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預見你的死亡顧凝湛明結局

預見你的死亡顧凝湛明結局

希沐玖 著

連載中免費

都市奇幻漫畫《預見你的死亡》受到了許多讀者的熱捧,該漫畫改編自希沐玖的同名小說,主角是顧凝湛明。《預見你的死亡》漫畫原小說講述的是:少女顧凝試圖阻止一場她已預知的兇殺案,但受害人當時并未聽她勸阻,而在慌忙中報案的她,卻因為報案時間早于案發時間而被警方懷疑,刑警隊長湛明也因此開始關注這個奇女子,各種各樣不可思議的發生讓湛明不知不覺中開始采納顧凝的意見,但還有一件他沒有察覺的事,就是他已經愛上了顧凝......顧凝和湛明最后會在一起嗎?顧凝湛明結局是什么?更多精彩閱盡在故事遞.....

更新:2019/06/14

在線閱讀

    都市奇幻漫畫《預見你的死亡》受到了許多讀者的熱捧,該漫畫改編自希沐玖的同名小說,主角是顧凝湛明。《預見你的死亡》漫畫原小說講述的是:少女顧凝試圖阻止一場她已預知的兇殺案,但受害人當時并未聽她勸阻,而在慌忙中報案的她,卻因為報案時間早于案發時間而被警方懷疑,刑警隊長湛明也因此開始關注這個奇女子,各種各樣不可思議的發生讓湛明不知不覺中開始采納顧凝的意見,但還有一件他沒有察覺的事,就是他已經愛上了顧凝......顧凝和湛明最后會在一起嗎?顧凝湛明結局是什么?更多精彩閱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顧凝的聲音,輕輕緩緩的,每字每句都清晰的傳進了兩人的耳中。

  車中安靜片刻,張曦兮突然道:“哇哦~你好厲害啊!居然想了這么多?”

  顧凝有些不好意思,馬上低下頭道:“謝謝你今天為我說話。”

  “額……”張曦兮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是人民警察,維護人民群眾都是我應該做的,甭客氣!”

  顧凝抬眼看著她,慢慢的勾起了嘴角,過路的車流燈光映在她的清澈的雙眸中,襯得她的笑容,無比干凈而明媚。

  湛明透過后視鏡,將她的笑容牢牢刻在了眼里。

  一直沉默不語的湛明,突然問道:“他既然是自由搏擊教練,你就不怕他事后報復你嗎?”

  顧凝慢慢斂起了笑容,蹙眉回道:“這我還真沒想過。不過哪天我要是真的死了,你們倒是可以將這個曹濱設為頭號嫌疑犯。”

  湛明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子悶火,一腳剎車猛地踩下。耳邊傳來的是雜亂刺耳剎車聲。

  這場突如其來的急剎車,驚的顧凝歇斯底里的尖叫出聲,好在被安全帶拉扯著,車停下瞬間,她整個人都蜷縮在后座椅上,雙手抱著頭,全身瑟瑟發抖。

  張曦兮也嚇了一跳,但反過神來,神色就恢復了平常,她馬上看了看路面,發現并無異常后,才轉頭看著湛明,想要問問怎么了。誰知湛明竟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后排嚇得發抖的女人。臉上似乎還帶著歉疚。

  張曦兮道:“顧小姐,你沒事吧?”

  顧凝穩穩心緒,連忙收好了自己的包,準備落荒而逃。

  湛明看出了她的意圖,一腳油門踩下,車子緩緩繼續前行。

  “我會慢點開的!”

  顧凝下意識的握緊了安全帶,靜坐在車后坐上一語不發。

  ‘自己上去沒問題吧?’

  到了張曦兮的家門口,一路無話的車內,傳來了湛明的詢問。

  小區屬于半封閉式的,更有24小時的保安值班。湛明很放心。

  “沒問題的,我們小區很安全。”

  張曦兮說完,馬上從包里取了一份文件遞給了湛明道:“這是你要的資料。”

  湛明剛要接過,張曦兮虛晃了一下他,她看著湛明手撲了個空,漏出了一個狡黠的笑容:“別忘了你今天答應我的。”

  湛明干咳一聲,似乎是因為顧凝在車上,所以有些尷尬:“下個月開工資就請你去。”

  得逞的笑容開始變得羞澀,張曦兮將文件塞進了湛明的懷里,打開了車門,俏麗的身影,就融入了夜幕中。

  湛明透過后視鏡看了顧凝一眼,她坐的很安靜,安靜到張曦兮都忘了她的存在。

  “你稍等我一下,我先看一眼。”

  說完,打開了車載燈,取了文件中的內容看了起來。

  當看到家庭成員時,湛明的手指點了一下‘林爽’的名字。

  原來,林濤還有一個女兒。

  他深思片刻,對于周浩的死,似乎有了新的偵查方向。于是隨手將檔案放在了副駕駛上,啟動了車子。

  “你如果想學自由搏擊,我可以給你推薦一個地方。那是大了我幾屆的師兄開的,里面的教練多數是退伍或者退役的軍人。應該比你目前去的這家靠譜。”

