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懸疑 → 詭案奇聞鬼家公子小說

詭案奇聞鬼家公子小說

鬼家公子 著

連載中免費

《詭案奇聞》是鬼家公子所著一部長篇懸疑偵探小說,主角是何笙柳煙煙,講述了何笙為了成為一名優秀的偵探找出老師死亡的真相,進入警局在柳煙煙手下,接連遇到各種案件的故事。何笙的老師無故失蹤,有傳聞說他去了一個神秘的地方,在老師離開后,何笙經過磨練終于進入警局,與柳煙煙聯手破獲市內各種詭異莫測的案件。

更新:2019/06/14

在線閱讀

《詭案奇聞》是鬼家公子所著一部長篇懸疑偵探小說,主角是何笙柳煙煙,講述了何笙為了成為一名優秀的偵探找出老師死亡的真相,進入警局在柳煙煙手下,接連遇到各種案件的故事。何笙的老師無故失蹤,有傳聞說他去了一個神秘的地方,在老師離開后,何笙經過磨練終于進入警局,與柳煙煙聯手破獲市內各種詭異莫測的案件。

免費閱讀

  每次我進入到警局檔案室揭開那神秘的檔案本的時候,我都會想起各種一個個可怕的念頭,許多浮動懸掛的尸體正在我的眼前晃動,我的身體被束縛了,有人正在給我不斷地注射這非人的藥物,我坐在輪椅上,被許多毒針穿入了。

  從噩夢中驚醒,我才想起那是姐姐的經歷,現在我和她相依為命的,住在一單位,不過我有我的理想,就是成為一名專業的**。

  為了成為能讓罪犯夾著尾巴逃跑的**,我在霍教授身邊學習了4年,畢業后終于夢寐以求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工作。

  可是霍教授卻離奇失蹤了,不知道這家伙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我正在到處尋找他的,結果花了不短時間都沒有發現。

  霍教授的事情我就只能先放下不管,做好工作再說吧,不然我這邊還得開飯呢。

  但有人好像曾經告訴過我一些秘密,這些都是關于霍教授的,說他好像到了一個神秘的地方,然后誰也找不到他了。

  雖然查案什么的非常危險,但為了對得起自己肩膀上的警徽,我還是義無反顧地堅持下來。

  這一天我才上班,身邊的一個女警說有案子出現,在門外就直接把我拉上了警車,那警車就風馳電制地朝著M市的一個方向沖了過去。

  在車上她才跟我說:“我就是M市**總隊的柳煙煙隊長,你以后就是我的下屬,別廢話跟著我學習吧!”

  這個冷女警吩咐了我一句之后,我們很快就到達案發現場了,下車之后我兩直奔案發現場。

  柳煙煙走在我的前面,我發現我們來的目的地是M市的天鵝公園背后的一個公共洗手間這里,這個地方早就已經被警戒線**了,然后許多民警在這里維持秩序。

  附近有不少痕檢人員拿出手機進行拍攝,我和柳煙煙直接走進了警戒線里面,雖然其他人不怎么認識我,但有柳煙煙在,他們都不敢說什么。

  來到案發現場,我才觀察到周圍的海邊居然浮起了不少的死魚,這公共洗手間的背后居然有一個散發著臭味的湖畔,這個湖畔都不知道扔下去多少生活垃圾了,無數的易拉罐、紙巾盒子什么的浮到了水面上,顯得格外的骯臟。

  真是聞一下都會感覺到都想作嘔,公共洗手間的周圍還有不少柳樹種植著,聽說這種植物的陰氣很重,經常會被人誤認為會招惹什么東西,而且死者是在這里發現的,忍不住會讓人一些人想到其他方面。

  來到公共洗手間的內部,我和柳煙煙首先直達出事的單間,此刻這里已經可以看到一位女法醫蹲在地上開始對發現的物件進行勘察了,誰知道這發現的不是死者,而是一連串白森森的骨頭,這些骨頭極其零碎地散落在這個座廁單間的地板上,那位女法醫正在認真地拿出無形燈檢查著,柳煙煙就問她道:“有什么發現?”

