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公主所向披靡莊秉謝闊小說最新

公主所向披靡莊秉謝闊小說最新

者家 著

連載中免費

《公主所向披靡》是由者家原創所著,主角叫莊秉謝闊,是篇男女主重生文,講述了兢兢業業讓女主錘個夠本的楊白勞男主*一心一意讓男主不能太爽的不高興女主之間的故事,前世莊秉公主裙下之臣無數、入幕之賓遍地。血雨腥風了一輩子,最后死在了賑災的路上。一夢醒來,對望鏡中,審視著自己十三歲時荊釵布裙都難掩的楚楚容顏,心道:這一回,鬼才再搭理謝闊那廝等等,不對,什么情況,我什么時候有這么破的裙子了?

更新:2019/06/16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者家大神最新作品《公主所向披靡》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公主所向披靡最新,公主所向披靡無彈窗,《公主所向披靡》是由者家原創所著,主角叫莊秉謝闊,是篇男女主重生文,講述了兢兢業業讓女主錘個夠本的楊白勞男主*一心一意讓男主不能太爽的不高興女主之間的故事,前世莊秉公主裙下之臣無數、入幕之賓遍地。血雨腥風了一輩子,最后死在了賑災的路上。一夢醒來,對望鏡中,審視著自己十三歲時荊釵布裙都難掩的楚楚容顏,心道:這一回,鬼才再搭理謝闊那廝等等,不對,什么情況,我什么時候有這么破的裙子了?

免費閱讀

  對著謝闊那僵硬難看的臉色,莊秉像是被嚇著了一般,瑟瑟發抖地往蘇枕身后躲了躲。

  蘇枕安撫地拍了拍莊秉的手背,轉過頭凝神看了謝闊一眼,眉心微蹙,神色復雜地試探道:“謝家大公子?久仰久仰。”

  謝闊僵硬地收回了自己懸在半空的手,緩緩地抬起眼,一寸一寸掃過蘇枕那完美到無懈可擊的虛假笑容,然后視線下垂,沉沉地落落蘇枕與莊秉交握的手上。

  謝闊面無表情地呆立半晌,突然低頭一哂,猛地笑了出來。

  “蘇幼安?”謝闊挑眉一笑,他這一笑起來,就算是眼睛里明晃晃地充滿了譏誚諷刺之色,那張臉也立刻生動了起來,活色生香,頗有秀色可餐之姿,謝闊扯了扯嘴角,用十分耐人尋味的語調緩緩道,“謝某也久仰您的大名了。”

  “蘇某久居蘇州,能得謝家大公子一句‘久仰’,”蘇枕淺淺一笑,云淡風輕地回擊道,“也是平生一幸了。”

  “實不相瞞,”謝闊冷冷道,“雖然蘇三公子并非籍籍無名之輩,但若非您身后的那位,謝某今日,還真不一定能說得出這句‘久仰’了。”

  “圓圓?”蘇枕從容笑著轉頭看了身后的莊秉一眼,然后十分做作地挑了挑眉頭,佯作吃驚道,“謝大公子與圓圓識得?”

  “圓圓?”謝闊咬著字緩緩冷笑出聲,“你叫她‘圓圓’?你知道她是誰么?”

  “謝大公子此話何意?”蘇枕頗感被冒犯似的擰緊了眉頭,板著臉不悅地道,“蘇某未過門的妻室,蘇某如何不能叫得?”

  “她是你未過門的妻室?”謝闊像是被人當頭狠狠地劈了一刀,眼底閃過一絲猩紅,死死盯著蘇枕身后的莊秉,寒聲重復道,“你未過門的妻室?”

  ——話雖然是問蘇枕的,但從始至終,謝闊的視線就沒有從莊秉的身上移開過。

  莊秉在蘇枕的手心里輕輕撓了撓,示意他適可而止,真把謝云若惹毛了,蘇美人這條命莊秉可未必能保證護得住。

  只是這一回,謝闊怒到極致,似乎反而更冷靜了下來,壓著脾氣問完那一句后,也不給蘇枕再懟回來的機會,像是堅決不打算再聽蘇枕說一句讓他糟心的話了,直接一掀下擺,當街跪了下去。

  對著莊秉的方向,面色沉沉道:“臣謝闊,恭迎殿下回宮。”

  謝家隨其南下的侍衛仆從們也忙不迭地跟著跪了下去,街南街北烏拉拉跪倒了一大片,帶著不明所以的百姓們都下意識從眾地跪了下來,眾人齊聲唱道:“恭迎公主殿下回宮。”