  汽車平穩駕駛了一路,顧凝似乎也沒有了之前的驚慌,她抬眸看了一眼后視鏡,將湛明側臉的輪廓映入眼中,路上奔馳前行車輛的橘黃燈光將他照的格外俊朗。

  似乎是發現了顧凝在看自己,湛明竟也抬了眼,兩人的目光透過后視鏡不期而遇,他深邃的眸子,讓顧凝有片刻的……恍惚。顧凝慢慢撇開了視線。

  “好,我會考慮的,謝謝。”

  湛明則問:“你好像不太喜歡說話?”

  顧凝淡聲開口,聲音還是不驕不躁:“我說話不懂迂回,很容易得罪人。”

  湛明追問:“是不懂還是不愿意?”

  顧凝凝神沉思,抬頭看著后視鏡中的男人道:“不愿意,因為說假話太浪費腦細胞。或者說,人與人的接觸,就是一件很浪費時間的事情!”

  湛明一怔,好奇問了一句:“為什么這么說?”

  顧凝道:“就拿你和你的同事來說,她喜歡你,你不喜歡她,可你又不好意思直言拒絕她,所以,她對你來說,有些苦惱!怎么解決這個苦惱,就是一件很浪費時間的事情。”

  湛明道:“你從哪看出來我不喜歡她?你又為什么覺得她喜歡我。”

  顧凝看著他面無表情的樣子,淡道:“回程的一共用了24分鐘,她每隔1分半的時間,就會轉頭看你一眼。喜歡一個人,眼睛是藏不住的。她看著你的時候,眼睛里有光。而你在這段時間,只禮貌性的看她3次。另外,你剛剛和她說‘下個月開工資就請她去!’如果你真的喜歡她,就不會用‘請’這個字。”

  湛明微微蹙眉:“一個請字能說明什么?”

  顧凝道:“就拿‘請她去’和‘帶她去’舉例,前者多代表客套或者紳士,后者則代表親昵或者大男子主義。你覺得,你是哪一種?”

  湛明笑笑,左手肘著的車窗的同時,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顧凝瞄了一眼他上揚的嘴角,從這個笑容中解讀出了兩個字——玩味。

  他在研究自己。

  顧凝有些有些不歡喜這種感覺,于是轉頭看著車外,城市的霓虹閃爍、燈火輝煌、并不安靜。

  她覺得索然無趣。便從包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屏幕瑩亮瞬間,8個未接來電明晃晃的提示在手機屏幕上。聯系人都是孔助理!

  她輕輕拍了拍自己的古董,在摁下鍵子的時候,終于又有了動靜。

  “在貴的手機,用了這么多年也會出毛病的。時代在進步,人也要向前看。總是活在過去,只是在折磨自己而已。”

  湛明突然說道。

  顧凝抬頭看他一眼,神色沉靜。她默默將手機收好,道:“一會你要送我回家!”

  語氣沉著,有命令的口吻。

  湛明一怔,卻還是回了兩個字:“可以。”

  時間:晚9點39分。

  地點:海怡小鎮公寓區。

  顧凝與湛明一路前行,誰也沒有說話。

  湛明幾次想要開口,看到顧凝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惹的湛明想要問問她,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她了。

  “哎呀~”

  估計是走的太急,身側的顧凝突然崴了腳,毫無章法的就跌倒在地。

  “你沒事吧?”

  湛明馬上彎腰扶她。

  顧凝眉頭緊鎖,手揉著腳踝,看起來似乎真的很疼。所以也無瑕理會湛明的問話。

  “還能走路嗎?”湛明問。

  顧凝蹙眉點著頭,支撐著身子慢慢起身的時候,突然目及不遠處道:“那是什么?”

  湛明順著她的視線看去,雖然有些模糊,但還是依稀能辨識出,那是一袋子垃圾。

  “估計是哪個無良的業主,你等等我,我去撿了扔進垃圾箱。”

  “好。”

  顧凝獨自起身,同時,漆黑的瞳孔看著正在翻騰垃圾袋的湛明。

  他表情肅穆,恐是沒空在理會自己,顧凝識趣,對著他的背影說了聲:“我先上去了。”

  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湛明聽后,猛的沖到她的面前,將那袋東西拎在她的面前!

  “你故意的是嗎?”

  顧凝抬眸,淡淡的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湛明冷笑一聲:“你我非親非故,你卻要求我送你回家,你穿個平底鞋,卻平白無故的崴了腳,崴腳的地方,正好還是兇手扔兇器的地方!這一切是不是太巧合了!”

  顧凝道:“我說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你要是在糾纏,我會打電話報警!”

  “報警?”湛明哼笑道:“好啊,你現在就報警!我也剛好想請你回去談談心!”

