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緣來君為紅顏禍沈夢秦乾全文

緣來君為紅顏禍沈夢秦乾全文

原缺 著

連載中免費

《緣來君為紅顏禍》是原缺所著一部長篇都市靈異小說,主角是沈夢秦乾,講述了沈夢與秦乾的緣分從很小就定下,在沈夢長大后遇到一連串驚悚事件都由秦乾幫她解決的故事。沈夢小時候一直夢到秦乾,她不明白為什么一個活了不知多少年月的男人偏偏看上她,在她進入大學后,詭異事件爆發,在她最危難的時候是秦乾救了她,一次次累積的依靠,讓沈夢不知不覺淪陷……

更新:2019/06/14

在線閱讀

《緣來君為紅顏禍》是原缺所著一部長篇都市靈異小說,主角是沈夢秦乾,講述了沈夢與秦乾的緣分從很小就定下,在沈夢長大后遇到一連串驚悚事件都由秦乾幫她解決的故事。沈夢小時候一直夢到秦乾,她不明白為什么一個活了不知多少年月的男人偏偏看上她,在她進入大學后,詭異事件爆發,在她最危難的時候是秦乾救了她,一次次累積的依靠,讓沈夢不知不覺淪陷……

免費閱讀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意識清晰的沈夢挺在床上,身體卻無法移動分毫。

  一只毫無溫度可言的寬大手掌,從臉頰劃過,越過鎖骨,沿著身體弧度一路向下。

  酥酥麻麻的電流,抓心撓肺的瘙癢異感,不斷沖擊大腦。

  毫無征兆的粗暴動作,令本來就脆弱不堪的神經,遭到毀滅性沖擊。

  身體猛地一陣痙攣,眼眶洶涌決堤,不爭氣的嗚咽著。

  勢如破竹的冷鋒,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線。

  來不及哀嚎,瑟瑟發抖的薄唇,便被霸道的唇齒封住。

  撕心裂肺的痛處摧毀了沈夢的沉著冷靜,混合著屈辱不甘,化作一盞佳釀,被對方一飲而盡。

  前所未有的奇異感覺,擊垮每一寸筋骨,整個身軀癱軟如泥。

  恐懼、屈辱、羞澀種種情緒涌上心頭。

  霸道的征服,溫柔的手段,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令沈夢逐漸沉淪。

  不知是靈魂繳了械,還是身體動了情。

  竟全然忘記了壓在身上的男人,乃是索命厲鬼。

  冰涼的唇翼,游走于脖頸鎖骨之間,吻起陣陣酥麻。

  突然,耳垂一陣濕滑,竟被叼在嘴里。

  冰冷如雪的聲音再次浮現:“我要你的一切。”

  黑暗反倒成了掩護,遮住了沈夢衣衫不整,披頭散發的羞恥。

  沈夢恨不得食之肉,飲之血。

  可惜,再洶涌的恨意,與這黑暗相比,也如石沉大海,未有漣漪,別談浪起。

  沈夢最后一絲清醒的神志,含恨問著:“你是誰?”

  “靈幡素帳風里蕩,幽寂深宵拜月光。冥府王榻陰緣劫,一半紅妝一半殤。”

