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他的心尖兒寵昨日之日小說

他的心尖兒寵昨日之日小說

昨日之日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

主角是景燚虞槡的小說名是《他的心尖兒寵》是由昨日之日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是一篇甜寵文。主要講述的是:眾人皆聞,大皇子不知從哪里帶回來一個小姑娘。小姑娘溫順乖巧,總是糯糯地叫著:“大哥哥。”眾人卻在心里為小姑娘狠狠捏了一把汗,傳言大皇子此人喜怒無常,陰郁毒辣,最不喜別人太過親近,這姑娘怕是命不久矣喲……沒想到大皇子卻將這小姑娘寵上了天……

更新:2019/06/03

在線閱讀

主角是景燚虞槡的小說名是《他的心尖兒寵》是由昨日之日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是一篇甜寵文。主要講述的是:眾人皆聞,大皇子不知從哪里帶回來一個小姑娘。小姑娘溫順乖巧,總是糯糯地叫著:“大哥哥。”眾人卻在心里為小姑娘狠狠捏了一把汗,傳言大皇子此人喜怒無常,陰郁毒辣,最不喜別人太過親近,這姑娘怕是命不久矣喲……沒想到大皇子卻將這小姑娘寵上了天……

免費閱讀

  云霧山上。

  虞槡看了看頭頂烏泱泱的天,狂風呼嘯而過,林中枝葉呼啦啦作響,好一陣山雨欲來之勢。

  看來得趕緊回家了,爹娘常說,這云霧山上雨天最為兇險。

  就連腳邊蹲著的嘯天都立刻站了起來,眼神兇狠,吐著舌頭,警惕地打量著四周。

  嘯天是虞槡養的敖犬,與其說是犬,倒不如說是玩伴,畢竟這山中除了嘯天就沒有別人能陪她玩了。

  虞槡想著莫不是剛才那陣風嚇到了它罷,她蹲下用手輕輕揉了揉嘯天的頸部,以示撫慰。

  少女語氣輕柔:“嘯天不怕,我們回家。”

  虞槡將要起身之際,嘯天用頭蹭了一下她的手心,她還未反應過來嘯天便向著前面的草叢奔去了。

  嘯天怎么了,難道是草叢里有什么東西?虞槡挎著竹簍跟了過去。

  撥開草叢,這是竟躺著一個人。

  確切來說,是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一身黑衣破得不成樣子,像是被刀劍割破的。

  虞槡伸手出去探了探鼻息,還有氣兒,看樣子他受了很重的傷呢。

  “喂,醒醒。”可是地上的人毫無反應。

  她都記著爹娘的話呢,不可輕易帶別人回去,她救是不救?

  這時,嘯天舔了舔他的手,轉而又蹭了蹭她的裙邊,是想讓她救下他嗎?

  “你想讓我救他?”虞槡問。

  嘯天發出“唔”的一聲,虞槡知曉嘯天是只很有靈性的犬,卻是輕易不接近生人的,看來是要救的了。

  虞槡從小在這云霧山上長大,對這地形也極為熟悉,從這兒到家可是有好一段距離呢,背著他恐怕是很難在下雨前回到家呢,虞槡看著自己手里的繩索,心里便有了主意。

  不到半柱香的時間,虞槡就做好了,是一個筏子,用這個把他拖過去許是會省力許多呢。

  虞槡把繩索系好,便起身過去準備移那個男子,豈料她還未碰到人,手腕就被狠狠地抓住了,那人像要把她的手腕捏碎了一般。

  “你是誰?”男子眼露兇狠,聲音低沉陰郁,雖受了重傷,力氣卻是不小的。

  “……疼”,虞槡掙脫了他的束縛,確切來說,是那個男子昏迷了過去,松開了她的手。

  虞槡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他安置在筏子上,一人一犬拖著朝家中去,終是在大雨之前到了家中。

