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我成了初戀他大嫂明容全文

我成了初戀他大嫂明容全文

書能換酒 著

連載中免費

以明容和聞鈞蕭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小說《我成了初戀他大嫂》是由作家書能換酒所寫,小說講的是明容在高中畢業后去酒吧喝酒,喝醉的她再次醒來發現已來到六年后,明容意外發現自己的丈夫是校草初戀聞俊恒的哥哥聞鈞蕭,那這場鬧劇會以怎樣的方式收尾?明容和聞鈞蕭在婚后又會發生哪些精彩的故事......

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以明容和聞鈞蕭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小說《我成了初戀他大嫂》是由作家書能換酒所寫,小說講的是明容在高中畢業后去酒吧喝酒,喝醉的她再次醒來發現已來到六年后,明容意外發現自己的丈夫是校草初戀聞俊恒的哥哥聞鈞蕭,那這場鬧劇會以怎樣的方式收尾?明容和聞鈞蕭在婚后又會發生哪些精彩的故事......

免費閱讀

  吃完聞鈞蕭的糖衣炮彈,明容就開始無聊了,拿過旁邊的輪椅準備坐上去。

  但這剛伸手碰到輪椅,她整個人就懸空起來,視線轉動以后,回過神來就已經被聞鈞蕭放在輪椅上。

  嗯?

  明容焦點聚集在聞鈞蕭白色的T恤上,腦子有些死機的人后知后覺地才反應過來,她剛剛——被聞鈞蕭公主抱了?

  她努力回想,回憶中只記得對方貼近時候傳過來的清爽的氣息。

  “孩子他爸,你用了什么沐浴露?”明容問完,搖了搖頭,“或者說你用了什么洗發水?”

  聞鈞蕭波瀾不驚地看著她,眼底明明白白地寫著“你要干嘛”。

  “就隨口一問。”明容沖他笑了笑,小酒窩在白嫩的臉頰上浮現,像那白軟的饅頭上被人戳了一筷子。

  聞鈞蕭盯著那小酒窩,眼神晦澀。

  明容沒有被大灰狼盯上的自覺,笑容滿面地看著聞鈞蕭:“挺好聞的。”

  聞鈞蕭看著她:“想聞?”

  明容歪頭,想了想,那清爽的味道比病房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好聞多了,也就點了點頭。

  見她點頭,聞鈞蕭半彎下腰,右手放在明容后腦勺上,將人按在自己的脖頸上。

  靠著聞鈞蕭肩膀的明容有些懵:“……”

  這是怎么一回事?

  問想不想聞,然后就靠近她……聞鈞蕭這是在撩她嗎?

  不遠處的聞俊恒本來是沒看見的,被聞鈞明拉著袖子提醒才看見。

  注意到容容也眨巴眼睛看著抱著的二人,聞俊恒連忙抬手捂住兩小家伙的眼睛,

      出聲提醒:“哥,嫂子,我和兩個小家伙還在呢。你們要秀恩愛好歹挑個我們都不在的時候。”

  明容聽見這話已經回神,正準備推開聞鈞蕭時已經被對方松開,聽見聞鈞蕭回了個“哦”,表情變都沒變。

  聞鈞蕭繼續看明容,突然發現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挑眉對明容說,“你臉紅了。”

  明容摸了摸臉頰,確實有些熱,“天氣熱。”

  聞鈞蕭看了眼開著的空調,沒拆穿她的謊言,走過去握住輪椅兩個把柄,“要出去走走?”

  明容只是不想躺在病床上,至于去哪都無所謂,“隨意。”

  聞鈞蕭也就不問,推著她出來,經過沙發時停下,看向聞俊恒:“我們出去,你帶一下孩子。”

  “嗯?”聞俊恒笑容一窒,“哥,我可是坐了一晚上飛機回來的。”

  “我們不會太久。既然都一晚上沒休息,那也不差這一時半會。”聞鈞蕭不為所動,“更何況不是你說的,親熱也要找個你們不在的時候?”

