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能把鬼怪當飯吃張浩天全文

能把鬼怪當飯吃張浩天全文

千年老茍 著

連載中免費

《能把鬼怪當飯吃》是千年老茍所著一部長篇都市靈異小說,主角是張浩天,講述了張浩天身處千年一次的靈氣復蘇時代,被流星入體發生異變的故事。張浩天的父母離婚了,也沒人管他,他就這么自由自在的活著遇到了千年一次的地球復蘇,除了人類,這個世界上冒出許許多多的異類生物,有鬼魂有精怪,而張浩天意外被紅色流星入體,腹中的饑餓感由此而來,只有吃掉那些異類,才能控制自己遠離死亡。

更新:2019/06/14

在線閱讀

《能把鬼怪當飯吃》是千年老茍所著一部長篇都市靈異小說,主角是張浩天,講述了張浩天身處千年一次的靈氣復蘇時代,被流星入體發生異變的故事。張浩天的父母離婚了,也沒人管他,他就這么自由自在的活著遇到了千年一次的地球復蘇,除了人類,這個世界上冒出許許多多的異類生物,有鬼魂有精怪,而張浩天意外被紅色流星入體,腹中的饑餓感由此而來,只有吃掉那些異類,才能控制自己遠離死亡。

免費閱讀

  卡茲卡茲卡茲卡茲。

  火車在緩慢的行駛著。

  我叫張浩天,今年十八歲,身高一米六八,體重150斤,年初的時候,父母因感情不和,離婚了,兩個人都不怎么管他了,就一個人在外面混。

  在高二這年的暑假里,便輟學了,自己一個人出來打工,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也掙不了幾個錢,只能勉強養活自己,后來還是大伯覺得,這么小年紀,一直打工也不是個事兒啊,便讓他參軍入伍,十二月份的時候,當兵體檢的時候還差點因為體重過重,沒有通過驗兵,最后大伯塞了兩盒煙給那個醫生,才給通融了一下。

  坐在一個靠窗的位置,看著窗外。張昊天想著自己的這前半輩子,回想著自己這18年的點點滴滴,自己在上火車的那一刻,年老的奶奶因為年紀太大,無法去火車站送自己時的眼神,心里就感覺一陣不痛快,活的也太失敗了。

  哎!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吧。

  鄉里一起來的有十三四個。四五個關系比較好的,拿著一副撲克,正在那打牌呢,對此張昊天并沒有興趣,此時已經夜晚十一二點鐘了。不過一群小伙伴兒們都十分的興奮,好像一點睡覺的意思都沒有。當然也沒有睡的地方,只能坐著瞇一會兒。

  反正張浩天是一點睡意都沒有。

  嗖

  “流星,趕緊許愿!”張浩天剛閉上眼睛準備許愿,感覺身體有點說不上來的感覺,不對呀,流星怎么是紅色的?突然,他感覺到有什么東西融入自己的身體中,他感覺到一絲不對勁兒,具體是什么也說不上來,有點餓。

  張昊天拿出臨上火車前武裝部發的泡面泡了一桶。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什么情況?怎么還餓?張昊天感覺到了一絲絲不可思議,平時自己就算很餓的時候吃一桶泡面也差不多了,難道自己身體出了什么問題?

  張浩天不信邪,又泡了一桶,如果是平常吃兩桶,肚子恐怕撐得動都不不想動了。今天嘛雖然沒有覺得在餓了,可是也沒飽啊。

  不過張浩天沒有再吃了,怕引起公眾的恐慌,哈哈,是的,在張浩天的意識里,自己就是一個小豆逼。忽然想到剛才的紅色流星,恐怕自己身體的變化和剛才的紅色流星應該有一定的關系吧。

  嗯?突然,張昊天感覺到自己身體多了一股力量在身體中流動,十分的舒服,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吃東西可以變強一系列的異能。

  作為一個職業豆逼平時怎么可能不看小說呢?不過到底是不是恐怕還要自己去研究。自己的泡面已經吃完了。

  “老王你泡面能不能吃完。給我來一桶唄。”王松,自己的老鐵。同桌兼同學。同窗兩年,一起報名入伍,最后居然被分到了一個部隊,緣分中的緣分,

  “四桶泡面,一晚上你不夠吃嗎?”看著老王怪異的眼神看著自己。總不能跟他說自己覺醒了超能力,要方便面只是為了實驗一下自己的能力。恐怕會被他鄙視死的。

  看著張昊天露出尷尬的表情。王松也沒有多問了。把自己剩下的兩桶都給了張浩天。

  “給你,泡面這東西看還是能管飽的不夠咱再買。”王松還是挺夠意思的。看著他給自己的面。兄弟嘛,不需要多說。

  開封,放水。吃面過程是張浩天熟的不能再熟了。果然,一桶面,剛吃完,身體中那股力量再次涌現出來。圍著身體轉了一圈,越來越少。仿佛能量強化自己的身體消耗掉了。

  “發達啦!”感受自己身體中的力量。如果說原來自己的體質是0.6,而一個正常人的綜合體質是一。那自己現在的體質恐怕變成了0.7。也就是說原來能提60斤的東西,現在能提70斤了。

