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攝政王寵妾實錄云湘最新

攝政王寵妾實錄云湘最新

冬時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云湘容桓的小說名是《攝政王寵妾實錄》是由冬時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云湘身為當朝七公主,為了逃脫和親的命運便在宋羨的幫助下逃離了皇宮,后來陰差陽錯之下進了攝政王的府中當女婢,而當今攝政王殿下殺伐果決、雷厲風行,甚至連當朝皇帝都要讓他三分。云湘對其并無好感,總想著如何逃離攝政王府,成天對著王爺一哭二鬧三上吊,眾人都為她性命堪憂,誰知從來不近女色的攝政王卻著了魔似的無法無天地寵著她。

更新:2019/06/12

在線閱讀

主角是云湘容桓的小說名是《攝政王寵妾實錄》是由冬時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云湘身為當朝七公主,為了逃脫和親的命運便在宋羨的幫助下逃離了皇宮,后來陰差陽錯之下進了攝政王的府中當女婢,而當今攝政王殿下殺伐果決、雷厲風行,甚至連當朝皇帝都要讓他三分。云湘對其并無好感,總想著如何逃離攝政王府,成天對著王爺一哭二鬧三上吊,眾人都為她性命堪憂,誰知從來不近女色的攝政王卻著了魔似的無法無天地寵著她。

免費閱讀

  大梁皇宮,御書房中。全然不似往日般燈火通明,反而只點了一盞忽明忽暗的燈。

  映照得座上皇帝的臉色也是忽明忽暗,隱隱有大發雷霆之勢。

  底下有個御林軍的將領正俯首參拜:“微臣見過陛下。”

  座上的皇帝扔下手中御筆,聲音冷峻:“羽林軍聽令,七公主不幸走失,即刻起關閉長安城城門,羽林軍將士盡全力搜尋。此事茲事體大,定要封鎖消息。”

  “是,微臣領旨。”羽林軍將領叩首領命。

  “就算把長安城翻個個兒,也要把七公主給朕找回來!”

  * *

  清晨里日頭未足,疏疏落落映下來,打在碧云樓門口那棵大柳樹上。柳樹底下幾個婢女正端著托盤,細聲耳語,似乎在說著什么。

  不外乎是攝政王府來了個美人。

  聽說那美人生得粉面桃腮,體態妖嬈。瞧著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攝政王府的婢女們打從進了府,還沒見王爺領回來過哪個美人,就連后院,也是一直空著。

  從來人人都以為不近女色、冷峻難以接近的攝政王,竟領了個美人回來。一時間,婢女們眾說紛紜。

  一兩個見過了美人的婢女這樣說著:

  “爺不會真瞧上那女子了吧我瞧著也不怎么樣,哪有傳的那么標致”

  另一個見過的不禁開口反駁:

  “你莫不是嫉妒人家,那姑娘分明生得絕色,我一個女子瞧著都忍不住多看兩眼。”

  此時,攝政王府來了個美人的事已經傳得府中人盡皆知。

  另外兩個還沒見過美人的婢女瞧著先前這兩位快要吵起來,忙道:

  “吵什么,標不標致咱親眼去瞧瞧不就知道了么”

  “就是,爺若是真收了她,我也去爬爺的床!”

  “去你的,不要命啦”

  眾人說著,便端著托盤,直跟碧云樓守門的小廝說去給美人送點吃食,便被放了行。

  可惜,門還沒進成,卻被叫住了——

  “哎,你們幾個干什么的”

  幾個婢女回頭一看,原來說話的人竟然是王府的大管家梁西。

  便不得不回過身來,行禮后,將事情解釋了一遍。

  梁西瞧著面前這幾個婢女,自然知道她們心里的小九九,便擺了架勢:“照我說,這巴結也別巴結錯了人,屋里這位可不是什么主子,跟你們一樣,做下人的。”

  這話說完還沒等幾個婢女反應過來,梁西就已經帶著人進了碧云樓。

  云湘醒來的時候遇到的就是這幅景象。梁西帶著兩個婢女,“咚咚咚”幾聲敲響了門,將她從睡夢中叫了醒來。

  她迷迷瞪瞪的給自己套上了外衣,剛給門口的梁西開了門,就聽對方毫不客氣地端了套婢女的衣裳過來,還說了句:

  “這是你的衣裳,咱家領你去住處。對了,怎么稱呼你?”

  云湘一時沒反應過來他在說什么,只是怔怔地回了一句:“我叫……湘兒。”

  左右出了皇宮,也沒人知道她的閨名了。

  “行,湘兒是吧,收拾收拾,你以后不住這兒了。”

  她脫口問道:“那我住哪?”

