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禍起東宮將府千金要休夫小說

禍起東宮將府千金要休夫小說

妖諾 著

連載中免費

《禍起東宮將府千金要休夫》是妖諾所著一部長篇穿越古言小說,主角是冥羽唯夙燼硯,講述了冥羽唯生下來之后關于家族對她性別的誤會,以及她為了家族與夙燼硯不得已交易的故事。冥羽唯穿越在異世大陸,因為出生時父母謊報性別,說他是個男孩,結果爺爺出于某種考慮硬生生又說她是女孩,然后冥羽唯以冥家四公子的身份吸引了無數目光,再后來,被尊上夙燼硯發現真身步步誘她入局……

更新:2019/06/14

在線閱讀

《禍起東宮將府千金要休夫》是妖諾所著一部長篇穿越古言小說,主角是冥羽唯夙燼硯,講述了冥羽唯生下來之后關于家族對她性別的誤會,以及她為了家族與夙燼硯不得已交易的故事。冥羽唯穿越在異世大陸,因為出生時父母謊報性別,說他是個男孩,結果爺爺出于某種考慮硬生生又說她是女孩,然后冥羽唯以冥家四公子的身份吸引了無數目光,再后來,被尊上夙燼硯發現真身步步誘她入局……

免費閱讀

  滄溟帝國,鎮國將軍府后院。

  微風徐徐,陽光輕柔灑落在地,樹蔭之間,隱約有一抹紅色暗藏其中,均勻的呼吸聲在這寂靜的后院中顯得格外清亮,令人忍不住深究。

  “小姐,小姐……”伴隨著急促的腳步聲,叫喚聲忽然響起,打破了后院的寧靜。

  一個丫鬟打扮的清秀少女站在樹下不斷的呼喚著,急得眼淚都快要掉出來了。

  “唔……”就在丫鬟快要哭出來之時,樹蔭之間,低吟聲驟然響起,丫鬟頓時轉悲為喜。

  “小姐,各府小姐都要到了,老侯爺讓你趕緊收拾收拾見客了。”

  丫鬟一鼓作氣的將重點說出,生怕晚上一刻,樹上的人兒又將睡過去了一樣。

  青翠的樹木空隙之間,紅色的身影緩緩坐起,隨著動作,露出皓如白雪的肌膚,烏黑的秀發隨風飄動著,少女眼神緩緩睜開,剎那間感覺周遭的一切皆被屏蔽了一樣。

  面凝鵝脂,唇若點櫻,眉目如畫,神若秋水,說不出的柔美細膩,說不出的空靈清逸,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真真是恰到好處,完美到極致,仿佛就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一樣,只可惜這樣的美景,無人有眼緣瞧見了。

  “嘖嘖,我家小音兒越來越能干了,這都敢打擾主子睡覺了。”

  宛然動聽,宛如天籟之音的聲音剛落下,少女,也就是冥羽唯從樹上一躍而下,差點兒沒把琴音給嚇死,

  “小姐,你怎又如此了?萬一被人看到,那該如何是好?”琴音左顧右盼了一下,確定周遭沒有旁人在,一顆心才放下去。

  “好傷心呀,原來小音兒不是擔心我會不會受傷呀,心都碎咯。”

  冥羽唯故作難過的捂著**。

  明明知道她是在裝的,可是看著這張絕美的面容因為自己露出難過的表情,琴音還是忍不住涌現出深深的負罪感,“不是的……奴婢是真的擔心小姐……更加擔心小姐的名譽……”

  瞧見琴音結結巴巴的解釋,都快哭出來了,冥羽唯還是沒忍住笑了出來,“笨蛋,都被騙了這么多次,怎么還是這么容易上當呢?這么笨,出去別說是我身邊的人呀,丟不起這個人吶。”

  “小姐!”琴音氣得雙頰鼓起,令冥羽唯忍不住又想逗弄一番,不過聽到不遠處傳來的腳步聲,她還是決定留著下次繼續好了。

  要是琴音知道她心中所想,不知道會是什么感受,會不會恨不得重新找個主子算了。

  “四小姐,各府的小姐們都到了,老侯爺請您過去。”

  小廝匆匆而來,頭顱低垂,恭敬的道,他們不敢直視冥羽唯,怕褻瀆了他們心目中的女神。

  “嗯,我這就過去。”

