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我性感半妖打錢白澤許赫棠全文

我性感半妖打錢白澤許赫棠全文

秦南笙 著

連載中免費

《我性感半妖打錢》是秦南笙所著一部長篇奇幻妖魔小說,主角是白澤許赫棠,講述了身為半吊子狐仙的白澤和前任許赫棠之間的愛恨糾纏以及白澤一心搞錢的故事。白澤無心向仙,功力深不深外貌變不變,他丁點都不在意,畢竟這世道,搞錢最重要,只是這妖界的地盤和許多規矩著實煩人,就在白澤愁眉苦臉的時候,妖界大佬許赫棠表示,只要你愿意繼續跟我在一起,其他的都好說!白澤只想說,大佬,我們的感情早八百年就在火葬場里了好嗎!

更新:2019/06/13

在線閱讀

《我性感半妖打錢》是秦南笙所著一部長篇奇幻妖魔小說,主角是白澤許赫棠,講述了身為半吊子狐仙的白澤和前任許赫棠之間的愛恨糾纏以及白澤一心搞錢的故事。白澤無心向仙,功力深不深外貌變不變,他丁點都不在意,畢竟這世道,搞錢最重要,只是這妖界的地盤和許多規矩著實煩人,就在白澤愁眉苦臉的時候,妖界大佬許赫棠表示,只要你愿意繼續跟我在一起,其他的都好說!白澤只想說,大佬,我們的感情早八百年就在火葬場里了好嗎!

免費閱讀

  位于S市最豪華地段上的仙美社區是當地有名的富人區,和之后做房地產起家的皇嵐不同的是,這里當時住的都是S市上流社會最深資格的老牌富人。

  白澤的委托就是這里某個神豪委托給他的。

  現如今社會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相信科學。但是也有不少人覺得,不能把以前所謂的‘封建迷信’一桿打死,不少人沉迷在對于未知靈異事物的ci激中。

  但是白澤并不是這種,他是真正來自于靈界的。

  白澤手中的羅盤,在他來到仙美A單元14層的時候已經開始變得異常了。

  H型過道上只有頂上暖色的燈發出的光芒,走廊右側的鐵絲花架上放著一株綠色的盆栽。在白澤走出電梯間的正對面,掛著一副麥田少女的油畫。

  畫上的少女笑的非常開心,一雙明眸仿佛有生命一般地直視著白澤。

  白澤是個享受不起高級公寓的窮人,但他也知道在這種住宅樓里掛著這種人物畫,再好看也會讓人覺得絲絲怪異。更何況這幅畫的少女笑的讓他渾身不舒服。

  ‘高女士,我已經在你們家門口了,麻煩開一下門。’

  雖然是提前預約好的時間,但是白澤也比預先定好的時間早來了十幾分鐘,為了保險起見(主要是不想惹大客戶反感,還想賺賺額外的小費),白澤除了給客戶發了短信外,還非常禮貌的按了1401的門鈴。

  打開門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紅色卷發女子,畫了點淡妝、仿佛下一刻就要出去約會,但是她卻穿著簡單的居家服。

  白澤把這種理解為這些大明星的‘就算在沒人的時候也要堅持精致’,他還沒有自作多情的以為大明星高薇會為了見自己特地去化了妝。

  “白先生,請進。”高薇挑了挑她的眉毛,顯然對于朋友介紹來這所謂的‘靈異偵探’有點懷疑。

  “我知道你在懷疑什么,高女士。”白澤對于高薇懷疑,飛了個sao包的不行的媚眼,只是高薇很狠心的直接給了個白眼。

  “陳先生已經和我大致說過這邊的情況了,我今天來,就是實地考察的。”

  高薇給的反應不是特別大,說了一句‘請便’,就自行邁著優雅的步子走到了客廳沙發那邊。隔著白色的隔斷,白澤不是很能斷定高薇的表情。

  但這并不是他要去理會的,這位小姐的‘陳先生’已經付清了他包括定金和上門費等各種費用。所以他要需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完。

