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東宮有喜全文免費

東宮有喜全文免費

三月蜜糖 著

完本免費 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歡喜冤家小說大全好看的前世今生小說好看的古代宮廷小說

《東宮有喜》是由三月蜜糖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是一篇重生文。主要講述的是:上一世的沈穗穗當了一輩子傻子,被人跟仙一樣擺在東宮,名為太子妃,混的卻不如一個良娣。到臨死都是個糊涂蟲。重來一世,她不再癡癡傻傻任人擺布,前世受的屈辱,這輩子,定要她人好好嘗嘗!更要弄明白前世究竟是誰要這么陷害自己!
  

更新:2019/06/04

在線閱讀

《東宮有喜》是由三月蜜糖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是一篇重生文。主要講述的是:上一世的沈穗穗當了一輩子傻子,被人跟仙一樣擺在東宮,名為太子妃,混的卻不如一個良娣。到臨死都是個糊涂蟲。重來一世,她不再癡癡傻傻任人擺布,前世受的屈辱,這輩子,定要她人好好嘗嘗!更要弄明白前世究竟是誰要這么陷害自己!

免費閱讀

  偌大的清秋殿好容易安靜下來,晚娘帶著宮女們正在收拾茶具,擺件,幾盆素日里最喜歡的花也被有心無意的掐掉了枝頭,地上滿是狼藉。

  白日里吹了一整天的風,饒是穿的厚實,也抵不過寒冬臘月被當作玩偶一樣,晾在水榭。

  沈穗穗坐在窗前,剛要伸手吃茶,晚娘走過去,二話不說把那盞冷茶挪到一邊,替她披上一件大氅。

  晚娘心細,雖然嘮叨,卻是向著沈穗穗的。她的手指靈活,三兩下替她挽了個漂亮的絲絳,沉聲說道。

  “太子妃,涼茶傷身,切莫貪嘴,你養好身子,太子總有一天會過來的。”

  太子?趙胤。

  東宮后妃不多,趙胤性情寡淡,只有兩個良娣,一個奉儀,再就是正妻太子妃。

  沈穗穗想起日里沈良娣和杜良娣作弄胡奉儀的場景,胡奉儀本名胡映雪,原是個宮女,因為會唱幾首曲子,被趙胤看中,封了奉儀。原不過是趙胤的錯,她們卻把醋意發到了胡映雪身上,硬是讓她吹著冷風,抱著琵琶唱了一天。

  水榭風大,沈穗穗裹著大氅尚覺得冷戚戚的駭人,別提胡奉儀唱劈了嗓子,臨走時幽怨的眼神。沈良娣和杜良娣早就有所準備,抱著湯婆子去的,腳上穿的是上回趙胤賞的鹿皮毛靴。

  晚娘幫她吹了燈,又輕聲關了殿門,沈穗穗乖巧的躺在床上,聽著腳步越來越遠,直到那窸窸窣窣的聲音全無。她扭頭看向窗外,心里默默數著,果不其然,窗子咔噠一聲掀開,一個人影翻了進來。

  沈穗穗閉上眼睛,那人走路跟貓一樣,半點聲音都沒有。他摸索著到了床邊,又脫了鞋子,上去床上,掀開被子。他身上帶了寒氣,冷冰冰的讓沈穗穗打了個寒顫。

  一只手搭在沈穗穗的纖腰,皮膚溫熱如同暖玉,他抱著沈穗穗,好似極為熟稔的關系。

  殿內靜的厲害,風吹著窗戶發出吱吱的響聲。沈穗穗忽然咳嗽起來,大約是日里吹的寒風傷了肺腑。從前這人總要放肆個痛快,沈穗穗每回都是咬著牙關不出聲,唯恐惹惱了他,被一刀斬殺。

  似乎被沈穗穗咳嗽的煩了,那人起身,摸過頭頂的短刀,月光從那扇開著的窗戶斜照進來,短刀明晃晃的嚇人,沈穗穗不由得壓低了嗓音,就像被人掐著脖子,隱忍著咳嗽。

  沈穗穗裝作不經意的朝里頭翻過身,弓起腰,咳得更厲害。就在她以為自己大限將至的時候,那人忽然嘆了口氣,從腰后伸過手,箍著沈穗穗往自己胸口靠了靠。

  他從來都不說話,沈穗穗慢慢消停下來。那人的手愈發不老實,捏著她的脖子,微微吹了口氣,如同三月春風,和煦動人。

  沈穗穗差點叫出聲來,他是故意的,從開始到現在,他一直知道沈穗穗在裝睡,卻不點破。

  沈穗穗的呼吸慢慢急促起來,身后那人忽然翻身坐了起來,半撐著身子,似在調侃。腰間似乎有硬物抵住,她只以為是那把短刀,忽然開了口。

  “別殺我。”