  冰冷邪意的聲音在男人嘴里如水般流出。

  塵封多年的驚悚記憶,如揭開了歲月的封印,在沈夢心中一一涌現。

  ……

  沈家往上數三代,都是青峰鎮首富。

  到了沈夢這一代,偌大家業被賭鬼父親敗了個精光,全靠母親送喪抬葬維持生計。

  沈夢五歲那年的除夕夜,父親和幾個狐朋狗友出去賭錢,一直到大年初三才回來。

  脾氣向來溫和的母親,氣的和父親大吵了一架。

  從那天開始,沈夢的身體就一天不如一天。

  先是吃不下飯,然后無故吐血,把鎮上所有醫院和診所都跑遍了,也查不出病癥。

  初六下午,整個青峰鎮炸了鍋。

  父親的一名牌友,被人發現死在家里,腔子敞開著,五臟六腑不翼而飛,死相極慘。

  起初,母親并未把這件事和沈夢聯系在一起。

  結果初七早上,另一個牌友同樣暴斃于睡夢中。

  五臟六腑整整齊齊擺在身體一側,腦袋則被砍下,塞進了肚子里。

  大年下,連出兩場血案,鬧得整個青峰鎮人心惶惶。

  世代靈媒的母親,一眼看出了問題。

  一番逼問之下,父親才道出實情。

  那天晚上,他們打牌的地方,竟然是孫家祠堂。

  這個孫家祠堂,乃是十里八鄉有名的兇宅陰地,當地人談之色變。

  賭局是一個生面孔組織的。

  眾人輸得精光不說,賭紅了眼,竟然以陽壽為賭注。

  那兩個牌友輸了命,父親卻輸掉了沈夢的陽壽。

  當天夜里,父親便離奇失蹤,尋遍整個青峰鎮都沒有蹤跡。

  為了救沈夢,母親連夜開壇做法。

  最后咬破手指,用血在黃紙上寫了些什么,一把火燒掉。

  郎朗夜空瞬間陰云密布。

  昏迷前的最后記憶,便是一個渾身鮮血的男人,不,是男鬼。嘴里就是念著那詩,朝年僅五歲的沈夢步步逼近。自那時起,這一幕便如同夢魘般在沈夢心里揮之不去。

  再醒來的時候,母親已經不知所蹤。

  沈夢輾轉寄養在遠房舅舅家。

  歲月更替,這件事也漸漸被淡忘。

  原來……

  這一切并未結束。

  ……

  “以后不準離開房間半步。”

  那個磁性的嗓音再次響起,打斷了沈夢的回憶。毋庸置疑的留下一句話,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沈夢緊緊攥著床單,咬牙切齒,若是有光灑在沈夢的臉上,一定可以發現自己的雙眼布滿血絲。

  身上的最后一點力氣也被榨干了。

  筋疲力盡的累……

  眼睛一閉,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睜開眼,已是艷陽高照,屋子里空空如也。

  但幾乎散架的身體,以及禁臠的痛楚,都是鐵證。

  這一切,并非夢境。

  那個男鬼……

  回來了。

  沈夢的冷靜睿智被碾碎,踉踉蹌蹌的走進洗手間,雙腿一軟,整個人跌進浴缸。

  冰冷刺骨的水,沖得掉身上的污濁,卻永遠都沖不掉心中屈辱。

  沒人知道沈夢哭的有多么兇,眼淚全都混進了水里。

  失魂落魄的走出洗手間,已經是一個小時后的事情了。

  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沈夢在遭遇了這顛覆三觀的事后,卻是很快冷靜了下來。

  向親人訴說?可自己的親人又在哪呢?尋求朋友的幫助?恐怕別人都會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報警,可能得到的答案是讓沈夢去醫院掛精神科的號。

  沈夢想了很多,也否決了很多。盡管一時想不到合適的對策。

  但那男鬼最后那句不準離開房間,沈夢是肯定辦不到的。難道還繼續留在這里被摧殘?哪怕住酒店也不能留在家里。

  正當沈夢打定主意,準備離開時。

  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沈夢渾身一顫,似乎清醒了點。

  電話接通,傳來一個男孩子的聲音:“沈夢,我有事找你,就在校門外等你!”

  盡管沈夢并不打算告訴程峰自己的遭遇,但在爾虞我詐的大學生活里,程峰絕對是為數不多可以信賴的朋友之一。無論是基于禮貌還是朋友間的常規接觸,沈夢都無法拒絕程峰的要求。

  校門外,綠蔭下,一臉陽光的程峰,一手握著一束玫瑰,看到沈夢就迎了上去。

  “沈夢,從大一見你的第一面,我就愛上你了。眼看就要畢業了,我不想錯過你,而成為我一生的遺憾。”

  話音剛落,程峰就摸出了兜里的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說了句開燈。

  然后讓沈夢看向了教學樓外墻上不知什么時候掛上去的心形燈組,瞬間亮了起來。巨大的燈組縱跨三層教學樓,紅心正中間金黃色的燈光輝映著沈夢兩個字。

  程峰喜歡沈夢,在同學間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只是誰都沒想到,程峰竟然能玩兒這出。

  男同學們嘴里充斥著流弊、城會玩兒、偶像等不算高端大氣的褒義詞。而女同學,尤其是大一的學妹,眼里都是小星星,不少學妹更是自動上繳了芳心。甚至還有人喊出了,沈夢不答應你,我做你女朋友的話。

  這么大的動作,對于大學生而言,效果是轟動的。一時間,答應他!三個字的聲浪從各處匯聚而來。

  程峰也趁著熱浪,單膝跪地,將手里拿束玫瑰遞到沈夢身前。陽光熱情的聲音才吐出幾個字,就戛然而止。

  “沈夢,我愛……”

