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死后我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小說全文免費

死后我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小說全文免費

道_非 著

連載中免費

《死后我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主角叫李粲顧安歌,是由道_非原創所著,講述了我,一生輝煌而作死養面首,攬朝政,招親兵,哄著父皇封我皇太女一朝死于兵變,我覺得必然是普天同慶,九州歡騰然而——整天盼我早死的兄長,為了我和新帝決裂隨時準備謀反的諸侯王,捧著我的牌位叫亡妻甚至送我歸西的新帝,都為我守身如玉,十年不娶我:求別在我墳頭嗶嗶了!臟了我輪回的路!我活著的時候你們是怎么做的!我活著的時候你們個個絞盡腦汁弄死我!

更新:2019/06/07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道_非大神最新作品《死后我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死后我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最新,死后我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無彈窗,《死后我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主角叫李粲顧安歌,是由道_非原創所著,講述了我,一生輝煌而作死養面首,攬朝政,招親兵,哄著父皇封我皇太女一朝死于兵變,我覺得必然是普天同慶,九州歡騰然而——整天盼我早死的兄長,為了我和新帝決裂隨時準備謀反的諸侯王,捧著我的牌位叫亡妻甚至送我歸西的新帝,都為我守身如玉,十年不娶我:求別在我墳頭嗶嗶了!臟了我輪回的路!我活著的時候你們是怎么做的!我活著的時候你們個個絞盡腦汁弄死我!

免費閱讀

  她自然是記得那日的場景。

  她與李桓相處十年,李桓永遠都是吊兒郎當的風流模樣,廣袖長衫穿得松松垮垮,醉眼迷離撩撥著她身邊的小侍女。

  她看李桓實在每個樣子,便說李桓。

  李桓下巴微抬,眼睛看著她,道:“天道亙古不變,人的壽命卻很短,何必自尋苦惱?”

  “你不要老與那些人置氣,生氣就不美了。”

  她道:“什么叫我自尋煩惱與他們置氣?你在我身邊這么久,旁人不知道我的處境,你難道不知道嗎?”

  “父皇不問政事,皇城中顏道卿大權獨攬,皇城外世家林立,李相那個缺心眼的人又日日盼我死,他自己好做這大夏朝的主人,可他也不想想,我死了,那幫人又怎會叫他上臺?”

  “那幫人只想找個聽話的傀儡。”

  “我不聽話,便是毒酒,暗殺,壞我名聲。”

  “還有什么?不如一并使出來,我才不怕他們!”

  她的聲音剛落,李桓的氣息便迎了滿面。

  李桓剛喝了酒,身上帶著淡淡桃花香,溫熱的氣息拂過她的臉頰,李桓問她:“阿粲,那個位置,就這么重要么?”

  她知道李桓想說什么。

  斗來斗去不累么?吃喝玩樂多好啊。

  可是不行,她是皇太女。

  她才不會將父皇交在她手里的東西拱手相讓。

  她道:“重要。”

  “重要到我可以用命去守護。”

  “父皇既然把儲君的位置給了我,那我,便是大夏的女主人。”

  “古往今來第一位女帝。”

  李桓輕笑,松開了她,整了整松松垮垮的衣服,聲音卻愈發低:“好,好,我的女帝,我的主人,天色已晚,你該選人侍寢了。”

  她勾了勾三郎的掌心,道:“三郎。”

  李桓挑挑眉,面帶桃花色。

  她倚在李桓的胸口,抬頭瞧著天邊月色,道:“你知道我為什么要將你帶在身邊?”

  李桓從背后抱著她,手指繞著她胸前的發,聲音慵懶:“自然是因為我生得好看。”

  “以前是,現在有了另外一個原因。”

  檀香裊裊升起,李桓的下巴抵在她的肩窩,問道:“什么原因?”