  A1401是個loft復式公寓,裝修風格偏向日式極簡。只是不少原木家具上有一些慘不忍睹的動物咬痕。在客廳和玄關的連接處,還有一個碩大的鐵絲狗籠。

  白澤這個多年老 江湖預估上下兩層加起來可能就超過了200平。在寸金寸土的S市,這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了。

  當白澤走進這件公寓內,羅盤的一切反常情況已經消停了很多,只是指針死死的指著正門門口。確定了屋內并沒有問題,那問題就是出在外面了。

  最近仙美發生了一起惡性碎尸殺人事件。A座1402的三口之家滅門慘案。

  一夜之間全部慘死在屋內。等物業管理員察覺到不對勁報警,當警察撞開們的一瞬間,在場的所有專業人士都被眼前的情景所震驚到了。

  屋內沒有一塊是完整的尸體,血跡被噴濺的到處都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現場的痕檢員卻檢查不出任何第四個人的痕跡。

  如此大范圍的血液噴射、殘忍肢解的尸塊被胡亂的丟在客廳、主臥室和廚房三個地方。

  可是卻沒有任何腳印或者指紋。

  這簡直就像是死者自己把自己給肢解了一樣。現場沒有掙扎,鄰里上下左右也沒有任何人表示聽到呼救或者慘叫聲。

  每年都會有大大小小不同的殺人事件,但是這次的殺人事件太過詭異以及性質惡劣了。

  聞風而動的媒體早就把仙美社區門圍的水泄不通,甚至還包括西門和南門兩個側門。

  好在住在仙美的基本都是當地有頭有臉的人物,每次出門都是豪車出豪車進,媒體也不會真的無腦到只要是個住客就死死圍住。

  但是高薇就不同了,她是現如今娛樂圈四大花之一,走的是高冷國際路線。

  在媒體看來,這種人只會在金牌導演的電影上出現,每次的通告也基本是各種國際影視節、國際獎項頒獎典禮或者某某電影上映之類的。

  活的很是不接地氣。

  但是她的公關團隊不錯,也算是比較得媒體人的喜歡了。

  可是這次血案,就發生在高薇家的對門。

  高薇家的玄關比室內下沉了接近10厘米,這是為了更好的設計成日式極簡,同時也是為了方便全屋范圍內鋪設地暖,這也導致了玄關和室內的落差。

  白澤剛剛一進屋內就發現了懸掛在正門口的八角銅鏡。

  樣式很古老,并不是故意做舊的。聯想到屋內非常講究的擺設,白澤相信一定是有專門的大師在裝修的一開始就幫高薇看過了。

  不同國家的習慣不同,雖然霓虹的陰陽學方面不少是源于天朝的。

  但是隨著文化傳播,總是會在不少細枝末節開始出現分叉,但是高薇家則是經過非常科學的天朝風水點撥。在不失日式極簡的前提下,擺正了很多對于天朝人來講不吉的地方。

  而門口的這面八角青銅鏡讓白澤更加堅信,高薇背后的大師不俗之處。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她居然沒有找這位大師來幫忙。反而是她的‘陳先生’再拖朋友找到了白澤。

  白澤只是個初出茅廬的小菜雞,和那些早已成名(指有真才實學的)的大師自然是有天壤之別。

  當年白澤爸爸對于他的唯一期待就是不要丟白家的臉。混到現在,白澤自認也沒丟白家的臉,因為他白澤收費貴的名聲已經闖出來了。

  誰不知道白家小子看啥都不行,就是抓鬼還可以。再兇的鬼,只要見了白家小子,就和老鼠見了貓一樣。

  一抓一個準,這靈探的名聲(雖然要錢不要命的名聲更響)也是響徹業界。

  不過終究只有賺錢才是白澤真正感興趣的,不管什么大師不大師,現在這個單子是在白澤這。

  只是白澤注意到,八角青銅鏡的邊緣,居然出現了非常明顯的裂痕,裂痕從右下角處貫穿到右上角,形成一個樹杈形的紋路。

  “高小姐,你這八角青銅鏡很有趣啊。沒想到你還喜歡這種鏡子,行家呀。”

  “嗯,當初裝修房子的時候,朋友特地幫我求的。”

  客廳里的高薇只是看著書,頭也不抬的回答到。

  “一開始掛上去就是裂開的嗎?”白澤問道。

  “裂了?”高薇的注意力終于從書本上離開,穿過隔斷走了過來。

  精致的臉只是輕輕的皺了皺眉頭,“我不知道這個鏡子是什么時候碎的,只是當時放進來的時候還是好的。”

  “高女士搬進來多久了?”