  蘇枕抿了抿唇,即便是早就被莊秉提前告知過了的,當真面臨此境,被謝闊一句話直直戳開莊秉的公主身份后,對著街上這種陣勢,他看向莊秉的眼底也不免布滿了震驚復雜。

  好在蘇枕再怎么錯愕難掩,還至少還記得莊秉先前的叮囑,盡職盡責地擋在莊秉面前,護住像一只受驚的雀鳥般被嚇得渾身發抖的莊秉,臉色難看道:“謝大公子,蘇某不過一介白衣,不明白您現在這是在做什么……但是,你嚇著她了。”

  謝闊沉著臉色,只一味盯著蘇枕身后的莊秉,或者說,自他出現在這里開始,他的視線,就從來沒有從莊秉身上移開過一分一毫。

  ——純把蘇枕的話當了不相干的耳旁風。

  蘇枕把莊秉往自己身后擋了擋,臉上那清淺如水的客套笑容也消失了個無影無蹤,同樣冷冷地看了回去,不悅道:“謝大公子這是何意?”

  “我來接她,”謝闊只專注地盯著莊秉,輕輕道,“與爾無關,我來接她回家。”

  “與我無關?”蘇枕出離憤怒了,冷笑道,“這是我的未婚……”

  謝闊抬起眼,目光冰寒地掃過蘇枕的臉。

  不知怎的,蘇枕莫名就感覺被謝闊那陡然暴起的氣勢壓了一頭,最后一個字卡在嗓子眼,卻一時再也吐不出來了。

  兩邊均是黑著臉,一時正是僵持不下,只聽一陣“噠噠”聲,卻是晉陵王拎著下擺從二樓施施然地拾階而下,淡淡地掃了眼屋內或站或跪的幾人,神色平靜道:“也別在外面杵著了,都回去說話吧。”

  兩刻鐘后,晉陵王、謝闊、蘇枕三人大馬金刀地各據一邊,言辭激烈地互相爭論了一圈后,最后還是齊刷刷地把目光投到了莊秉身上,一個比一個目光迥然地盯著她。

  莊秉軟軟地垂著頭,神色專注地捏著自己的手指,從指根捏到指尖,再從指尖捏到指根。

  晉陵王輕咳一聲,主動第一個開口道:“所以說,事情就是這樣,箢箢,你不是那陳家人的女兒,你是父皇和母后的孩子,只是自小被奸人偷出了宮去的。本王,我,我是你哥哥。”

  莊秉側過臉,靜靜地望著晉陵王,試探著輕輕道:“哥哥?”

  “嗯,”晉陵王眼圈霎時一紅,沉聲應下,“我是你哥哥,四哥,你一共有五個哥哥,待四哥帶你回了洛陽,剩下四個,四哥帶你一一認過去。”

  莊秉聽到這里,不由在心底輕輕嘆了一口氣。——上一世,莊秉自小長在大哥身邊,與東宮太子,也就是后來的英宗皇帝關系最為親密。

  剩下的四個兄長里,二哥咸安王是個與人為善棉花性子,老好人一個,成年后主動進入宗正府,不涉朝政只理皇族內部的是是非非,三哥遼東王雖手握兵權,但常年駐守邊疆,久不回洛陽,是而莊秉抱著小侄子登基后,這兩個哥哥的位子都沒怎么動過。

  唯獨后邊的四哥晉陵王和五哥淮陰王,幼主臨朝,主弱而臣疑,為免朝中有人妄生他意,莊秉當年掌權后,是很做了些不太對得起她四哥和五哥的事情的。

  淮陰王一向大大咧咧,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樣子,除了擠兌過莊秉兩句他以后怕是難在洛陽娶到媳婦了,就一拍屁股,廢話也不多說就包袱款款地赴淮陰封地了。倒是晉陵王,自幼沉穩過人,心思深沉,莊秉當時有一段時間實在很怕他做出什么有損血脈情誼之事,難得的是,晉陵王入常州,也沒怎么反對過朝中的決策。

  莊秉松了口氣,本以為這樣便罷了,畢竟她是自小長在大哥身邊的,剩下四個哥哥里,除了年紀仿若、生性跳脫不靠譜的五哥常帶著她到處鬼混外,其余三個平素相交不多,關系自然也不過爾爾。

  ——更何況,莊秉自己都清楚若是晉陵王敢有反意,她定是要站在死去的大哥那邊為侄子孝宗皇帝大義滅親的,自然更不敢指望晉陵王能對她再多什么溫情脈脈了。

  一直到莊秉大婚那年,她這四哥冒著被砍頭的危險矯詔北上,生生將自己的把柄往孝宗皇帝手里送,只為了提醒莊秉一句:“不值得。”