  程峰的話才出口,滿臉的笑意驟然凝結,英俊帥氣的臉瞬間扭曲,猙獰。

  “程峰!”沈夢心中一陣不安。

  然而程峰的雙手死死的捧住了頭,朝著右側咔擦一聲扭了過去。

  即便經歷了昨天的驚心動魄,沈夢到底還是個女生,差點嚇的雙腿一軟癱坐了下去。

  程峰的嘴角卻上揚卻露著邪魅的微笑。

  雙手捧著頭,在清脆的骨骼斷裂聲中,順時針轉了一圈,兩圈……

  扭斷了脖子上的皮膚,鮮血直流。

  扭斷了經脈,鮮血迸發。

  最終程峰雙手落下,整個頭掛在了背上,直直的站在樹蔭下。

  鮮血滴答滴答的不停。

  沈夢渾身冰冷,雙腿如鉛罐體,雙手捂著嘴巴,任由眼淚流下來。

  這詭異的一幕,讓沈夢聯想到了不同尋常的昨夜,以及那個男鬼消失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話:我要你的一切……

  難道,是那個男鬼殺了程峰?

  沈夢的眼淚早已干涸,只剩下了失魂落魄的驅殼,呆呆的坐在地上。

  周圍同學的尖叫聲,隨之而來的警笛聲,沈夢已充耳不聞。

  警局之中,一個女人在沖了進來的瞬間,不由分說,抬手就打。

  鮮紅的手掌印,烙印在臉上,火辣辣的。

  愧疚于程峰是因自己而死的沈夢沒有任何反抗,任憑對方發泄。

  “你個不要臉的賤貨!程峰那么喜歡你,為什么一而再的傷害他,你居然還害死了他,這下你高興了!”

  女人叫張倩,大學同學之一。

  班里的同學都知道,張倩喜歡程峰,而程峰喜歡沈夢。

  三角戀關系,一直讓三人的關系劍拔弩張,張倩沖過來興師問罪,也是預料之中。

  張倩已經被憤怒沖昏了理智,撲上去瘋了似的拉扯著沈夢的衣服。

  砰!

  “安靜點!”警察進來連忙拉開張倩:“這位女士,雖然讓人難以置信,但程峰是自殺!”

  “這不可能!”張倩大聲叫著。

  警察把電腦轉過來:“這是學校前的監控,你自己看!”

  程峰詭異的笑容,扭斷了自己的脖子,張倩看的渾身發冷。

  “怎么可能?這不可能,哪個人能把自己的頭扭下來?”張倩捂著臉叫著,又指向了沈夢:“一定是……”

  剛要張嘴罵,一聲突如其來的巨響,打斷了張倩的咒罵。

  頭頂的燈泡炸得稀碎,室內溫度急劇下降,明明三伏天,卻宛如跌進冰窖。

  “怎……怎么回事?”張倩下意識后退了一步,臉色煞白。

  “不要!”

  沈夢驚呼了一聲,屋內的異象這才稍稍停歇。

  張倩眼睛瞪得老大,艱難無比的吞了一下口水,落荒而逃。

  臨走扔下狠話,這件事沒完。

  一陣黑霧,緊隨張倩而去。

  警察卻仿佛沒看到,只淡淡的說了句:“電壓不穩,又一個燈泡炸了。”

  “我……”沈夢心頭一沉,回想起程峰的慘死心里一陣緊張。

  警察點點頭:“你可以回去了!不過,暫時不要離開本市,可能還會需要你協助調查。”

  沈夢沒有猶豫,咬牙追了上去。

  “張倩,你等等。”

  見張倩根本沒有停下的意思,沈夢只好拽住張倩的胳膊。

  這一拽不要緊,張倩直接抓狂,猛地甩開,指著沈夢的鼻子咒罵:“你想干什么!別以為找人裝神弄鬼我就怕你!賤貨,你再敢碰我一下試試。”

  沈夢眼神沒有半點漣漪。

  經歷了那些屈辱與驚恐,整個人已經如同行尸走肉。

  若不是擔心張倩,沈夢根本不會跑出來。

  還沒來得及開口,張倩便冷哼一聲,眉宇之間盡是鄙夷。

  “真把自己當成冰清玉潔的女神了?你不喜歡程峰可以不接受他,可你為什么要害死他?我告訴你,這事兒不算完。”

  害死了程峰……

  這句話,無異于揭開沈夢的傷疤,還撒了一把鹽。

  回想起昨夜的種種,沈夢不禁一陣愣神。

  等再回過神來的時候,張倩早已經走遠了。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拿起手機一看,眉頭不禁微皺。

  大學聊天群里相當熱鬧。

  “沈夢就是個下賤碧池,程峰就是被她害死的,不知道給程峰下了什么藥!讓程峰自殺了。”張倩在群里罵著。

  “真的假的?不會吧。”

  “哼,我親眼所見,還能有假?”