  “我怕我會輸。”

  “我若死了,他們多半會扶持一個沒有任何根基,又在華京長大,熟知官制卻又沒甚能力的宗室子為帝。年齡太大了,不好掌握,年齡太小了,又不懂事。李相不行,他與我的關系太近,又有封地,不會甘心做傀儡的,他振臂一呼,宣州數十萬將士便會為他所用。”

  “你是最好的選擇。”

  “你與我的血緣關系足夠遠,五百年前是一家,我雖破例將你封為郡王,可受限祖制,你空有郡王頭銜,卻沒有封地。沒有封地,也就無人可用,一朝登基,只能依附那幫朝臣與世家。”

  她側臉去看李桓,李桓的桃花眼依舊瀲滟,像是裝著銀河星光,亙古不變,笑看紅塵王朝更迭。

  “若有一日,我輸了,你被眾人尊為天子,你會殺我永絕后患嗎?”

  她定定地看著李桓,李桓笑了起來,伸手彈了一下她的額頭,道:“想什么呢?”

  “我的命都可以給你,殺你做什么?”

  “阿粲,咱倆會一直一直在一塊。”

  李桓蹭著她的臉,輕笑出聲:“我不會叫你輸了去。”

  她不信,便問:“若我輸了,還死了呢?”

  往事涌上心頭,顧安歌雙手捧起面前凌虛子倒的茶,垂眸道:“不是三郎殺的我。”

  她早該想明白的。

  那個自幼與她一同長大,為她擋過劍,飲過毒,連命都可以給她的三郎,怎會舍得殺了她?

  不過是臨死前的景象亂了她的心,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的絕望沖散了她的理智與思考——誰都可以背叛她,唯獨三郎不可以。

  那日月色皎皎,李桓說:“你是大夏最璀璨的明珠,你死了,大夏便沒了光彩。”

  “你若死去,我將害人之人全部挫骨揚灰。我會守好你的大夏,你完不成的事情,由我來做。”

  “我知道你一直把宣王李相當兄長,無論他做了何事,我不會殺他。”

  “我知道你其實很喜歡舅舅,只是不知該如何與他相處,我會給他御史大夫,讓他位列三公。”

  “我知道你雖然痛恨丞相顏道卿的一手遮天,可也敬佩他的才識與能力,我會繼續讓他做丞相,治理萬民。”

  “我知道你只是想削藩,并未想過要蕭商的性命,我也不會殺他,讓他安安穩穩做他的蕭世子。”

  “我知道你最喜歡的桃園,最喜歡的牡丹亭,你若死了,我便把一切封了,待我下去找你時,再重新開啟。”

  李桓看著她的眼睛,指腹拂過她眼下的淚痣,突然間就笑了:“阿粲,你若死了,我大概不會太難過,只是少了一個喝酒聽曲兒的好友。”

  “可是阿粲啊,人生百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我們不要談死好不好?我們就一直這樣,永遠永遠在一起。”

  “你送我的美人兒不及你漂亮,官員們孝敬你的面首也不及我好看,待你看膩了面首,待我不想看美人兒,我們便去你的龍床滾一滾,生幾個孩子用來玩一玩。”

  “你我都這么好看,想來生的孩子也是極美的。”

  那夜的她似乎被李桓的醉意所感染,對李桓道:“既然如此,今日良辰美景,今日我便召你侍寢。”

  李桓看了她一會兒,搖頭大笑出聲:“現在不行。”

  “現在我對你比我自己還要熟悉,上了你的床,只怕也硬不起來。你瞧我是銀槍蠟樣頭,必會埋汰我不是個男人。”

  李桓捉著她的手,向下探去。

  她的手指剛觸及云錦衣料,便像被燙了一般,陡然縮回手。

  李桓依舊在笑:“瞧,你也知道,阿粲,咱倆太熟悉了。我敢打賭,蕭商在你夢里出現的次數,都會比我多。那家伙雖然假模假式的叫人討厭,可模樣的確生得不錯,又吹的一手好簫,你的那些面首我一個也瞧不上,可若蕭商做你的面首,我是服氣的。”

  “只可惜,你是不能跟他在一塊的,宗室們不會同意讓你生下李家人之外的孩子,陛下當年雖力排眾議封你為皇太女,可也對宗室們做出了讓步,你的夫,只能是李家人,這樣才能保證皇權不落入外姓人的手中。大夏雖有同姓不婚的規矩,可咱是天家是最不講規矩的,出了五服,便能結親,李姓宗室那么多,總有你喜歡的。”

  “蕭家人倒是想撮合你和蕭商,但出于什么心思,我想你應該明白。”

  她不屑:“誰說我喜歡蕭商了?”