  “按照這些白骨的結構來看,正常成年人的頭圍約54~58cm。差不多就是用軟卷尺齊雙眉上緣,后經枕骨結節,左右對稱環繞一周,再對比眼前的這個骨骼大小和形狀分布,可以判斷是來自一個成人的頭部骨骼,其周圍濕漉漉的,從表面的痕跡和骨骼縫隙的松散程度來看,大概浸泡在這里已經有3天的時間了,死者生前應該是先被扒光了皮肉然后讓兇手慢慢切下肉塊變成白骨的,可是兇手為什么要拋棄這些骨骼,而不是死者的皮肉呢,這就是我們值得推敲的問題了!”

  這位女法醫名字是趙絲夢,剛才柳煙煙告訴我,她是警局的法醫主任,經驗豐富,而且人很專業冷靜,我就好奇問柳煙煙:“你這是給我介紹趙絲夢嗎?”

  “沒錯,你才第一天來,得好好認識一下我們刑偵總隊的各位同事不是?”感覺這個柳煙煙有點話嘮了不過她是我的上司,還是**總隊的隊長,我能說什么呢,弄不好被她開除就麻煩了。

  既然柳煙煙都這么說了,我就伸出手和趙絲夢道:“你好,我是新來的**何笙!請多多指教。”

  “何笙?你好!”趙絲夢很冷漠,或者說是在忙碌工作吧,根本沒有時間管我,旁邊的柳煙煙用力推了我一下,讓我騰出了一個位置蹲下來,讓她也可以看到那些白骨的情況,我避開她找了另一個地方蹲了下來,就在蹲下的一瞬間,我正想出手碰地上的骨骼,趙絲夢就給我遞過來了一對法醫手套,讓我戴上才給我碰那些物證,戴好后,我小心地把那些骨頭翻了過來從底部開始慢慢地觀察著,看了幾眼,柳煙煙好像有心考驗我的問:“你看出什么了嗎?”

  “這個骨頭的底部有許多小孔啊,都是只有1毫米大小的!”

  “1毫米,你的是什么眼睛,那么小的孔你怎么可能看到?”趙絲夢不解地看著我,感覺我在撒謊一般,我還沒有回答,忽然間一道藍色的光芒忽然閃過我的眼睛!

  其實這種光芒對于其他人來說,應該是很難發現的,但我卻無意中看到了,我驚訝地看向了那發光的來源,轉頭一看居然發現是那座廁旁邊的水管,我指著那邊的水管道:“里面還有發現!”

  趙絲夢聽到我的話,馬上警惕了起來,她讓人鑿開那管道,沒想到哇啦一聲許多白骨隨著管道里的水一起流出來了,柳煙煙就在旁邊吃驚地問我:“你怎么知道的?”

  “我剛才看到一些奇怪的藍光了!”

  “藍光?我怎么沒有看到!”柳煙煙擦了擦眼睛但我感覺她還是看不到的,不過這些白骨一下來,在現場的痕檢人員就忙碌起來了,他們紛紛都幫助趙絲夢收拾著那些白骨,此刻趙絲夢有點高興地說:“剛才還以為不完整呢,現在加上管道里發現的,這個完整的頭骨就出來了。”

  說話的同時,我和趙絲夢已經在一起對那些零碎的骨頭進行拼合了。

  基本上把一些大致的輪廓拼湊了出來,但趙絲夢說道:“現在只能拼湊到這種程度,如果要讓整個頭骨出現,那還需要回到警局進行進一步的拼合!”