  冥羽唯收斂笑意,輕聲淡道,略整理了一下衣著,步履輕盈的往前院走去,臉上看似平靜,心中卻忍不住吐槽起來。

  這種每隔半個月必定出現的相親戲碼,到底何時結束呀?蒼天吶,估計鳳靈大陸的人都知道滄溟帝國將軍府的四小姐是個斷袖了……

  ******

  繞過長廊,在即將進門之時,冥羽唯停下腳步,對琴音勾了勾手指頭,在她耳邊嘀咕了幾句,琴音先是一臉愕然,繼而露出**的笑容。

  “小姐放心,奴婢一定辦好。”

  琴音拍著**保證。

  目送琴音小跑離去后,冥羽唯嘴角微揚,這才走進大廳中。

  剛踏進廳中,還未見著人呢,一股美人香率先撲面而來,冥羽唯頓時感覺自己要窒息了,心中不由得暴汗。

  爺爺最近是越來越夸張了,這一屋子的美人靚女,都要閃瞎她的眼睛了,也不怕禍害了無辜的良家少女。

  內心如此想著,冥羽唯嘴角邊的笑容倒是不曾消失,“爺爺。”

  “四兒你過來了呀,來來來,快點過來見過各位侄女兒,她們可都是帝國首屈一指的大家閨秀,無論是人品還是才華,都是一等一的,你可要好好和大家相處。”

  老爺子一見她出現,頓時兩眼放光,就像是餓狼見到了小白羊一樣,那話說得,不知情的估計會以為他是幫人拉客的呢。

  冥羽唯真的是無奈極了,只得在老爺子殷切的眼神中,邀請眾位猶如受了驚嚇的美人前往后院觀賞游玩。

  后院中,各府千金三兩成群湊在一起,臉上的表情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所有人都默契的遠離了位于小亭中喝茶的冥羽唯,哪怕她容貌再絕美,她們唯一的感受就是想盡快離開。

  “首先多謝各位姑娘為了我遠道而來,你們的心意我都感受到了,為了表達我的謝意,我為各位都準備好了禮物,還望大家不要嫌棄。”

  看到琴音的身影款步而來,冥羽唯這才起身,故作深情款款的道。

  若她說話的對象是男的,見到這么一個絕色大美人如此溫柔而深情的對待自己,只怕早就忍不住撲上去了,但這群大家閨秀卻差點兒沒被嚇死,恨不得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伴隨著冥羽唯話音落下,琴音捧著托盤也出現在大家面前,掀開紅布一看,一個個精致的荷包赫然出現在眾閨秀眼中,頓時把她們嚇得臉色慘白。

  “冥羽小姐,我身體有些不適,怕是無法逗留了,這就先告辭,下次有時間再聚。”

  其中一位少女再也忍不住了。

  有人帶頭,其他人也紛紛附和,各自找了借口要離開。

  “各位小姐既然不適,唯也不好強留,反正我們來日方長……”冥羽唯輕挑的拋了個眉眼。

  下一秒眾千金猶如受了驚嚇的小鹿一樣,立即用最快的速度逃離將軍府,且在心中發誓,這輩子打死也不會再踏入將軍府半步了。

  她們可沒有什么特殊嗜好呀,荷包寄情,將軍小姐這分明是……

  翌日,滄溟帝國又是流言蜚語滿天飛。

  鎮國將軍的四小姐,**藍顏愛紅顏,惹得眾世家千金們退避三舍,紛紛在最短的時間內訂親甚至于下嫁。

  當聽到這些流言后,老爺子差點兒沒跳起來,抄起棍子就要沖到竹墨閣去打斷冥羽唯的腳。

  竹墨閣內,相同的一幕再度上演著,場面之混亂,已經不是用雞飛狗跳可以形容的,然而婢女和小廝們都早就習以為常了。

  “兔崽子,你立刻給我站住,今兒個老子要是不打斷你的腿,老子就跟你姓。”

  老爺子氣喘吁吁的道。

  冥羽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頗為無奈的道:“爺爺,你這句話已經說了無數遍了,而且就算跟我姓,不都是姓冥羽嗎?所以您老人家就歇歇腳,別鬧了成不?”