  “好,你不喜歡他,你最喜歡我。”李桓從背后抱著她,呼吸間,酒氣灑在她脖頸,有些癢,她側了側臉。

  李桓道:“不說這些了,明日我去鈞山調兵,你一個人在宮中要小心點。最近宗室頻有異動,你勸著點陛下,莫叫他整日尋仙問道了。還有,少跟大姑姑來往,五石散那種東西是女人吃的么?你若真喜歡那種感覺,我再去給你釀幾壇酒來——”

  她不耐,打斷李桓的話:“知道了,啰嗦。”

  “哈,我啰嗦?不是你叫我娶妻生子的時候了?”

  李桓仍有絮絮叨叨說個沒完的意思,她起身徑直回到寢殿,反手把殿門一關,李桓在外面敲了半晌,最后沒了聲音,她以為李桓走了,悄悄打開一條門縫,李桓的手指伸了進來,扣住門,讓她關不上。

  天邊的月色正好,李桓看著她笑了笑,道:“不啰嗦了,你好好的,等我回來。”

  “你不是沒見過我穿盔甲么?等我調兵回來,穿甲胄給你看。”

  她哼了哼,有什么東西飛快掠過她眼下的紅痣。

  李桓大笑著跑開:“這次是真的走了,不用太想我。”

  這些事情明明是前幾日才發生的事情,卻隔了十年,那個輕佻風流的少年,如今陰鷙嗜血喜怒不定,長成了曾經的他們最討厭的模樣。

  顧安歌閉了閉眼,問凌虛子:“后來呢?”

  凌虛子續完了香,轉身坐在顧安歌面前,道:“射殺您的人,畢竟是陛下的親衛,御史大夫不信他是華陽長公主的內奸,宣王更不信。在您葬入皇陵后,宣王便決絕回了藩地。十年來,招兵買馬,蓄勢待發,更與御史大夫里應外合,多次行刺陛下。”

  “此次陛下受傷,也是他的手筆。但,饒是如此,陛下也不曾降罪二人。”

  “是了,”顧安歌抿著茶,道:“父皇那么喜歡李相,告訴我千機引的事情,也必然會告訴他,普天之下,千機引的毒只有我與三郎和李相知曉如何解,如何用。”

  凌虛子點頭,顧安歌又問:“那蕭商呢?他認出了我。”

  凌虛子抬眼看了看顧安歌,道:“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顧安歌肩膀微微一顫。

  李粲,蕭商。

  人生不相見。

  有些人的結局,從一開始便注定了。

  凌虛子道:“蕭世子與我說,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陛下與您是遁去的一,他又何嘗不是一?”

  顧安歌捧著茶,道:“他要做什么?”

  “殿下,命運的□□已經開始轉動,您該回去了。”

  凌虛子的聲音極輕,輕到讓人聽不清。

  凌虛子緩緩閉上眼,清風撫動著他雪白的發,皺紋突然爬上他的臉,他手里的拂塵掉在地上。

  顧安歌抬眉道:“喂,老不......”

  凌虛子緩緩閉上眼,清風撫動著他雪白的發,皺紋突然爬上他的臉,他手里的拂塵掉在地上。

  顧安歌聲音一頓,睫毛顫了顫,撿起地上的拂塵,重新塞在他手里,道:“凌虛子仙長,你的拂塵很漂亮。”

  “我是該回去了。”

  顧安歌看著凌虛子,自言自語道。

  原來被背叛,被傷害,都只是虛驚一場。

  蓬萊殿地勢高,樓臺亭榭又修得高,站在臺子上,她可以看到遠處的桃園。

  陽春三月,桃花燦爛,戲子們水袖輕挽,婉轉將人間百態唱遍。

  李桓形銷骨立,一身清霜,周圍的熱鬧,與他無關。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