忍不住溫言道:“我倒是沒什么忌口的,

      只是我大哥茹素,你需多備幾個素菜,二哥愛喝女兒紅,你這里若是有好的,便給他上一壇。”

  驛丞夫人一一記下,又感嘆道:“郡主兄妹有愛,真是令人羨慕。想來國公大人見兒女皆是俠義心腸,又這般貼心良善,必定安慰。”

  這話其實是有些僭越的,長歌只見慕云嵐皺了皺眉,不動聲色笑道:“再有,聽說歸來郡盛產野生山菌……”

  驛丞夫人連忙笑道,如數家珍:“有的有的,咱們這里最鮮美的一味菌叫歸來菌,這個管夠。”

  長歌點點頭:“只是我聽說,菌菇這種東西,有的有毒,有的無毒,有的本來無毒,放在一起就有毒了。夫人,可要格外認仔細才好。”

  驛丞夫人爽朗笑道:“郡主放心,妾身在歸來郡這地方活了五十多年,自不會認錯。

      再說這個歸來菌啊既鮮美,又平和,即使是真的一時失誤了,將它與另一味山菌同煮,也定不會要人性命,

       至多不過使人昏睡一夜,不省人事。于身體卻是無害,即使是醒來也不會發覺異常。”

  “是哪一味呢?”長歌笑吟吟地問。

  驛丞夫人臉上笑容一滯。她雖是在這個小地方,但人來人往,也是見慣了人事的。

      若說一開始這位郡主的意思她還沒明白過來,那么此刻,她細問那一味會致人不省人事的山菌,她就是再蠢也懂得了。

  驛丞斂了笑,道:“郡主,其實知道這種菌吧。”

  長歌泰然地點了下頭:“嗯,知道。很多年以前,有人向我獻殷勤,特意派人來歸來郡采山菌,

    底下的人不察,誤將別的菌當做歸來菌,混在一起送到了我那里。被那個人發現,大發雷霆……”

  長歌憶及往事,眼中不覺流露出眷戀的笑意。

  她想起了當年時陌如臨大敵時的樣子,即使知道底下的人是無心,仍舊將所有經手之人每人杖責了五十。

  但經手的人何其多啊……于是,一時之間,宮內宮外,哀聲一片。

  她笑罵他:“昏君,不知者不罪知不知道?”

  他淡淡看了她一眼:“不知者怎能無罪?若是傷了你,千刀萬剮都不能解我心頭之恨。”

  她笑著去抱他的腰,蹭著他安撫道:“他們怎能傷到我?這個菌哪一回不得由你親自檢查過,點了頭,才能送到小廚房?”

  他環住她的腰肢,輕聲道:“長歌,并非是我小題大做,只是經那些詩詞歌賦一傳,如今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愛吃這個菌了。

      從來一國之君都不敢讓別人知道自己的喜好,你是我放在心頭上的人,如今你的喜好被別人知道了,你倒是心大,不曉得害怕,但我卻會害怕。”

  她那時整顆心都為他而失了節律,面上卻還是很沒良心地眨著眼睛問他:“害怕什么啊?”

  男人垂眸,無奈又略顯疲憊地看著她,良久,終于認命地將她按在自己胸前,

       嘆道:“算了,我等得起,我總能等到你將一顆真心交給我那一日。那一日,你就能懂得我在害怕什么了。”

  其實她一直懂得的,只是她真的沒有辦法將自己的心交給他。

       如果她真的將心交給他了,那么那些死去的人,她的父兄,又該怎么辦呢?誰又還能替他們討回公道呢?

  后來,她終于是將心交給他了,可是那一日,她也死了。

  她一面將心交給他,一面又選擇扔下他,離他而去。

  她真的,很對不起他。

  好在這一生,他也可以重頭來過,不必再被她禍害。

  “郡主想用在誰人身上?”驛丞夫人領會到了長歌的意思,也不拐彎抹角,

       直言道,“郡主方才對我家老爺有救命之恩,這等小事,妾身愿意效勞。”

  長歌微微一笑:“夫人覺得呢?難道今日還有旁人惹了我不快不成?只是她手下家丁眾多,怕是要辛苦夫人多準備一些了。”

  驛丞夫人領會,這便頷首退下。

  慕云嵐問:“你要劫那幾只箱子?”

  長歌手指輕輕撫著手中茶杯,笑道:“我原以為,要攪動京中那一池渾水,尚需等我回京,還擔心時間來不及。

       沒想太子倒得早,這個朱姑娘到得更是巧,就這樣解了我的燃眉之急。那,就從她開始吧。”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