  “好,還是你厲害啊,何笙,怎么一來就給我們發現那么重大的秘密呢!”柳煙煙稱贊我,不過我沒有多說,此刻許多痕檢人員開始對剩下的公共洗手間進行物證牌子的放置,把每個有可疑的地方都拍攝了照片,當然拍攝的最多還是頭骨的附近。

  我看這邊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柳煙煙就和我離開了公共洗手間,隨后我們看到了目擊者和我們的一位同事在談話,應該是在落口供,柳煙煙來到那位同時的旁邊說道:“肖元德,你在他身上打聽到什么了?”

  “發現白骨的是這里的清潔阿姨,本來她是下班之前過來方便的,沒想到就發現這些了!”肖元德說著旁邊的清潔阿姨點頭表示沒錯,我轉而對她說道:“這種時候你居然出現在這么偏僻的公共洗手間,不正常啊?”

  “警察同志,我每天都要加班到這個時候,而且平時我也會過來附近撿點破爛幫補家用的,白骨的那件事我真的一點也不知道啊!”那阿姨說話的時候,雙手沒有亂動,雙腳也是站直的,所以我可以判斷她沒有說謊。

  “那你最近沒有發現這附近有什么可疑的人物出現嗎?”我問。

  “好像沒有,這附近的監控覆蓋也很少,不過你們可以查查!”提起監控,柳煙煙就讓肖元德去找這里的保衛科人員,我則是離開了他們,在公共洗手間的周遭走了幾圈,發現這個地方果然只有一個監控,而且還是背對著公共洗手間的,現在沒有尸體拖動的痕跡,可以確定兇手當時只是把白骨帶到這里而已,我打開手電沿著公共洗手間到背對著監控的一條泥路這里走過去,發現這里有被人經過的痕跡,另外泥土當中遺留了一對鞋印!

  發現了重要的線索,我就舉起手道:“隊長這邊!”柳煙煙一聽到我的聲音馬上就帶人走了過來,當他們也看到那些鞋印的時候,柳煙煙就問我:“我看過你的簡歷,你之前做過心理畫像師的?那你能從這個鞋印判定出什么嗎?”

  “恩,這種鞋印是來自一個成年人的,從形狀來看應該是別克的牌子,從其大小可以分析出,對方的身高在1.8米以上,體重大家在140斤左右,男性,具備很好的體力和反偵察能力,要不然他就不會故意選擇在這種背對著監控的泥路來運送白骨了!”我認真地說出了自己的結論。

  “那附近沒有發現尸體的痕跡嗎?”柳煙煙又問。

  “沒有,估計尸體應該是在其他地方,也就是說這里根本就不是第一案發現場!”

  就在我們說話的同時,趙絲夢吩咐過來的運尸車已經來了,雖然不是尸體,但按照程序,白骨也是需要到運尸車上之后才被帶回去的,看到她們要走,柳煙煙就招呼了幾個痕檢人員過來這不進行勘察,拍攝了腳印的照片,趙絲夢看到有其他情況也過來幫忙了。

  我回到監控的附近,轉過身子看向了監控的一個方向,當肖元德回來的時候,我就第一時間問他:“你那邊有發現嗎?”

  “什么可疑的人物都沒有發現,這個地方都是監控死角,那兇手很容易就避開了,所以我們看監控基本不起什么作用!”

  “那就得讓交警部門調試天網系統了,把這個時間段曾經來過天鵝公園的男性都進行一次排查!”我的話剛好被附近的柳煙煙聽到了,她立刻說道:“沒錯,就按照何笙說的去做!”

  是的!柳隊長!眾人答應了一聲,但肖元德居然好奇地看著我,仿佛是感覺驚訝的,我沒有理會他,轉頭看向了公共洗手間背后的那個湖,走到了湖邊,蹲下來,提取了一些湖水,放進了物證袋。

  這個東西最好還是帶回去做一次化驗吧,我跟著運尸車那邊回去,而肖元德也和我一起同車,隨后是柳煙煙,她說順路就一起回去,我們結果就這樣在運尸車背后的座位了,聰明的柳煙煙坐在了側面,讓肖元德這個肥仔在中間,在車上,我忽然問柳煙煙:“你平時都喜歡打羽毛球嗎?”

