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幻想 →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紀染沈執小說最新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紀染沈執小說最新

蔣牧童 著

連載中免費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是由蔣牧童原創所著,主角叫紀染沈執,講述了泯滅人性校園大佬X一個比大佬還兇的小仙女之間的故事,重生一生,紀染決定教訓自己那個戲精假姐姐,拿回屬于紀家大小姐的一切,卻意外跟上輩子的死對頭沈執成了同桌。紀染怎么都沒想到,原來她自己就是上輩子被投行圈子瘋傳沈執已經死了的白月光。——那個讓他隱忍瘋狂,讓他再也不看其他女人一眼的白月光

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蔣牧童大神最新作品《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最新,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無彈窗,《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是由蔣牧童原創所著,主角叫紀染沈執,講述了泯滅人性校園大佬X一個比大佬還兇的小仙女之間的故事,重生一生,紀染決定教訓自己那個戲精假姐姐,拿回屬于紀家大小姐的一切,卻意外跟上輩子的死對頭沈執成了同桌。紀染怎么都沒想到,投行圈里排行NO.1的高冷男神沈執年少時居然逞兇斗狠到如此地步,也護她如此。還有她也不知道……原來她自己就是上輩子被投行圈子瘋傳沈執已經死了的白月光。——那個讓他隱忍瘋狂,讓他再也不看其他女人一眼的白月光

免費閱讀

  四中附近有個叫天空之境的地方,是屬于那種吃喝玩樂一體的地方,不僅有餐廳、網吧、KTV甚至七樓還有個溜冰場。

  是那種純正的冰面,并不是旱冰。

  這里容納的玩樂項目很多,因此人氣也高,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消費水準太高。

  正常來說,一般的網吧消費是兩塊錢一個小時,可是天空之境的網吧號稱是最頂端的設備、最快的網速,這里的網費是十塊一小時。

  別說高中生了,一般上班族都消費不起這里。

  幾人沒去遠的地方,來了平時熟悉的天空之境,在頂樓酒吧直接要了個卡座。他們平時不愛來這兒酒吧,大多數不是去樓下的棋牌室就是臺球室。

  沈執這人喜靜,嫌酒吧太鬧騰了。

  今天幾個人想放縱一下,于是直接在這兒要了個卡座。

  這個酒吧是類似清吧那種,其實并不是特別吵,沈執不愿來的主要原因是每次他一來,就會不停有女生過來搭訕。

  他長相貴氣,冷著一張臉時,別提多。

  哪怕他年紀看起來不大,也會有一堆大姐姐過來跟他套近乎。

  夏江鳴今天特開心,于是一進來就大呼小叫說:“別給我省錢,今天夏爺買單。”

  徐一航伸腳虛踢了他一下,笑罵道:“跟誰稱呼爺呢?”

  陳松閑閑說:“我發現他現在這是徹底抖起來了。”

  夏江鳴也不在意他們的調侃,直接讓人給他們弄了個大的卡座,舒服又寬闊的長沙發,足夠躺下一個人。

  徐一航正要往沙發上坐下,結果夏江鳴立即擋住,抬抬下巴指著旁邊:“你坐那個沙發。”

  “干嘛,你一個人要霸占這么大地方?”

  夏江鳴在沙發上輕輕地撫摸了一通,賤兮兮地說:“這是留給執哥躺著用的。”

  艸。

  徐一航氣到罵了出來。

  他指著夏江鳴,問陳松:“你看他這個狗腿子樣,賤不賤吶。”

  陳松在旁邊沙發上窩了下來,嗤笑:“你讓他現在去給執哥暖床,他都不會說個不字。”

  誰知陳松說完,夏江鳴又是那副樣子:“要是執哥要的話,我愿意。”

  這次陳松都淡定不起來,抬腳踢過來:“滾吧,你把老子雞皮疙瘩都惡心的掉下來了。”

  很快,服務員把他們點的東西都端了上來。為了慶祝勝利,夏江鳴特地點了香檳,他零花錢可不少,所以壓根不在意。

  沒一會兒,徐一航被吧臺一姑娘吸引住,湊過去跟人家劃拳喝酒去了。

  夏江鳴皺眉,有些無奈道:“你說一航這是什么毛病,專門喜歡姐姐。”

  徐一航也交女朋友,不過他從不在學校里找女朋友,因為他的口味都是姐姐。學校里那些青澀的小果子壓根吸引不了他。

  “姐姐怎么了,身嬌體軟還不黏人。”陳松嗤笑。

  結果他剛說完,沈執過來了。

  夏江鳴趕緊把長沙發讓給沈執,還殷勤地問道:“執哥,你喝什么?”

