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白月光重生之后溫嵐大結局

白月光重生之后溫嵐大結局

綠意生涼 著

連載中免費

以主角溫嵐和朱檸展開故事情節的古代言情小說《白月光重生之后》是由作家綠意生涼所寫,小說講的是前世的溫嵐被皇帝康弘捧在手掌心,一次意外讓她重生,這次的溫嵐發誓一定不要再找像康弘那樣的癡情種,幸運的是溫嵐遇到了和康弘完全不一樣的朱檸,他倆又即將開展一段怎樣的情緣......

更新:2019/06/14

在線閱讀

以主角溫嵐和朱檸展開故事情節的古代言情小說《白月光重生之后》是由作家綠意生涼所寫,小說講的是前世的溫嵐被皇帝康弘捧在手掌心,一次意外讓她重生,這次的溫嵐發誓一定不要再找像康弘那樣的癡情種,幸運的是溫嵐遇到了和康弘完全不一樣的朱檸,他倆又即將開展一段怎樣的情緣......

免費閱讀

  溫嵐活了兩輩子,還是第一次能踏出家門去看燈會,自是有些小興奮的,特意穿了身銀紅色繡迎春花的長襖,下配石榴紅的馬面裙,

       顏老太太見她這一身打扮亮麗明媚,心中歡喜,親自給她披了件銀狐裘的披風。

  那件狐裘色如白雪,愈發襯得她膚光勝雪,容色嬌艷,宛若畫中人。

  一路上,溫嵐的幾位表哥表弟如眾星拱月一般將她和自家妹子圍在當中,生怕她磕了絆了,

      爭先恐后的跟她講寧海城中哪一處最熱鬧,哪一家鋪子賣的花燈最好看,哪家的燈迷最難猜,哪家店里什么吃食最好吃。

  溫嵐大睜著雙眼,只覺得燈火璀璨下,處處都是陌生而新奇的景致,讓她目不睱接。

  她前世在宮中時不是沒有見過各色花燈和盛放的煙火,那些都是內務府里的御用匠人精心制成,無一不是華美異常。

       可溫嵐卻覺得,那些宮燈再是華貴精美,也不及這民間藝人扎出來的略有些瑕疵的燈兒動人。

  這盞兔子燈一只耳朵長,一只耳朵短,可愛;那盞紅色的錦鯉燈圓滾滾的,好萌;還有那荷花燈、美人燈、元寶燈……各有各的特色,

        那不時在空中炸開的煙花更是美不勝收。

  兩世為人頭一次,溫嵐才感受到什么是人間煙火,什么又是真正的喜慶熱鬧。不用拘在宮禁里,陪在帝王身邊謹言慎行,

      而是想看哪里便看向哪里,可以隨意走動,想說就說,想笑就笑,這才是真真正正的活著,活在這煙火氣的人間。

  在那家最難猜的燈迷攤子前,溫嵐一氣兒猜中了六個燈迷,給每人都贏了一盞燈回來。前世時,為免張揚,

       她從來都是藏拙,只敢答出一個燈迷,哪敢如現下這般,無拘無束的只管放開了性子玩鬧。

  這一晚上,溫嵐都是興致勃勃,玩得興高采烈,陪在她身邊的阿順卻是越來越覺得無趣煩躁,在這人堆里擠來擠去的有什么好玩的呀?

