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青梅她超難撩秦念顧辭小說全文

青梅她超難撩秦念顧辭小說全文

茶茶木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秦念和顧辭的現代言情小說《青梅她超難撩》是由作家茶茶木所寫,小說講的是秦念在小學三年級時遇到了剛搬到她家對門的顧辭,小孩子的友情往往都是那么單純,長大的兩人到有了第三個人的出現才明白對方對彼此的感情,那這對青梅竹馬般的感情最終能否迎來完美的結局......

更新:2019/06/14

在線閱讀

主角是秦念和顧辭的現代言情小說《青梅她超難撩》是由作家茶茶木所寫,小說講的是秦念在小學三年級時遇到了剛搬到她家對門的顧辭,小孩子的友情往往都是那么單純,長大的兩人到有了第三個人的出現才明白對方對彼此的感情,那這對青梅竹馬般的感情最終能否迎來完美的結局......

免費閱讀

  卡在柵欄里的男孩看到摔倒在地、一臉懵逼的秦念,無害地笑了。再從柵欄里伸出一只手,揮動著和她打招呼:“嗨~路過呢啊?”

  秦念:“……”

  那模樣,看著有些傻氣。

  秦念齜牙咧嘴地緩了好半晌,對他也回嗨了一聲,拍拍屁股上的灰爬起來,一瘸一拐地走過去,分外驚奇:“你、你怎么進去的?”

  顧辭坐在花壇的邊緣,纖細的腿從柵欄里伸出來,雙手抓住欄桿,臉急于往外湊地貼在手背上。

       因為還帶著嬰兒肥,稍顯肉感的臉頰在翠葉的襯托下細膩若瓷,眸子里鞠著一泓清泉,清明而純粹。

  他覺得她的問題很奇怪:“這里是我家,我當然是從門里走進來的。”

  “你家??”秦念大吃一驚。

  虎哥說,有錢人家的少爺多半囂張跋扈,拽上了天,成天無所事事,以欺負人為樂,且看不起其他普通家庭的孩子。

  秦念曾經信以為然,電視劇里面也是這么演的。

  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顧辭笑得像個不含一點雜質,純白純種的天使,要多無害有多無害。

  她迷茫了。

  心境上,就像是看見了傳說中的大反派妖怪,卻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猙獰惡劣,意外之中透著失落。

  更多的,還是對新玩伴的喜歡。

  “我叫顧辭,你呢?”

  他很熱情,簡直像是森林里的迷失者,好不容易重新見到了人類,興致勃勃,“你住在這附近嗎?在干什么呢?”

  秦念被提醒,想起來袋子里的冰棒。

  著急地啊了一聲,“我是秦念。我來不及了,得先回去送東西!”

  一邊跑,一邊沖他指著對面的安置小區,“我住你家對面,三樓!下次一起玩!!”

  顧辭被留在原地,眼巴巴看著她跑遠,失落地晃著腿,小聲:“好~~”

  小區里沒有和秦念年齡一樣大的玩伴,離得最近的,大小都有三歲的距離。

  所以見到顧辭,她是極開心的,想著把東西送給哥哥姐姐們了,回家吃個飯,她就去找顧辭玩。

  安置小區沒有很好的娛樂設施,只有一小塊前公司留下來的破舊籃球場,旁邊樹蔭下立著一個水泥抹的乒乓球臺。

  露天的乒乓球臺經過風吹雨淋,表面凹凸不平,發揮很看運氣。

  幾個男孩女孩圍在樹蔭下,你來我往打球,照樣玩得起勁。

  秦念呼哧呼哧喘氣跑過去,把冰棍遞上。

  尤靜姐姐獎勵她,給分了一根棒棒冰,再給她扇扇風,溫柔道:“辛苦你啦。”

  秦念開心地抹著汗,臉蛋紅撲撲的:“尤靜姐姐,我能和你們一起打球了嗎?”

  除了尤靜,沒其他人理會她,懶洋洋過來領冰棒,心思都在乒乓球桌上。

  做一伙玩伴中的老幺就是這樣,渴望被人認同關注,拼命想做點什么融入集體,好讓他們能帶著她玩。

  結果還是因為太小而被拒絕,格格不入。

  虎哥揮揮手,讓她先回去吃飯:“你才剛有球臺那么高,再過兩年哈,過兩年帶你玩。你奶奶剛喊你回家呢,去吧。”

  秦念咬著棒棒冰不吱聲。

  虎哥懶得勸了,把一個舊球拍和一個乒乓球塞在她手里:“你自己先練練,練好了再和我們打,總行了吧?”

