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幻想 → 我被系統坑在了六零小說全文免費

我被系統坑在了六零小說全文免費

湖涂 著

連載中免費

《我被系統坑在了六零》是由湖涂原創所著,主角叫蘇曼,講述了蘇曼是個真正的黑切黑,她從來不信奉好人好報這種童話故事,直到英年早逝,然后被一個圣母系統綁定,穿越到了六十年代饑荒年代,成為了一個快要餓死的農家女。求生欲強烈的蘇曼為了繼續活下去,只能夠不斷的完成圣母任務……蘇曼:“好人好報,真香!”

更新:2019/06/17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湖涂大神最新作品《我被系統坑在了六零》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我被系統坑在了六零最新,我被系統坑在了六零無彈窗,《我被系統坑在了六零》是由湖涂原創所著,主角叫蘇曼,講述了蘇曼是個真正的黑切黑,她從來不信奉好人好報這種童話故事,直到英年早逝,然后被一個圣母系統綁定,穿越到了六十年代饑荒年代,成為了一個快要餓死的農家女。求生欲強烈的蘇曼為了繼續活下去,只能夠不斷的完成圣母任務……蘇曼:“好人好報,真香!”

免費閱讀

  這戶人家倒是和之前找的演員不一樣,他們比較正面。

  這戶人家姓陳。老大是個閨女,叫陳銀環,剩下的兩個是弟弟,叫鐵環和銅環。因為父母雙亡,留下三個孩子。大的才十二歲嗎,最小的才三歲。沒什么勞動力,能在這荒年里面活下來,全靠著隊里給的救濟糧。當然,過的也不算太好。比起隊里那些有爹有娘的孩子來說,還是差了很多。食不果腹,衣不蔽體,就是他們現在這樣的狀況。

  不過能在這荒年里面活下來,這三個孩子還是很知足了。平日里在隊里撿著人了,都很和氣。

  蘇曼找他們演,也是演這種被人幫助,然后感恩的劇情。

  蘇曼和陳銀環道,“咱們演這個,是為了讓更多的人獲得幫助,是一種宣傳作用。也是宣揚咱們隊里這種互幫互助的精神。如果宣傳的好,也許隊里會給你們更多的幫助。當然,這個是在宣傳有效果的情況下。如果沒有效果,咱這也算是義務勞動。”

  陳銀環雖然才十二歲,但是已經很懂事了。

  她很感激蘇曼給她兩個弟弟講課學知識。現在弟弟已經認識字了。有時候他們還能聽蘇曼講故事,這讓他們貧瘠的生活帶來了很多的樂趣。

  所以對于蘇曼找她演戲這事兒,她是一百二十個樂意的。

  就是心里擔心自己做的不夠好。靦腆道,“我沒演過,擔心演的不好,給你添亂。”

  蘇曼笑著道,“你們都很聰明,肯定成的。還有我呢,我會教你們的。我給你們演的戲,就和你們平時生活差不多,沒多大難度。到時候我讓我們家小石頭和小草兒也跟你們一起上臺,讓你們演五個兄弟姐妹。”

  陳銀環害羞的笑著點頭。

  其實每次看到蘇老師在臺上講故事的時候那個氣勢,她就很羨慕,希望自己能有一天和蘇老師這樣能耐。現在蘇老師愿意給她機會上臺,她當然要努力做好。

  演員找好了之后,蘇曼就開始做準備了。每天中午吃飯的時間,蘇曼就和他們對戲。先是和家里人對戲。

  這些劇本當然不能照搬現實。畢竟現實張力不夠,而且他們肯定也不樂意這么演,所以經過蘇曼改編了。將他們的形象進行丑化,壞的更壞,好的更好。

  聽到蘇曼說的劇本之后,李春花一臉為難,“這樣壞的人,我擔心自己演不出來。”

  林雪菊偷偷撇嘴,心道自己婆婆這個戲精還有什么演不出來的?