       到是趕緊出來個王孫公子、男主男配什么的才是正經。

  阿順就是想著,根據網文定律,男女主的第一次見面,百分之八十都是在花燈節巧遇的,所以她才不顧自己頭疼腦熱、感染風寒,

     硬要跟著溫嵐出來逛燈會,就是盼著能夠邂逅屬于她的男主男配。

  可惜,大半個晚上都過去了,既沒見邪魅霸道吊炸天的男主出現,也沒遇到個溫潤如玉善解人意的標配男二,

        氣得阿順正要在心里大罵,網文里都是騙人的,忽然人群里傳來數聲尖叫。

  原來前頭不知哪家攤子上的燈籠竟著了火,呼啦啦燒著了一大片,正在賞燈的游人見那火熱猛烈,紛紛嚇得往后便跑。

  溫嵐剛給自己贏得了一盞極漂亮的貓兒燈,剛接到手里,便聽腳步聲踏踏作響,一大波游人逃命般地沖過來,

       原本護在她身邊的表哥表弟還有春韭等人,眨眼間便被人潮沖擠的不見了蹤影。

  抱著手中的貓兒燈,溫嵐艱難地在人群中掙扎著,想先避到街道兩邊人少的地方去,混亂中不知被誰絆了一跤,朝地上倒去。

  顏家一個表哥手里牽著溫嶠,遠遠地看見了,頓時急得什么似的,眼下這景況,最怕的便是摔倒在地上,

     會被那擁擠混亂的眾人活活踩死的。偏他二人身前圍了一堆人,再是著急,這瞬息之間,也來不及搶到嵐表妹身邊。

  溫嶠急得大叫,“姐姐當心,快起來啊!”

  嘈雜的人聲里,溫嵐隱約聽見了弟弟著急的叫聲,她自然知道此刻有多兇險,一旦跌倒,便是死路一條,

       她丟掉手中的燈盞,四處亂抓,竭力想要抓著個什么站起來,可那人潮洶涌,席卷而來,讓她控制不住地朝地上栽去。

  難道,是地府的閻君發現她竟重生了,這才急著取她性命?

  溫嵐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忽然,她亂揮的手抓住了什么,準確的說,是落入一只寬而有力的手掌,跟著溫嵐只覺腰上一緊,耳旁的風呼嘯而過,

      她已被人抱起,從混亂擁擠的人群里凌空而起,飛過擁擠的人群,落在遠處一個無人的街角。

  難道救自己的人竟是那話本里的武林高手不成?

  驚魂甫定,溫嵐正要跟恩人道謝,剛同那人目光相接,便心中一震,怔在那里,再說不出一個字來。

  倒不是那人生得如何玉樹臨風、俊美無匹,讓她驚為天人,他臉上戴著個龍王爺的面具,壓根就瞧不出是美是丑來。

  可那面具后的一雙眼睛卻如夜空中最亮的星子,襯得那漫天的煙花都黯然失色。

  然而在這樣一雙魅惑動人的眼睛面前,溫嵐卻不自自主的朝后退去,覺得心慌亂的厲害。

  實在是那雙如夜星般璀璨的眸子里涌動的種種情緒太過濃烈,震驚、狂喜、激動……

  仿佛他已尋了她千年萬載,才終于覓得久別重逢的摯愛,失而復得的珍寶,眼底炙熱的愛意如有實質般烤得她臉頰發燒,心亂如麻。

  便是前世康弘對她最濃情蜜意時,也不曾用這樣炙熱濃烈的眼神凝視過她,如同她是他前世今生唯一的執念,

      任世間再多的富貴繁華,百媚千紅,他眼中也只有一個她。

  然而溫嵐卻不覺得心動或是得意,反而覺得害怕。

  當年康弘說對她是一見鐘情,好歹也是見過她的真容的,可她現下臉上戴著面具,眼前這男子連她的臉都瞧不見,怎的就……

       眼神就這般輕狂,難不成竟是個瘋子?

  她忙說了句“多謝義士相救之恩!”轉身便想去尋找失散的家人。她也知此舉太過失禮,至少應該問明這人的姓名,

      來日登門拜訪,厚禮重謝才是,可那人定在她身上的眼光實在是太過嚇人,讓她不敢多和他說一句話。

  更可怕的是,那男子見她想走,竟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影擋住了她的去路,將她堵在那狹小的街角里。

