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病態大佬的嬌養初戀最新章節

病態大佬的嬌養初戀最新章節

四酥五斤 著

連載中免費 歡喜冤家小說大全好看的小清新小說好看的強取豪奪小說推薦

主角是阮糯謝景潤的小說名是《病態大佬的嬌養初戀》是由四酥五斤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現代言情小說,是一本穿書甜文。主要講述的是:在阮糯十七歲那年,家中發生了巨大變故,為此她自甘墮落,深陷網絡,沉迷溫柔陷阱,最后網戀奔現,沒想到卻落入了謝景潤早就為她編織好的囚籠里。最后她用跳樓的方式結束的這一切。重來一世,她要徹底遠離那個偏執而又瘋狂的男人,誰知謝景潤權勢通天,又對她步步緊逼,最終還是落入他的陷阱……

更新:2019/06/05

在線閱讀

主角是阮糯謝景潤的小說名是《病態大佬的嬌養初戀》是由四酥五斤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現代言情小說,是一本穿書甜文。主要講述的是:在阮糯十七歲那年,家中發生了巨大變故,為此她自甘墮 落,深陷網絡,沉迷溫柔陷阱,最后網戀奔現,沒想到卻落入了謝景潤早就為她編織好的囚籠里。最后她用跳樓的方式結束的這一切。重來一世,她要徹底遠離那個偏執而又瘋狂的男人,誰知謝景潤權勢通天,又對她步步緊逼,最終還是落入他的陷阱……

免費閱讀

  阮糯醒來的時候。

  是趴在飛機前桌上休息。

  迷茫的瞬間耳旁響起了空姐甜美的聲音:“小妹妹請問你需要什么幫助嗎?”

  聲音清脆悅耳,甚至有些不真實。

  她不是已經死了嗎?

  一想到死,阮糯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瓜,她是從二十六樓跳下去,頭著地摔得個粉身碎骨,滿地是血。

  疼得痛徹心扉。

  她是那么怕疼得一個人。

  怕到哪怕手指割個小口都能抱頭痛哭一陣,竟然會用如此的慘烈的方式來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可她也不得不這樣做,她不想吸毒,也不想任人宰割,更不想這樣度過余生。

  “旅客們,還有三十分鐘,飛機前方到達南都市,請您繼續系好你的安全帶,不要隨意走動....”

  上京?阮糯瞪大了眼珠子忍不住顫聲嘟囔了句:“上京?”

  空姐有些詫異地看著眼前過分精致的女孩子,鵝蛋臉上嵌著雙濕漉漉的眼眸,瓊鼻高挺,櫻唇嫣紅,睫毛顫顫地似乎帶著些許的害怕,連著聲音都是軟軟糯糯讓人忍不住呵護她。

  為此空姐放柔了語氣:“是的小妹妹,還有三十分鐘就到上京市了,您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嗎?”

  “現在是多少年?”她漂亮的眼珠子里掛滿了驚恐。

  “13年啊,怎么了?”空姐被阮糯問得有些發懵,眼瞧著小姑娘滿臉的情緒,難道是睡懵呢?

  “13年...13年。”她聞聲連忙垂下頭,反復咀嚼這個數字,逐漸變得沉默。

  13年,這是她命運轉折的一年。

  這一年她十七歲,父親因貪污鋃鐺入獄,母親抑郁而跳樓自殺,為此她自甘墮l,深陷網絡,沉迷溫柔陷阱,最后網戀奔現,沒想到卻落入了早就為她編織好的囚籠里。

  這座囚籠困了她五年。

  整整五年,她好不容易逃離他的控制,沒想到卻落入了堂姐林詩妍的陷阱,好心送她出國擺脫謝景潤的控制,不過是為了讓她染上毒品身陷囹吾,伺機奪取阮家的遺產。

  最后是她用跳樓的方式結束的這一切。

  而那個男人就算她死了也沒打算放過她,她靈魂游蕩人間時,就親眼見著他吞了她的骨灰,說是要生生世世跟她糾纏。

  最后自殺殉情。

  殉情,呵。

  她戀上得不是她幻想中拯救自己的天使,而是惡魔。

  是從地獄深淵里爬出來的惡魔。

  不,是一群惡魔。

  抽筋扒皮,喝她骨血的惡魔。

  一想到往事種種,軟糯忍不住瑟縮了下,連忙擺手道:“我沒事的。”

  空姐皺了皺眉,狐疑的視線依舊落在阮糯身上,卻見著她擺手抗拒后猶豫了會兒還是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只不過時不時還在打量著阮糯。