  虞槡把那個男子放在爹娘睡的床鋪上,又去廚房里打了水來,是溫的,剛好可以給他擦擦身上的血污。

  血污擦盡,虞槡卻是看愣了,她從未見過如此好看的人,比話本子里的還要好看。

  立體的五官俊逸無比,黛眉若劍,鼻若懸膽,緊閉的雙眼也不難知曉這是雙深邃的眼眸,薄唇有些許蒼白,卻絲毫不影響主人該有的俊美。

  “真好看。”虞槡如是喃喃道,緊接著又給他上了自己從山上摘來的草藥這才起身出去。

  一夜的暴雨過后,整個云霧山便好像是換了個模樣,太陽如約而至。

  渾身的疼痛感讓景燚從睡夢中醒了過來,他掙扎著坐了起來,入眼便知自己是在一間草屋里。

  有人救了他。

  景燚強撐著下了床,但他卻高估了自己此時的身體,他受了極重的傷,此時哪里能輕易走動,磕磕絆絆又跌回了床上。

  虞槡早就醒了,在廚房里準備吃食,此時聽到房里的動靜便知曉是他醒了,忙起身去看。

  “你醒啦。”

  景燚順著聲音看過去,是一個明眸皓齒的小姑娘,鵝黃的輕紗衣裙襯得她更靈動嬌小了些。

  而此時被他冷眼打量著的小姑娘卻絲毫沒有怯弱,也同樣用一雙大眼睛盯著他看,慢慢地那明亮的眸子里卻是盛滿了笑意。

  難道就是她救了自己?如此嬌小的人兒是如何把他帶回來的?

  景燚自認為不是一個好人,更不是一個輕信旁人的人,但那雙澄澈明亮的眼睛告訴他,她不是壞人。

  既然她救了自己,那便等傷好了離開這里后給她些補償罷。

  景燚抬頭,這姑娘卻是還在看著自己,從來沒有人這樣大膽,敢如此直接地打量他,如若不是她的眼里那么干凈,他恐怕早已殺了她。

  旁的人從不敢這樣直視他,旁人眼中的他陰郁狠毒,喜怒無常,誰不要命了敢這樣盯著他瞧?

  難道,她不怕嗎?

  “你在看什么?”景燚用自認為一貫的冷淡口吻開口道。

  只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說這句話時的語氣比平日里不知道溫和了多少倍。

  “你,好看。”小姑娘軟糯糯地答,臉上的笑著卻是更加明了。

  景燚低頭噬笑,好看嗎?或許她若是見了自己那陰郁不堪的一面后就不會那么想了罷。

  到底還是沒有表現出來,看著她軟糯乖巧的模樣,像只小兔子,卻是起了些逗弄她的心思,“有多好看?”

  小姑娘歪著腦袋,似是在思考,片刻后便認真地道:“……唔,比話本子上的還好看。”

  “……”是嗎?

  所以小姑娘是拿他和話本里的那些人比了嗎?景燚卻是第一次見如此有趣的丫頭。

  “是你把我救回來的?”景燚看著不知何時找來小凳子十分乖巧坐在他跟前的小姑娘問道。

  小姑娘聽后便如小雞啄米般點頭,似乎救了他是做了件很了不起很開心的事。

  景燚看著她這模樣竟然莫名覺得好笑,怎的會如此乖巧得像只小寵物呢?

  旁人問什么她便答什么。

  “你一人是如何把我帶回來的?”看著她這單薄的身子骨,他不禁起了疑慮。

  小姑娘聽到他的話后便笑著跑出去了,過了片刻牽著一條高大威猛的犬進來了,指指身邊的犬然后眉眼彎彎地看向他。

  景燚當即了然,原來如此。

  隨即他又瞥了一眼正在虎視眈眈盯著他的犬,這犬身材高大威猛,毛發通體皆為黃褐色,想不到,小姑娘身邊竟有一條敖犬。

  敖犬兇猛善斗,傲慢卻忠心護主,是不可多得的好犬,他也僅僅是在多年前的圍獵場上見過。

  據說此犬極為不易接近,尤其是生人,除非是犬本身想要保護和親近之人,不然近不了它的身,看來,是他命不該絕。

  景燚這才發現,好像小姑娘都不怎么說話,除了那寥寥幾句,再無其他。

  這屋子里也只見小姑娘一人,卻不見其他人,看這屋子的擺設,像是許久沒有人住過了,看得出來卻是常常清掃著的。

  看著此時正在逗犬的姑娘,柔和的光照到她的衫裙上,平添了幾分讓人想要保護的谷欠望,想來,也是個苦命的姑娘,景燚竟然可笑地心生出那么一點憐憫之情。

  “你叫什么名字?”景燚開口問。

  聞言,小姑娘停止了逗弄敖犬的手,起身來到他跟前,俏生生地開口:“與與,我叫與與,阿爹阿娘總這樣喚我。”