  “就是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覺醒什么異能。”張昊天按耐下了自己心底的興奮。這件事情,可是誰也不能說。萬一這件事不是什么群體性事件。那些科學家,恐怕會把自己拉去切片啊。想到這里,張浩天感覺頭上一盆冷水潑了下來。

  “老張啊,還能不能吃下了,來,我買了點牛肉,我們一起吃點兒。”此時王松拿著一包密封的醬牛肉走了過來,沖著張昊天說道。

  “吃牛肉?能,能,有多少東西我都能吃下。”張昊天正愁怎么能快速的攝取能量呢?真的是瞌睡來了就有人送枕頭啊。張昊天快速地湊了上來,

  一包醬牛肉大約有個半斤。兩個人很快把一包醬牛肉給消滅了。張昊天得吃了三兩。

  “嗯。。。”張昊天猜的不錯,果然是吃東西就有能量。此時的這股能量比剛才吃泡面不知道要多了多少。舒服的張昊天叫出聲來,弄得一群人發眼睛紛紛看向張昊天,而王松快速的捂著自己的臉,一副我不認識他的樣子。

  “太丟人啦,吃個醬牛肉,居然吃成這個樣子。”此時王松心里對張浩天充滿了鄙視。

  “注意形象啊!這么多人呢!”

  張浩天可管不了這么多。自己的體質,現在差不多到了0.9。已經快要接近一個正常人的素質了。

  至于為什么說是一個正常人。作為一個18歲一百五六十斤的小胖子。能有0.6的體制也算是不錯的了。哈哈,自戀中,可惜的是能量改變的好像是張浩天肉體的質量。而不是數量,所以呢,體型是一點沒變。

  想著想著,張浩天感覺有點迷糊,便坐在座位上,倚著窗戶進入夢鄉中。

  第二天早上八點鐘,到地方了啊,該醒醒,都醒醒啦。有帶隊的領導在喊。

  提好自己的東西,一群新兵蛋子排成歪歪扭扭的一列。作為一個小胖子,張昊天站在人群里顯得格外的顯眼。不對,有接送新兵的大巴車。

  嗯?張昊天居然又和王松分到了一個團里。在分配兵員的時候,有一個挑選兵員的軍官,是個一毛二,居然在看到張昊天那小矮矮胖胖的小身軀的時候,挑兵的那個1毛2居然露出嫌棄的目光。

  “我靠,你什么眼神,老子可是有異能的人,”不過張浩天這話可沒有敢說出來,要是說出來恐怕就不是進部隊了,而是要進精神病院了。

  最后張浩天被分進了九連。哈哈,當然是把別人挑完,剩下張昊天不要不行了呀。看著那一毛二吃癟的樣子。“嘿嘿,現在沒人要,以后恐怕想要也沒有機會嘍。”如果此時張昊天的心理活動被人能看得到的話。那絕對是能有多嘚瑟就有多嘚瑟。

  這一批和自己一起的一共三個人,哎,到了門口居然又要挑一次,結果不用多說,張昊天又是那個剩下的,讓張浩天心里直道有眼不是金鑲玉啊!

  時間過得飛快。

  轉眼距離張浩天來到部隊已經一個星期了,在此期間,又陸陸續續來了幾個人,他們宿舍差一個就要滿了。

  在這一個星期中,每天雖然只是做一些基礎訓練,但是這些新戰友們身上都有了一絲軍人的影子,而在這幾天里,收獲最大的應該就是張浩天,通過每天的吃飯,所攝取的能量,讓他的體質達到了二,平均每天都會增長0.1,也就是說,張浩天現在一身上的力量能達到兩百公斤,這還是飯食無法充分提供的情況下,可惜體型是一點沒變,依然是一個小胖子。