  至于還在不真實狀態的阮糯則是微微轉身環顧了下四周,周遭的人或是疲憊的靠著,或是忙活著讀書看報追劇,一切都是那般的鮮活。

  她掐了把自己的大腿。

  深入骨髓的痛感席卷而來。

  疼得讓她的眼淚打轉。

  上天垂憐,似乎給了她重來一次的機會。

  她現在要做的就是逃,逃得越遠越好,徹底遠離那個偏執而又瘋狂的男人。

  想到這里阮糯立馬振作了起來,迅速清點了下隨身行李,掏出了包里的手機,看了眼微信上面的信息,手指晃在屏幕上依舊沒有狠心把他刪除掉。

  謝景潤的權勢通天。

  倘若她有任何的異樣,都會打草驚蛇。

  她賭不起,也不敢賭。

  從下飛機的那一剎,幾乎是最快的速度,她從亂轉機將行李箱取了下來,迅速將馬尾解了下來,帶上了漁夫帽,拉低了帽檐幾乎是將半張臉都遮住了。

  而此時要人命的手機響了。

  她睨了眼,上面是他的名字。

  心中如警鈴大作,她幾乎是沒有多想根本不敢接,等著鈴聲漸漸弱了,趕忙將手機調了飛行模式,阮糯四處打量了下,趁著擁擠的人潮朝接機口外飛奔而去。

  她記得他在第四接機口等候。

  傍晚時分,夕陽西下。

  人頭攢動的人群中,穿著黑色西裝,手捧著嬌艷玫瑰花的高大男人正靜靜地站在接機口等候著,隨著人潮的流動時不時掃眼右手手腕上的手表。

  他容顏清雋,眉目深邃,鼻梁高挺,一雙薄唇輕輕抿著,明明生得副清冷的模樣,偏有雙惑人的桃花眼憑添了幾分邪氣。

  隨著時間的流逝,謝景潤的眉頭微微緊皺。

  視線也忍不住四處打量,尋找。

  卻始終沒有見到心心念念的人。

  而此時的阮糯距離他約莫五十米,人潮擁擠下稍微不注意就會錯失彼此,很顯然故意隱匿自己的阮糯成功了。

  她迅速到了負二樓的麥當勞里,連上了WiFi,這會兒微信信息彈了好多條出來。

  阮糯皺了皺眉,并沒有搭理,而是點開了購票平臺,選了最近一班飛南都的飛機,購了票,又生怕多出什么事兒,趕忙又買了趟回南都的高鐵票。

  等著出票成功,阮糯的心底才算松了一口氣。

  隨之而來的事更深的隱憂。

  憑她多年來對于謝景潤的了解,他是絕不會輕易善罷甘休的。

  一定會把整個機場翻個底兒朝天,甚至逼停飛機也不是沒可能的。

  她要逃,還是的走高鐵。

  畢竟是國營的,比起航空公司的裙帶關系。

  高鐵看起來更保險些。

  想到這里阮糯立馬動身,進了地鐵口往高鐵站方向趕去。

  隨著人潮的離去,整個接機口越發冷清,站得筆直的男人臉色越發的鐵青,他似乎意識到什么,迅速撥打了幾通電話,電話那頭永遠在關機狀態。

  他凝視著遠處空蕩的大廳,露出了抹意味深長的冷笑。

  而這頭,阮糯已經坐上了回南都的高鐵。

  她剛把行李放好,躺在椅子上那剎,整顆心都松了下來,又忍不住大口呼吸著新生的空氣。

  隨著高鐵啟動,窗外的風景飛速移動,與夕陽映襯交織在一起,水眸里掛滿了金色的希望。

  在夕陽下,她的側顏仿佛凝結了晚霞的光輝。

  美得驚心動魄。

  隨著高鐵的飛馳,她心底越來越輕松。

  還有五個小時,她就能回到自己的家,回到學校,重新開始生活。

  短短的兩個小時內已經將余生都快安排好了,她要努力學習,成為檢察官幫父親翻案,把惡人全都繩之以法,然后安安穩穩過完下輩子。

  正當她陷入美好憧憬的時候。

  高鐵停靠站在溫柔的播報音中到了,整輛車緩緩駛入了站點,停靠時間非常的短,隨著車廂內人潮的交換,似乎車快要啟動了。

  而此時身穿著警察制服的人,從車門外走了進來。

  兩位警察視線一一尋覓,開始盤查審訊核對車票。

  兩位警察的腳步停在了她的跟前,國字臉的警察開口道:“小姑娘,車票身份證看一下。”

  阮糯心底并沒有生疑,乖乖地交出了自己身份證和車票。

  國字臉警察一看,迅速遞了個眼神給圓盤臉警察,像是交換意見似的,圓盤臉警察臉色變得非常嚴肅:“小姑娘,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

  阮糯懵了:“為什么?”

  國字臉警察道:“少廢話,跟我們進去就知道了。”

  阮糯大驚失色根本沒有預料到會這樣,但她也不是傻子連忙吼道:“干什么,誰知道你們是不是人口販子。”

  圓盤臉警察皺了皺眉,從包里掏出了警察證,義正言辭道:“小姑娘,麻煩配合一下。”

  此時的阮糯慌了神,心底暗暗也知道了些什么。

  倆警察也管不上她任何情緒,一個拿了她的行李,另一個直接銬了她,兩人一左一右押著她朝著高鐵站外走去,上了警車,隨著警鈴聲呼嘯。

  阮糯整個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直到進了昏暗狹小的審訊室,阮糯整個人的情緒大崩潰。

  沒有人搭理她,也沒有人管她。

  視線里全是一片的漆黑,伴隨著寂靜到死的氣氛,在陰暗的角落里她蜷縮著,緊緊摟著自己身軀,她想哭,可她無能無力。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她感覺度日如年,也許一天也許是兩天,反正她又餓又困,身心疲憊。

  直到抵擋不住困倦而陷入了夢靨之中。

  夢里,

  她站在高樓上,四處是霧茫茫的一片。

  往前是站在不遠處冷冷盯著她的謝景潤,往后則是半步就要跌落而下的萬丈深淵。

  耳旁充斥著魑魅魍魎的獰笑,所有的嘲笑,譏諷、辱罵一涌而上。

  她不敢上前,只想解脫。

  砰。

  阮糯猛地被驚醒,就在她身心瀕臨崩潰的剎那間。

  審訊室的門突然打開了,一道光束勾勒著道高大的身影,強烈的光束刺的她眼睛發疼,等眼睛適應了光線后,男人居高臨下的盯著她。

  他的容顏清雋高冷,眼眸深邃。

  這張原本看起來如天神般俊朗的面容,在阮糯看來不過是魔鬼為了吸引世人而編織的精致皮囊,皮囊之下是偏執陰郁bt的靈魂。

  嘴角微微勾起抹溫潤的笑意,眼眸里布滿了溫柔與深情,卻驚得她渾身發抖。

  他伸出了雙手柔聲道:“糯糯,我來接你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