  蘇曼道,“娘,你可以的。你好好演,演得好,沒準以后隊里還安排你去別的地方演呢。”

  李春花臉上露出笑容,“但是為了我閨女,我還是要努演的。”

  蘇家這邊很快就對好了戲。蘇曼又去和肖桂花家里溝通。

  蘇曼寫到故事比較簡單,劉三婆演的是一個叫花子娘,因為一場天災,和自己兒子失散多年,終于找到自己兒子,但是兒子已經成家立業。媳婦嫌棄叫花子娘來了多一張嘴,不喜歡,不讓進門。

  但是叫花子娘卻舍不得兒子,為了留在兒子媳婦身邊。每日里偷偷在附近山里找吃的,只要找到好吃的,她就偷偷的放在自己的兒子媳婦門口。從不在他們面前路面。不管風吹雨打,她每日都在不遠處苦苦的看著自己的兒子。默默的流淚。

  突然有一天,兒子的房子起火了,兒子兒媳被困在房子里面。

  叫花子娘不顧生命危險闖進房子里,為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沖出了一條生路,自己卻被大伙燒傷,奄奄一息。兒子這才感受到了母親無私的愛,抱著娘喊出了一聲娘。兒媳婦也哭著讓娘活著,以后孝順她。

  劉三婆聽到蘇曼講的劇情之后,淚流滿面。

  倒是肖桂花兩口子臉上有些不自在。雖然這故事和他們家不一樣,但是肖桂花自己也對婆婆不是很好。心里有些心虛,“真要按照這樣演?人家會不會罵我們?”

  蘇曼道,“這就是演出來的。你們按著這樣演就成了。人家電影里面都這么演。演出之前,我會告訴大伙,這都是編造的故事。我娘還演一個虐待媳婦的壞婆婆呢,我哥還演一個揍媳婦的無賴。”

  拉了自家人下水之后,蘇曼說啥都覺得理直氣壯了。

  劉三婆道,“我演。當娘的都是這樣。就算是叫花子,吃不上一口飯,也想讓兒子吃飽飯。我想演這個娘。”

  肖桂花臉上有些不自然道,“那就這么演吧。”人家娘和哥都演了,自己怕啥。

  至于陳銀環家里幾個孩子就更好演了。從他們父母雙亡那一幕開始演戲。故事的進程很快,蘇曼挑了幾個比較有渲染力的場景來演。小小年紀就要挑水,下地干活之類的。單薄的身子數次摔倒。渲染出來之后,讓大伙兒感受到了辛酸之后,鄰居們開始伸手了。這個鄰居們,蘇曼找的是牛嬸兒幾個老大娘來演的。這一家幫一把,那一家幫一把,摔倒的孩子站起來了……

  ……

  這樣忙活了大半個月,蘇曼就通知郭大隊長,宣傳工作準備開始了。邀請郭大隊長到時候來看看。

  郭大隊長這幾天忙,但是沒注意蘇曼找人演戲的事兒,還好奇道,“我還以為你前陣子就要辦這事兒呢。”

  蘇曼笑著道,“為了做好這個工作,我用了一些時間來做準備。這一次和以往不一樣,您去看了就知道了。”

  “成,反正下工沒事兒,我去看看你工作情況咋樣。”

  于是當天下工之后,隊里的社員們如同往常一樣去廣場那邊聽故事,卻看到廣場那邊已經拉起了橫幅——大橋灣生產隊保護婦女兒童權益教育公演活動。

  還別說,最近社員們認識的字也有幾個了,七拼八湊的還認出來了。

  “這干啥啊,又搞教育,哎喲,我聽著就頭暈。”有人抱怨道。

  每次隊里那些文件下來了,他們都聽不懂。可上面不管他們聽不聽得懂,都強迫他們聽下去。比干活還要累。

  有些人想回去,但是看到蘇曼來了,又有些舍不得。想著那個文件講完了,蘇老師還是要給大伙兒講故事的。于是又留下來了。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和大伙兒聊聊天也好。總比一個人回去躺在床上睡覺的好。肚子里半飽,躺著也不是那么舒坦。

  等人到的差不多了之后,蘇曼就上臺了。還弄了個自制的土喇叭來講話。

  “鄉親們,辛苦了。今天,咱們來一出不一樣的。開始之前,我就問大伙兒一句,想不想看電影?”