  “一年前。”說完高薇似乎興趣全無,也不再和白澤搭話了。

  不多時,門口傳來了鑰匙轉動的聲音。轉眼間進來了個身材高挑,打扮非常之時尚的男子。

  留著對于尋常男人來說有些過分長的頭發。白澤實在是想象不出來,這樣子全身透著我很rock的男子和高薇這種明明非常性感卻時刻透著距離感的女人是怎么走在一起的。

  “白澤?”

  顯然這個人是認識白澤的,聯想到之前的種種,白澤確信這位才是自己真正的雇主。

  “是的,我是。”

  “情況在我寄給你的郵件里已經說得很明白了。這本來很我們家沒什么關系的,但是這件事情發生后,我家狐貍(一只哈士奇)日日夜夜都在狂吠。所以我找到了你。我姓陳,陳翰。”

  白澤點點頭,看來是男朋友或者老公之類的。

  再仔細一想,陳翰是當下娛樂圈最火爆的搖滾歌手而高薇則是響徹世界影壇的影后,這兩個八竿子打不著一起的人,說不定已經秘密隱婚或者同居了,但這并不是白澤該去關注的。

  “你好,具體情況我已經了解了。不過我想了解一下你們走廊上的那幅畫是什么時候放上去的?”

  陳翰回憶了一下,“應該是1個月前吧,本來那里是一副金色麥浪的油畫,但是我和薇薇出差回來的時候發現麥浪變成了麥田少女。但是風格與之前是一致的,所以我們認為是大樓物業換上的。”

  白澤對于這幅畫非常的感興趣。在告別了陳翰和高薇后,專門去了走廊觀摩。

  現在是下午3點鐘,這個季節的S市天氣還不是特別的冷,甚至隱隱有些回溫的即視感。

  大樓的走廊是典型H字分割,四個角上各有四個全封閉的單向窗戶,走廊也只能靠空調和通風扇維持溫度,此時此刻白澤竟然覺得溫度仿佛和一開始進來時又低上了那么幾度。

  就連剛剛從外面走到屋內的陳翰也感嘆,大樓的空調也開太低了,公司里都不開這么低。

  走廊盡頭上的麥田少女還是甜甜的對著白澤笑。明明是帶笑的眼睛,卻異常冷酷的直勾勾的盯著白澤,就好像這幅畫有生命力一樣。

  就連剛剛從外面走到屋內的陳翰也感嘆,大樓的空調也開太低了,公司里都不開這么低。

  走廊盡頭上的麥田少女還是甜甜的對著白澤笑。明明是帶笑的眼睛,卻異常冷酷的直勾勾的盯著白澤,就好像這幅畫有生命力一樣。

  這個時候宣布多年離家出走的大腦仿佛一瞬間回歸,白澤也終于發現了不對的地方。從右邊的褲口袋里迅速拿出一把折疊的桃木劍。

  白澤捉鬼的技術不像某些正統大家那樣,而是自成一個體系。

  這把桃木劍是白爸在白澤出門前的一個月專門托族里的老木匠打造的,里面早已經混進了白澤的兩滴精血。

  從劍頂到劍柄橫穿成一根紅色的細紋,對付個魑魅魍魎是沒問題的。

  這次的目標顯然是個畫皮,這種妖怪雖然白澤在影視作品和自家典籍上看見不少,但是現實中頭一次遇上也是頭一回。

  現如今現世的靈氣早已經不如百年前那般濃郁,不少大能基本不是隕落就是歸隱山林。

  如今自己能靠本事吃飯的,基本已經坐鎮某廟某寺主位,而絕大多數基本已經和常人無異,甚至早就拋下前塵往事安安分分過自己小日子了。

  現世能繼續修煉靈力的人,在白澤印象里能說得上名字的大概兩個手就能數的過來。

  白澤擺好姿勢嚴陣以待。盡頭上的麥田少女畫好似一點反應沒有,只是非常明顯走廊上的溫度越來越低,幾乎要低破零度了。

  “你們兩個在搞什么?”高薇見白澤和陳翰兩個人立在門口,本身她對于這些靈怪之類的就是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

  如果不是陳翰在把這事告訴她的時候已經一切安排妥當了,她也不會同意。心中本身還藏著一團火,現在說話也不是特別好氣。

  人只是剛剛走到玄關門前,正要將陳翰扯進來。

  白澤突然高聲大喊:“不好,你們兩個進去!”