  “自然是婢女們住的小院兒了,”梁西睨了云湘一眼,又看了看這屋子,“這碧云樓那可是主子們才能住的地方。昨個兒叫你住了一夜都是你的福氣。”

  * *

  云湘一路跟著梁西走到了婢女們住的地方才懂了他剛才那句“在這兒住了一夜是你的福氣”是個什么意思了。

  她看著面前這間窄窄的屋子,比宮里的凈房還要小。整個屋子里就一個大炕,還是個大通鋪。

  她稍稍退了半步,看向梁西,姝麗的小臉上面色有些不自然:“只能住在這兒么”

  這話都不用梁西,后頭的宮女就回應了:“不然你還想住哪兒王府里的婢子都是這樣住的,只有爺跟前兒伺候的才能有單獨的住處。”

  正說著話兒,云湘一抬眼,竟見著墻上一只半指長的蚰蜒,正緩緩地往炕上爬。她最是怕這個,登時嚇得倒吸一口涼氣,沖著門口就出去了。

  好半晌,才緩過勁兒來,顫顫著問梁西等人:“那、那怎么才能到你們爺身邊兒去伺候”

  梁西一聽這話,微微勾了勾嘴角,回了句:“爺身邊兒可不是什么人想去就去的,這樣吧,咱家替你問問,至于成不成,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云湘希望自己造化好點兒,梁西臨走時還給人家塞了一個金手釧,畢竟這個地方她是一刻也不想待了。想那攝政王果然如傳聞中那般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冷血之輩,瞧這偌大個富麗堂皇的攝政王府,竟然摳里八嗦地給下人住這樣的地方。

  待到梁西等人走后,只剩了云湘自己。她剛走到屋子門口準備自己待一會兒,沒想到就已經有婢女找上門來。

  開口第一句就是:“湘兒是吧,王府里人手本就不多,你就別閑著了,園子里的花草長得正盛,你去給侍弄了吧。”

  云湘就這么一臉疑惑地被領到了園子旁。

  瞧著滿園子參差不齊的花花草草……

  再看看自己嬌嬌軟軟的身子,她哪兒干的了這活兒啊

  于是打從一大清早開始,她就坐在園子里的大理石石凳上,假意擺弄擺弄花草,心里一直等著梁西能快些給她帶來去攝政王身邊兒伺候的消息。

  這會兒也顧不上管那攝政王身邊兒是龍潭虎穴了,只想著那有蚰蜒的屋子,修剪不完的花花草草,還不得要了她半條命去

  可惜,這事兒一直到了黃昏,都沒有半分消息。

  云湘干等著等不到結果,不得已想去尋個人問問那梁西在哪兒,誰知道,還沒走出兩步,就聽見園子里那棵老榆樹那邊兒傳來了兩個女子的對話聲兒——

  “這府婢的日子委實太難過了些,要是能成了王爺的人,成了這王府里的主子就好了。”

  “誰不想呢?可王爺那樣的性子,我們這等蒲柳之姿,哪兒敢上趕著勾搭王爺呢?要是、要是能生得像剛進府那個美人兒,叫什么湘兒的,那般顏色,許能試一試。”

  “你還別說,王爺大約就好她那口,來攝政王府這幾年,你見爺什么時候把身份不明的人留府里了?”

  “……”

  云湘冷不防聽到自己的名字,愣了一愣,仔細想了想那兩個婢女所說的話。旋即靈機一動,發現了有點兒不對。

  若是按她們倆所說,攝政王就好她這口,那她若是去了他跟前兒伺候,豈不是更危險了?她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保不齊被人家吃干抹凈給欺負了還無力反抗呢。

  ……

  為今之計,只有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云湘原就是個說走就走的性子,等到她意識到自己錯了的時候,已經從攝政王府的角門溜了出來。

  本以為遠離那個攝政王是最安全的選擇,誰知道一出來才發覺,原來最危險的還是在外頭。

  此時此刻,已是暮色蒼茫,天上星宿無多,幽幽暗暗,底下的長安城卻是燈火通明。像是萬家燃燈,傾盡繁華。可是云湘很快就發覺出了事情的不對。

  彼時她正在朱雀大道上,這條原本就是長安城最繁華的街道,此時的繁華勝景叫人隱隱有一種不安之感。

  不過少頃之后,云湘就發現了問題的所在。

  只聽周遭一陣踢踢踏踏的聲音,緊接著就見數十匹馬打神武門那邊兒出來,直向著朱雀大街而來。

  那馬上的羽林郎將街上那些商鋪挨家挨戶地搜查個遍。

  云湘見著他們如此行事,想來就是找她來的。可這回她委實走錯了路,這朱雀大街長長一條大道,寬寬敞敞,一眼能從頭望得見底,羽林郎這種搜法,她跟本是無處遁形。

  莫非這次就這么容易叫他們捉了回去

  若是這樣還不如一早老老實實待在攝政王府,盡管入了那龍潭虎穴,也不像這么灰溜溜的被抓回去。

  這樣想著,街道那頭的羽林軍已經搜了不少商鋪,馬蹄聲越來越近,火把的光將黑漆漆的路照的越發亮堂。云湘的心開始不可抑制的顫抖著。

  眼見著那隊羽林郎馬上要近了前,云湘慌忙四顧,卻發覺連一個藏身的去處也沒有,一時之間,竟像是陷入了一個死局,怎樣也走不出去了。

  正在這個緊迫的時間里,卻倏然感覺手臂被拉了一把,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整個人卻已經凌空而起,頃刻之間已然雙腳騰空,再沾不著地了。等到云湘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人一把攬進懷中,整個人拖進了馬車里。

  這個懷抱寬闊,陌生,盡管在這夏日里,身上還是帶著點點的寒意,像是從內而外散發出來的。云湘被他攔腰攬在懷里,還沒坐穩,當即就想到要掙脫出來。云湘自小養在深宮之中,從未與陌生男子有過這般親密的接觸,閨中女兒哪知道如何應付 ,一時間,整顆心都慌了起來。

  她原是背對著他坐著的,瞧不見臉去,只道這般無禮的定然是個歹人,便牟足了力氣掙扎。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