  沈執靠著沙發的一端坐著,身姿松懶,他順口問:“有煙嗎?”

  陳松從兜里掏出煙盒扔了過來,沈執抓住,從里面拿出一根煙,又從自己兜里拿出打火機,待他咬著煙頭后,火苗在半空中竄起。

  他微微湊近,輕吸了一口,煙頭亮起紅光。

  微暗的光線下,煙頭的火光明明滅滅,格外顯眼。

  沒多會兒,徐一航回來,喊道:“要不咱們一起拼個桌吧。”

  那邊吧臺的女孩有好幾個,他特別喜歡其中一個短發姐姐,不過對方也有小姐妹,而且正好看見沈執進來了,有心跟他們一起玩,所以他回來問問。

  夏江鳴和陳松他們沒什么意見,主要就是沈執。

  “你們玩。”沈執淡淡說。

  徐一航聽了知道沈執沒興趣,但見他沒反對,于是把人叫了過來。沒一會兒,幾個女孩走過來。

  這些女孩也不是社會人士,是附近一所大學的學生。

  在聽說他們是高中生,幾個女孩都震驚了。

  “真的,要不我給你看看我學生證。”徐一航笑嘻嘻說道。

  短發女孩跟他打得火熱,笑嘻嘻道:“好呀。”

  可是徐一航故意拖著強調說:“那我也要看你的學生證。”

  剛才他一直問短發女孩的名字,結果對方一直不告訴他。此時短發女孩正要說好,又想到自己學生證上不僅有名字還有她所在的學院,立即捶了他一下。

  “你怎么那么壞。”

  沈執低頭玩著手機上的游戲,感覺旁邊沙發明顯往下一沉,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陌生女孩坐了過來。

  女孩性子并不算特別活潑,只是一眼就被沈執吸引。

  他的誘惑力太大,誘使著女孩鼓足勇氣坐下。

  可是哪怕她坐下,身邊的少年始終盯著他的手機,連頭都沒抬起來。女孩抿嘴小心朝他手機看了過去。

  等她看到手機里的內容時,登時有些吃驚。

  沈執在玩的是數字游戲,女孩又小心覷了兩眼,這才勉強認出來,他在玩數獨。她沒想到這個少年會在酒吧玩這種游戲,有種矛盾感。

  白芷輕輕咬了下唇,心底對他更加好奇,終于鼓足勇氣問:“你是在玩數獨嗎?”

  她是跟著朋友一起來酒吧的,卡座有最低消費她們就坐在吧臺那邊玩,沒想到徐一航過去搭訕,于是聊了起來。

  剛才她就看見沈執從外面走進來,在這邊坐下。

  他依舊是少年模樣,跟這個酒吧不說格格不入,但特別吸引人。從他進酒吧開始,他一直窩在這個小沙發里玩手機,但是不知道多少女孩在偷瞄他。

  白芷姿容清純秀麗,在學院里也是被喊一聲院花。

  她沒想到自己主動開口搭話,少年跟沒聽見一樣,連頭都沒抬。一時她咬緊自己的下嘴唇,有些難堪羞燥。

  “你朋友怎么回事呀,這么不給面子,我們小芷可是院花,好多人追的。”短發女孩見沈執壓根不搭理白芷,有些不滿的低聲對徐一航說道。

  徐一航一聽,本來笑著的臉微沉,“執哥的事,你別多說。”

  他雖然沒夏江鳴表現那么夸張,但是對沈執也是特服氣,要不然不可能一直跟著他。在他看來,這個白芷長得也就還行,沈執本來就不愛搭理這些女生,不搭理她屬于正常表現。

  真想讓沈執上心的,怎么著也得是……

  突然徐一航腦子里竄出紀染的臉,這姑娘才是他見過最漂亮的女孩,叫人挪不開眼睛的那種。

  此時夏江鳴把視線從手機上抬了起來,問道:“你們誰看見染妹的校牌了嗎?”