  “是雨天的雨嗎?”景燚開口問。

  小姑娘笑著搖頭,就在景燚以為她要開口的時候,一只又軟又小的手拉起了他的右手,另一只手在他的手心里寫寫畫畫,景燚看懂了,她是在寫自己的名字,是與與二字。

  “與而同銷萬古愁的與與?”景燚首先想到的竟然就是這句詩。

  虞槡聽到他說這句話時眉眼里的笑容更盛了,雖然他和阿爹說的不太一樣,但是她就是覺得好聽。

  猶記得以前阿爹常對她說,他希望和阿娘共白首,所以才喚她小名與與,有“與君白首”之意。

  不過,她覺得眼前這個好看的大哥哥說的也不錯,她也喜歡呢,從他口里說出來的“與與”也格外好聽。

  “與與,與與”,太好了,終于有第三個人喚她與與了,如果阿爹阿娘知道了也會很開心的罷。

  相到阿爹阿娘,虞槡忽然覺得胸口有些悶悶的,鼻頭也好酸好酸,她好想阿爹阿娘啊,他們怎么還不回來呀。

  村腳的王大娘總會上山來拾柴火,也會給她帶些吃食,還有些女兒家喜歡的小物什,每每在虞槡家里歇腳的時候總會長長地嘆口氣,說些虞槡不是很懂的話。

  “哎,可憐見的喲,那么水靈的姑娘咋命就那么苦唷。”虞槡不是很懂,但是她知道王大娘說的姑娘是她,可是,王大娘怎么說她命苦呢?她只是快一年沒見到阿爹阿娘了。

  景燚看著小姑娘眼里一下子變得黯然了許多,想到她剛才說“阿爹阿娘總喚我與與”這句話,景燚心中了然,小姑娘是想念爹娘了。

  景燚不知如何安慰小姑娘,但他常聽府里管家說起園子里養的小兔子,小兔子每每精氣兒神不好的時候,管家便說讓廚房找些兔子愛吃的食物來,小兔子吃了自己喜歡的食物便也就又活蹦亂跳了。

  從景燚第一眼見她起,他就覺得這小姑娘就像府里養的小兔子,時而機靈時而乖巧,那便用上同樣的法子試試罷。

  “你餓了吧?”景燚對著她開口道。

  聽到他的話,虞槡這才想起來,自己廚房里還燉著好東西呢,便笑著跑去廚房了,哪里還記得那些勞什子。

  “果然,這法子好使。”景燚看著離去的歡快背影如是想著。

  不出片刻,小姑娘又回來了,手里還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東西,眉眼含笑看向他。

  “這是給我的嗎?”景燚問。

  小姑娘直點頭,扶著他來到桌子前坐下,把這碗東西推到他面前。

  這東西已然看不出全貌,聞著味道卻也還不錯,看著很普通的一碗吃食,恐怕是小姑娘家中很不錯的食物了,景燚并未繼續往下深想,拿起勺子把東西吃了下去,只是,這味道確實有些怪。

  虞槡看著他把“好東西”都吃完了,這下心里也是愈發高興了,這東西很滋補,平日里她都舍不得吃的,不過現下正好給大哥哥補補身子呢。

  景燚看著她高興的模樣忍不住開口問:“你自己有沒有吃?”

  小姑娘聽后先是搖頭,然后又是點頭,用手指指他的碗。

  “你是說只此一碗,卻是給了我吃?”景燚有些摸不清她點頭與搖頭的意思。

  小姑娘眼神真誠,點頭如蒜,嘴里還說著“好吃的”,景燚卻一時不知該說什么好。

  還真是個傻丫頭呢。

  口中還有些殘余的腥膩味道,景燚問:“這湯是?”

  小姑娘乖巧地道:“蛇。”

  “……”蛇?怪不得味道如此之怪,景燚胃里即刻翻涌起來,忍不住嘔了幾下,他幾時落魄到吃蛇肉了?!

  再抬頭時,胃里還是有些翻騰,景燚臉色鐵青,若是有屬下在的話定然知曉這是他生氣至極的表現。

  小姑娘在心里懊惱,同時又有些疑慮,蛇肉很滋補的,重傷之人就該多補補嘛,可他怎么好像不是很喜歡的樣子。

  虞槡看著他臉色不好,連忙起身給了倒了好大一碗水來,景燚看著小姑娘干凈真誠的眼睛,火卻是怎么也發不起來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