  聞俊恒愣了下,而后笑了出來,服輸地擺擺手,“既然這樣,晚點回來也沒事。”

  “嗯。”聞鈞蕭叮囑兩個小朋友要好好聽話,之后就推著輪椅往外走。

  明容鬧了個臉紅,抬頭看著聞鈞蕭:“只是出去散個步。”

  聞鈞蕭:“不然你覺得要做什么?”

  明容想起剛才被聞鈞蕭抱住的畫面,鬧了個臉紅,吶吶地回了句“沒什么”。

  進了電梯,碩大的空間只有他們兩人。

  明容看著緊閉著的電梯門,突然想起來,她這單獨和聞鈞蕭呆在一塊兒還是頭一次,因為之前是無論在哪都會有兩個小包子跟著。

  聞鈞蕭看她沒個動靜,腦海中浮現許多可以聊的話題。

  然而在他確定話題之前,明容已經先一步開口。

  明容回頭看他:“你之前是在撩我?”

  然而從她這個角度看去,只能看見聞鈞蕭性感的喉結和下巴,看不清楚對方的表情。

  “叮——”

  聞鈞蕭推著人出去,不緊不慢地回了句:“你要這么想,那就是。”

  明容忍不住嘀咕,什么叫做她要這么想?

  明明就是對方突然做出這么親密的動作讓她不得不多想。

  聞鈞蕭推著明容出來,經過售貨機的時候停了下來,讓明容等一下,過去售貨機前,掏出硬幣開始投幣。

  明容看著他的動作,突然覺得不科學。

  一個身價最起碼也會過千萬甚至過億的男人怎么隨時隨地帶著硬幣?難道是喜歡買售貨機飲料?

  看著聞鈞蕭熟練的動作,明容覺得自己真相了。

  等聞鈞蕭拿著瓶牛奶回來,看見的就是明容有些詭異的眼神,一邊拔了吸管插進去放明容手里一邊問,“怎么了?”

  明容閃爍地移開視線,咬住吸管含糊不清地開口:“沒什么。”

  每個人總有點小癖好,聞鈞蕭雖是有錢人,但也逃不開為人的通病,她知道就好了,也沒必要說出來讓對方難堪。

  最重要的是萬一惹對方不開心,把給她的信用卡收回去了可怎么辦。

  聞鈞蕭看她這樣子不可覺得真的沒什么,只是對方不說,他也不問,繼續推著人下了臺階。

  明容一路胡思亂想,喝完牛奶就主動遞過空盒給聞鈞蕭,還不忘擦了擦嘴巴以免又濺到牛奶。

  聞鈞蕭注意到她抹嘴的動作,眼底有了笑意,推她到一邊,然后自己去丟垃圾。

  兩人慢悠悠地散步,誰也沒開口,轉了兩圈才回去。

  “不多不少剛好半個小時。”聞俊恒看見他們回來,終于松了口氣,將纏在他身上的兩個小朋友放下來,“這兩小家伙太磨人了。”

  他剛控訴完,兩個小朋友就一臉乖巧地背著手叫“粑粑”“麻麻”,兩雙靈動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看起來一點都沒有聞俊恒所說的“磨人”樣。

  聞鈞蕭對自家孩子知根知底,明容倒是被騙了,只當聞俊恒說的磨人只是小朋友的淘氣,更多的還是乖巧懂事。

  “真乖。”明容抬手捏了捏容容的臉頰,叫明明湊上前還將臉頰伸過來,笑著又捏了明明的臉一把。

  剛縮回手,她就見聞鈞蕭彎下腰來,學著明明的動作偏著臉湊過來。

  聞俊恒打趣:“哥,你這可是抄襲明明。”

  聞鈞蕭權當沒聽見,斜著看了明容一眼,“腰酸。”

  明容聽出了其中的言外之意——快點。

  明明之前就很冷淡,怎么今天這么異常,先是帶了喜歡的松茸粥,給了她一顆糖,還抱她撩她。

  她看了聞鈞蕭一眼,只能看見對方低垂下來的側臉,稀碎的頭發下露出通紅的耳朵,暴露了主人心底的想法。

  明容思緒有些飄散,要說與昨天不同的,也就只有聞俊恒的到來了。

  難道說是想做給聞俊恒看的?又或者說心底還是在意那什么早戀的事情?

