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怎奈王妃嬌媚撩人梁憶瑾小說免費

怎奈王妃嬌媚撩人梁憶瑾小說免費

硯心女官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

主角是梁憶瑾彥卿的小說名是《怎奈王妃嬌媚撩人》是由硯心女官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說,是一篇重生甜寵文。主要講述的是:上一世的梁憶瑾驕縱狂妄,落了個除了長得好看,一無是處的評價。重生后為保母國平安,她把身段低到塵埃里去。學著收起尾巴做人,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卻不曾想,有人將她重新送回萬人之巔,親手為她戴上鳳冠,引她受萬人朝拜。

更新:2019/06/06

在線閱讀

主角是梁憶瑾彥卿的小說是由硯心女官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說,是一篇重生甜寵文。主要講述的是:上一世的梁憶瑾驕縱狂妄,落了個除了長得好看,一無是處的評價。重生后為保母國平安,她把身段低到塵埃里去。學著收起尾巴做人,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卻不曾想,有人將她重新送回萬人之巔,親手為她戴上鳳冠,引她受萬人朝拜。

免費閱讀

  文治二十六年,大楚國都,上京城外。

  馬車外鑼鼓喧天,人聲鼎沸,夾道的百姓熙熙攘攘,都想一睹傳聞中渝西翁主絕美的姿容。

  “好熱鬧啊。”芊兒捂著耳朵,驚喜不已。原本擔心自家翁主遠道而來,又因著之前鬧性子拒絕和親會受冷遇,沒想到竟會受到這樣禮待。

  梁憶瑾也沒想到,她挑起窗幔剛想看看外頭的情景,就這么虛虛晃了一下就引得人群中一陣歡呼,嚇得她又縮了回來。

  “大楚的人這么好客?”梁憶瑾看向芊兒,驚魂甫定,“你聽到剛才那聲音了嗎?”

  “奴婢聽到了。”

  就是因為聽到那陣歡呼聲,芊兒才又忙著替梁憶瑾整理妝容,生怕哪里出了紕漏,叫她在眾目睽睽之下出了丑。

  “你說,他們靖王會不會是個丑八怪啊?”梁憶瑾有些擔心,“要不然怎么娶個側妃這百姓們就能高興成這樣?”

  芊兒笑著將印了口脂的紅紙遞給梁憶瑾,叫她再抿抿嘴唇,一面道:“怎么會,都說上京城里貴家小姐個個都想嫁入靖王府呢,這要是個丑八怪,還會有人上趕著要嫁?”

  “說的也是。”梁憶瑾點點頭,但心里還是覺得不對勁,大楚國力強盛,中原霸主,犯不著討好她呀。

  沒容得梁憶瑾多想,外頭突然炸起震天的他鞭炮聲,緊接著是內監尖細的嗓音拖著長調:吉時到——

  兩人也顧不上再說其他,梁憶瑾接過芊兒遞來的絳紗團扇遮面,由芊兒扶著下了馬車。近十日的舟車勞頓沒讓梁憶瑾染上半分疲憊和不堪,紅色喜服完美地貼合在她玲瓏的身形上,裙尾曳地,翩然若仙。

  朝陽五鳳掛珠釵垂下的流蘇隨人晃動,特別是墜至眉心的那顆紅寶石,在陽光下發出奪目的光。

  梁憶瑾剛一露面,周圍等候多時的大楚百姓卯足了勁又是撫掌又是喝彩,一個個興奮至極,相較而言,新郎官倒是最淡定的了。

  彥卿等在距馬車一步之遙的地方,眉目溫然,是一貫平和的臉色。只是他平日喜歡著素色的衣衫,今日這一身的紅色,襯得他膚色如玉,風姿卓著之外更多添了幾分魅惑。

  隔著團扇,影影綽綽的,梁憶瑾又不好一直盯著彥卿細看,匆匆掃過一眼,只是覺得這人眼熟,卻又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見過。

  這一走神,上轎的時候就被長長的裙擺勾了一下,險些不穩,好在一只有力的大手及時握住她的手臂,將人往里送了送。

  異樣的酥麻感自手腕處傳來,梁憶瑾忍不住側首望了彥卿一眼。

  “當心。”他低笑一聲。

  他這一笑,好像在嘲弄梁憶瑾不夠矜持,梁憶瑾表情訕訕將自己的胳膊抽了回來,捏起裙擺小心翼翼地在轎中坐下,儀態端莊好似一只驕傲的孔雀。

  彥卿又多看她兩眼,這才轉身上馬。

  眼前紅色的帷幔落下,梁憶瑾隨之松了口氣,坐姿也不像方才那樣拘著。她低頭盯著自己的手腕,回憶著剛才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朦朧的畫面,胸口傳來沉悶的窒息感。

  她究竟是在哪里見過彥卿呢?

  從城郭至靖王府一路都有百姓相迎,鞭炮鑼鼓聲更是一刻未歇,梁憶瑾雖然不懂大楚風俗,但畢竟也是渝西國翁主,也不算是沒見過世面的人,可這樣的陣仗還是叫她心中隱隱不安。

  喜轎落地,梁憶瑾才邁出一只腳,又觸電般嚇得縮了回來。

  地上竟然鋪的是紅綢!材質上佳,泛著粼粼波光,縱然養尊處優多年,以紅綢為毯未免也太過奢靡!