  今天又來了一個新戰友,體型高高瘦瘦,最大的特點就是他那副板牙了,別人倆個,他四個,一笑起來老有個性了,讓張浩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由于是12月份,天氣比較冷。只有到周末的時候才會集體組織去洗一次澡。所以大家都比較羨慕,一來就能洗澡,每次洗澡都是由副班長楊大偉帶隊。

  是的,你沒聽錯,就是楊大偉,距離男人的噩夢只差一字這樣,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得罪了張浩天,每次看見他都會暗暗吐槽。

  今天又是周五了,明天可以休息,其實在軍營中休息也干不了什么,就是往家里打打電話,打打牌什么的,不過就算這次大家也是期待萬分,因為可以不用訓練。

  大家都輕車熟路的準備好洗漱用品,排好隊在樓下等著,

  人來的已經差不多了,張浩天驚奇的發現,在整個連隊里,自己居然是倒數第二矮的,還有一個矮的都不正常,但是人家是大學生啊,這讓他本來有些驕傲的心倍受打擊。

  洗澡的地方大約距離連隊有三四百米。當然,對于這些年輕小伙子并經過了一周體能訓練的士兵來說,并不算什么累的。

  很快到了目的地,看著戰友們一窩蜂地沖向浴池。那沒出息的樣子,讓張浩天在心里只喊土豹子,喊完之后自己便沖的一點不比他們慢,真的是五十步笑百步啊。

  時間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所有人都洗完了,不對,還差一個。

  “誰看見那個新來的了,張昊天你看見了沒有啊?剛才還跟你說話來著。”在副班長清點人數的時候,驚奇的發現新來的戰友居然不見了。

  “班長啊,我和他不熟好不好,剛才他只是問了我一個問題。”張浩天有氣無力地回答道,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和楊大偉的關系一直很微妙。彼此看著都不順眼,不知道為什么,但是沒辦法呀,作為新兵可沒有什么反抗的權利。

  楊大偉本來那一顆平靜的心瞬間提了起來。畢竟人可是跟他出來的,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可是跟他脫不了關系的。

  “大家都去找找,不管能不能找到,十分鐘后在這里集合,大家不要走丟了呀。”這次楊大偉特地的囑托了幾句,萬一這個沒找回來,又走丟幾個,那可麻煩了。

  “班長,你有沒有看見一個高高瘦瘦的人?他就是門牙特別大,摳副麻將還能剩幅象棋的那種,他是我們班新來的,現在找不到他人了。”看著一個掛著中士軍銜的士兵,像是在那里站了時間不短,張昊天上去打聽道。

  被問到的那個中士心里猛的一抽,走丟了,你還在這兒這么皮。看著張浩天那吊兒郎當的樣子,這個中士在心里暗暗的嘀咕道。

  “那個、你說的那個人是不是眼睛特別小?看著有點傻傻的感覺。”那中士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沒有回答,卻反問張昊天。

  “對對,就是他,班長,你看到了嗎?”張浩天略顯興奮地問道,至于為什么說興奮呢?年輕人嘛,誰不想出點風頭,自己問了一個人就問到了。好吧,熊孩子心里的想法和別人不一樣。

  “啊,他是你們班的呀?剛才他被人忽悠去了后山了,我還以為他們認識,跟他開玩笑了呢。”那中士看著張浩天一臉的歉意,畢竟他看到了這些事情,但是他沒有阻止。

  “沒事兒沒事兒。謝謝班長啦。”張浩天對于中士臉上的歉意并沒有在意,畢竟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張浩天快速的在人群中左閃右閃靈活的找到了楊大偉。

  “班長班長,我打聽到了。”張浩天遠遠的看著楊大偉的身影,就喊道。

  總算找到了。大偉那一個提著的心總算可以放了下來。

  “他去哪兒了?”不知道為什么,每次看著張浩天那吊兒郎當的樣子,楊大偉心里就挺來氣的。

  “那邊的有個班長說他被人忽悠去了后山,你知不知道后山在哪兒?”張昊天帶著一臉的好奇問到。

  “后山?我靠,他咋去那了”楊大偉聽到那新兵去了后山居然爆了一句粗口。

  “班長走吧,我們去把他找回來。”張昊天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妥,率先向著后方的方向走去。具體方向他并不知道。

  而楊大偉看著張昊天一馬當先的走了出去,心里猶豫了一下,也緊緊的跟了上去。

  至于這個后山有什么故事,楊大偉想起了那些老班長告誡自己的話。

  原來這個地方,在解放初期的時候是一片亂葬崗,總是發生一些奇怪的事情。后來得到高人的指點,便在這里建立了一座軍營,利用軍隊的殺伐之氣鎮壓。

  但是吧,再高明的系統也有漏洞。而后山這個地方,但是這個軍營的漏洞之處,在鎮壓之后,其他地方倒是沒有出現奇怪的事情。但是后山這個地方卻顯得越來越詭異。后來還有一對出來執行任務的官兵,居然集體失蹤了。后山山變成了這個軍營的禁地。