  瞬間高薇就感覺到幾乎低到刺骨的寒氣從走廊上傳來,陳翰眼疾手快地將高薇推進屋內。

  白澤分神看了一眼他們,施術在門口設下了結界。金色的光芒只有白澤才看得到。而對于高薇和陳翰來說,他們只是看到白澤對著空氣劃拉了兩下,然后猛地指著門口。

  原本刺骨的溫度迅速回溫到正常,這個明顯的變化不得不讓高薇和陳翰明白現在‘有東西’來了。而且目標是他們。

  麥田少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褪色,不再是白澤一開始見到的那般帶著明媚單純的笑容,反而是漸漸變得猙獰。

  笑容不見了,就像是個惡鬼對著白澤鬼哭狼嚎。不多時‘少女’伸出了她的手,從畫框里慢慢的爬了出來。

  伴隨著的是‘咯咯咯’的響聲,好像是她的骨頭被一遍遍的打碎又重組的聲音。白澤聽著有點刺耳,甚至覺得自己的骨頭也開始疼起來。

  這鬼并不難對付,甚至對于白澤來說有點略微輕松。

  白澤迅速對自己默念了護身咒并對桃木劍上附加了火炎咒,桃木劍的劍身反著淡淡的紅光。

  然后白澤迅速沖了上去,對著畫皮的脖子和心房就是一劈一刺。

  這畫皮果然和白澤想想的沒錯,身體的實體本身就是紙做的。

  典型的雷聲大雨點小。

  一劍刺穿了畫皮后,隨著慘叫原本已經爬出了一半的女鬼瞬間化為一個紙人被牢牢的釘在白澤的桃木劍上。

  紙人身上竟然寫著高薇的生辰八字。(在陳翰給白澤的郵件上,有附上高薇的生辰八字)

  白澤取下紙人,帶著它找到了高薇。

  “高女士,檢查一下這是否是你的生辰八字。”

  高薇原本就已經被嚇得不輕的臉色,此時已經毫無血色了。等看到紙人身上寫的生辰八字,瞬間臉色變得異常蒼白,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被褪去了。

  陳翰知道那是高薇的生辰八字,只是緊緊的摟住高薇低聲安慰她。

  “誰……是誰要害我?!”高薇好半天,才說出一句話,“那個東西,應該不會再來了吧?!”

  “高女士,這點我不能保證。但是從現場來看,這麥田少女應該是對方留下專門來盯你的。你可以自己回想一下自己最近的社會交際是不是得罪了誰,或者誰想置你于死地。”白澤將紙人攥在手里,頃刻間紙人在他的手中化為了灰燼。

  這么一套他做的得心應手,自己多年以來練就的裝逼技術。

  “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這里吧,白先生麻煩你再仔細看看這邊。薇薇有些累了,我們明天再聯系你吧。”

  陳翰從邊上強行打斷,比起一個不知所謂的妖魔鬼怪,現如今高薇的精神狀態才是他所關心的。

  “如果我沒猜錯,門口的八角青銅鏡是陳先生放上去的吧。這可是個好東西,現在那東西既然已經察覺你們要對付它,所以哪里都不安全。不如就留在這間公寓內,這面鏡子至少還能護著你們無恙。”

  說著,白澤又從口袋里掏出了兩枚護身符。“這是我特制的護身符,算是這次委托的贈品。鏡子加這護身符,在短期內二位的人身安全應該是沒問題的。白某的事務所就在附近,這段時間一有消息就會聯系二位。如果二位能夠提供白某一些消息,那也是最好的。”