  婢女和小廝們聞言,禁不住笑了出來,在接觸到老爺子投過來如殺人般的眼神后,又立馬假裝嚴肅起來,就怕一個不小心,等下也被變成炮灰了。

  “四兒,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有什么隱疾?不然你為何一個姑娘都看不上?”老爺子忽然丟下棍子,神經兮兮的望著她。

  冥羽唯頓時汗顏,假意咳嗽了兩下,見院內的眾人也是一副被雷倒的模樣后,給琴音使了使眼色,示意她將眾人帶下去,琴音領命,很快,竹墨閣內除了冥羽唯和老爺子之外,再無其他人了。

  而老爺子絲毫不知自己說了什么驚天動地的話語,還在那里嘀咕著,兀自猜測冥羽唯到底是有什么‘隱疾’。

  冥羽唯長嘆一聲,走過去將老爺子帶到旁邊石桌上坐下,“爺爺,我什么問題都沒有,而且你考慮過嗎?這樣子做,對冥羽家的聲譽會帶來什么樣的傷害,那一位對冥羽家已經很忌憚了,是時候低調了。”

  老爺子一頓,手掌一松,棍子滾落在地,發出清脆的聲響。

  見狀,冥羽唯心中滿是心疼,“爺爺,非是冥羽家對那位有不敬之心,實在是功高震主,你要知道,民心所向是每個帝皇都忌憚的。”

  她點到即止,相信老爺子心中自己有數。

  見老爺子失魂落魄的離開竹墨閣,冥羽唯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她也不知道該用什么話去安慰他比較合適了。

  “小姐……”琴音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她,霎時心疼不已。

  “安啦,你家小姐我什么沒見過,不用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

  冥羽唯揚起一抹笑意,反過來安慰她,琴音聞言,反而淚流滿面。

  冥羽唯拍了拍她的肩膀,萬千思緒在腦海中不斷翻轉著。

  一眨眼,來到鳳靈大陸都快十四年了,而她……也以‘男人’的身份‘男扮女裝’生活了十四年……

  出生之時,為了防止那一位利用她鉗制冥羽家,爹娘不得已只能說生了個四少爺,不曾想爺爺卻怕那一位更加忌憚冥羽家的威望,連商量都不曾,干脆對外宣傳她是個女娃娃!

  一場烏龍下來,她就成了個‘男扮女裝’的‘女人’,爹娘慎重思慮過后,索性附和老爺子的話,爺爺不知道她真的是女兒身,以后在她的婚事上也不會因為皇家的威逼而不得不應允,因而除了琴音之外,再無第五個人知曉。

  可是如今,卻有些騎虎難下,她即將及笄,皇帝早已迫不及待想讓她嫁入帝皇家,而爺爺還認為她是男的,隔三差五便相邀各家千金,希望她能看上一個,至于外面的流言,老爺子早就想好了,待成婚之際便讓她恢復‘男兒身’。

  “哎,這都是什么事呢,不過,也是時候該想想辦法解決掉這個大問題了,不然的話,只怕真的被隨意指婚嫁給皇家那群人面獸心的了。”

  冥羽唯摸著下巴低喃著。

  “小姐,你不會真的要找個姑娘成親吧?”啜泣中的琴音聽到她的低喃,禁不住詫異出聲。

  冥羽唯沒好氣的敲了敲她的腦門,“你家小姐我要是真的有什么不良嗜好,何必舍近求遠,你不就是最佳的選擇?”

  真的是醉醉的,爺爺也夠坑的,弄得她現在是進退兩難,別人懷疑也就算了,居然連琴音都被迷惑了,看來此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想了想之后,冥羽唯還是打算晚上出門一趟,不過不是那種光明正大出門的就是了。

  待到夜色深沉,夜深人靜之后,冥羽唯換了男裝,又稍加掩飾,交代好之后,才在琴音擔心的目光中從后門悄悄離開將軍府,目的地嘛,自然是帝都最為繁華,也是最為神秘的七星閣。

  七星閣,在鳳靈大陸是出了名的神秘莫測,在那里,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要不到的東西,問不到的消息,不管是滄溟帝國還是玄影帝國,甚至是一向低調中立的夢落帝國,都曾派人打聽過,企圖和幕后之人聯系上,可惜皆無功而返。

  冥羽唯今晚的目的,自然是找七星閣打探她想要知道的消息,畢竟七星閣每三個月才現世一次,每次僅有半個時辰的時間,且只有三個拿到帖子的人才能進去,好不容易打聽到這次的地點是在滄溟帝都,她要是不把握機會,都對不起自個了。

  想到這兒,冥羽唯不由得加快步伐。

  有的時候,意外總是在不經意間發生,尤其當你越著急的時候,就越容易出現。

  在即將拐角之時,冥羽唯敏銳的察覺到墻后不尋常的腳步聲,盡管已經停下步伐準備避開,可是對方像是故意的一樣,嗖的一下躥出來,徑自往冥羽唯身上撞過去。

  對方的力氣很大,冥羽唯想推開也不行,只能順勢被推倒在地。

  “你瞎了嗎?沒看到小爺要過去,居然還擋在這里,你知不知道……”