  “張倩,這話可不能亂說啊,沈夢給程峰下藥,再讓程峰自殺?這事兒有點匪夷所思啊。”

  “不管怎么說,沈夢是程峰見過的最后一個人,這種詭異的自殺方式,肯定和沈夢脫不了干系。”

  “會不會是沈夢玩弄了程峰的感情,程峰受不了才自殺的?”

  “沈夢這么漂亮,該不會真的是狐貍精,有魅惑人的本事吧?”

  一時間說什么的都有,和程峰關系好的人,如福爾摩斯般推理著自己想象中的犯罪過程,和程峰關系一般的,也沒心沒肺的開著玩笑,但所討論的核心都是沈夢害死了程峰。

  “沈夢,賤貨,出來解釋!”一位義憤填膺的男同學,直接@沈夢。

  沈夢臉色蒼白如紙,倒不是因為張倩的抹黑,同學的指責。

  而是孤獨!

  相依為命的舅舅失蹤多年,至今下落不明。

  獨居空房,一晃數年。

  好不容易熬到大學快畢業了,本以為會和老同學的關系更加緊密。

  卻成了人人喊打的碧池。

  仿佛,整個世界都將沈夢拋棄了。

  心中的所有壓力、屈辱、悲苦,竟無處訴說,更別提有誰會向沈夢伸出援手。

  無助、悲涼……

  種種負面情緒,頃刻間將沈夢的內心霸占。

  并非缺乏解釋的勇氣,而是缺乏解釋的理由。

  為什么要為莫須有的罪名辯解?

  他們又哪來的資格,將別人的私生活當成談資,品頭論足?

  就在沈夢準備退出聊天群的時候,剛才@沈夢的男同學,突然毫無征兆的開啟視頻通話。

  包括沈夢在內的八名校友注視下,男同學一臉呆滯的對著鏡頭,緩緩拿起水果刀,機械性的切割著自己的舌頭。

  聊天群里一片死寂。

  水果刀很鈍,來回拉扯數次,才勉強將舌頭割斷。

  鮮血順著林大海的嘴巴噴涌而出,將潔白的T恤染紅一大片。

  換做普通人,恐怕早就疼昏過去了。

  林大海竟然嘴角向上咧,露出一個無比詭異的笑容。

  左手捧著斷舌,右手比了個蘭花指,在鏡頭前來回擺動。

  一個無比尖銳的越劇戲腔響起。

  “靈幡素帳風里蕩,幽寂深宵拜月光。冥府王榻陰緣劫,一半紅妝一半殤……”

  若不是親眼所見,沒有人會相信,這細長刺耳的女人聲音,竟是從林大海這個鋼鐵直男嘴里發出的。

  就在這時,群里一個男同學調侃起來。

  “林大海,你牛逼啊,舌頭都割下來了,還能唱戲?”

  本來聊天群里氣氛非常壓抑。

  聽到男同學的調侃,矛頭瞬間指向了林大海。

  “林大海,程峰才剛死,你不要開這種玩笑。”

  “就是,雖然關系不是特別好,也不能利用人家的死來開恐怖直播蹭熱度吧?”

  “你特么想出名想瘋了吧?”

  “林大海,你真無恥,當心程峰頭七來找你。”

  就在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時候,林大海扔下斷舌,先是將水果刀插進右眼,鮮血淋漓的挑出眼球,緊接著是左眼。

  隨后扔掉眼球,開始割臉皮。

  由于水果刀太鈍,幾乎是用‘鋸’的方式,一點點將整張臉皮割下。

  最后,在所有人驚恐萬分的注視下。

  林大海將水果刀刺進脖子,橫著用力一拉,整個脖子都被豁開,腦袋噗通一聲掉在地上。

  噴濺的鮮血直接將鏡頭染紅。

  屏幕只剩下一片無盡的紅色。

  “天哪,快報警!”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眾人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

  這一切并非惡作劇!

