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校園 → 他的小櫻桃小說最新更新

他的小櫻桃小說最新更新

一只尺八 著

連載中免費 直播小說排行榜暗戀小說排行榜

主角叫夏櫻余知的小說是《他的小櫻桃》講述了機智軟萌小仙女x傲嬌悶騷小狼狗之間的故事。明夏一中理科扛把子余知多了一團毛茸茸的一笑倆梨渦的小同桌:“那么小的一團礙手礙腳。”“整天笑得傻兮兮的,真煩。”全班同學都在猜余知能忍多久友人:“他要是能忍一星期,我直播吞椅子。”后來看著桀驁不馴的少年對著小同桌噓寒問暖:旺仔牛奶好喝嗎?不許吃別人給你買的可愛多!友人:“我能選擇被椅子吞嗎??”

更新:2019/06/05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大神最新作品《他的小櫻桃》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他的小櫻桃最新,他的小櫻桃無彈窗,主角叫夏櫻余知的小說是《他的小櫻桃》講述了機智軟萌小仙女x傲嬌悶騷小狼狗之間的故事。明夏一中理科扛把子余知多了一團毛茸茸的一笑倆梨渦的小同桌:“那么小的一團礙手礙腳。”“整天笑得傻兮兮的,真煩。”全班同學都在猜余知能忍多久友人:“他要是能忍一星期,我直播吞椅子。”后來看著桀驁不馴的少年對著小同桌噓寒問暖:旺仔牛奶好喝嗎?不許吃別人給你買的可愛多!友人:“我能選擇被椅子吞嗎??”

免費閱讀

  陽光熾熱,地面被曬得發燙。

  脫下外套的少年露出里面一件薄T,肌肉線條流暢,脊背勻稱,長臂抱著籃球,氣場十足走向籃球場。

  不遠處的女生尖叫著投過一堆粉色的星星眼。

  宋雅看著抱著大佬東西的夏櫻還呆呆愣愣,意味深長地來了一句:“秋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

  夏櫻沒明白:“什么意思啊?”

  “就是……趕緊去看你同桌打籃球的意思!”宋雅拽著夏櫻往籃球場走,“別的不說,隔壁班一直吹路臨去年籃球賽吊打全場。但是誰不知道,是余知沒出手,他才贏得那么輕松,這可是兩個人第一次杠上啊!”

  體育課只剩半節,剛剛上半場因為路臨他們班幾個人配合默契,蔣浩幾個人一直被壓著出不了頭。

  知道余知和路臨杠上,好多人都搶著去看,烏泱泱圍了一圈,人群嘈嘈雜雜都是興奮的議論聲。

  “有生之年,校園兩大男神對上了啊啊啊!!”

  “怎么辦,兩個都好帥,兩個都想要!”

  “小聲逼逼,這對cp我鎖死了!”

  ……

  夏櫻往里擠的時候,聽到隔壁班兩個女生在打賭。

  “以前沒見余知打過籃球,你說有路臨好嗎?”

  “我賭一包辣條路臨贏,余知肯定妥妥被碾壓!”

  誒,夏櫻不服氣了,明明還沒比,她們哪里來的自信哦?

  她費力地擠過人群,因為個子小,只能從人群的縫隙里看到少年奔馳的身影,像風一樣,貫穿全場。

  ……

  余知上場以后蔣浩他們幾人就開掛了,分分鐘壓住了路臨。

  路臨最擅長的是假動作,傳球時候目光看著一個隊友,手臂朝著另一個,最后卻把球傳給第三個人,讓人猜不透他到底要把球傳給誰,這一招屢試不爽,上半場拿了不少分。

  而余知每次都能判斷出路臨傳球對象,準確無誤截下籃球,輕輕松松投入籃筐。

  男生投籃的動作瀟灑又流暢,配上那張帥到人神共憤的臉,整個人狂到沒邊。

  尤其是對上眼鏡同學,簡直是把對方摁在地上摩擦。

  眼鏡同學每次一接到球,就不得不在余知的攻勢下把球傳出去,大半天下來沒投過一個球,臉被憋得通紅,又偏偏拿余知沒辦法。

  他無比幽怨地看著大佬,神情宛若被老虎追著要急支糖漿的少女,“大哥,我惹你了嗎,為什么一直纏著我不放?”

  大佬漫不經心瞥他一眼,風輕云淡地說,“沒有,我這人一向臉盲,怎么可能針對誰?”