  秦念便又被哄好了,得了新玩意兒的玩心起來,忘記了回家的事,在旁邊自顧自練起來。

  “我早上跟我媽去買菜的時候,好像看見對面的門開了。”尤靜坐在樹根的石頭堆上乘涼,用球拍有一搭沒一搭地給自己扇風,

      “是不是有人搬進來了啊?”

  虎哥一說到對面,臉上的笑就沒了:“咋,大老爺來鄉下避暑啊?”

  其他人都怵虎哥,除了尤靜。她是女孩子,還是漂亮的女孩子,虎哥從不兇她。

  她滿不在乎地呿了聲,“你再不喜歡又怎么樣,那是人家的房子,人家想住就住。”

  虎哥把拍子一丟,不打了:“女的就是勢利。”

  他這突然甩臉子地一走,氣氛變得很尷尬,只有墜地的乒乓球噠噠滾遠的聲音。

  秦念跑過去撿球。

  尤靜站起身,靠到球臺邊,看著虎哥走遠的背影,忽然一回頭,賊兮兮:“你們知道虎哥為什么這么討厭對街那戶?”

  不是因為當初在他家摔斷了腿嗎?

  其他小伙伴求生欲極強,默不作聲,等大姐頭發話。

  尤靜道:“他初三有個喜歡的女孩,賊喜歡的那種,發誓一定要和她考一個高中,結果呢……哈哈哈哈,他摔斷了腿,去不了了。

       去了也是人家后輩,休學一年說出去都丟臉,還談個鬼?哈哈哈。”

  秦念皺眉,聽上去太慘了,她笑不出來,鼓著腮幫子:“奶奶說,不可以早戀。”

  尤靜的笑聲戛然而止。

  回過頭來,看到撿回球的秦念,尷尬地比了噓的手勢。

  她忘了秦念還在這了:“回家別和你奶奶說啊,我和你們開玩笑呢,沒人早戀。”

  秦念疑惑地看她一眼,乖乖點頭,抱著乒乓球回家了,左右兩根兔耳朵似地小辮子隨著她跑動的頻率,一翹一翹地跳動著,歡快而天真。

  下午,奶奶忽然說要出門走人家,帶著秦念去市內姑媽家住陣子。

  秦念心里頭還記掛著顧辭,經過別墅的時候,往里頭喊了幾聲,希望能和顧辭打聲招呼。

  可他家太大了,大抵是聽不見門口的喊聲,秦念見久久沒人出來應門,默默走了。

  回來已經是兩天后。

  姑媽聽說秦念喜歡畫畫,回來的時候給她買了一大盒48色的水彩筆。

  秦念抱著比她身體還大,花花綠綠的兒童玩具水彩筆盒,一路連跑帶跳,樂得找不到北。

  入手了新裝備,當然要發揮一番,她也學電視上會畫畫的大人們“寫生”。

  在陽臺上撐起畫板,打開她心愛的水彩筆盒,準備開始她的創作。

  用紅色畫太陽,用綠色畫草地。水彩筆的筆頭很粗,再精細似乎就做不到了,但對她足夠受用。

  秦念在觀摩窗外的景致,好選擇素材入畫。

  很偶然地看到了街邊的一角,虎哥和他的兩個同學圍著一個小男孩。

  小男孩很白,搭配著精致貴氣的穿著,在畫面里顯得突兀。

  是顧辭。

  虎哥不知道說了什么,他同學突然踢了顧辭一腳。

  照著肚子踢的,一下便把他踹得重重摔倒在地,捂著肚子蜷縮起來。

  高二的青少年揍一個小學生,只要拉得下臉,完全就是碾壓式的。

  秦念嚇白了臉,丟開筆,踮著腳扒在窗口往外看。

  還好虎哥拉住了他的同學,沒有繼續施暴,但一行人臉色不善,罵罵咧咧地講了幾句狠話,走了。

  秦念認識那個踹人的同學,是學校里有名的混子劉成,整日喝酒抽煙還打架。

      曾經找低年級的要保護費,被人舉報了,在學校通報批評過,所以連秦念這個小學生都聽說過他。

  秦念很怕他,平常見著都要繞道走。

  顧辭剛來,也許什么都不知道,沒顧忌與他正面沖突,就被打了,趴在地上起不來。

  奶奶不在家,秦念沒法告家長,連忙咚咚跑下樓,正好遇見獨自走回來的虎哥。

  他和劉成在小區門口分開了

  秦念看他一眼,腳步頓了下,譴責道:“打人是不對的。”

  虎哥立馬就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冷下臉兇她:“要你管?”