  冥羽唯尚未說些什么,對方反倒先下手為強了,聽著對方越來越囂張的話語,冥羽唯不悅的蹙起眉頭,眼中寒光一閃,正欲動手之時,對方卻沒了聲音。

  “今兒個小爺就先放你一馬,下次要是再敢**小爺,可不會這么簡單就放過你。”

  撂下這句話之后,對方就像是身后有洪水猛獸在追趕一樣,一溜煙往前跑。

  ……

  “可惜鳳靈大陸沒有神經病院,不然真該投訴一下他們的失責。”

  冥羽唯翻了翻白眼,也懶得同對方計較啥,再度往自己的目的地狂奔而去。

  很快,冥羽唯就**達目的地。

  七星閣不愧是所有人翹首以盼想要一探究竟的地方,這還不到時間內,門外卻早已圍得滴水不漏了,哪怕沒有拿到帖子的人,也都擠破了頭想看看。

  瞅了瞅四周,冥羽唯再次感嘆不已,果真是銅墻鐵壁呀,該如何進去才好呢?

  正思索著,一道身影赫然出現在冥羽唯眼中。

  有了!

  ******

  “唔,誰呀,這么不長眼,居然敢撞小爺?”

  熟悉的叫囂聲再度響起,頭顱微微低下的冥羽唯嘴角緩緩向上勾起,可是說出來的話卻顯得有些懦弱,“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

  “你小子瞎了也別撞到小爺身上來,信不信小爺我揍死你?”叫囂的少年示威般的舉了舉拳頭。

  冥羽唯像是受到了什么驚嚇一樣,連連道歉連連后退,唯唯諾諾的樣子,看的少年更加火大,卻也沒有想欺負的念頭了,畢竟在少年看來,欺負這個一個孬種,實在不是他這種男子漢該有的行為。

  罵了一句‘滾’之后,少年這才走人。

  冥羽唯緩緩抬起頭,露出一絲神秘的笑意,緊跟著一轉身,消失在人群之中。

  約莫片刻之后,一聲慘叫幾乎劃破整個夜空。

  “我的帖子呀,該死的小賊,你最好別被我逮到,不然小爺扒了你的皮。”

  與此同時,另外一端的冥羽唯卻樂呵呵的把玩手中的請帖,聽到那聲慘叫后,笑意越發歡樂了。

  嘖嘖,雖然她大人不記小人過,但她剛好有困難,而他又剛好有能力幫上,那就順個手唄,也正好相互**消了,誰讓那個蠢貨還把帖子放在**這么顯眼的位置,這不擺明了讓人搶嘛。

  四處查探了一圈,把所有的標志都記下后,掐著時間,冥羽唯才走回大門,等待進入的時間。

  “七星閣即將開啟,手執請帖的人往前,其余無關人等速速離開,若有宵小之輩膽敢胡來,就把命留下。”

  隨著時間的到來,七星閣的管事也走了出來,只是那輕描淡寫的口吻,似有些不將人放在眼中的輕蔑,令眾人不由得心中生怒,卻又無可奈何。

  在鳳靈大陸,實力才是一切。

  一張帖子一個人,只認帖子不認人,故而冥羽唯一點兒也不擔心自己進不去,就這么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

  “啊!你個該死的小賊,就是你偷了我的帖子。”

  就在冥羽唯遞過帖子之時,驚詫中帶著咬牙切齒的聲音驀然響起。

  一時之間,惹來側目紛紛。

  “你憑什么說我偷了你的帖子,你有證據嗎?”冥羽唯雙臂抱胸,好整以暇的道,壓根看不出半點的心虛。

  也是這個時候,她才正面直視對方,這才發現這個少年非但有娃娃音,還長著一張連女子看了都會羨慕嫉妒的娃娃臉,那皮膚在燈火的照耀下,紅彤彤,仿佛美味的蘋果,引人恨不得咬上一口解解饞。

  少年,也就是邵靖宸氣呼呼的瞪著冥羽唯,那模樣在不知情的人看來,還以為冥羽唯是他的殺父仇人呢。

  “她手上的帖子是我的,是從我這里搶走的。”

  邵靖宸對著管事解釋著。

  管事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冷漠的道:“七星閣規矩,只認帖子不認人。”

  說著接過冥羽唯手中的帖子,示意她進去。

  “少年,再會啦……”所謂氣死人不償命就是這樣吧,偷走了人家的帖子就算了,當著人家的面光明正大的使用也就罷了,還故意露出那個嘚瑟的笑容……

  邵靖宸氣得臉頰通紅,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旁觀的眾人也只能報以同情的一眼。

  少年,你就認命吧。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