  下一秒,輕輕松松搶過他手上的籃球,隨便一拋,又一個三分。

  眼鏡同學:“……”

  我怎么覺得你就是故意的呢???

  “誒誒誒,我怎么覺得余知有點帥啊?他好像蠻厲害的。”

  “我也一樣,可能要爬墻了。”

  籃球打了一半突然聽到剛剛那倆女生在花癡。

  嘿,打臉了吧!

  夏櫻余光看著她們,嘴上什么都不說,頭頂的小呆毛一翹一翹。

  ……

  籃球在空中劃出一道又一道漂亮的弧線,相差巨大的比分漸漸被拉平,本班的人群發出一陣又一陣的歡呼和尖叫。

  沒一會路臨他們反應過來,及時調整了策略,專心攔著余知,賽場一時陷入膠著,比分僵持不下。

  雙方都竭盡全力,打得滿頭大汗。

  余知也有點透支,胸膛起伏著,汗水順眉梢落下,視線始終盯著球,一瞬不移。

  比賽到了白熱化階段,兩方人馬都賣力地喊著加油,響聲震天,夏櫻耳朵都要聾了。

  宋雅拍拍她的肩膀,提醒她:“你倒是喊加油啊!”

  盡管看過不少經典的球賽,但是關乎班級榮譽,此刻夏櫻的心臟忍不住砰砰直跳。

  她回過神來大聲喊著:“余知,加油!一班,加油!”

  夏櫻的聲音不大,軟軟糯糯,像瓶草莓味的養樂多,帶著一點點甜流入心頭。

  球場上的少年似乎聽見了,視線穿過人群看向夏櫻,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朝她眨了眨眼,又開始在球場上奔馳起來,整個籃球場的焦點只屬于他。

  “這廝吃興奮劑了嗎,還能跑??”

  “媽的,他體力怎么這么好!”

  夏櫻聽到隔壁班有人吐槽,心里默默想,畢竟是她同桌,雖然暴躁了點,但就是很厲害啊。

  最后幾秒鐘,蔣浩把球傳給余知,球好像就長在他手上,不管少年怎么跑都不會離手,他非常熟練地運著球一連越過四人。

  少女的尖叫跟不要錢似的,一波又一波。

  時間被拉長,少年變換著重心,最后跨步起跳,準備投籃。

  風停了,一時只有重重的呼吸聲和心跳聲。

  男生輕輕一拋,手臂勻稱的肌肉隨著動作爆發,球在空中劃出一截優美的弧線,準確無誤地進了籃筐。

  球進了!!!一陣風吹過球場,輕輕拂過少年的臉龐。

  哨聲在此刻響起,在一片有節奏的歡呼聲里,余知用一個壓哨球打破僵局,完成絕殺。

  周圍人一股腦圍上去,激烈地歡呼著。

  人群中央,皮膚白皙的少年勾著唇,張揚地站在那里,接受著眾人崇拜的視線。

  這個人本來就是天之驕子,渾身閃閃發光。

  覺察到夏櫻的視線,少年朝她揚了揚下巴,神色里帶著點輕蔑“沒見過世面的小團子,這才是會打籃球。”

  夏櫻一開始沒明白,直到看到少年身后滿臉通紅的眼鏡同學才后知后覺――

  哎!這人怎么這么杠呢??

  非要揪著她那一句客氣話不放啊?

  ――

  周圍一群女生嘰嘰喳喳圍上去給余知送水,最前面的是阮晴,她在同伴的鼓勵下上前送水,“我記得余叔叔說過,你不喜歡喝冰水,我給你拿了常溫的礦泉水。”

  余知還在抹汗,一聽阮晴莫名其妙胡扯,完全無視,轉頭看向夏櫻,“喂,夏櫻,你沒水給我?”

  少年的語氣很隨意,好像兩個人已經很熟似的。

  阮晴順著看過去,不遠處站著一個扎著丸子頭,皮膚瓷白,軟軟糯糯的小姑娘,她笑容一僵,“這是?”

  少年一挑眉,難得理了阮晴一次,姿態高傲,嗓音略啞,“我同桌。”

  “什么?”阮晴滿臉不可思議。她從小就喜歡余知,可是從來沒見余知對哪個女生這么親近過。

  余知抱臂而立,又重復了一次,低啞的嗓音含著點點笑意,“這是我同桌。”

  眾人:得咧,知道的是您同桌,不知道的,您這口氣――還以為是介紹女朋友呢?