  膽子小的女同學,嚇得哇哇大哭起來,紛紛退出視頻通話。

  剩下的男同學也是面露醬色,手忙腳亂的撥打報警電話。

  熟悉的唱腔一起,沈夢只覺得雙腿一軟,整個人跌坐在床上,呆呆的看著手機屏幕上的鮮紅。

  陣陣寒意,沿著脊背游走。

  如果說,之前程峰的死,還有待商榷。

  那么剛才的一幕已經是鐵證。

  那個男鬼,正在大開殺戒!

  為什么!?

  沈夢無論如何都想不通,男鬼的目標明明是自己,為何要殃及池魚?

  彷徨茫然之際,毫無征兆的手機鈴聲,驚得沈夢心臟一抖。

  接通電話,那邊傳來張小嫻顫抖惶恐的喊聲。

  “嗚嗚嗚,沈夢,我好害怕,我還不想死,救救我……”

  “小嫻,你怎么了?”

  沈夢心里一沉。

  這個張小嫻是沈夢的舍友,畢業之后,更是一起找工作打拼。

  之前群里那么多人對沈夢口誅筆伐,唯獨張小嫻沒有說沈夢半句不好。

  意識到張小嫻可能有危險,沈夢心里別提多緊張了。

  “我……我家有一雙藍色眼睛,一直在盯著我。嗚嗚嗚,我害怕……”

  藍色眼睛?

  沈夢眼前不禁浮現出,那個男鬼攝人心魄的蔚藍邪眸。

  林大海的慘死畫面,歷歷在目。

  沈夢手心冒汗,下意識安慰:“小嫻你趕緊報警。”

  電話那頭的張小嫻更慌張了,結結巴巴:“我試過了,其他所有電話都打不通,只有你的電話能打通。”

  沈夢心里一陣匪夷所思。

  聽著電話那邊傳出的陣陣哭聲,不禁有些進退兩難。

  之前那個惡鬼已經明確警告過沈夢,不準離開房間半步。

  沈夢不知道違抗惡鬼的命令,會招致什么樣的后果,想必是悲慘至極。

  可一想到好閨蜜危在旦夕,便惶惶難安。

  “小嫻,我這就來!”

  沈夢咬了咬牙,不顧男鬼的警告,硬著頭皮往外走。

  推開房門的剎那,一股冷風迎面撲來,凍得沈夢一個激靈。

  眼前的一幕,令沈夢目瞪口呆。

  明明是三伏天,屋外都趕上桑拿房了,蒸的人渾身難受,眼前的走廊,卻呈現出淡淡的藍色。

  伸手一摸,墻壁和樓梯扶手,竟然結出一層薄薄的冰霜。

  呼吸間,溫熱的呼氣在面前化成一團白霧。

  二十年精心構建的三觀,轟然倒塌。

  遇事反常必有妖……

  難道,這是男鬼最后的警告?

  沈夢遲疑了一下,還是硬著頭皮踏出房門。

  腳尖觸地的剎那,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從樓道下方傳來。

  咚……

  咚咚……

  聲音由遠至近,像是有什么‘東西’,正在朝著這邊逼近。

  無論是結霜的走廊,還是詭異沉重的步伐,都預示著出門必遭厄運。

  沈夢緊緊抓著門框,不斷喘著粗氣,強行鎮定下來,雙眼死死盯著樓道下方。

  先是看到一片漆黑,似乎是頭發。

  隨著距離變近,沈夢終于看清楚了,那竟然是一個一身紅色緊身旗袍,上銹金色錦鯉,打著把油紙傘,臉色煞白的沒有血絲的女人。

  冰冷幽寒的氣息在女人身上繚繞。

  這是女鬼!

  就在沈夢頭皮發麻之際,旗袍女鬼黑漆漆的發絲縫隙,露出一顆慘白的眼球,直勾勾的盯著沈夢。

  嗡!

  大腦一聲巨響。

  前所未有的恐懼,侵襲而來。

  沈夢下意識縮回屋內,砰的一聲將房門關閉,背靠著房門,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心臟跳的飛快。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就在這時,手機傳來一陣響聲,是張小嫻發來的短信。

  “夢夢,救我。”

  沈夢又怕又急,短暫的天人交戰之后,鼓起勇氣,將耳朵貼在門上,靜靜聽著外面的動靜。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