  看了眼看戲聞俊恒和兩個小朋友,明容猶豫著伸出手,然后……

  推著自己的輪椅拉開了距離,她歪著腦袋似是不解:“孩子他爸,你在做什么呢?”

  聞俊恒“噗嗤”一聲笑出來,看見聞鈞蕭投射過來冰冷的眼神,連忙收斂笑容。

  “我想起來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親了兩小朋友一把,他就趕緊溜之大吉。

  聞鈞蕭挺直了腰,垂眸看著明容。

  明容也不服輸地看回去。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氣氛有些詭異,詭異到兩個小朋友都感受到了。

  你嘀咕一句我嘀咕一句,電視劇看多的兩個小朋友已經開始進入要跟著單親爸爸或者單親媽媽生活的角色,一起哇哇大哭。

  于是兩人不得不終止對視,一人抱著一個孩子哄著。明容哪有哄孩子的經驗,只能再次用蛋糕冰淇淋來利誘。

  她記得自己以前哭,只要父母給了好吃的,她就不會再哭了,琢磨著這法子估計對所有孩子都有效。

  被她拉著哄的是聞鈞明,聽她這么一說,哽咽著回答:“爸爸不讓我們吃冰淇淋,明明不能吃冰淇淋。”

  這么一想,聞鈞明更覺得委屈,哭聲聽著比剛才凄慘。旁邊的容容看見哥哥這樣,也跟著嚎啕大哭,仿佛要在這哭上面爭個高下。

  一時之間,病房里哭聲此起彼伏,一聲比一聲凄慘,都驚動了隔壁病人的家屬過來查看是怎么一回事。

  聞鈞蕭也不哄了,拉開聞鈞明后推著明容回到病床邊。

  明容想說孩子還哭著,就聽聞鈞蕭開口,“孩子哭的時候不能拿冰淇淋這些東西利誘她。”

  明容想起自己小時候,她每回哭,母親都會答應讓她去吃冰淇淋之類的,有些不贊同聞鈞蕭的話。

  “他們這回哭,你給了冰淇淋,那他們就會覺得下回只要自己哭了也能再拿冰淇淋,然后為了吃冰淇淋哭。”

  明容一愣,而后皺起眉來。

  確實是這樣,她小的時候哭了還得了好吃的東西后也會有這種想法。只是后來父母離異,她一下子長大了就沒再有這樣子的想法。

  在她思索的時候,只聞到一股清爽的味道撲鼻而來,被聞鈞蕭抱了起來。

  她回過神來,下意識環抱住聞鈞蕭的脖子,緊貼著那單薄的T恤她可以描繪出下面那緊致的肌肉。

  明容被轉移了注意力:“你……有腹肌?”

  她看著聞鈞蕭高高瘦瘦,沒想到還有肌肉。

  “嗯。”聞鈞蕭放她到床上,調高病床方便明容半躺著,然后出聲叫兩個小家伙過來。

  明容的注意力從明容肌肉上回歸,看著兩個小家伙紅紅的大眼睛,心疼得不行。

  聞鈞蕭也是心疼,但還是板著臉,一手一個小朋友拎著讓他們好好站著。

  他掏出手帕給兩人擦眼淚,問:“為什么哭?”