  “恩?你怎么知道的?”柳煙煙問我轉頭看了過來。

  “剛才我看了一眼你的中指,那里有球棒劃過的痕跡,只有經常觸碰球棒的人才會這樣,另外你是今天才從丹麥回來的,對吧?”

  啊!你怎么都知道呀!柳煙煙還以為是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我冷笑了一聲道:“你的手表告訴我的!中國比丹麥剛好快6個小時的!”

  聽到我們的對話,肖元德豎起了大拇指稱贊了起來,說我的觀察實在太細致了,聊著我們很快就回到了警局,感覺柳煙煙還是有點詫異的,不過我拉了她一把,讓肖元德剛好也可以從車子上下來,一下運尸車,柳煙煙就讓我和肖元德的先回值班室等候消息,我下了車,當那些痕檢人員把車后面的那白骨拿出來的時候,我的眼睛又被晃了晃,一束刺眼的藍光再次向我照**過來!!

  這光芒真的要把我的眼睛弄盲了才完結嗎?真是有點氣人,不過我沒有說話,剛才我在柳煙煙面前提起過藍光,但她居然說沒有看到,我覺得這種光芒一定是只有我自己才能看到的。

  等到一些工作人員把白骨拿走,我還傻愣在原地看著,旁邊的肖元德就拍了我的肩膀一下道:“哥們,你這是怎么了,剛才柳煙煙讓我們去值班室等候啊,你還站在這里干嘛?”

  “呀!對不起,剛才你沒有注意到那白骨上面有藍光嗎?”我好奇地問元德,想看看他是否知道這個情況。

  “什么藍光?我沒有看到啊!是不是你眼睛出什么問題了!”肖元德帶著疑惑看著我,眼神中全是猜測和不信任,我只好嘆了口氣道:“我們先回值班室吧!”

  我一說完就沒有理會肖元德,直接往警局值班室走去了,我們的警局與其說是警局,還不如可以告訴大家,這里昔日是一個博物館,前臺的柜子都帶著了歐式的設計,背后一個雪白的自由女神像高舉著一個圓形花瓶,下方堆積這不少的大理石,看起來好像有一條暗道,左右種植著生長得特別良好的巴西木,綠色的植物覆蓋還挺齊全的,墻壁上張貼著古色古香的油畫,感覺整個警局都帶著藝術的風格,可以說在這種警局辦公,感覺是非常不一樣的。

  還沒有來之前,我就從別人的口中打聽到這邊的情況,當時還有點不相信的,但現在看到警局一層的全景,我就確定那些人沒有騙我了,我和肖元德先回到了警局值班室,隨后彼此在那里打盹,按照平時各位警員的習慣,到了這種后半夜又沒有什么動靜的時候,大家都會稍作休息的,因為我們不是技術科,基本上我們一回來就是看看宗卷調查一些信息,工作量適中,本來今天遇到案子,我們應該有事情要處理的,但現在連白骨是誰都不知道,所以我們得等待法醫那邊的消息。

  這個時候,肖元德忽然買回來了一些花生和啤酒,我一看到他就罵道:“現在是上班時間,你這不是瘋了嗎?”

  “沒事的,柳煙煙不會發現的,哥幾個有時候都喜歡喝喝!也不多!”這個肖元德感覺職業道德太缺乏了,我當場沒收了他的酒和花生一邊罵道:“你如果要繼續我就去和柳煙煙說!”

  “何笙,你這是怎么回事,我不就是喝點啊,而且還沒有動.......”還沒等肖元德說完我旁邊的座機就響了,我馬上接聽了起來:“這里是M市警局!請問你是?”

  “何笙別廢話,馬上來法醫實驗室,趙絲夢這邊有情況!你讓肖元德一起來吧!”說話的人是柳煙煙,我聽她的語氣好像挺焦急的,一定是法醫科那邊有發現了,于是我轉身第一時間就和肖元德道:“馬上跟我去法醫科!”