  夏櫻還抱著少年的校服發呆,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她一抬頭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

  她最先看到少年直勾勾地盯著她,眉眼含笑,才后知后覺意識到對方在問話,“什么事?”

  “我問你有沒有水給我?”余知現在心情大好,揚揚眉,非常有耐心地又問了一遍。

  “啊?”夏櫻思路還斷片著,很實誠地搖搖頭,“沒有。”

  空氣一時靜止,無人作聲,紛紛看向大佬。

  只見聽到這話的大佬面無表情,耷拉起眼皮,云淡風輕地掃了夏櫻一眼。

  這要是一般人,早死了千八百次了,可遇到夏櫻,居然只是輕飄飄的一眼。

  小姑娘的地位瞬間在兩個班的同學心中提了一個檔次。

  眾人肅然起敬:新來的同學真厲害,是個狠人,這么杠大佬,大佬居然還含情脈脈地看著她。

  這膽量,很強!!!

  這運氣,絕了!!!

  等夏櫻后知后覺自己在和誰說話,頭皮一麻,整個人都不好了。

  周圍人的驚嘆讓夏櫻欲哭無淚,難道只有她看懂了那個眼神嗎?

  明明是,“你給我等著。”

  ……

  喔,又是即將被嫌棄的一天。

  ――

  中午食堂人聲鼎沸。

  余知去窗口打菜,身后的蔣浩聒噪不停:“哥,你今天你個壓哨球真是太太太帥了,我都以為差點要平局了,結果居然贏了!”

  “哦,小事。”男生面無表情,端著餐盤找座位。

  路臨在這個時候走過來,眉眼溫和:“好久沒和你打過球了,這一次很盡興。”

  “別多想,不是因為你。”余知慢慢悠悠找地方落座,聲音冷淡。

  “是因為那個女孩?”路臨神色里帶了幾分探究,“女朋友?”

  猝不及防提到小團子,余知突然被戳中,眉頭皺了皺:“屁,那是我同桌,別瞎幾把猜。”

  路臨不置可否:“同桌這個理由能請得動您老人家?”

  “班主任點過名的。”余知不耐煩地擺擺手,“沒什么事趕緊滾,別在這煩我。”

  “行,你同桌。”路臨看到余知像只炸毛狗,忍不住輕笑出聲,笑聲爽朗。

  “哎哎哎!”蔣浩一臉受傷的表情,“哥,我以為你是為了我出山的。”

  “戲多。”這會兩個人同時送了蔣浩兩個字。

  說完后兩個人一瞬對視,片刻愣怔。

  發覺和路臨莫名其妙扯了半天,余知心里莫名發堵:“沒事趕緊滾,再說一遍,英才杯老子不去,你愛找誰找誰。”

  像是習慣了余知這么說,路臨神色未變,也沒糾纏,端著餐盤離開了。

  蔣浩目送路臨離開,心下有點復雜。

  他和余知是高中認識的,兩家離得近,平時一起打游戲玩籃球,關系最鐵。

  但是要細究起來,路臨才是和余知從小玩到大的,就是不清楚初中發生了什么事,兩個人一直保持著一種互不往來又互相關心的微妙狀態。

  蔣浩正想著,突然看到余知餐盤里有魚香肉絲。

  “哥?”蔣浩試探性地招招手。

  思緒突然被打斷,余知抬頭看向蔣浩:“怎么了?”

  “你怎么,怎么要吃胡蘿卜呢?”

  熟悉余知的人都知道,這位大佬對胡蘿卜厭惡到極點,結果今天不知道怎么,余知居然打了魚香肉絲,更驚恐的是,他此刻筷子正夾著根明晃晃的胡蘿卜絲。

  蔣浩如遭雷劈,他仰頭看看食堂的天花板,神神叨叨來了一句:“明夏一中的天,怕是要變了。”

  “放屁,一天到晚凈瞎逼逼。”

  余知沒聽清蔣浩具體說什么,不過一看這家伙的表情,肯定不是什么有價值的話。

  他視線一轉,看向不遠處坐著的小姑娘,此刻正興高采烈地和對面的女生說著什么,不知道聽到了什么好笑的東西,嘴角倆梨渦塌下去,眉眼彎彎,像掛了兩盞小月牙。

  小團子怎么每天都笑這么傻?

  這么想著,他無意識把胡蘿卜送到嘴里。

  下一秒,大佬重重咳了一聲。

  操,什么玩意兒,真特么難吃!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校園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