  啥?看電影?

  當然想啊!

  “想!”

  下面此起披伏的聲音響了起來。

  前兩年,他們也是看過電影的。那時候年成好一些,公社從縣里請了電影院的人來給他們看露天電影。可好看了。

  蘇曼示意大家安靜下來,“今天,咱就給大家看三場電影。當然,這個電影是咱自己演的。咱自己人演戲給你們看。所以大家待會看到什么,都不要誤會,這都是他們演出來的。”

  之前隊里人就有人聽說蘇曼找人演啥東西的,不過他們不懂,也就沒多關注。

  如今聽到蘇曼說起自家人演戲,才想起這一茬來。

  在大家安靜下來之后,宋玉華就上臺了。

  隨著她上臺的時候,蘇曼也在邊上配旁白,交代他們的背景。

  媳婦小玉是十里八村最賢惠的女人孝順公婆,體貼丈夫。但是她命不好,遇上了壞婆婆和無賴丈夫。

  自從小玉進門之后,婆婆就過上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沒事兒還磋磨媳婦。丈夫更是連外面的事兒也不干了,每天沒事兒就出去喝酒,喝完酒回來就打小玉。小玉被打的遍體鱗傷。但是依然還要每天工作。

  “媳婦小玉是個性格柔弱的賢惠女人。孝順公婆,體貼丈夫。每天天沒亮,媳婦小玉就要開始干活……”

  宋玉華裝作平日里干活的樣子,在臺上拿著掃把掃地。拿著抹布搽桌子椅子,又開始洗衣服。”

  突然,李春花上臺了,一般嗑著瓜子,一邊坐在桌子邊上,桌子上就是茶杯,她還是讓媳婦給她倒茶。

  洗衣服的媳婦趕緊去給她倒了茶,結果李春花喝了一口之后,就將水給吐了出來,“水這么熱,想燙死老娘呀。”

  說完,拿著旁邊的雞毛撣子就抽打她。

  下面的老大娘和媳婦們都氣憤不已。“老虐婆,自己長著手還要人伺候,還嫌人伺候的不好。不要臉!”

  宋玉華裝作疼痛的倒在地上,“娘,你別打了,我錯了,我錯了。”

  李春花卻不聽她的,繼續抽打。她剛打累了就坐在椅子上休息,蘇二柱開始上臺了。抱著一個酸菜壇子裝作酒壇子,邊走邊搖搖晃晃的,看到宋玉華在地上抹眼淚,不止不心疼,反而一腳踹過去,“沒用的東西,趕緊給老子炒菜去,老子要喝酒……”

  宋玉華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走一搖擺。

  “娘的,太過分了,怎么能這么磋磨媳婦的。”底下有人看著氣憤不已,開始罵人了。

  “演的,都是演的。”有人提醒道。

  蘇曼的配詞再次響了起來,“小玉以為丈夫喝了酒之后,心情就會好起來,可是丈夫喝完酒之后就開始撒酒瘋,開始死勁兒的抽打她,小玉被打的躺在地上不能動彈。”

  婆婆這會兒又走了過來,拿出兩件衣服,扔給小玉,讓小玉趕緊去洗干凈,還指著她的腦袋,“沒用的東西,洗不干凈,不許吃飯。”

  下面的人氣死了,差點找石頭子往蘇二柱和李春花頭上扔了。

  特別是看到宋玉華自言自語的看著天,“老天爺啊,我這日子還有什么盼頭。”