  ——為了平衡一時的朝局而毀了自己一生的幸福,不值得。

  莊秉當時聽得淚如雨下,抱著晉陵王哭了個昏天暗地。——既是感動,也是羞愧,到最后,站在她這邊無條件為她考慮的,竟是這個被她親手趕到封地去的四哥。

  晉陵王與謝闊久有齟齬,謝闊道晉陵王或有不臣之心,晉陵王道謝闊狼子野心,并非良人……如今莊秉想來,其實他們兩個說得都是對的。

  只是晉陵王到底看在血脈情誼上沒有走到最后一步,給了莊秉扯一塊遮羞布把一切含糊過去的余地,但謝闊,莊秉想,其實謝闊是不是良人倒未可知,但必然不是上輩子的“莊秉大長公主”的良人了,他們那場婚姻里夾雜了太多的復雜因素,政治立場,權力斗爭……到最后,除了兩敗俱傷,好像也確實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

  那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悲劇。

  包括苒苒的死在內。

  “好,”莊秉軟軟地應道,眼睛一眨不眨地認真看著晉陵王,只覺得心內一片酸澀,說到底,他們兄妹六個里,其實是看似最冷漠的晉陵王最重感情的了,“我聽四哥的。”

  看莊秉這么配合,晉陵王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氣,猶豫了一下,眼神在蘇枕和謝闊身上游移了一下,清了清嗓子,打算先拿蘇枕開刀了:“至于蘇公子……”

  “哥哥,”莊秉不合時宜地打斷了他,軟軟地祈求道,“我,我想公子一起。”

  晉陵王一梗,為難地頓了一下,但也知道萬事不可操之過急的道理,沉沉地嘆了一口氣,無奈道:“那,謝大人的話?”

  晉陵王不太想拂了在外面吃了十年苦的妹妹的意思,先征求地地看向莊秉。——雖然照他的主意的話,這兩個不相上下的登徒子自然是哪里遠滾哪里比較好。

  莊秉迎著晉陵王征求的視線,回以疑惑的目光,眼睛里明晃晃地寫了三個字:“那是誰?”

  晉陵王一時失語。

  謝闊冷冷起身,面無表情道:“既然公主殿下已經找到了,那不如即日便啟程吧。”

  “箢箢與謝大人并不相熟,”晉陵王輕咳一聲,虛偽道,“那不若這樣,就委屈謝大人先輕車簡從地回去,給洛陽那邊報……”

  “王爺,”謝闊寒著臉,冷冷地強調道,“您怕是忘了,臣與王爺是一道奉的陛下的命。”

  謝闊狠狠地咬重了“陛下”兩個字,晉陵王見他都被逼得搬出文宗皇帝來了,再是皺眉不喜,也只好勉為其難地應下了。

  謝闊也不再多話,直接寒著臉拂袖而去。

  蘇枕一天內看夠了謝闊吃癟受氣的狼狽姿態,憋笑憋得險些撐不住一貫的淡然姿態,等回了屋,卻是忍不住與莊秉幸災樂禍道:“怕是謝云若這樣的天之驕子,這一輩子里都少有比今天過得更憋屈的了吧。”

  莊秉面無表情地坐在一邊整理思緒,沒有應聲。

  “而且,不知是否是我的錯覺,”蘇枕凝神自語道,“總覺得,今日晉陵王的態度要比先前好一些……”

  “因為有他更討厭的人出現了,”莊秉淡淡道,“恭喜,你暫時應當不會被他繼續刻意針對下去了。”

  “晉陵王與謝云若不合?”蘇枕挑眉道,“我先前倒從未聽聞過這個秘聞。這又是為何了?”

  “雖然我知道你比較想聽什么,但我想,這卻實在是怪不到謝闊頭上的,”莊秉真心實意道,“但凡朝中出彩點的同輩,我四哥大半都看不過。”

  ——這其中的微妙意味其實很難說,但莊秉認真地回想了一下,洛陽三杰里,除了謝闊,傅小白、顧公子……晉陵王好像哪個都看不太順眼。

  “謝闊?”蘇枕神色微妙地重復了這一句,凝神探究道,“你叫他謝闊?”

  莊秉愣了愣,平輩論交,時人多稱字,直呼姓名者,非表示輕視厭惡的,就是極致親密的人之間才會有的了。

  莊秉頓了頓,淡淡道:“一時沒注意,口快了。”

  “說起來,你曾告訴我,”蘇枕走到莊秉面前蹲下來,直直地平視著莊秉的眼,輕輕道,“你非去洛陽不可,是因為那里有你的心上人?”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