  看著那男子一步步朝自己逼近,她甚至能嗅到那男子身上淡淡的血腥氣,溫嵐一顆心嚇得都快跳出來了。

  這幾日,阿順又給她講了好幾個新奇故事,那里頭的男主在她看來,個個都病得不輕,頭一次見到女主就一見鐘情倒也罷了,

      可好歹也該發乎情、止乎禮,這才是對所愛女子應有的尊重。

  可那故事里的男主一旦瞧上了女主,緊跟著便是各種動手動腳,不是把女主按在墻上,就是摁在榻上,各種強抱強吻、強取豪奪,

      似乎不這么強撩強寵,便顯不出來男主對女主特別的愛來。

  眼前這男子該不會也是那種故事里的男主吧,莫名其妙的就覺得自己是他中意之人,還攔著不讓自己走,

       莫不是……莫不是要像阿順故事里講的那樣,直接將自己給劫掠回家去囚禁起來,不等自己喜歡上他,便再不放自己出去。

  溫嵐越想越害怕,正要放聲喊“救命”,忽見那男子從懷中取出一物來,此時正好又一枚煙花在空中綻放,

       讓她看清了那支發釵上鑲嵌著的幾枚紅寶石。

  她立刻像被施了定身術一般,僵在原地,那句救命也噎在喉嚨里,任由那男子傾身過來,將那支發釵插在她的發髻上。

  她再顧不得先前對這男子的懼怕,正想問他從何處得來的這支發釵,卻被他一把推開,她只聽到一聲低沉的“小心”二字,

      便見一塊磚頭飛過來,直直朝那男子砸去。

  原來是顏家的表哥們趕了過來,見她被一個陌生男人攔住,立刻撿了塊磚頭丟了過來。溫嶠沖上前去,

      拉起姐姐就走,那人還想追上來,幸好又有一堆游人沖過來,才算甩掉了他。

  等坐到馬車里,一路回了顏府,溫嵐一顆心仍是驚魂未定。

  這一晚上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先是她險些喪命,被個陌生人所救,那人不但看她的眼神怪異,

       更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人插在她發間的那枚發釵,竟然是她母親當年最喜歡的一套紅寶石頭面中的鑲寶梅枝金壓鬢釵。

  這套頭面是母親最喜歡戴的首飾,可惜為了給大哥置辦聘禮,忍痛當了出去。她本想先用母親留給她的那六千兩銀子,

      把母親當年送到當鋪的種種心愛之物都贖回來,哪知鄭嬤嬤去了當年的當鋪一問,因是死當,早已不知賣到了何處。

      她暗自找了三年都沒能找到,哪知竟會被個陌生男子給戴在了發間。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難不成只是匪夷所思的巧合,無意中遇到的陌生男子隨手掏出來的發釵恰好是她亡母的東西,

      還是說……那男子曾見過她,知道這發釵同她的關系,故意給她插到頭上?

  可是自己明明從未見過這人啊!她雖活了兩世,可要么被關在深閨,要么被鎖在宮里,能見到的男子少之又少,除了父兄親人,

     便是康弘和他那些兄弟子侄,至于宮中的太監,那自然是不作數的。溫嵐捧著腦袋,將從小到大見過的男子挨個兒在心里盤算了一遍。

     她雖沒見到那男子的真容,卻記住了他的身形,高瘦頎長,足有八尺有余,這般高大的男子雖在《三國》《水滸》之類的話本里動輒出現,

       可在她身邊卻并不多見。

  至少她身邊能見到的那些男人們都是七尺上下的身高,便是康弘貴為一國之君,穿上特制的龍靴,

     才剛好算個七尺男兒,只比她高個寸許。她長兄溫崢自幼習武,生得人高馬大,也只有七尺八寸。

  除了救了她的這陌生男子,她前后兩輩子唯一見過身長八尺的男子便是南銘朝送來北康國的質子——安王朱檸。

  可他一個南朝質子,此時應該在燕京參加康正帝辦的宮宴,總不可能跑來這寧海城中來救人送釵吧。

  溫嵐思來想去,覺得此事當是個巧合,但她卻不能對這巧合置之不理,那發釵是她母親的愛物之一,

     她總要把那全套紅寶石頭面找回來才行。且那人舉止雖有些唐突,但畢竟救了她一命,她總得找到恩人,好生重謝才是。

  心中計議已定,隔了幾日,她便尋了個由頭,和顏老太太說要帶弟弟去安福寺進香。

  顏老太太心疼外孫女,眼見再有幾個月便要選秀了,到時候若是被選中了,再想要如現下這般出門進香,就不容易了。

      便笑著點頭應下,除了叮囑她注意安全外,還讓她不妨去逛逛綢緞莊、胭脂首飾鋪子,有什么喜歡的只管買回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