  大伙兒更是恨鐵不成鋼。

  突然,一聲鑼聲響了起來。大隊部的婦聯主任上臺了,她扮演的是公社來的婦聯人員,聽說了小玉的故事之后,來到了大隊里,來解救小玉

  告訴她,新社會的婦女不是躲在家里被惡婆婆和丈夫磋磨的,而是能夠頂半邊天的頂梁柱。勤勞的女人,更是祖國建設事業所需要的力量。

  在接受教育智慧,小玉站起來了,她言辭控訴了自己婆婆和丈夫的惡行,然后離開了這個家,參與了祖國基地建設的隊伍,靠著她的勤勞苦干,最終成為了這個隊伍里面的女干部,成為建設偉大祖國的力量。

  在小玉被戴上大紅花的那一刻,下面看戲的社員們終于發出一聲喊聲,“好!”

  大伙兒激動的鼓掌。特別是一些女社員。臉上都露出了激動的神色。

  別說這些社員們了,連宋玉華自己都有些被自己演的這個角色給震撼到了。排練的時候不覺得,但是真正的走上了戲臺子,演出來,得到大家的認可,這讓她覺得自己受到了鼓舞。這證明,這故事中的反抗是得到大家認可的。

  這一刻,宋玉華感覺到自己真的成為了一個女英雄。而不是在公婆面前說話都不敢大聲的小媳婦。

  “想啥呢,趕緊回家奶孩子。”蘇二柱下臺的時候看到自己媳婦磨磨蹭蹭的,有些不高興道。

  宋玉華看著他那張不耐煩的臉,偷偷的捏緊了拳頭。

  第一個演出結束之后,蘇曼第二個故事又開始了。這一次是肖桂花一家人來演的。

  演的是花子娘千辛萬苦找到兒子之后,被兒子兒媳婦拒之門外的故事。

  花子娘被兒子兒媳婦推出門的時候,倒在地上,聲嘶力竭的喊了一聲,“兒啊——”

  這一喊聲,是劉三婆的真情流露。

  喊的眾人心里一酸。

  隨著花子娘一點點的為自己的兒子家里尋找食物,偷偷的放在門口。遠遠的看著,在場的人都被感染了。

  然后大伙燒起來的那一刻,花子娘拼死救出自己的兒子兒媳婦,自己卻倒下的故事,更是讓大伙兒都難過的不得了。

  一直等故事結束了,還有人在問,“花子娘到底死了沒?”

  當然,這個懸念是蘇曼故意留下的。所以沒人知道花子娘到底死了沒。是活著接受孝順,還是死了,再也沒有和兒子一家人團聚的機會了。

  在眾人還沒收拾好情緒的時候,第三個故事開始了。

  先上臺的是大姐陳銀環。她一出場就是在偷偷的哭泣,告訴自己的爹娘,自己很苦。弟弟們還那么小,她快要撐不住了。

  但是弟弟上臺之后,她又裝出很快樂的神情。給弟弟妹妹們唱歌,哄著他們睡覺。

  晚上下了雨,屋里漏了雨。銀環為了讓弟弟妹妹們睡好覺,拿著盆站著接了一晚上的雨水。

  第二日發燒了,還要去干活。

  這時候,旁白響了起來,“瘦弱的孩子用自己單薄的肩膀,努力的挑起了家庭的重擔。可這個擔子實在太重……太重……”

  這時候,陳銀環跳著一擔水,因為承受不住重量,倒在地上。

  她痛哭出聲。“我該怎么辦?”

  這時候,幾個干活回來的大嬸兒發現了她。

  大家手忙腳亂的將孩子扶了起來,看到孩子發燒了之后,立馬將她抱了起來。還有一位大嬸去幫著挑了一擔水。到了陳銀環家里之后,他們看到了陳銀環家里的情況,知道了她家里的難處,于是背著孩子偷偷的合計,要幫助她。

  于是這些嬸兒就開始幫她干一些重活,讓這孩子不用承受那些她不該承受的重擔。

  隊里干部們知道了她家里的困難之后,也安排人給他們修了房子,讓她們下雨天不用住著漏雨的房子。還給她們發了口糧,讓他們不用餓肚子。

  牛嬸兒扮演的大隊干部更是和孩子們道,“孩子們,不要怕,我們都是你們的親人。”