  好在他雖然惡聲惡氣,卻也沒阻止她往外跑。

  但等秦念跑到街道上,顧辭已經不在了。從那以后,秦念整個暑假都沒再見到顧辭。

  她做了很多可怕的設想,還偷偷查過大人一腳是不是真能把小孩踢死。

  搜出來的結果,搭上那天目睹的場景,讓她足足做了好多天的噩夢。

  九月一號,四年級開學。

  秦念和幾個同學約好了在十字路口會面,一起去上學。

  小鎮最大的好處就是大家都住得近,同班同學好幾個是住一條街上的,隔得不遠。

  走到學校大門前,人口密集起來。六個年級一起開學,學校前不算寬敞的街道被亂七八糟的車輛和人/流堵得嚴嚴實實。

  九月的天,暑氣依舊驚人,家長汗流浹背地護著低年級的孩子,在人群之中遲緩地移動。逼仄的人墻和猛烈的太陽堵得人心口煩悶。

  秦念習以為常,嬌小的身體鉆入人群,像大海中靈巧的銀魚,見縫插針,不會兒就伙同小伙伴們嘻嘻哈哈擠進了校門。

  一切都如同往常一樣。

  唯一的變故,是班里突然多了一位插班生。

  顧辭轉學來的第一天沒穿校服。

  白色的襯衫,搭配灰色的小馬甲與同色的褲子,甚至還帶了一個小領節。

  他一身新亮,站在昏暗的教室里,一群松松垮垮套著過大藍白色校服的人中間,像個漂亮的小王子。

  意外遇見熟人,秦念很驚喜,還想問他,他當時受傷嚴不嚴重。

  可惜兩人位置坐得遠,顧辭剛轉來,在班里的人氣很高,一整天下來,身邊總有人圍著,秦念過去晃了幾圈,始終找不著機會說話。

  她是典型的學霸乖乖女,性格慢熱內向,起初的驚喜散去,慢半拍地靦腆起來。一次兩次插不上話,便擱置了。

  仔細想想,他們并不是很熟,指不定人家早把她忘了。

  事實確實如她所想,顧辭后來幾次碰見她,沒表現出任何的熟悉感來,像是和她第一次見面。

      也沒提過一句小區鄰居的事,不知道是真忘了還是有意為之。

  秦念微妙的自尊心升騰起來,慢慢自覺地與他保持了距離。

  鎮子不大,步行回家也就十幾分鐘的路程,顧辭一般自己走路上下學,和尋常人家的孩子沒有區別。

  因為住對街,秦念和自己的小伙伴一起回家時,偶爾可以看到他和男生們一起走,說說笑笑。

  有時候他也恰好回頭看到了她,遠遠沖她瞇眼一笑。

  但兩人沒再有過任何言語上的交流,隔著一條街道,和朋友散了后,各回各家。

  這天,天上飄了些小雨。

  秦念和三個同學在樓道里踢毽子玩。

  恰逢虎哥從樓上下來,臉色不好,一把抓住了在空中蹦跶的毽子,拋給其中一個女孩。然后對秦念:“你過來一下,我找你有事。”

  他最近兩年總和劉成一伙人玩,剃著寸頭,還打了個幾個耳洞,眼神看上去很兇,女孩們登時縮到一邊,不敢吱聲了。

  秦念倒沒有太慌,跟過去,懵懵懂懂問:“有什么事嗎?”

  虎哥說:“上次的事,你看到了吧?你去告狀作證了嗎?”

  秦念迷茫:“啊?”

  虎哥久久看著她,看到她臉色貨真價實的茫然之后,松了一口氣。

  手在她腦袋上推了一下:“得了,回去吧。”頓了頓,補充,“小孩子在外面別亂說話,知道了么?”

  秦念可算反應過來是說顧辭的事,問:“怎么了?”

  虎哥冷哼:“我哥們不是踹了對街小子一腳么?被他送到監獄里蹲了幾天,他爸借錢把他弄出來的,

      差點把他的腿打斷,在家關到今天才放出來。”也不知道是不放心秦念、怕她多嘴還是如何,虎哥刻意把原委告訴了她,

      “劉成要找那小子麻煩,我聽說你是他同學?機靈一點,別管閑事。”

  秦念不敢相信:“你們還要打小學生?”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