  此刻就算是肖元德他都馬上把東西收拾好了,我和電話中的柳煙煙答應了一聲,隨后帶著肖元德就往警局背后的法醫科進發,這邊也叫警局醫院,里面有解剖室、停尸間之類,都是用來存放死者尸體的,可是這次我們帶回來的竟然只有白骨。

  離開了值班室經過一條走廊我和肖元德很快就來到這座陰森的大樓前面了,本來我應該是和肖元德走進這座大樓的,可是不知道發了什么情況,在我才走上樓梯的是,居然發現背后的肖元德不見了。

  這家伙不會是臨時害怕所以逃跑了吧!我嘆了口氣真不想管他,昔日我在沒有來警局之前還以為自己的同事都會好像電視上的那些**這樣的勤奮盡職,但好像肖元德的這種,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真夠膽小無賴的,居然還敢帶花生和啤酒回來警局,真沒誰了。

  我才沒有時間去管這種人呢,上了法醫科大樓的樓梯之后,我一直往樓上走去,也不知道經過多長的路,好像感覺這條樓梯挺漫長的,其實我還是第一次走這里,不是說出生的牛犢不怕虎嗎?可是我第一次來,還是感覺到這里挺可怕的。

  終于我屏息這呼吸總算來到樓上了,此刻不遠處的法醫實驗室外面站著一名女性拿起手電正在和我招手,一開始我還沒有看清楚她的模樣,還以為是誰,等我走近之后,發現她是柳煙煙。

  “肖元德呢?”看到他沒有來,柳煙煙就問我,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去了那里,所以只能如實地告訴她剛才的情況。

  “他不來就算了,反正也不缺他一個人的,我看你今天表現的不錯,所以想問問你的意見。”

  柳煙煙表明了自己的意思,看來柳煙煙還是挺會知人善用的。

  我看著法醫實驗室封閉的門窗,雪白冰冷的墻壁,還有那上面通風口的鐵板,內心不知道在想什么,只見這法醫科大樓漆黑的通道里,好像不斷地有無數死者的眼睛朝著這邊望了過來,他們仿佛是因為含冤而死,還查不到真兇所以在那里怨恨著。

  “我知道你第一次來法醫實驗室一定很緊張了,不過不用怕,有我在呢!”柳煙煙作為我的老前輩在這個時候說出了一些勉勵的話,隨即我點了點頭跟著她進入到法醫實驗室。

  此刻柳煙煙先和各位同事做了一次簡單的介紹,隨后她就讓我走到那白骨的實驗桌子上說道:“趙絲夢,你和他說說,你發現了什么?”

  “恩,何笙,我們在白骨的里頭發現了無數的小孔,而且那些小孔果然和你之前說的不到1毫米相當吻合,另外我用光線工具檢測過,里面散發著一種光,一種藍色的光!”趙絲夢拿出一份報告遞給我說。

  我接過報告認真地瀏覽了一次隨后才回答:“沒錯,是那些小孔,這種小孔應該是來自不到直徑半毫米的鋼針高速重復地刺進去的。”

  根據我的分析認真地道明了出來。

  “看來你的分析能力很好,之前一看就發現了,我居然還沒有發現。”

  趙絲夢說這句話的好像有點不悅,她的臉色都變了,本來她就是那種小冰山類型的女人,身穿一件潔白的法醫工作服,扎著馬尾,一雙纖手皓膚如玉,映著綠波,便如透明一般烏黑的頭發,又圓又大的眼睛好像會說話一般,但她的性格卻有點和這個樣子不怎么協調了,因為她很冰冷,很冷漠,說話的時候語氣都可以讓周圍的環境驟然下降許多度。

  這個女人我就不多說了,反正她的工作能力在我的理解范圍里面來說只是一般般的,聽到趙絲夢剛才說完的話后,柳煙煙道:“那就證明兇手有可能是用這些鋼針殺死死者的,假設死者在生前不斷地遭受這種鋼針的**,那他一定會很痛苦的,到底兇手為何要這樣做啊?”