  他的聲音并不嚴厲,甚至可以稱得上是溫和,明容一瞬間就分辨出來,視線從兩個小朋友身上轉移到聞鈞蕭身上。

  “爸爸媽媽要離婚明明和容容就再也不能一起看電視玩沙子服讀書了。”

      聞鈞明一邊哭著一邊含糊不清地開口,一句話都不帶停頓一口氣就給說完,仿佛有說不盡的委屈。

  旁邊聞鈞容傷心地抱著哥哥,金豆子撲騰撲騰地往下掉,“爸爸,容容不想和粑粑麻麻還有哥哥分開。”

  明容和聞鈞蕭相互對視一眼,耐下心問:“誰跟你們說粑粑麻麻要離婚了?”

  “電視劇里都這么演的,爸爸媽媽先是冷戰,然后吵架,最后就會離婚。”聞鈞明扁著嘴,好歹比聞鈞容好點,眼淚已經少了下來。

  明容沒想到是剛才和聞鈞蕭置氣的畫面刺激到兩個小孩子,愧疚之余又有些埋怨聞鈞蕭。

  明明這么靠譜的一個人,怎么凈給孩子看這些亂七八糟的電視劇。

  不過現在不是抱怨的時候,她連忙出聲解釋:“容容,明明,麻麻沒有要和粑粑離婚,你們誤會了。”

  聞鈞蕭也順勢點頭:“不離婚。”

  “真的嗎?”兩個小家伙眼睛淚汪汪地看著他們。

  “真的。”明容趁機拉過兩個小朋友,抽紙巾給他們擦眼淚,“媽媽最喜歡容容和明明了,

         才不會丟下你們呢,所以不要哭了,媽媽一點都不喜歡愛哭的容容和明明。”

  聽到她不喜歡,兩個小朋友嘴巴一閉,鼻子一吸,憋著眼淚不讓留下來,看得明容那是又心疼又好笑。

  孩子忘性大,確定兩人不會離婚之后,又開開心心地手牽著手回去沙發那里畫畫。

  明容看著他們可愛的樣子就止不住笑,但是瞥到聞鈞蕭的時候笑容就沒了,小酒窩消失得無影無蹤。

  聞鈞蕭注意力一直在她身上,看她視線移過來,干脆在病床邊坐下,“是不——”

  話還沒說完,他就看見明容抬起另一條沒受傷的腿踢過來,對著他大腿快準地踢了一腳。

  他本來就沒坐太大面積,畢竟明容的腿就放在邊上,這時候被明容這么一推,頓時被推出病床,

       要不是反應快抓住床尾的欄桿,估計就得一屁股坐在地板上。

  明容自己也嚇了一跳,說了聲“對不起”之后又忍不住嘀咕,“你這是碰瓷嗎?我都沒用力呢。”

  聞鈞蕭扶著起身,也不敢坐床上了,就怕明容再來一腳。

  明容穿著藍白短款病服,一雙白皙細膩的腿微微曲著,看著比那病床都要白上兩分。

  他手動了動,終究是沒舍得責備那條腿,抬眸看向明容:“為什么踢我。”

  “誰叫你帶壞小朋友,讓他們看亂七八糟的電視劇。”明容嘟噥,“他們才多少歲啊,

        居然知道什么離婚不離婚的,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教導孩子的。”

  聞鈞蕭拉過椅子在旁邊坐下,聽見她的抱怨,回了句:“是你帶她們看的。”

  明容面色一僵,不可置信地抬起頭,右手食指指了指自己,艱難地吐出個“我?”

  聞鈞蕭點頭,雙手抱胸靠在椅子上,“你的樂趣就是每天飯后帶兩個小孩子去看家庭倫理大劇。”

  明容臉上的表情漸漸凝固。

  聞鈞蕭也沒太欺負她,見好就收,“孩子年紀雖小,但該知道的還是要知道的,多懂一些東西并沒有什么害處。”

  明容聽他這么說,頓時找了臺階,悻悻然地摸了摸鼻尖:“肯定我也是這么想的,所以才會帶他們去看電視劇。”

  剛說完,她就見聞鈞蕭看了自己一眼,心虛地移開視線不和對方對視。

  為了脫離這個讓她心虛的氣氛,她連忙換了個話題:“我沒有捏你的臉,你是不是生氣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