  “死就死吧。”楊大偉看著張浩天一往無前的表情。心里也算是下定了決心。

  后山距離服務社并不是太遠,五分鐘便到了。

  后山的樹木。每一個都非常的高大,樹冠連著樹冠,別說是傍晚了,就算是他中午恐怕陽光也照不進來。

  二人剛剛進入后山的范圍內,就感覺一股冷風襲來,身上的汗毛都紛紛立了起來,就連張浩天那經過強化的身體也感覺到一絲絲冷意。

  兩個人緊緊地靠在一起。慢慢的向前走著,突然兩人發現在前方的大石頭上,一個估計年齡有六七十歲的一個老人在那里坐著休息,腦袋低著,看著應該是挺累了。

  看著有人兩人的心也算是有了一點安全感,兩人快速的向著那老人走去。

  “老人家,你看沒看見一個高高瘦瘦的新兵啊,”楊大偉覺得作為一個班長,自己要給新兵樹立一個榜樣,沒有一點察覺到不對勁兒的上去問道。

  坐在石頭上的老人緩緩的抬起頭。

  哇。。。。。這是什么東西啊?

  瞬間,兩個人的汗毛再次豎了起來。

  這是什么玩意兒,那老頭的臉上居然沒有五官,遠遠望去就像一個黑洞一般,長得無比的嚇人,而在他不遠處,失蹤的新兵馮波在那里靜靜躺著,一動不動,不知道什么情況。

  張浩天還好,也算是藝高人膽大。

  那楊大偉轉身撒腿就跑,那速度恐怕比張浩天現在的速度還要快一籌啊。

  “跑了?真不夠意思!媽媽啊。。怪物啊。”雖然張浩天知道逃避是人的本能,但是心里還是忍不住吐槽到。

  心里雖然害怕是害怕,但是張浩天并沒有跑。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現在這種事情可能跟上次的流星有一定的關系,自己也有可能變的不同尋常

  “想跑啊,問過我沒有。”那老頭好像并不打算放過楊大偉似的,搖身一晃,變成了一股黑煙,一分為二,分別向著張昊天和楊大偉沖去。

  其實這老鬼只是最低級的鬼怪,只是利用人的恐懼的情緒來嚇唬人,如果是一般人被他這么一嚇,別說是反擊了,恐怕連不發抖地面對他都很難的,畢竟人對未知事物的都存在著一定的恐懼性。

  可惜的是,他遇上了張浩天,一個覺醒了非常實用的異能的一個小胖子,看見那黑霧沖著他飛來的時候,張昊天的心中并沒有恐懼,反而是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他雖然不知道自己那強悍的身體對于這老鬼的攻擊來說到底有沒有用,他這也算是不知者不為懼吧。

  張浩天一記沖拳,向著那黑煙直挺挺的撞了過去,沒有料想之中的轟鳴。那黑煙在接觸張浩天拳頭的那一刻起。就像被燒過的紙屑,噗的一聲,居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啊。。。”一聲刺耳的慘叫從黑煙中傳出,那追向楊大偉的黑煙一下子折返而回。又化成了那剛開始見到的老者模樣,不過身體已經成了透明的了,仿佛不仔細看的話都看不見,這老者的身體了,

  “可惡的死胖子,你居然敢傷我。”那老鬼仿佛想給張浩天一點心理上的壓力,尋找他精神上的漏洞。

  而張浩天也愣在那里,他沒想到的是自己那一拳居然如此的強大,居然一下就把這老鬼打成一副重傷的模樣。

  現在的張浩天并不明白,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那傳說中的唐僧肉并沒有什么區別,龐大的氣血,如果被鬼怪什么的邪物得到,一下子就可以節省近百年的苦工。

  但是凡事有利必有弊,雖然這個氣血之力對他們有巨大的好處,但對他們也存在巨大的克制性,就算是唐僧肉,旁邊還有個孫悟空保護著呢。

  “我靠!胖子就胖子,還為什么要加個死字呢?你個老鬼被我打傷了還敢這么囂張。看拳頭”此時張浩天心里那個氣啊,我都沒囂張呢,你居然就裝逼了,我最煩別人叫我死胖子了,你不知道,沒實力就得縮在那里嗎?說著又是一記沖拳,只沖那老鬼襲來。