  “沒關系的,”見她遲疑,彥卿上前將牽紅一端交到梁憶瑾手中,又輕聲重復了一遍:“沒關系的。”

  絳紗團扇之外彥卿的背影朦朦朧朧,如一團火光。他的聲音溫潤沉穩,讓人心安。

  梁憶瑾穩了心神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趨。

  彥卿的父皇文治帝,母妃溫氏兩人均健在,高堂之上端坐的卻只有魏皇后一人。

  魏皇后的臉上掛著雍容的笑意,她身側站著的是正式當朝太子,彥詡。

  僅僅一眼,耳畔的歡聲笑語霎時間化作一片寂靜,就是他,他血洗梁洲,攻入皇城,連三歲幼童都不曾放過。梁憶瑾咬住下唇,控制著不讓自己看彥詡那張惡魔般的面孔。

  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對拜。

  滴答,一滴清亮的眼淚從團扇后滾落,打在紅色的跪墊上。

  彥卿微微一愣,繼而蹙起眉頭,怎么哭了?

  想起上一世彥詡在渝西犯下的罪孽,梁憶瑾將嘴唇都咬得破了皮還是沒能忍住,她低著頭,濃密蜷曲的眼睫上也掛著淚珠,掃過遮面的團扇,又勾出兩道淺淺的淚痕來。

  彥卿望著那兩道淚痕,心口像被人剜了一刀。

  他不是沒見過女人哭,姐姐妹妹那么多總有幾個哭包,長大后風月場間的女人受了冷遇,誰還不會個梨花帶雨、泫然欲泣招人疼愛的花招,但彥卿從未動容,甚至覺得做作厭煩。

  可梁憶瑾的哭是那樣隱忍,瘦削的肩背崩得直直的,是使足了力氣卻又無可奈何落下的眼淚。

  嫁給自己就這么委屈?心疼之余又有些惱火。

  “禮成——”

  內監細細的嗓音讓彥卿收回了神思,他又看了梁憶瑾一眼,輕扯手中的牽紅往新房去。

  游廊上仍是鋪著紅綢,屋檐下兩排看不到盡頭的紅紗燈如飛云彩霞,一路蜿蜒。

  到了新房門口梁憶瑾又不敢動了。

  她是側妃,按理說也該住到偏殿去,怎么就直接登堂入室往正殿里來了。

  彥卿還憋著不痛快呢,也沒像之前那樣溫聲安慰她,只是手下用力一扯把紅綢另一端的梁憶瑾差點拽趴下,一個踉蹌就撞到了他身上。彥卿伸手穩住她的腰身,能感受到從團扇后射出來的兩道帶著怨氣目光。

  見梁憶瑾惱了,彥卿反而唇角微勾,搭在她腰上的手就再也沒拿下來,扶著她往榻上坐下。

  新房之中只留了伺候嬤嬤,還有幾位兒女雙全的女眷,由她們來為兩位新人撒帳,討個好彩頭。這些婦人對視一眼,抿著笑意。都是過來人,也深知甭管本性如何,洞房之中這男人都得演一晚上的體貼的溫柔,只是眼前靖王對側王妃的關照可真不像是演出來的。

  新人坐定,先行卻扇之禮。

  一路上揣著這只扇子,梁憶瑾早都想放下了,也沒為難彥卿,直接替他把卻扇詩省了,輕輕將面前的團扇移開,低垂著眼眸不看人。

  梁憶瑾的美貌是出了名的,可即便如此,在她拿開扇子的瞬間,屋內還是起了一陣低低的驚呼。她膚色細膩白皙,紅唇像沾了露珠花瓣,又密又長的眼睫輕輕抖動,如羽毛一般在人心頭掠過。

  男人的虛榮心有時候來的連自己都意外,聽到周圍人的反應,彥卿勾了勾唇角,很是滿足。但這滿足只有一瞬,因為在他伸手接過扇子的瞬間,他注意到梁憶瑾唇上未干的血跡。

  心里那點得意的小火苗瞬間就被兜頭澆滅了。

  彥卿可是習慣了被女人捧著追著恭維著的,且不說他年紀輕輕就封了親王,光是那張臉,上京城里未出閣的姑娘們閨房中搜一遍,有一個算一個,誰私下里沒藏著一兩張靖王的畫像,怎么跟他成親就能讓梁憶瑾委屈成這樣?

  兩人坐在榻上,心思各異。

  這時撒帳歌起,女眷們將五色花果朝著一對新人撒下,按理說新婚夫婦該以衣裾盛之,得果多,得子多。彥卿才懶得湊這份熱鬧,端坐著沒動,梁憶瑾瞥他一眼,也跟著沒動。

  撒了帳,喜娘端了合巹酒來,這合巹之酒必是苦酒,夫妻共飲象征合二為一,同甘共苦、患難與共。

  梁憶瑾嘴唇有傷,剛抿了一口就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彥卿瞧見,心里暗爽:活該!

  洞房禮成,喜娘和觀禮的女眷們退下,彥卿也該去前頭招待賓客了。

  臨出門前,他還是不死心從袖間掏出手帕遞過去,冷著聲音道:“擦擦,既然這么委屈,當初……”

  當初就再多堅持兩天,把自己餓死算了。

  但彥卿的話沒說完,生生被嚇了回去。

  梁憶瑾抬頭,第一次看清了夫君的長相,驟然之間,瞳孔急速收縮。她顫抖著將手帕連同彥卿的手一起攥住,整張臉血色失盡,眼底又漫出淚來。

  彥卿噎住,下意識抽胳膊,竟被梁憶瑾箍得死死的,他擰起眉頭,不解地看向情緒失控的美人。

  她抓著彥卿的手,力氣極大,那姿態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指甲陷入皮肉之中,彥卿都能覺出痛來。

  “是你啊,”梁憶瑾顫抖著開口,眼淚撲簌簌地掉下來,“是你啊。”

  彥卿不解又十足警覺,反問:“是誰?”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