  故事的結局,孩子們長大了,當初幫助他們的人也老了。長大的孩子們學這些幫助他們的人那樣,幫助他們挑水,劈柴。告訴老人們,“不要怕,我們都是你們的親人。”

  789大哭出聲,“真是人間處處有真情啊。宿主,這個世界太美好了,我愛這個世界。”

  蘇曼沒理會它,而是查看了一下自己的這次的圣母點收益,發現竟然獎勵了三百圣母點,心里頓時滿意了。不管怎么樣,沒白辛苦。

  故事結束之后,下面的社員們還不樂意離開。一個個的抹著眼淚看著這些孩子們。

  還有男人拉著銀環姐弟,告訴他們,明天就去給修屋頂去。

  陳銀環笑著道,“叔,隊里早幫著修了。好著呢。隊里對咱都好,這都是演的呢。”

  旁邊的人聽著哈哈笑了起來。

  郭大隊長擦了眼淚來來找蘇曼,“蘇老師啊,你這宣傳工作做的沒話說了。”

  他豎起了大拇指,“是這個。”

  蘇曼道,“都是大伙兒配合我。隊長,你覺得這效果好不?”

  “好,肯定好啊。”郭大隊長立馬肯定道。他自己看了之后都覺得挺感觸的。

  剛差點就讓蘇二柱母子兩人滾下臺來了。

  蘇曼笑著道,“能幫上忙就好,咱隊里做的好,得到公社贊同,我比啥都高興。這幾個故事我都寫出來了,還有咋安排表演工作,我都寫清楚了。回頭叔要是向公社那邊匯報工作的時候,可以拿過去作為我們的資料上交。”

  聽到蘇曼將這工作都做好了,郭大隊長笑的眼睛瞇成一條線。

  作為一個大隊干部,郭大隊長當然是知道這件事情的好處的。

  這算是頭一份兒啊,回頭他就上報給公社那邊。沒準公社那邊還要夸他一番呢。

  現在各個隊里都死氣沉沉的,他們隊里還把宣傳工作做的這么好,那都是他這個大隊長有能耐啊。

  ……

  因為這次公演的事兒,隊里連續幾天都熱熱鬧鬧的。這些演戲的演員也在隊里出了名了。

  受益最多的當然是銀環姐弟了。屋頂雖然不用收拾了。但是還是有人挑水的時候,會幫著挑一擔水。

  當然,接受最多言論的還是李春花和蘇二柱這兩位。

  誰讓這兩位是這三個故事里面渣的最厲害的呢。

  而且最后故事的結局,也沒說他們幡然醒悟之類的。所以李春花接受的指指點點是最多的。大伙兒很想問他們,到底后來知道小玉那么出息之后,后悔沒有。

  李春花并不覺得苦惱,反而還為著這事兒得意,回到家里就念叨起來,“哼,這都是因為老娘演的好。”

  蘇曼心道,畢竟也有幾分本色出演。

  李春花又問道,“閨女,啥時候還要找娘幫你演?”

  “還不知道。”蘇曼道。

  她現在還在等隊里的消息呢。也不知道隊里這邊會不會得到公社這邊的指示。

  蘇曼還琢磨著,這事兒要是不成,還要另外再想辦法。

  下午放學的時候,郭大隊長就高高興興的來了。他之前將隊里這次宣傳公演的事兒匯報給了公社那邊,

  公社這邊之前沒消息,他還以為這事兒沒引起重視。

  結果原來是下面的人沒搞清楚啥情況。還是郝主任看了一下他提交上去的資料才引起了重視。今天他去公社的時候,郝主任又找他了解情況。知道這事兒之后,就覺得這活動能繼續搞下去。

  “郝主任說了,想親自來咱們隊里看看,看演的咋樣。要是演的好,要讓咱隊里在咱公社其他隊里去宣傳,讓其他隊里都看看。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