  “因為他很憎恨這個死者,希望他死之前承受極大的痛苦,這樣的手段看起來應該是仇殺,如果按照兇手是1.8米的個子來看,他是絕對有這樣的力量對死者進行不斷的穿刺。”

  我回答道。

  “趙絲夢那你得給我快點確認死者的身份!明天可以了嗎?”柳煙煙有點焦急,不過趙絲夢答應了,她提取了骨骼當中殘留的一些DNA進行測試,已經由她的助手小陳放到化驗室里去了,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的,不過這個時候我卻忽然伸出手去觸碰了那個頭骨。

  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讓我在此刻觸碰了它的,我感覺自己的心神都好像在里面了一般,忽然間把那頭骨從底部翻轉了過來,隨后在底部,我們發現那藍光直接往上照**過來,打到了法醫實驗室的天花板上,我們一起抬起頭看去,發現那些光點組織起來好像形成了一個什么圖案。

  這是什么圖案啊?柳煙煙抬頭疑惑地說道,我則是立刻拿出相機進行拍攝,隨后就說:“讓技術科的李鴻幫忙,調查一下這個圖案的來源,應該會有什么線索的!”

  “好吧!何笙這個案子我暫時交給你全權負責,明天我才回來,現在我得回家了!”說著柳煙煙也不管我什么反應了,直接走出了法醫實驗室,我和趙絲夢互相對視了一眼,她就說道:“沒事你也可以先回去的,畢竟我們這邊也有東西要忙了,沒有時間管你!你就走吧!”

  我知道趙絲夢這是開出了她的逐客令了,不過她說的對,這個地方暫時不需要我了,我正想離開,卻發現本來另一張空空的桌子上忽然又多出了一具具白骨,而且那都是好像剛才我觸碰到的那種頭骨,此刻它們在另一個桌子上面飄浮了起來,看樣子挺詭異的,由于心理上沒有準備,我忍不住就叫出來了!

  這個時候柳煙煙應該已經走遠了,可是趙絲夢還在這里,她發現我的反應之后連忙問我道:“你這是怎么了?”

  “你看看那桌子飄浮起來很多頭骨!”我伸出手指著那前方的桌子,可是趙絲夢卻到處看了起來,等她確定那地方的情況后她罵我道:“那邊沒有什么啊,只是一張很普通的實驗桌子,根本不會有什么頭骨,那頭骨在這里呢!”

  說著這個趙絲夢居然在我的面前把那泛著藍光的頭骨舉起來了!此刻那她雙手捧著那頭骨,臉上仿佛還浮現出了詭譎的笑意,那家伙真是不怕恐怖的,我立馬退后了幾步,擺擺手道:“我要走了!”隨即我頭也沒有回地跑出了法醫實驗室,我發現自己好像是連滾帶爬的滾了出去,幸虧沒有被趙絲夢逮住,那家伙腦袋有問題啊,大晚上的做這樣的表情嚇人,真是!

  我飛快地往樓下跑去,沒想到因為我跑的太快沒有看路砰的一聲撞到了前面的一個人影身上!啊啊啊!對方叫了起來我抬起頭才發現那家伙原來是肖元德,看到他我就來氣了:“肖元德!看到你就對了,剛才你可是死那里去了,難道不知道柳煙煙正在找我們嗎?”

  “哥們,我真是有事啊,剛才上了個廁所,沒想到去了一次想回來,肚子又痛了,你也不能怪我呀!”

  “難道我不知道你是害怕去法醫實驗室才找的借口嗎?滾!給我馬上回去值班室!”其實我也不清楚自己干嘛第一天來就這么大膽罵他,不過肖元德居然不敢說我,而且他還仿佛挺尊敬我的說道:“剛才柳煙煙告訴我,這個案子,她給你全權負責了,難道是真的?”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懸疑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