  “誰?”徐一航一時有些短路。

  夏江鳴:“紀染,她說她回家發現自己學生證掉了,問我們撿到沒有。”

  徐一航和陳松搖頭,他們真沒撿到。

  夏江鳴看向沈執的時候,就見他微瞇著眼睛看向自己,眼神里透著一股子危險的勁兒,夏江鳴居然還不死活的問:“執哥,你看見了嗎?”

  沈執握著手機,望著他:“你、怎么有她的電話?”

  他這句話說的特別慢,明明語氣起伏并不大,可聽起來有股特別嚴重的味道。

  夏江鳴支吾了下,怎么有的?就……他直接跟紀染要的呀。

  難道執哥到現在還沒紀染號碼?

  一想到自己手機里,不僅有紀染的手機號碼連QQ都有,夏江鳴立即慌了。

  他現在給執哥跪下,能免除一死嗎?

  好在沈執低頭繼續玩他的手機游戲,眾人還以為沒事了,繼續喝酒玩游戲。剛沒幾分鐘,突然沈執站了起來。

  “執哥,你干嘛?”夏江鳴急急問道。

  沈執淡淡道:“沒意思,回家睡覺。”

  說完,他不管別人,自己直接走出卡座向門口走出去。于是幾人看著他離開,誰也沒敢追上去。

  他們對視了幾眼,心底都有點兒茫然。

  這怎么突然就不高興了?

  難道真因為電話號碼?

  *

  紀染沒想到自己會這么倒霉,周五上學居然還會遇到學生會在門口抽查儀容儀表的事情。

  四中每周都會抽查學生的校服穿戴和校牌佩戴情況。

  不定期而且不定地點抽查。

  有時候會在校門口,有時候是課間操期間,只要被查到有問題,一定會扣分,對先進班級評選有影響。

  紀染沒想到一周都沒抽查,居然周五早上檢查。

  他們還挺懂心理學,知道大家到周五這天肯定會松懈,果然沒一會兒被查出好幾個人。這時候學生進校都是一個一個,她連混都混不進去學校。

  紀染背著書包打算認命的時候,突然身后響起一陣轟鳴聲。

  是摩托車的。

  她心底仿佛有些感應般,回頭看了一眼,在眾人的矚目下,沈執的摩托車停在了路邊。

  紀染眨了眨眼睛,在視線撞上他的時候,下意識轉過頭準備往學校里走。

  沈執望著她躲開自己的視線,假裝自己不認識他的模樣。

  心底有種好氣又好笑的感覺。

  可他還是沒忍住,喊了一聲:“紀染。”

  他聲音不算大,但是紀染聽到了,她腳步微頓,現在在校門口周圍還都是同學。

  可沈執似笑非笑的聲音在后面響起:“還不過來?”

  他聲音不全是生氣,還有那么幾分無奈的口吻。

  紀染扯了下自己的書包,最后還是轉身,慢慢朝他這邊走了過來。校門口周圍的學生不無好奇地望著他們。

  學校里赫赫有名的大佬還有一個特別漂亮的女生?

  這個女生哪個年級的?

  紀染走到跟前的時候,沈執打量她校服干凈整齊,只是左胸前應該佩戴著的校牌并沒有。

  “你就打算這么進學校?”

  紀染猶疑地望著他。

  一雙鹿兒眼,在早晨有種水洗過的瑩亮,看他的時候,猶如羽毛在他心尖上劃過。

  又麻又酥。

  當沈執把東西拿過來時,紀染一開始沒回過神,直到他戲謔地問:“不想要了?”

  她定睛看了一眼,居然是她的校牌。

  四中的校牌不僅僅有四中校名,還有學生照片和姓名班級,因此每個人的校牌都不會認錯。這個校牌上就有她的照片。

  “拿好,別再弄丟了。”

  沈執說完之后,居然騎車直接走了,并未進學校。

  等車子騎出一段距離,沈執這才漸漸緩了過來。清晨的城市有種別樣的暖和,沒山里那樣的早晚涼。

  沈執突然覺得他大概是真的要瘋了。

  昨晚他出了酒吧,本來騎車快到了家里,結果車頭一掉轉,直奔山里。他整整找了一宿,沿著山路來回找。

  當晨曦的光線照亮山間道路,他在路邊草地里找到校牌的時候,突然笑了。

  這玩意兒學校補辦就十塊錢一個吧。

  紀染站在原地,許久都沒動。

  直到她捏著校牌,感覺到校牌上還帶著微微熱的溫度。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