  白澤扯淡完這一大堆場面話,非常瀟灑的告別了陳翰和高薇。

  雖然白澤愛錢如命,可是今天的委托也的確引起了他興趣。

  此時此刻,他覺得應該好好查查對門的滅門慘案。畢竟連‘兇手’都沒有找到。

  第二天,白澤就接到了陳翰的電話,高薇將這段時間以來所有有可能的人列了個單子交給了白澤。

  白澤大致掃了一下,詢問了一些情況,原本近數十人的列表就刪減到了三人。

  高薇同地位不同風格的大花蘇煙爾、前任男友吳堰和近期一直在與高薇競爭的小花葉依琦。

  同時他還通過在警察局的朋友(鬼朋友?),copy了一把高薇對門公寓的鑰匙以及現場的圖片。

  不同于高薇的裝修風格,對門那家的裝修風格更加有生活氣息。案件還沒有結束,現場也沒有被徹底清理完。

  進屋子之前,白澤給自己腳下了個只能維持1小時的懸浮咒,畢竟誰都不愿意在這種場合留下自己的痕跡。

  尸體已經被警方帶回去了,照片什么的早就已經擺在他事務所的抽屜里。

  但是從現場的情況來看,當時的情景非常之極的慘烈。但是卻看起來是被當場死亡當場肢解的,這點看起來非常奇怪。

  等白澤一個個房間進去,里面明顯給孩子的房間引起了他的注意。

  很顯然,這個孩子的房間不是父母有很強烈的宗教信仰就是孩子的問題。

  原本大概十多平的房間被布置成略帶詭異的靈堂(只能以白澤這么多年的經驗判斷,對于尋常人只是覺得房間布置得過于壓抑和奇怪,甚至有點似曾相識),卻偏偏非常怪異的布置上了喜慶的紅布。

  但是從資料上看,這家的孩子是個男孩。

  白澤忍不住多細究一下,等他徹底走進房間內,他終于發現了不對勁。

  在房間的門口,布置了一個小小的供臺。但是供臺上的東西已經不見了,白澤只能從邊角上看到一些類似于香灰的東西。

  一個孩子的房間卻擺放著供臺,這是放在任何一個正常的家庭里都不會出現的。猛然間白澤對這家人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

  一個小時不到,白澤確定掌握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后,便悄然離開了。

  高薇和陳翰兩人被白澤叮囑這段時間盡量不要外出,就算要外出也不能天黑后回來。

  最晚也要趕在黃昏晚霞漸漸爬上天空的時候回來。

  走廊盡頭上的那副麥田少女畫已經不見。

  經歷過昨天那件事情后,陳翰態度非常強硬的讓大樓物業換下那副畫,并且要求這里不再掛任何的壁畫裝飾品之類的。

  但是有一點是白澤意料之中的,原本那里只是單純是金色麥浪的畫,在女鬼被白澤一劍刺破后便又恢復了之前那樣。

  看來早在一個月前,就有人盯上了高薇。只是不知道為什么,被害的卻是對門的鄰居。

  但是白澤相信,門口的那把八角青銅鏡應該是幫了不少忙。

  回到事務所后,白澤拿出下午剛剛送到的照片,仔細看了起來。再比照著死者一家的情況。

  死者張氏一家原本是靠經營小賣鋪起來的,后來漸漸做大了后又跟著潮流做了電商。

  不多時就開創了自己的零售電商品牌。

  張子學和老婆黃美華這些年漸漸染上了賭癮,再大的家業也不能承受兩個人的豪賭。

  之前的那些年,電商行業如日中天兩個人再怎么玩也不用擔心。輸了大不了再賺回來,這些年電商越來越多人在做,也出現了很多新型更加方便民生的電子零售。

  外加兩人的前些年被爆料旗下的某化妝店鋪內,居然都是真假摻著賣。甚至瘋狂到除了第一次購買的商品是真貨,二次購買后賣出的商品全部都是假貨。

  這使得兩人的事業一落千丈。而一年前,唯一的兒子出了場大型車禍,原本醫院已經宣布放棄搶救了,但是之后據兩人的朋友表示,孩子送去國外救回來了。

  只是孩子回來后身體一落千丈,只能呆在家里而去不得外面,也見不得陽光。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