  那人愣住,沒多久便淺淺笑了起來,沈穗穗重活了三天,還沒捋清頭緒,不能不明不白的被他殺死。

  那人微微蹭蹭她的耳朵,又使壞的吹了口熱氣,沿著耳垂輕咬,沈穗穗渾身一顫,只覺得一股暖流慢慢溢出。身上的衣服早就被他弄得凌亂不堪,那人忽然間起身,摸起短刀,跟貓一樣,單手撐住窗沿,消失在月影之中。

  沈穗穗長舒了口氣,坐起身來,發絲繚繞,衣衫盡褪,她重新攏了攏衣服,下床摸了盞茶,幾口喝下肚,涼颼颼的,卻也讓人清醒起來。

  三天前她死了,被人半夜從床上拉起來,堵住嘴,連衣服都沒穿好,扔進清秋殿的池子里。

  她抱緊胳膊,池子里的水漫過她的鼻子,耳朵,她撲騰著,掙扎著,卻發不出一絲聲音。在那樣一個漆黑寂靜的夜里,水很冷,很涼,人在瀕死的時候,總能看到許多莫名其妙的東西,比如沈穗穗。

  她看見幾個人在自己面前揮刀自刎,還有一場大火,房梁崩塌,火舌撕咬著每一處桌椅,床幃,有個女子坐在地上,渾渾噩噩,面容呆滯,煙灰涂滿了臉頰。沈穗穗很想大聲告訴她,站起來,快跑!跑!

  可她什么都說不出來,水草嗆進她的嗓子里,腥臭污臟,池邊的人在她沒了動靜的時候,陸續離開了。

  翌日,很多人圍在池子邊。太子趙胤,旁邊依舊站著他的伴讀,陳伯玉。豫王趙恒,滿臉肅殺,沈良娣哭的梨花帶雨,杜良娣抹眼淚的時候,偷偷掐了自己一把,胡奉儀就連哭起來,都帶著唱腔,委婉動人。

  沈穗穗飄在半空中,還跟活著時候一個樣,沉默寡言。她看見趙恒揪著趙胤的領子,兩個人撕扯著,趙胤被打了一拳,趙恒立刻被他壓在地上,拳打腳踢,陳伯玉站在旁邊,冷著臉,似乎紅了眼。

  沈穗穗有好多話想問,想了想,又不知道怎么問。

  當了一輩子傻子,被人跟仙一樣擺在東宮,名為太子妃,混的卻不如一個良娣。

  自打她有了記憶,就是一副癡傻的樣子。沈穗穗跟別人傻得不一樣,她話少,單純,心智跟孩童無異,有利于擺布。她不明白為什么趙胤會娶自己做太子妃。

  后來東宮到處都在傳,太子妃有喜了,連沈穗穗都以為,自己肚子里有個孩子,高興地更加傻里傻氣了。

  她浮在空中,挽起袖子,守宮砂還在,這東西她一點印象都沒有。誰給她點上的,為什么有孕之后,守宮砂還在。

  一群人圍著她的尸體各哭各的,各演各的,好像沈穗穗活著的時候,他們關系有多好似的。

  再后來,沈穗穗飄了一個時辰,就被一陣風吹醒了。

  晚娘正在給她挑衣服,窗外的陽光細碎的灑了進來,隔著屏風,沈穗穗覺得池子里的那份涼意慢慢被沖淡了。

  身上是熱的,她把手貼在胸口,有心跳。起身,連鞋子都沒穿,糯白的中衣寬敞舒適,銅鏡里的那個人,明眸皓齒,秋水澄澈,她眨了下眼,晚娘正好回過頭來。

  一臉震驚的看著沈穗穗,拿衣服的手劇烈的顫抖著,沈穗穗知道,上輩子的她,癡傻幼稚,從來不照鏡子。

  這一次,她從銅鏡里看見了自己,傾國傾城,千嬌百媚。難怪,趙胤會娶一個傻子。

  她嗤笑,隨后打翻了銅鏡,“晚娘,我回來了。”

  這一年,是她跟趙胤剛成婚的頭一年,桌上擺著的禮儀冊子,是晚娘準備講給她聽的。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