  那老鬼也算是老奸巨猾,一看語言上無法恐嚇到張浩天,居然轉身就跑。

  如果是讓他全盛的時候,恐怕還真的有可能被他跑掉了,可惜他剛剛損失了一半的陰氣本源。不管是速度還是力量,折損了直接一半兒,結果就悲劇了。

  轉身跑了,還沒十米就被張浩天追上一拳砸下消失的無影無蹤啦。

  在那老鬼的身形消失的時候。一股白光向著張昊天的嘴飛來,弄得張浩天還以為是什么暗器的,下意識的就用手把嘴捂上了。

  那白光并沒有被手阻攔到外邊。而是透過手掌落入了張浩天的嘴中,而那一股白光并沒有對張昊天造成危害。

  嗯。。。。

  非常的爽,爽的,張浩天直接叫了出來,張浩天感覺自己的身體的所有部分都被一個無形的手掌按摩著,要知道可是所有位置啊,不叫能行嗎?

  爽的時間非常短,頂多也就有倆三秒鐘。之后張浩天攥了攥拳頭。自己的力量居然有了大規模的增長。

  如果說原來是二的話,現在起碼變成了2.5。正常進食的話要五天才能達到的水平。

  “我靠,太爽了吧,自己不但能吃東西就能變強,而且還能殺怪升級,逆天了,逆天了,自己恐怕這是這個紀元的紀元之子啊。”張浩天一個人在心里嘚瑟吧,如果被人知道,恐怕打死他的心都有啊,兄弟你趕緊救人啊!

  很明顯,張昊天把重要的一個事情,全然忘到了腦后。

  張昊天一個人在那得瑟時候,忽然感覺自己心底是不是忘記了什么事情一般。

  對了,自己自己可是來救人的呀,兄弟你堅持住啊。

  還好,雖然心中得瑟的不行,但也在幾分鐘之后,還是想起了自己來這兒的目的。

  張浩天趕緊跑過去扶起他,學著電視上探了一下它鼻子下方,試試有沒有呼吸?

  還好!他只是被嚇暈了,張浩天把他背上就向著山下跑去,畢竟張浩天可不是醫生,萬一送的不及時,出現個什么三長兩短的,會讓張浩天愧疚的,

  剛才你在那豆逼的時候咋沒想起來,哈哈。

  對于張浩天現在的體質來說,背著一個人根本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簡直就是健步如飛。

  張浩天不知道的是,在他剛走沒有兩分鐘的時間,一個比剛才那老鬼的氣息強橫無數倍的一個黑影,出現在剛才張昊天呆的位置。

  “嗯?居然有生人的味道。多少年了都沒有遇見生人了,嗯?這里居然還有陰氣殘留是誰這么倒霉,居然被一個人類干掉了,可惜來晚了一步,能干掉一個普通的鬼魂,肯定是一頓大補的食物”那黑霧里居然傳出類似于人的說話聲音,居然還學著人的樣子,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這個黑影已經十幾年沒有嘗過人的味道,這次好不容易遇上個人,居然被他逃了,這讓他感覺到可惜。

  那人肉的美味,讓現在的他回想起來都直掉口水。

  “可惜來晚了一步,以后得注意這些周邊看看有沒有人。送上門來。”說完,那個黑影,又化作了一團黑煙離開了,

  張浩天背著那昏迷的新兵沒多久,居然就追上了楊大偉。

  “楊班長,你真不夠意思啊,居然把我們丟下一個人跑。”見到楊大偉,張浩天一改原來那低三下四的態度,怒氣沖沖地向他興師問罪。

  “你們怎么出來了?我還想找人去救你們呢。”那楊大偉的臉上居然一點慚愧的意思都沒有,可惜他不知道的是,如果張浩天是個普通人的話,連他恐怕也跑不掉。

  “那真是要謝謝楊班長的好意呀,趕緊過來幫忙,重死了。”聽著楊大偉那虛偽的話。張浩天并沒有和他過多的計較。

  畢竟遇上那種情況,沒有人會不害怕,這些都是人之常情啊,張浩天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原諒。

  “楊小偉,你別落在我的手上,否則以后讓你吃不了兜著走。”張昊天一個人在心里暗自嘀咕道,他已經把楊大偉的事情記在自己的小本本上了,不得不說,張浩天的心里真是十分的陰暗。

  怪不得人們都說小胖子有顆玻璃心,真的是傷不得呀。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