  顧凝有些氣怒:“對,我就是故意的!我如果將這些東西直接給了你,你又會問我,哪里得到的,為什么兇器會在我手里,我是不是兇手的同謀,以及兇手到底是誰等等等等一系列的蠢問題!簡而言之一句話,你蠢到我了!湛隊長!”

  “你!”

  顧凝白了他一眼,繞過他后,飛快的進了公寓樓,湛明看著她腳下健步如飛,哪里像是剛崴了腳的樣子!

  ‘呼……’

  湛明僵在原地一會兒,沉沉的呼了口氣:“明天我在收拾你!”

  說完,拎著那袋子垃圾,匆匆走出了海怡小鎮。

  翌日。天晴。

  “田蕊!”

  湛明剛一上班,就將昨天在海怡小鎮撿到的那袋子兇器等物送到了質檢科。回到辦公室后,他馬上叫了一聲田蕊。

  田蕊聽令:“怎么了,湛隊?”

  湛明將手中的資料遞給她道:“再去一趟網監科,讓她們幫忙查一下林濤的這個女兒。”

  “哦,好的。”田蕊接過,看了一眼名字,微微蹙眉,似乎想到了什么。不過她沒有開口。拿著文件去了網監科。

  當張曦兮將林爽的照片搜索出來后,田蕊低語了一句:“怎么是她?”

  張曦兮將資料摁下了打印鍵后,隨口問了一句:“你認識啊?”

  田蕊沒有說話,急急忙忙的取了剛打印出來的資料和照片,一路跑回了辦公室。

  “湛隊!”她道。

  湛明一怔:“怎么了?慌慌張張的?”

  田蕊將林爽的照片遞給他道:“這個林爽,不但是死者周浩的鄰居,同時……她還是報案人!”

  “有沒有這么巧的事?”

  辦公室一下子沸騰了,一股腦的都跑了過來。當看到林爽的照片時,均是愣住了。

  林爽的父親,因為周浩的慫恿,入了獄。這是作案動機。

  殺了人后,悄悄回到自己的公寓,神不知鬼不覺。就連排查監控,也只能讓警察查無所獲。

  而且主動報案,很大程度的洗去了自己的嫌疑。

  湛明眸子一沉:“帶回來吧。”

  “是。”

  又是審訊室。

  不過這是要接受審訊的人,是林爽。

  林爽,女,22歲,163cm,中專文憑。

  此時的她,坐在審訊椅上,她想強裝鎮定,可蒼白的臉色,還是出賣了她。

  她雙手緊攥著,樣子孤獨又無助。

  看著湛明提著裝有剔骨刀和血衣的證物進來后,她瞬間驚慌了。

  湛明見狀,嚴厲的呵斥幾句后,林爽抑制不住落淚。哭過之后,她反而平靜了。

  “不錯,是我殺了周浩!因為他,害的我家破人亡!”

  湛明冷道:“就算是他的慫恿,可如果你父親堅持底線,悲劇也不會發生!”

  林爽笑了,笑容中帶著諷刺,并夾雜著眼淚。

  “你們知道什么?我家里雖不富裕,不過我爸媽也一直老實本分。后來,弟弟出生了,患有嚴重的先天性心臟病。為了給弟弟治病,家里更窮了。就在這個時候,周浩找到了爸爸,讓爸爸幫著他做假賬,坑公司的錢。我爸爸不想干違法的事。可周浩卻威脅他,如果他不乖乖照著他說的做,他就解雇他!

  那時候,我家里很需要錢,爸爸因為是五年以上的老員工,每年的年底都會多分些獎金。所以,爸爸不能也不敢失去這份工作。他想,反正都是周浩受益,如果真的東窗事發了,他將責任都推到周浩身上就行了。就這樣,他開始幫著周浩貪公司的錢。

  直到四年前,弟弟需要做大手術,急需一筆錢。周浩知道了,就主動給了我爸爸一張5萬元的卡。還說那錢是干凈的,是他給我爸爸的酬勞獎金,讓爸爸放心用!當時那種情況,爸爸只能收了!

  最后你們也知道了!公司嚴重的賬務虧空,查到了財務的頭上,周浩提前做了萬無一失的準備,并將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推到了爸爸的頭上。爸爸說他是冤枉的,沒人相信。因為周浩給爸爸的那張卡,是用公司的賬號開的!可笑的是,爸爸當時太心急手術室中的弟弟,這點小事都沒有注意到!

  爸爸入獄,我們家里還要償還高額的挪用款項,我的媽媽倒下了,那可是56萬啊!可我家里那時候連5千塊都拿不出!弟弟的手術被迫停止,最后死在了冰冷的手術臺上。——

  奇怪啊!明明是周浩貪污了巨款,可他為什么可以逃脫法律的制裁?還在外面過著逍遙快活的日子呢!而我們家,卻要起早貪黑的賣豬肉償還那些本不屬于我們欠下的巨款!警官,你知道這是為什么嗎?”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